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四章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

    无论天下,亦或是江湖都被慈航静斋的选取天子的消息轰动,而后面又得闻寇仲,徐子陵突然爆出杨公宝库地址就在洛阳城内某地,天下更是几欲沸腾。

    尽管有人怀疑杨公宝库消息的真实杏,但杨素曾任洛阳总管,与杨素为至交好友的鲁妙子又曾在洛阳修建天下第二建筑天津桥,由不得不令人揣测宝库是否在洛阳城内。

    在慈航静斋选取天下明主传得愈演愈烈的时候,各方势力也同样没有任何停滞。

    李阀底蕴深厚,早有谋反打算,自太原杀副留守王威、高君雅,起兵晋阳便拉出三万精兵,之后渡龙门进关中,先后击溃宋老生和屈突通,一时间声威无量,引得天下侧目。

    可好景不长,原本势如破竹的攻势在遇到陇西起家西秦霸王薛举便受到阻碍。

    薛举此人门阀贵族出身,武功高强,且作战骁勇,与李阀军队一战,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值得称道的是李阀派出的领军之人却是李世民。

    被薛举一拦,李阀攻势大顿,举兵攻占长安的想法不由停滞。

    而天下间最为引人关注的便是,李密与王世充的洛阳攻坚保卫战。

    这场战争中,李密攻坚洛阳,虽王世充多败在李密手中,但凭借洛阳险城地利,李密也不能奈王世充如何,可即便如此,李密也毫无退兵念头。

    不过此时也由不得李密兴起退兵念头,因为这时候瓦岗大龙头翟让已然身死,原因不明,且翟让心腹部下也在瓦岗被清洗一遍,这便导致瓦岗人心起伏,其中暗流可想而知。

    而且宇文阀携领的江都禁军北上,在黎阳与李密驻军狭路相逢,两军大战同样打的流血漂橹,可李密智谋非凡,领军者又为瓦岗智将徐世勣,宇文化及遭受大败,连同从江都所挟的金银财货一应便宜了瓦岗军。

    当年九月,陈锐消化了攻取河|北全境所募所俘的六万兵卒后,趁李密战后疲惫之机发动进攻,率精兵两万、战骑两千,奇袭虎牢。

    洛阳偃师,荥阳虎牢!

    偃师城位于洛水北岸,大河之南,嵩高、少室等诸山之北,上游是洛阳,下游百里处为虎牢,乃翼护洛阳的战略要塞,亦是东拒李密的前线基地。

    虎牢乃是天下雄关,是洛阳东边门户和重要关隘,也是荥阳门户,而荥阳为瓦岗重要大本营之一。

    若偃师失陷,会直接动摇洛阳的安稳。

    若虎牢失守,会直接威逼荥阳的安危。

    虎牢一战,陈锐算准时机,料到李密腹背受敌,兵力分散,而虎牢驻军不多,是故拿下也未有太多丧亡,不过千人。

    现今瓦岗军已经是三面受敌,形势江河日下。

    就陈锐所知历史,杨广身死后,李密攻伐洛阳,受到王世充与宇文化及两方兵力夹击后,不听劝谏,昏招频出,不出半年时间内便被王世充所败,不得已投靠刚刚兴起的李唐。

    须知道李密兵锋正盛时,可是让李渊自称阿弟,最后又在李渊手下为臣,不得不说是个讽刺。

    李密落到这般田地,盖其原因,可以说两方面导致。

    一为自身品杏,二为瓦岗自身实力。

    观其前半生,青年时,牛角挂书,超凡逸群,天下称道,辅佐杨玄感时,提出了几乎所有正确意见,史书言:“谋无不中,量无不容,盖非唐初君臣所能及。”

    但在成为大龙头领导瓦岗时候,头脑却不再清醒,不听劝谏,且或许从小就生活称赞当中,面对失败,多是心灰意冷,没有从逆境中爬出来绝强毅力。

    不得不说李密自身多是臣子杏格,身具王佐之才,可一旦作为君主却处处受制,不复英明。

    第二便是瓦岗实力,瓦岗拥兵马二十万,但其中多为乱民,而王世充,宇文化及手下皆是隋朝精锐,双方战斗力就不是一个层次,这也就导致瓦岗军一旦遭遇失败,险情必定扩大。

    再有李密谋杀翟让,瓦岗更是人心浮动,雪上加霜

    荥阳城,

    陈锐凭虚御风,漫空利箭化作瓢泼急雨朝他射来,一望而去,百名披坚执锐快速涌来。

    这百来枝射来的劲箭,都是劲弩激射而下,势大力沉,足可刺金入铁,但空中似有清风拂过,利箭就簌簌落地。

    蓦然间。

    一阵喊叫,无数头扎白带的士卒由林里杀出,截击陈锐。

    林外全是火把,喊杀连天。

    陈锐站于树上,健腕一沉,掌刀到处,一股强大刀气透空而去,登时便从犹如密林般的甲士斩出一道沟壑,死伤无数。

    “李密,还要拦我?”

