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三十六章 剑道独孤

    在陈锐面前的正是独孤阀最为璀璨的明珠,独孤凤。

    若言武功,独孤阀内除了尤楚红,第二位就是她了,其他诸如独孤阀内二代人物尽皆蝇营狗苟之辈。

    独孤凤霍然起身,连额头上的汗水也没有擦拭,“为何不呢?纵是不敌,但知晓差距后,才更易精进!”

    就这份心思,就远超独孤阀与江湖中诸多豪杰,陈锐心中闪过一丝赞意。

    独孤凤静静伫立,平复之前因高速追赶而紊乱的内息。

    她皮肤如雪似玉,白得异乎寻常,黑衣白肤明艳夺目。犹如玄丝的双眉、飞扬入鬓乌黑的秀发在顶上结了个美人髻,一撮刘海轻柔地覆在额上,眼角朝上倾斜高挑。最使人印象深刻是她挺直的鼻梁与稍微高起的颧骨匹配得无可挑剔,傲气十足但又不失风姿清雅。

    容貌不逊董淑妮,与她更是一种大相径庭的风情。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她手中所执长剑,品相朴实无华,可触目之下,即便陈锐也感觉一股锋锐剑意破空而来。

    “比试你是不是忘记了此行真正目的?”

    独孤凤一愣,转而露出一个绣赫尴尬笑容,旋即目色一凝,空气也仿佛被剑意洞穿,收敛笑意后,她沉声道:“独孤阀想要与你结盟,可当我一见到你,我就已经知道结果?”

    “什么结果?”陈锐问道。

    “妄想而已!”

    “总管微弱时,独孤阀目光短浅,待总管横行天下时,独孤阀已然式微。”

    “总管枭雄品杏,若是无用,独孤阀不过路边篦草,恐怕总管看都不会看上两眼,既然这样,我又如何说服总管?所以此行只为求战,不言其他!”

    陈锐不置可否,事实上,独孤凤一番剖析已说中他的心思。

    独孤阀一身荣辱皆身寄独孤二字,隋文帝杨坚在位时,妻子独孤伽罗与他并称二圣,那时独孤阀可谓独领风骚,为四姓门阀之首。

    杨广继位后,独孤阀虽恩荣不减,但终有颓势,最后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势力也逐渐消亡,到现今已成为四大门阀末尾。

    独孤阀在他微末时,对他没有任何帮助,现在他已经纵横天下,独孤阀随着隋朝的渐渐消亡而衰败,这种腐朽要之何用?

    他连洛阳王世充都看不上,怎又会瞧上独孤阀?唯独这独孤凤颇有些风采,可令人称道。

    “与我比试,你可能杏命不保!”

    独孤凤横剑于身前:“独孤凤无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心思,可临战生退却,非吾辈武者可取,若是这样,来日恐怕也无甚其它成就。”

    见陈锐点头默许,瞬息间,天街巷尾顿时挥斥着锋锐无匹的剑意。

    独孤凤未曾拔剑,可整个人却如同一把绝世神锋出鞘而出,身影电闪之际,裂空骤鸣,周围劲气四溢,每每一道飘落在墙壁,砖石上,都划出一道指尖深的痕迹。

    “哗啦~”

    长街御道中,劲气狂飙,无数青砖突然掀起,如同汹涌大潮滚滚席卷而来。

    陈锐就那么静静的伫立,目光悠远,神色从容而淡定,看浪潮滚滚袭来。

    清风徐来,拂动了他的衣袍,他整个人也似有种随风飘动的韵味,身形仿佛遁入天地六气之中,好似随时都要御风而行,踏入九霄。

    夫乘天地者,莫非圣人。

    此时在独孤凤眼中,眼前的陈锐便是仙圣,他的精气神意势在这一刻臻至巅峰,已达无懈可击地步,他人在此处,精神却充盈整个天地,化作一只无形大手,向她碾压过来。

    身形每进一步,滔天压力就立时将她压得窒息。

    “铿!”

    哐当一声,独孤凤掌中利剑闪电出鞘,剑光丝丝如雨,瓢泼成网,即在白日当中,也绽放出美轮美奂的光彩,惊艳非凡。

    虚空中电光爆闪开来,仿佛点点星光一涌而现,点点星芒,每一朵都是锋锐刺目的剑意杀机。

    独孤凤掌力一催,一剑平推,裂空穿云。

    这是唯一的机会,自当是独孤凤最为璀璨精彩的一剑。

    身与意合,意与神凝,一剑穿空,瞬息间便历经从有法可依到无法可循之境,虽显生涩,但剑势迅猛如电,足以教人生出恐惧心思。

    剑势越来越急,但空中却若定格一般,正慢慢的向前推移。

    快慢相间,虚实相替,独孤凤剑道已经可为宗师。

    倏然。

    陈锐骈指如剑,旋即一剑幻出。

    这淡淡一剑刺出,令独孤凤脸色凝重的天地之气顿时暴动起来,似这一剑搅乱了整个天地六气,骤然成了一团浆糊。

    可待下一秒,电光石火间,天地间所有的气势却被这一剑御使,宛若王道霸剑,一剑生出,则号令天地。

    “叮!”

    虚空中突然响起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定睛再看去,独孤凤掌中宝剑化作齑粉,随着四散的劲气飘荡四空。

    独孤凤娇躯巨震,眉心出一道淡淡圆点血印渗透,只因血印处一道剑指赫然点在其中。

    “这是什么?”

    “你可叫御气式,也可叫破气式!”

    “破气……”

    独孤凤反复咀嚼,双目骤亮起神采:“难道还有类似破气剑招?”

    “当然有,破鞭,破掌,破箭等等。”

    独孤凤闪过些许黯淡,“仅仅一招,我就落败,若非你手下留情,更有杏命之忧”

    陈锐笑了笑:“能在我这一招下留住杏命的,除却了那些大宗师和老怪物外,不过五指之数,你已不差!”

    年轻一代中,除却师妃暄,婠婠独领风骚,其它还有候希白等人,双龙联手或许能与他过上两三招,单个跳出来就是找死。

    独孤凤对这没什么询问的心思,只是叹道:“倒是无缘得见其它招法!”

    陈锐凝视这位娇俏女郎,嘴角浮现些笑意:“见也没什么可见的,你的剑道已经入山,缺得只不过是没走出自己的道路而已。”

    独孤凤心思玲珑,见陈锐指点,问道:“何解?”

    “条条大陆通洛阳,剑道各自万千,何必拘泥于形。”

    “你身法意合一,掌中有剑,心中有剑,无甚指摘,但你有没有想过无剑无招之途?”

    “无剑胜有剑,无招胜有招!”

    “料敌机先,后发制人。”

    独孤九剑本就没有招式,独孤凤能否走出来靠她自身。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