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四十三章 邪王本色

    石之轩听闻陈锐说出的消后息,那掌印便停留据他胸膛半寸距离。

    不多不少,不偏不倚,收发自如,俨然展现了石之轩作为大宗师那妙到毫颠的掌控力。

    “你说什么?”

    “清璇怀有身孕?”

    不知为何,陈锐竟然从石之轩冷若冰霜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丝颤音,一丝欣喜,当然更多的则是愤怒,如烈火滔天般的愤怒。

    若这愤怒能够燃烧,恐怕他已经在他面前化作了一滩灰烬。

    “岳丈很意外吗?”陈锐笑道。

    “住嘴!”

    石之轩一声暴喝,将整个房间都震动了起来,灰尘簌簌洒在空中,仿佛对‘岳丈’这个名字十分不满。

    “你怎么敢怎么敢,清璇不可能会看上你的,你与清璇也不可能!”

    陈锐反问道:“我怎么就不敢,男女之事本就是两厢情愿,那里什么敢不敢。”

    刹那间,石之轩脸皮肌肉颤动,仿佛在压制内心极大的愤怒,冷目中爆射奇光,直欲将眼前这位淡淡而立的男子射出几个窟窿出来。

    陈锐与石之轩目色相对,“邪王连自己女儿的爱人都不知道,是否太过失败?亦或是在清璇成长的过程,邪王到底有没有尽到过父亲的责任?”

    突然,石之轩双目杀机大盛,全身衣衫拂动,头发根根直竖,在顶上摇摆,就像化身为人的魔王,忽然显露真身,诡异非常,一声“你找死“,下一刻一道掌劲便冲他劈来。

    陈锐顿时感到对方此拳充天塞地,即使协生双翼,还是避无可避。更晓得石之轩动了真怒,全力出手,此拳实威不可挡,却是不能不挡。

    四周的空气似乎一下子被石之轩惊天动地,彷如破开九重天又或十八层地狱攻来的一拳吸个一滴不剩,使陈锐觉得整个人虚虚荡荡,无处着力似的,难过至极点。

    瞬息间,他的心神晋入通明境界,无有遗漏的体内真气自然而生,一指点出。

    指剑破空,引得劲气嗤嗤生风,裂破气流,拈花指剑如一根最锋锐的针般笔直激射对方拳头核心处,生出清脆的金铁声。

    “蓬“!

    平地生出一声巨响,无形的劲气化作龙卷向四周奔流。

    两人乍然应声分开,倏然间又犹如两条惊世巨龙向对方冲杀撞去。

    石之轩鬼魅般飘来,脸容变得无比冷酷,掌印手中幻化,霸道气力充溢半空,但骤然这股看似强猛的劲气,交接时忽化成阴柔之劲的拉扯劲道,若人无所防备,当场便会被劲力扯伤。

    掌风忽变,从阴柔变成阳刚,由冰寒转为灼热,如此诡异的变化,只有石之轩能融会生死两个极端的不死印法始能办到。生可变为死,死可变为生。

    而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在陈锐眼中手掌不断增大,轻飘飘的似是没有半点力道,教人无从捉摸其轻重。最厉害是随着他逼来的奇异身法步式,掌劲攻来的角度每一刻都出现新的变化。

    若是无有意外,这乃是石之轩融合花间派和补天道两个极端武学加上佛门武功而创造出身法。

    幻魔身法,一种变幻无常,且又高明到极点的身法。

    随着石之轩掌劲横溢漫空,陈锐无有悲喜,双眸平静如两道深潭,渐渐的在他身上仿佛发生了什么本质的改变,只见他周身竟缭绕丝丝佛音,大音希声,振聋发聩。

    “圆满宝瓶印!”

    我心即禅,万化冥合,即为佛境。

    陈锐卓立不动,双拳上下击出,其中有微妙的先后之分,似是不含丝毫劲气,事实上宝瓶印气已积蓄至满溢的顶峰,轰然如山河汪洋决堤般爆发。

    “砰!”

    蓦然,平地卷起无数烟气滚尘。

    两团高度凝固集中的真气毫无意外的相互碰撞,随拳劲喷吐,圆满宝瓶印劲气竟在击往石之轩前由分而合,二变为一,且改变少许角度,流星般往石之轩胸口印去。

    “咦~”

    石之轩脸容冷酷得有如铁铸的面容终于出现惊容,他完全没有料到陈锐的掌印竟有如此神效?

    他青年便暗藏佛门习得无上佛法,无论佛法精义,亦或是佛门武功,他自诩天下无出其右,即便是佛门四大圣僧来此,二十年前也只能对他围攻,却不能拦他,更惶若现在?

    可现在他却感觉这掌印中发出之人的佛道修为完全不下于他.

    已来不及思虑太多,宝瓶印劲喷吐,石之轩自感胸前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冲击呼啸而来。

    “若技只于此,不过尔尔!”

    石之轩长笑一声,身形如炮弹般的弹往半空,脚上头下的双掌齐出,施出不死印法的看家本领,左手掌劲冰寒阴柔撕裂袭来掌力,右手掌劲灼热刚猛,聚而成一股能摧心裂肺的狂飙,向陈锐痛击而下。

    陈锐毫不相让,大金刚轮印接踵而至。

    “轰隆!”

    荣凤祥的书房轰然倒塌,而他人影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夜空中,雷光电芒轰然炸裂,宛若鞭炮连连炸响,接连而起的无形气爆又犹如潮水般向四面八方涌去。

    半响后,两道人影横立半空,虎目电闪,耀如天星,各自周身暴虐气劲起伏,即便在漆黑中也能感受那澎湃巨力,直教人心神俱裂。

    “石之轩,你还要再打吗?”

    天空无月,更无星光,四野漫空漆黑一片。

    可一道声音似遥遥传来,铿锵如刀剑交鸣,铮铮不绝,声撞异物,立时传来轰隆的闷响,犹如九幽厉鬼嘶吼。

    得刀忘刀乃大唐刀法巅峰境界。

    陈锐手中无刀,可天穹下那一物不是他的刀?

    心已脱器物所缚,刀道又那有止境?

    我心比天高,可我刀更比心高!

    声音传出,夜空中唯有静静的凉风吹拂,黑暗中也见不到任何光芒射出。

    石之轩袖袍已被斩落一角,切口锋锐齐整,像是绝世兵刃斩击成的一般。

    蓦地,他身形巨震,心中苦涩与震惊腾然升起,他发觉与百丈之遥的陈锐相比,在天赋上他这位魔门惊世天才要相形见绌。

    “这天赋”

    转而心头怒起,一言喝令又怎能止住他的脚步?

    他平生又岂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但刚迈出半只脚,随着淡然的声音随风飘来又生生止住了脚步。

    “若是不打,我们大可坐下来谈一谈,还有石青璇与我的孩子又该如何解决?”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