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四十二章 金融战

    陈锐并不是荣凤祥寿宴中最晚的人物,在他来到后,作为洛阳的地头蛇独孤阀便携带杨侗旨意而来。

    洛阳暗流汹涌,分为越王杨侗,独孤阀,王世充等势力,其中独孤阀在王世充与杨侗两派左右逢源,但微微偏向杨侗一派。

    今次杨侗派独孤锋前往荣凤祥府邸有威逼示威嫌疑,可万万没有想到陈锐竟坐在此,这样一来,杨侗的旨意便成了一个笑话,要不然荣凤祥与王世充免不了一跪。

    独孤阀盛气凌人而来,却灰溜溜的走了,令众人不得不感叹陈锐威势无双。

    不仅兵锋无双,武力也纵横天下,莫逢敌手,这种人物已令人生不出比较心思。

    独孤阀人走后,荣凤祥府邸再次热闹起来,不时歌舞比武,花样百出,直到入夜,主宴才散了去。

    一间极为雅致的书房内,装饰极简,却充满道意,难以料想这是洛阳首富的房间。

    “多谢罗公子出手相助?”

    荣凤祥长长作揖,身子都快垂直一样。

    陈锐淡淡道:“以你的势力,即便我无须出手,也是等闲。”

    荣凤祥也是应下,“对我而言,或许能过,但是公子为我出手也自当铭记恩情,要不然传出去人人便会说我荣凤祥忘恩负义,不识好歹。”

    诚如陈锐所说,独孤阀对于荣凤祥不过表面威胁,逞一时之快而已,但荣凤祥这态度也着实令人可疑,小小举手之劳也能给他与陈锐牵扯上关系的机会,不愧是洛阳首富!

    既然荣凤祥想要靠上来,陈锐也不客气,当即问道:“若我要你颠覆洛阳,你可做得到?”

    “这~”

    乍然间,荣凤祥眼睛瞪的老大,双目爆射奇光,但立时又黯淡下去,苦笑道:“李密二十万大军都难以做到的事情,我不过一个货殖郎而已,怎能做到?”

    “钱能通神,除却真正的情感买不到,世间再难有与之相抗衡的东西。”

    陈锐摇头缓缓道,脑海中又浮现一位人物,感慨连连,“曾经我便差点死在一位财可通神的人物手中!”

    荣凤祥目露讶光,他分明查遍情报资料,陈锐完全没有这一段事迹,但只埋在心底,不敢多问。

    “若用钱币呢?”

    陈锐不紧不慢的将后世金融手段道出,只是涉及表面知识,但只是这些透露这位首富,就必定能令他有所悟。

    荣凤祥侧耳倾听,身子不知不觉渐渐低了下来,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余光打量这位更觉深不可测。

    话音落后,荣凤祥仍在回味,半响后,才缓缓道:“现在人人私铸,以代替旧朝五铢钱,但新币质劣,逐形成米、布等日用品价格大涨,令人束手无策。“

    “而若是出自官炉的钱币,品质上绝没有问题;问题是出在民间的私炉钱上,这些劣钱连钱上的字样都模糊不清,简直只得一个轮廓。“

    荣凤祥继续叹道:“官炉钱却产生另外的问题,自汉以来,金银铜铁铅汞等矿产,已渐归官营。但旧朝为了保证有足够的铢钱流通市面,同时更要保持质素,故必须大量开矿。杨广便曾在武陵等十二个县内开辟二十多个金场,役民达六十万,死伤无数,却只采得五十多两黄金,废地百里。采矿之官,变成戕民之贼,未见其利,先见其害。“

    陈锐听得眉头大皱,完全没有料到是这种情况,在这个隋唐时期,连资本的萌芽都未显现,想开起金融战未免太过想当然。

    见陈锐脸色不虞,荣凤祥冷汗急下,猛然跪伏在地高声策言。

    “现在的所谓新币,不外是把旧朝的五铢钱熔掉改铸;而民间的劣币,则是于在熔掉的五铢钱内加上其它铁质杂物,于是一文钱可化为几文钱,在有利可图下,更禁之不绝。唯一解决的方法,就是天下重归一统,通过一个强大有力的中央,杜绝此风。像现今的情况,谁都一筹莫展。“

