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四章 天刀断汉中

    “报!”

    一道尖锐短促声中隐约能听见其间的气喘吁吁。

    李渊坐于中军大帐之中,听着将士的情报,蹭地跳了起来,一脸诧异问道:“一夜之间,罗成竟然率兵攻下十一城。”

    跪倒在地的将士急声道是,又言道:“罗成亲率三万精锐,两侧以窦建德,苏烈各自率一万为侧翼,其兵锋盛烈,闻者皆献成投降。”

    听后,李渊脸色煞白,身子愈发颤抖,直到瘫到在座椅之上,口中喃喃念道:“怎么会?怎么会如此之快?”

    这才多少天?不过是他二子李世民死后七八天时间罢了,形势就变的就如此严峻。

    原本他还兴奋在陇西西秦霸王薛举被暗杀的情报中,又兴冲冲派李建成接收了李世民在汉中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可为何仅仅七八天时间,形势就怎么变成了这样?

    在李渊哀叹之际,一道急报又接踵而来。

    “报!”

    “南方宋阀举兵十万北击汉中,一天时间连克十九城,兵力直逼成|都,大将军李建成危在旦夕。”

    李渊刚站起的身子又瘫倒在地,这下脸上已无血色,眼神空洞无神。

    “一天连克十九城,连克十九城天要亡我李阀吗?”

    现如今,李渊才发觉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可笑,李阀都在乱世举兵,立志恢复汉统的宋缺又怎么不会兴兵?

    而且一兴兵就是十万,比之李阀暗藏的三万精锐还要多。

    而且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兵法汉中,直接断了李阀后背,令他们腹背受敌,时刻都不得安生?

    可是长安在望,谁又能放弃那无上宝座?

    李渊咬牙恨恨道:“突厥还要多久?”

    当陈锐连破连克十一城的消息传到李渊手中时,他的兵马已经踏入了关中。

    关中是指四关,即为函谷关、西散关、南武关、北萧关,而关中地理南倚秦岭山脉,渭河从中穿过,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战国时期,张仪向秦惠王陈说“连横”之计,就称颂关中“田肥美,民殷富,战车万乘,奋击百贸,沃野千里,蓄积多饶。”

    “此所谓天府,天下之雄国也”,天府之国最开始也是关中的美称,在历史上可以说入关中者得天下。

    “天刀宋缺无愧是天下间最负盛名的兵法战略大家!”

    陈锐看着天刀宋缺举兵始末的情报,又紧紧盯着那连破十九城的战绩,内心不由咋舌。

    自家人自知自家事,他一夜连克十一城除了他轰动天下的威名,魔门层层渗透的情报网也是其中关键。

    这战绩多有水分,而宋缺却是实打实的。

    原先慈航静斋以美人计让独尊堡解晖抗住宋缺压力,甚至梵清慧亲自出面恳请宋缺这个老情人念及旧情,退兵而去。

    可是,梵清慧万万没有想到,宋缺在磨刀堂内苦修刀道三十载,不仅刀法已进入‘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的至高境界,而且情感之上也早已无漏无缺。

    当然天刀也是人,也并非一把刀,在梵清慧劝说的第二天,成都城外就挂上了昔日结拜兄弟的头颅,丝毫没有顾忌自己联姻女儿宋玉华的感受。

    这种状态下的天刀宋缺堪称无敌,一日连破十九城!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但凡在战略上有重要意义的城市,均是城厚墙高,沟河护城,易守难攻,能以少胜多,虎牢关如此,潼关就更是如此。是故以孙子的用兵如神,仍以攻城为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陈锐与窦建德,苏烈两位下属高立山巅,目视远方一座雄城侃侃而谈。

    这座雄城便是潼关,据《水经注》载:“河在关内南流潼激关山,因谓之潼关。

    在地理上潼关也是关中的东大门,北临黄河,南踞山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素有“天下第一关”的美誉。

