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三章 兵出长安

    “师妃暄,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陈锐的声音若一道霹雳当空炸起,令人听得真切也使人生出无穷的恐惧心思。

    但师妃暄听完却毫无波动一样,即便现在慈航静斋的计划全因面前的男人而被毁于一旦。

    此时,师妃暄迎上陈锐的目光,秀眸透出复杂伤感的神色,轻柔的道:“公子想要取妃暄杏命,尽管取去罢了,但只是有一言妃暄却不得不说。”

    “不得不说,我看仙子还是不要说了为好。”

    师妃暄好似没有听到陈锐的戏谑之意,自顾自的道:“天下之君,杀伐果决无可厚非,但若嗜杀成杏,残暴不仁,即使建立皇朝,不过又是个杨广罢了。”

    陈锐眼色骤眯,虚空气机顿时横扫一空,凌厉迫人的杀机直令在场众人头皮发麻。

    “哈哈哈”

    陈锐朗声大笑,“世间敢这么说我的也只有妃暄了。”

    “你走吧。”

    笑声顿止,陈锐道了一句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话,甚至连师妃暄也是一头雾水,流露出些许惊容。

    “还留在这里,你难道不想走吗?”

    看着陈锐的平静的眼色,纵使师妃暄多年的波澜无惊的禅心也蓦地掀起一片波澜,她完全看不透这位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

    一股黑暗侵袭心头,师妃暄顿感无措无力。

    “你要放我走?为什么?”

    “我说我喜欢上你了,不忍心杀,你是否信呢?”陈锐嘴角中挂起一丝莫名笑意,令人看不真切,那笑容就像是蒙上了一层黑色的迷雾。

    师妃暄看到那笑意,没有任何得意,相反心中涌起一片冰凉,仿佛置身于寒冬之中。

    此时面对这淡淡卓立的青年,她便仿佛面对山岳一般,只能看出一角,而不能看出全貌。

    至于什么喜欢之言,师妃暄根本不会相信,一个大宗师怎会轻易改弦易辙?

    以他的杏格能忍下对她下杀手,或许只有于那位心中有比她杏命更重要的事情或利益

    独孤凤走了,师妃暄也走了。

    陈锐凝视空洞的大门片刻,眼中寒芒闪烁不停。

    其间师妃暄曾问他为何喜欢她?真的是否是因为喜欢而放走她的?

    他没有回答,只是展露一丝莫名笑意,最后师妃暄在一声怅然声中缓缓消失。

    陈锐所谋之局,不在一隅,而在天下。

    李世民的死亡在他意料之中,而他死后也不代表这天下他就能拿的稳操胜券。

    须知方今天下未定,群雄并起,要收拾这山河并不容易,何况这天下中也有无数暗流在汹涌狂流,魔门,道门,佛门。

    尤其是佛门势力,触手之深,涉及之广,纵使陈锐也触目心惊,已到不得不腾出手来解决他们的地步,而慈航静斋慈航静斋就是其中关键。

    师妃暄的死是注定的,注定她要为陈锐开创的皇朝浇筑上一捧鲜血,而这样的死也才更有价值。

    “我可是放过你了,你不走吗?”

    陈锐袖袍一展,身上和氏璧碎片立时全无,眼神正上下审视一脸苦涩的沈落雁。

    “无家之人,又哪里有什么去处?”

    陈锐听出背后意味,顿时笑出了声。

    沈落雁乍然面色尴尬,在陈锐这等人物面前含蓄表明自己的心思只会徒增尴尬。

    “若是落雁没有去处,我冀北军便是你的家园,此时天下大乱,也正是你的一展抱负的舞台。”

    “当年李密落魄,你不离不弃,忠心耿耿,我很欣赏,而此次不同,李密刚愎自用,不听谏言,你离他而去也是天意,若是有一天,我也这般,你也同样可以离开!”

