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三十九章 来日当斩妃暄头

    师妃暄一到场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即便曼青院有众多美人尤物,但此刻都沦为陪衬一般,无数人亦不由狂涌起惊艳的感觉。

    但她的“艳“却与婠婠绝不相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

    就像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忽然兴到繁花当中。

    纵使在这繁华都会的核心处,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

    她的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

    无数都凝视石亭上淡淡而立的仙子,至此方体会到世间无数人对慈航静斋传人的赞语绝无夸张。

    师妃暄这种异乎寻常,令人呼吸屏止的美丽,确非尘世间的凡笔所能捕捉和掌握的。

    众人呆瞪着她,任何的斗志全消,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他们心弦震动的当儿,明丽得如荷花在清水中傲然挺立的美女,以她不含一丝杂质的甜美声线柔声道:“妃暄不曾记得有得罪过公子,若是有得罪过,还望公子见谅。”

    众人见到师妃暄独独凝望着前方那位卓立的青年,心头甚至冲破畏惧涌现出几分嫉妒。

    陈锐却没有其他想法,见到师妃暄来此,心思一转,便已了然,问道:“你我之恩怨非言语能够了结,敢来我身边,看来你在洛阳依仗不小。”

    师妃暄嘴角甜甜一笑,没有应答。

    北地佛门势力极大,洛阳更有佛门圣地静念禅院,不出意外佛门四大圣僧必然护卫师妃暄,加上王世充心念和氏璧,也会暗中讨好,陈锐想了断他俩恩怨,困难不小。

    而且师妃暄武力不俗,达到慈航静斋最高剑心通明境界,与天魔大法第十七重的绾绾战力相仿,只逊大宗师稍许。

    在书中,跋锋寒大败曲傲后,与双龙面对师妃暄,他们三人仍感心中无底,可见师妃暄武功如何。

    “你虽有依仗,可我若执意要了断你我因果,那有当如何?”

    众人闻言心头恨恨,暗骂不通风情,仙子临尘,自当倍加呵护。

    可亦有对这位天下第一的军阀强硬态度不解的,其中更有沈落雁,尚秀芳,宋玉致三人。

    尤其沈落雁心中惴惴不安,她并没有料到这位天下第一等的大军阀与慈航静斋传人竟这样势同水火!

    这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其中迎因也并没有出现在她的情报当中。

    要知道现今李密三面受敌,方今北地中唯陈锐冀北军势大,加之其下地盘郡县安稳,百姓不受乱世之扰,陈锐在百姓中贤明仁爱远扬,俨然一副圣明模样,这不正符合慈航静斋的条件?

    而且这般强大的势力,与慈航静斋结盟,扫平天下不成问题,也符合双方利益,所以当慈航静斋选取天子的消息一传出,陈锐才是天下公认最为有希望的拿到和氏璧的枭雄。

    如今双方竟这样诡异态度,完全出乎沈落雁的意料。

    若是这样,陈锐为何还要来到洛阳,为何占据虎牢,为何来到荥阳

    心中不停发问,沈落雁心中愈发焦急,现在局势不明,难以判断,可这其中绝对有着惊天阴谋。

    “密公~”

    沈落雁心中暗想,可李密早已不在她身边,如今她只是负责筹备离间王世充与独孤阀工作。

    陈锐依旧盯着师妃暄,没有料到沈落雁在暗中竟能从简简单单的态度便分析如此多的事情,若是知道,必有一番感叹,下杀手也说不定。

    “自公子踏足洛阳的一刻,立把整个东都的平衡势力打破,引得各方侧目,只此一点,已教妃暄不敢轻忽视之。”

    “若公子执意了断因果,妃暄定当严阵以待!”

    话音渐冷,可却透着一股优雅的自信与从容。

    陈锐冷眼一瞧,朗声大笑起来:“来日必斩妃暄头,至于今日你也应该不是来找我!”

    一言既出,满院哗然!

    谁也没有料到天下第一的军阀会跟慈航静斋干上,无数人也没有想到面对如此仙子般的人物,这位竟还能辣手摧花。

    师妃暄平静而又冷然,眼神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丹红的唇角飘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檀口微启轻轻的道:

    “妃暄于禅院中静候公子,同时那同样有位故人同样等候公子。”

    陈锐淡淡一笑,已知道师妃暄口中的那位故人是谁?

    李世民!

    师妃暄在洛阳布下陷阱,而饵料原本就是和氏璧。

    透露出李世民在静念禅院,恐怕也是李世民要求,以他的智慧,自然能看出陈锐枭雄杏格,和氏璧有无没有那么重要,再如何怎么又能比得上自己手中掌握的军队?

    顾才李世民以身为饵,他猜测陈锐对他的忌惮与仇恨,恐怕不会放过他。

    至于去不去,陈锐当然会去。

    和氏璧于李世民这个大礼包够他去一趟了,至于安全,世间几人能令他完全出手?

    或许唯有不知是否存在的那位。

    邪帝,向雨田。

    “七天后,定当前往,望妃暄洗好头颅已待!”

    陈锐暗中推算时间,定下计划。

    师妃暄话锋一转,淡然自若道:“人说宋阀以宋师道最是英雄了得,心怀大志,当下妃暄有几个问题,不知可否一问?“

    众人心惊不已,猜测师妃暄又在搞慈航静斋选真命天子的游戏,看一看挺立的陈锐,再望向那位不凡的贵公子。

    弃优择劣?

    宋师道凝声道:“当不起仙子评价,问吧!“

    师妃暄静地道:“我想问宋兄人生的意义是在那里?“

    宋师道愕然半晌,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神情落漠的答道:“在以前,人生的意义在于能否尽展胸中抱负,成就一番有益人世的功业。但现在只觉生也如梦,死也如梦,人生只是一场大梦,每个人都在醉生梦死,浮沉于苦海之中,情难自拔。“

    寇仲,徐子陵等听得直摇头,他们知道宋师道心已属傅君婥,暗忖师妃暄会拣宋师道才是怪事。

    师妃暄默然片刻后,轻叹道:“宋兄这番话实是发人深省,不过人来到这尘世里,有所不为外还须有所必为,宋兄所为的又是何事?“

    宋师道苦笑道:“现在我只想翻山越岭与知己对饮。“

    师妃暄淡淡道:“我明白了,打扰告退!“

    谁都知道宋师道已再无获得慈航静斋好感可能,可他却不见任何忧愁,反而嘴角挂起一丝美好笑容。

    陈锐知道宋缺已对宋师道死心,就凭宋师道爱上异族,对他而言就难以忍受。

    不过即便宋师道回答的完美无缺,慈航静斋又真的会看上宋师道?

    难道不知道宋师道背后站着宋阀?装模作样罢了。

    突然。

    陈锐神情微变,像是一阵风样离了曼青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