    “得天下者莫过于有道之君,主公仁爱贤名远播天下,我荣凤祥愿举家投靠”

    陈锐淡然看着略显肥胖的身影,心中隅有准备。

    如他这样兵锋盛烈者,天下莫可能及,一身武力又惊天动地,自然是夺取天下热门,有人投靠完全不奇怪,甚至陈锐都觉得有些少了。

    在他看来那些魔门,道门见他如此威势,自当千里来投,那用的什么费力招揽人才。

    可惜目前也就两三个而已,像荣凤祥这样明言的还是第一个。

    空间渐渐凝滞,安静的近乎死寂,气氛也愈发诡异,陈锐无言,有意晾一晾这位首富。

    可落在荣凤祥眼中,心却极致冰冷,感受这强大的压迫力,后背已然湿透,他咬咬牙,眉间一横,“颠覆洛阳不敢说,令洛阳生乱,我荣凤祥绝对能做到!”

    “柴米油盐,茶锦铁远,只要给予我一定筹备时间,如总管所说运作,定能令洛阳生乱!”

    这本是荣凤祥投靠后才肯说出的策言,但见到这位盯着自己的表情,当下也顾不得许多了。

    听完,这消息令陈锐破感意外,可依然未放松对荣凤祥的压迫力,他倒想看看这位首富到底能压榨出多少潜力。

    荣凤祥大感苦涩,语速如连珠子弹,“令洛阳生乱,具体措施可”

    “住口!“

    “荣凤祥你辜负了我的信任!“

    不知何时,书房当中已经出现一位修长人影。

    此人身穿儒服,外披锦袍,身形高挺笔直,潇洒好看,两鬓带点花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奇气质。

    他的目光却是寒如冰雪,似是不含任何人类的感情,按在台案上的手晶莹通透,像蕴含着无穷的魔力。

    只是淡淡而立,此人便仿佛横立宇宙虚空,周身坍塌无数黑洞星辰,双眸开阖间将天地光线尽数吸取,使之黯淡无光。

    “邪王石”

    荣凤祥话还未完整说出口,石之轩整个人影便仿佛遁入虚空当中,灯火一黯,突然间不知何处来的漫天掌劲仿若绽放出恐怖的紫电寒光,刺眼无比,直接朝荣凤祥杀去。

    洛阳为杨广帝都,石之轩又化身裴矩暗中辅佐,身在洛阳,自然会培养嫡系势力,可荣凤祥终究不如小弟安隆忠诚,竟投靠了陈锐,这怎为这心高气傲的邪王所能忍受?

    可现在荣凤祥已经投诚,陈锐又岂会坐视他的臣子被杀?

    “轰!”

    一道雄浑掌力同样拍去,硬生生阻挡了石之轩的攻势,可怎料石之轩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突然放弃了攻击荣凤祥,转而一掌拍向了陈锐。

    若无意外,这一掌就是石之轩一身武道精髓,不死印法。

    掌力破空,幻化万千掌印,不过那些都不是真实,唯有刺向他胸膛的那道掌印为真,但即便看出来的,陈锐也来不及格挡,这太快了,快到连他也不能躲避。

    这一掌无论是武功,眼力,真气,亦或是对时机的把控都无愧于石之轩邪王之名,同样也不负补天阁神鬼莫测的刺杀之术。

    陈锐来不及躲避,可他也没想过要躲避。

    令荣凤祥瞠目的是陈锐竟这样应了上去,就像是待宰的羔羊。

    “岳丈,石青璇已经怀了我的孩子,若想她恨你一生,尽管下杀手!”

    话落下。

    莹莹如玉的一掌停留在离陈锐胸膛半寸出,掌劲已经碎裂了书房全部的雅致,连陈锐的袖袍也震的猎猎作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