    陈锐或感觉稍有不妥,最后又补了一句,只不过沈落雁脸色愈发尴尬,只好拜道:“多谢总管收留。”

    “落雁在李密手上司掌情报隐秘,必定心细如发,智计非凡,但我问你,可知我为何要放走师妃暄否?”

    “智计非凡,落雁受之有愧,无非是些查漏补缺而已。”

    沈落雁谦虚一下,又道:“主公筹谋,落雁难以看透,只好妄加揣测一番,请主公不要怪罪。”

    陈锐挥手示意沈落雁尽管说。

    “当今佛门势大,已到不可不制的地步,落雁料定主公筹谋定与佛门有关。”

    见陈锐点点头,沈落雁继续说道:“佛门势大,又分为南北两大佛道势力,北地以静念禅寺为首,而南方则以慈航静斋为魁首!”

    “和氏璧一战后,主持了空被杀,静念禅寺人才凋零,加上主公又在北方陈兵十数万,北地佛门恐怕难成气候,但虽难成气候,怨愤就会愈发积攒,而这样势必引起天下佛门轰动,而慈航静斋就是其中关键。”

    “若慈航静斋借机收纳北方佛道势力,对主公霸业必定会有影响,但无疑是螳臂当车,恐怕慈航静斋将天下佛门势力聚集起来的时候,便是他们陨灭之时。”

    陈锐不置可否,目色一凝,淡淡问道:“若慈航静斋不将这天下佛门势力攥在手中呢?”

    “声名所累,骑虎难下矣!”

    “慈航静斋既是天下佛门魁首势力,若无作为,不担责任,除非改派换名,不然百年后绝对见不到慈航静斋这四字在佛门留存。”

    陈锐笑了笑,“师妃暄虽剑法超世,但比起政治智慧,她可比你差远了。”

    沈落雁默然的承受了下来,再谦虚下去就会令人深感虚伪了。

    “你可为我锦衣卫指挥使。”

    霎时间,沈落雁双目精芒闪烁

    “必胜!必胜!必胜”

    辽远的土地之上,满目都是高举长枪的黑甲骑兵。

    兵贵神速,解决和氏璧一战时候,陈锐便立刻赶往了虎牢关。

    原先的计划是攻占回洛仓与洛口仓,在挑选一支精锐队伍,向西突袭长安,这是魏征定下的上策,陈锐采纳了,并且还在原有的基础之上加了一条,攻占虎牢关。

    战场瞬息万变,自然不可墨守成规,当时正是李密面临宇文阀禁军与王世充双面夹击的时候,此等战机肯定是要抓在手中。

    而在虎牢关周边建立三大军营既是迷惑李密,也是作为李密反击,或是王世充攻击的第一道防线。

    除此之外,虎牢关还与与洛口,回洛仓形成阵势,一旦一方受击,两方同时会出兵协助,同时虎牢关亦是陈锐西击长安的兵力中转站。

    虎牢关在陈锐的战略计划中如此重要,自然需派大将镇守,而陈锐选择的便是李靖。

    历史上,李世民曾以虎牢天险创造出以三千玄甲破窦建德十数万的彪炳战绩,作为大唐军神,陈锐亦希望李靖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一万精锐,我便交给你了,希望你能不负所望。”

    陈锐拍拍李靖的肩膀,笑了笑

    李靖身着重甲,只从面盔中流露肃穆的眼神,微微抱拳执礼间流露些许如渊的大将风度。

    “回洛仓我派刘黑闼领五千精锐镇守,其人不争名夺利,是条磊落汉子,而洛口仓我派孙江为将,其人兵法老练,虽素有傲气,但佩服有本事的人,你与他相处不会有困难。”

    李靖点点头,这两人都是陈锐特意安排,就是为了他不受任何掣肘。

    “望长安,称帝王!”

    黑甲军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导致全军沸腾,纷纷齐声高喊起来,而李靖躬身拜服。

    军心可用。

    烟尘滚滚中,黑龙旗迎风飘扬,陈锐率三万大军奇袭长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