    尽管陈锐将这几句军事名言挂在嘴边,但是经过多次攻城陷阵,他对此更有全面深刻的体会。

    若有选择,面对潼关天险他只会围而不攻,但问题是潼关城内守城的却是李孝恭,这位战绩上稍逊李靖的将领。

    而且城内储粮足可捱上半载,若敌人援军来救,外夹击下,他们将从主动沦为被动。

    当然潼关也并非没有缺陷,李阀兵力急速推进,刚刚拿下潼关不久,城内人心不定,加上李渊正猛攻长安,镇守潼关的兵力绝不会太多,一万精兵已是顶点。

    但即使这样,陈锐也没大意,经研究商讨后,他们决定采取四面包围,日夜不停轮番猛攻的战略,以瓦解敌人的斗志体力。

    大规模攻城,李孝恭想要稳守如此规模的城池,潼关城内必须全军出动。换句话说,陈锐的冀北军可以休息,而潼关城内精兵则没有这福气运道。

    而且潼关城内已经被陈锐断绝粮道,又遣军屯河上以断水道,足以令潼关城成为一座孤城。

    潼关城外,满是密集而又错落分布的军营。

    陈锐纵马疾驰,看着潼关城头的烽火,挥鞭叹道:“两天时间,阴癸派手段尽出,最高机密的暗碟都死了三位,但还是拿不下潼关,这李孝恭是位大才!”

    “但以李孝恭这狠绝杏子,潼关不出一月必定失守!”魏征在身旁轻声道

    “一月太长”

    陈锐似若有所思,又道:“李渊,刘武周联结突厥十万骑兵何时将至?”

    陈锐举兵奇袭长安自然引得李渊,刘武周两大突厥走狗心头大急,联结突厥犯境丝毫不奇怪,要不然没有此等举措,恐怕李渊正欲思考的是如何投降保命。

    “信上面说的是还有五日时间。”魏征余光悄悄打量自己这位年轻的主公。

    “五天”陈锐喃喃道,转而看着魏征,“若是五天,那便在三天时间内攻破潼关!”

    “三天,是否太急?李孝恭并非蠢材?”魏征问道。

    “那就用‘轰天雷’将潼关炸掉。”

    轰天雷就是陈锐口中的火药,大唐之中并不缺乏如鲁妙子一样的奇才,就算逊色很多,但在陈锐的帮助下,制造出炸药并不是一件难事。

    事实上在大唐世界后期,书中李世民手中便有一支神火军,也就是火器,而且同时陈锐在魔门的秘阁中也发现些许火器。

    陈锐不得不叹服这个世界人才的奇思妙想,也惋惜一样足以改变世界的产物却沦落到不受重视的地步。

    在武道压迫下,科技文明发展速度极慢,但毫无疑问枪械火炮将在陈锐争霸天下中大放异彩。

    至于日后是武道渐渐殒没,还是科技依然低下,陈锐哪管它洪水滔天。

    魏征闻言,想起那绝伦的威力,心头不由一颤。

    “老爷子的燕云鬼骑准备好了没有。”

    听着陈锐的声音,魏征又想起那威风凛凛的黑甲骑兵,心中也不由自豪道:“十万鬼骑兵早已准备妥当,或许用了不多久,关中平原就会响起突厥兵马的哀嚎声。”

    幽州默默的积攒两年实力,他的便宜父亲罗艺早已训练了十万幽州铁骑,现在自然要拉出来再令突厥人见识见识燕云鬼骑的恐怖。

    更何况东溟派还为幽州打造了数千杆火器,至于火炮什么的,一年时间内,这玩意还停留在东溟派的实验当中。

    在潼关城头士兵诧异的目光下,长长的引信点燃,冒着青烟,直至燃尽。

    轰!轰!轰!

    轰隆的惊天巨响中,大地巨震,仿佛在翻跟头一样。

    潼关之上,无数士兵鬼哭狼嚎,眼中尽是畏惧。

    “破城!”

    嘹亮的军号响起,无数兵马从各处炸药炸开的城门中急速冲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