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六章 老姜弥辣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轰天雷在迷蒙的夜空中发出冲天怒吼,如烟火般绚烂的火光划破天际,随着刹那间的绽放,突厥骑兵立时被炸成烂泥,而被波及到的人马也被掀的人仰马翻。

    惨叫哀嚎沸腾,人仰马翻的结果不比被炸药炸死的结果好上多少。因为此时正值深夜,又是突厥大规模的铁骑洪流,在情况之下骑兵根本不能停下,甚至都做不到改变方向。

    “轰轰轰”

    惊天的爆炸声中,即使突厥骑兵能做到临危不乱,可马匹遇到突如其来的爆响势必会惊慌失措。

    但在此时,无论是马匹亦或是那些突厥骑兵遇到这轰天的爆炸都立时无措。

    突厥人马从未曾见到过这样惨烈空前场面,惊恐的用突厥语祈求着苍天神灵的护佑,但情况没有任何改变,反而马匹越来越乱,没有头脑的横冲直撞。

    马匹生乱,在黑夜当中,无疑就是一场大灾难。

    站在寇仲,徐子陵的俯瞰视角,突厥洪流铁骑犹如箭矢的阵型在箭头方向立刻崩溃,而且崩溃的速度越来越快,蔓延的圈子也越来越大,直至覆盖大半个突厥骑兵。

    这种状况之下,任何命令都难以发出去。

    “毕功于一役,果然是计策吗!”寇仲望着崩溃的突厥铁骑,心中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只不过随即便被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填满心头。

    “那经过投石机发射,又令突厥兵马大乱的东西是什么?”

    徐子陵看的直冒冷汗,那如烟火一样美丽东西,可带来的却是毁灭。

    轻易的一声爆响,足可媲美武林顶尖高手一击,而且若论杀人覆灭的高效,甚至他们都有所不及。

    寇仲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燕云鬼骑会马上降临。”

    如寇仲所说,大地在颤栗,在黑夜中泛起冷光的兵马逐渐蚕食着突厥侧翼的空地,但这群兵马的人数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三千人!

    “此战突厥至少有七八万骁勇精锐,罗艺难道不知道?怎会如此遗算?”

    徐子陵同样不解。

    寇仲不语,心思却在急转,不多时就大声叹道:“是我们错了,而非罗艺。”

    “古人云:凡兵务精不务多……在战场上人多是没有用的,当初李密攻占回洛,兴洛两仓,兵马一度爆增到二十万之巨,可面对区区兵马不足四万的王世充,不也依然拿不下洛阳吗!”

    “再者骑有十利!

    一曰迎敌始至;二曰乘虚败敌;

    三曰追散击乱;四曰袭敌击后,使敌奔走;

    五曰遮其粮食,绝其军道;六曰败其关津,发其桥梁;

    七曰掩其不备,卒击其未振之旅;八曰攻其懈怠,出其不意;

    九曰烧其积聚,虚其市里;十曰掠其田野,俘其子弟。此十旨,骑战之利也。”

    “如此情境下,正该由骑兵主宰整个战场,而且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绞杀突厥的骑兵过多,甚至他们都会被这突厥的乱象所影响。””

    徐子陵语塞,见着黑夜的惨叫冲天哀嚎,高举的幽刀在月色中泛起致命冷芒,就像死神高举手中的镰刀在无情屠戮收割。

    ……

    雄鸡一唱天下白,天蒙蒙亮。

    水露夹佑着血珠染湿了整个碧野,晃眼望去,此时这关中平原上的场景说是阿鼻地狱也不为过。

    这一战突厥死六万之众,伤也有一两万,可在这样的情境之下,这群缺胳膊断腿的伤兵和死亡也没什么两样。

    物资缺乏,药品稀少,加上突厥长驱直入,深入关中平原腹地,这样的惨败后,突厥势必退兵,而这群伤兵无疑就成了累赘。

    以突厥人的天杏,长生天才是这群人的归宿!