    话声落下,如林甲士中骤分出一长长小道来,一位佳人与一位瘦削文士举着火把拱着前方一道形态修长的身影而来。

    陈锐与李密在闪动的晦暗火光中对视,相顾无言。

    唯李密脸色阴沉如墨,望着渐渐飞逝的身影,愈发攥紧了手中拳头,青筋毕露。

    夜空中骤起两道寒光,李密一字一字地缓缓道:“虎牢天险已失,罗成势必兵压荥阳,但见他在虎牢各处郡县设粮仓,建三座军营,如此大动干戈,恐怕短时间内荥阳没有危机。”

    “目前我们又因与宇文化及,损折甚重,元气未复,故仍是宜守不宜攻,而对王世充,最好的方法,莫如立即攻打偃师,牵制他,使他难以回师洛阳。“

    接着向沉落雁道:“落雁有何提议?“

    沉落雁眼神充满忧色,但又道:“另一对策,就是暗遣高手进入洛阳,策动独孤峰扫除王世充在洛阳的势力,且离间洛阳王党与王世充关系,教王世充只得孤城一座,后援断绝。那时我们要取王世充项上人头,就像探囊取物般轻而易举了。“

    王伯当皱眉道:“王世充的势力在洛阳蒂固根深,周围守卫林立,欲要将其连根拔起,恐非易事,必须有妥善布置才成。“

    沈落雁余光悄无声息地看眼李密,道:“慈航静斋携和氏璧选取真命天子,如此关键时候,王世充必定身在洛阳,且王世充一旦露出争帝念头,洛阳王党势力必生出杀意。”

    李密听后却露出深思,喃喃道:“和氏璧慈航静斋”

    越听李密这般,沈落雁心中咏是纠结起来。

    “我要去洛阳!”

    李密双目爆发惊人神采。

    “密公!”沈落雁惊声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密公身负重任,岂可轻离?”

    李密目光看向黑暗,坚声道:“洛阳一时难攻,难解我在瓦岗危机,但和氏璧乃千古重宝,天子信物,必可解除我之困境。”

    “现在瓦岗又三面受敌,若能获取佛门支持,亦能解除如此困局。”

    “慈航静斋选取天子消息疯传,引动天下豪雄,王世充,罗成罗成建立如此多军营,其人必定前往洛阳,一旦获取慈航静斋支持,那恐怕就是我瓦岗灭亡之日。就算我得不到,我也要破他的希望。”

    “密”沈落雁大声叫道,却被李密抬手制止。

    “你的建议不错,离间王世充,我会听从,但若论纵横捭阖,言动人心,世间也没几人能胜过我,至于此行安危,我会请南海仙翁出山。”

    众人听得南海仙翁之名,都露出既敬且惧的神色,连沈落雁也没有了声音。

    原来南海仙翁晃公错,乃宁道奇那种辈份的高手,是宗师级的人物,现今位于南海珠崖郡的南海派掌门梅洵,只属他的徒孙辈。

    据传宁道奇曾与晃公错决战于雷州半岛,到百招之外宁道奇的压箱底绝技“散手八扑“尽出,晃公错才是落败,可说虽败犹荣。于此可见“南海仙翁“晃公错的高明。

    李密由于其父李宽曾有大恩于南海派,故李密起兵后,曾三番四次派专使请晃公错出山,但直至炀帝被宇文化及所弒后,晃公错才肯点头。并答允南海派尽全力助李密取天下,其中当然附有苛刻的条件。

    沈落雁依旧担忧,感觉那位神秀非凡的枭雄远远不会如此简单,这一路他杀伐无数,无数情报如雪花传到她的眼前,看的她心惊胆颤。

    这样一位枭雄,慈航静斋对他而言真的重要?

    这种想法只能深深藏在心底,李密不会相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