    中军大帐。

    一位身形伟岸,却须发枯槁的中年男子坐于主位之上。

    其周边多是身披重甲将军统领,但底下却有一瘦削文士异常显眼,尤其是周身流露出的潇洒俊逸气度,直教人心折。

    “兵者,诡道也!将军的诡诈之术纵使你儿子罗成也有不如。”

    罗艺老狐狸一个,但面对当世魔门邪王的吹捧也忍不住得意,嘴巴都快翘了起来:“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种,这孩子像我。”

    “哈哈哈嗯咳咳”

    说完,罗艺脸色一红,立刻大声咳嗽起来,令周围一众将领提心吊胆。

    大宗师灵觉天人,而能逃过武尊毕玄的法眼的伤势几乎不复存在,所以这伤势是当然真的。

    假戏真做,也唯有这样,毕玄才会相信,突厥才会相信。

    而这样也有了罗艺深夜急速退兵减灶,突厥骑兵奋力追赶中了早已准备好的轰天雷。

    复盘整个计划,在双方各十数万大军在关中平原相互对峙半个月之久,突厥对罗艺龟壳般的打法渐渐失去耐杏,而罗艺对突厥暗感棘手。

    双方在这种状况下,在损失最高暗碟两位的牺牲中,突厥派遣武尊毕玄连同魔帅赵德言以及突厥数十位顶尖高手密刺罗艺。

    最后突厥一方以顶尖高手全军覆没,即使魔帅赵德言也身受重伤的代价,最终换来了罗艺被武尊毕玄轰中一掌的结果。

    若是普通的宗师身中毕玄拼死一掌,即使侥幸不死,最轻的结局也是重伤不治,昏厥不醒。

    或许毕玄当场见到罗艺的情况也会大感疑惑,可罗艺就这样身死,也太看不起同为不世大宗师的邪王石之轩,也同样看不起陈锐的识人眼光和邪帝舍利的功效。

    整个诈术计划虽由罗艺构思出来,可具体实行却是为石之轩一手操办。

    情报暗子,刺杀秘术,驱敌时机,心理反应等等都是石之轩拿手好戏,可不要忘记,这位魔门天才除了花间派宗主,也是魔门补天阁阁主。

    论及暗杀之术,当世最专业的就属此位。

    突厥此举无疑是班门弄斧。

    而且在深知突厥一方有武尊毕玄这位变数,陈锐又怎不会派出同一等级的邪王出马?

    随后得知便宜父亲罗艺的计划,陈锐表示反对,但被罗艺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推辞,陈锐无奈,只好前往长安的杨公宝库提前把邪帝舍利给取了出来。

    这也是为何罗艺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而若被陈锐提纯的邪帝舍利精元都不能给其疗伤,这邪帝舍利也枉为是石之轩,祝玉研这等厉害人物所惦记的魔门至宝。

    整个计划无一不是一个‘诈’字,心理交锋的同时也需时刻掌控战场的瞬息变化,陈锐一方能取胜除却些许运道之外,其中无论是罗艺的军略能力,石之轩实行与邪帝舍利都不可或缺。

    罗艺咳嗽几声,脸色一肃,凝声道:“此战大败突厥,斩死伤敌九万,若无意外突厥势必败走,这无疑又将进入我们的埋伏当中,所以这正是扩大战果的绝好机会,诸位绝不可放过,这次我定要突厥全军有来无回!”

    “告知全军将士,斩下突厥士卒头颅三颗,可为伍长,五颗为伙长,十颗为队长,依次下去,官、曲、部、校、裨,都可当一当,甚至拿下突厥大当护,将军也可,而拿下颉利头颅,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闻言,底下一群的将领双目中爆射如狼似虎的贪婪幽光

    长安城内,李渊高坐在鎏金龙椅之上。

    举目之下,空荡荡金碧辉煌的大殿毫无人影。

    慢慢的,不知是不是李渊出现了幻听,大殿的门好像打开了,嘎吱~

    李渊抬起低沉的头颅,眼中灰蒙蒙的一片,好像蒙上了一层阴翳。

    大殿中阳光从轻推开的大门投射而入,给来人衣袖披上了一层金纱,那道倩影莲步轻移,好似女神款款而来。

    李渊目露惊诧:“秀宁,你怎么来了?”

    “劝服父亲大人献城投降而已。”

    李秀宁轻启朱唇,声音朦朦胧胧,很好听。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