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三十二章 帝殇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只有当中的一座高楼和主堂处有灯光透出。

    主堂内原来是个大书房,画桌上摆了文房四宝和写画的宣纸等物。

    四壁则挂满字画,充满书斋的气息。

    从窗外看去,几道斜长的影子打在地面上,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气氛死寂又诡秘。

    “翟让的兄长翟宏又跑到他那里去了?”

    一位一位高瘦颀长作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平淡说道,他脸白无须,长得潇洒英俊,充满成熟男人的魅力,双目开合间如有电闪,负手傲立,颇有种风流自赏,孤傲不群的味儿。

    “密公已经是第二次。”李密身旁一位体态瘦削的男子回道。

    李密那雄浑低沉的声音笑道:“第二次,第二次。”

    “若是有第三次你们说我该当如何?”

    众人当下无言,丝毫大气也不敢喘,唯有沈落雁担忧的凝视李密,双眸中似有异样。

    “你们皆是跟随我逃出来来的,我亦是不想你们再来一次丧家之犬般的经历,这非我不义,乃是他翟让咄咄逼人。”

    声音渐渐由平淡,慢慢转变夹佑一些狠厉。

    “密公”众人大呼道。

    李密微微抬手:“后果我早就知晓,我也有承担的准备,无须多言,那件事情尽早提上日程。”

    定下事情后,众人皆是沉默。

    李密见状:“我们虽据有荥阳之地,但西进之路无论是陆路或黄河,均被杨广派遣的心腹王世充军所截断,北方亦有罗成,刘武周等人,前者声势不下我们,后者有突厥大军撑腰,若贸然与他们开战,只会便宜了王世充,被他乘虚而入。不过现在我们又腹背受敌,形势危急,诸君有何教我?”

    这些话也可这么理解:“前他们最重要的事,就是如何击垮王世充,占取东都洛阳,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事,攻破这座帝都有什么方法。”

    厂下都是李密心腹,自然能理解这背后的意思。

    可攻破洛阳何其难也,洛阳乃天下著名坚城,又据水陆之险,兼之王世充武功高强,精擅兵法,且有独孤阀在背后撑腰,手下兵员则多是前大隋遗下来的正规军,训练有素,所以即管以李密之能,到现在仍奈何不了王世充。

    在这种情况下,李密若要取洛阳,必须制造出一种新的形势,就是孤立王世充,使洛阳变成一座孤城,瓦岗军才有望成功。

    李密也不愧高明的军事策略家,兵行险着,秘密指示四大寇配合杜伏威行动,破去飞马牧场与竟陵唇齿相依又稳如铁桶的局面,竟陵因而失陷,又秘密拿下了襄阳的钱独关。

    这两招看似平淡,实则断了杜伏威北上的希望,令他在竟陵损失惨重,暂时无力北进。

    可惜北方却是如李密所说,想要封锁却是不易。

    众人再次沉默,唯有沈落雁挺身站了出来,“魏征诈死逃脱,先今身临罗成大帐中,若不意外,必定受其重用,此刻落雁斗胆有一事相问密公!”

    “讲。”李密沉声道。

    “魏征之策,半年前破洛阳军后,西进之路已畅通无阻,可挥军直入关中,学秦始皇般踞关中山川之固,成其帝皇霸业,在落雁看来此策完美,密公为何不遵循,徒使得现在坐失良机!”

    李密眼神一扫沈落雁,沉默许久才回道:“入踞关中一事,我也思之久矣,但现今昏君尚于,从兵犹众,而瓦岗军多为山|东人,见洛阳未下,谁肯远道西入关中。若我妄入关中,恐怕却会失去河|南,山|东,那时虽有关中之险,却凭什么去争天下呢?”

    一旁文士道:“另一个原因是昏君和他的手下大军已到了江都,关中于其时已失去了作为核心的作用,要攻的该是江都而非长安。”

    沈落雁怒瞪文士一眼,再冷眼凝视李密。

    换做一般人早被,定会相信,可沈落雁却不会。

    李密与沈落雁对视良久,才终长叹一声。

    “半年前,若我挥师西进,攻打长安,但置翟让于何地,若他一旦停攻洛阳,自立为王,把我领军将士全换上忠于他自己的部下,届时洛阳的隋兵又截断我的归路,那时就不是我李密占有关中,而是被困关中了。”

    “可大龙头有意禅位”

    李密喝道:“愚蠢,你信吗?”

    “我滴个乖乖,这里也太好看了吧!”

    这么富丽堂皇的厅堂,两人尚是首次得见,地上铺了厚软的地毡,家俬讲究不在话下,墙上挂的画和装饰摆设,全是价值连城的珍品,看得人眼花撩乱。

    寇仲恨不得把眼镜睁的最大,四周乱瞟,被徐子陵一拍肩头,才定下神来:“陵少,你说这昏君杨广时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话一说完,就立马飞躺在长卧椅上,细听长江传来的水流声,悠然神往道:“做皇帝的真懂享受。“

    坐在一旁的徐子陵正凭窗观看残冬的星空,失声道:“见到杨广这样子,你还有兴趣当皇帝吗?“

    寇仲立马想说道,却被徐子陵喝止:“若要胡编乱造就不需多说了。”

    寇仲尴尬的笑了笑,随即正色道:“当皇帝,说实话我却不是真的想做皇帝,而是想加入争霸天下这难得的游戏里。这是没有规则的游戏,在这年头仁义道德只是用口来说的,而不是用于实际的行动上。谁的势力够强,谁的拳头够硬,谁就可称王。“

    徐子陵默然。

    两人虽没有东溟派账本的事情,但想着自身武功多有精进,便想着找大敌宇文化骨报仇,奈何一来到扬州又卷入帮派之中,最终又因缘际会的来到杨广行宫。

    这一路上,两人身份暴露引起不小的风波,但在种种历练下,两人武功又是得到不小提升。

    “圣上!”

    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令双龙登时一惊,连忙躲入帘幕中,运起长生诀,消敛气息。

    杨广看都不看寇徐两人,叹了一口气道:“朕知外面有很多人想争夺朕的皇位,唉!

    大不了就像陈后主,破了国仍可做长乐公,继续饮酒作乐。“

    众人无不愕然,为何他竟作此不祥说话。

    杨广右边的萧妃娇笑道:“圣上真爱说话,有些人总爱把那些乌合之众夸大,圣上勿要相信。“

    独孤盛低声道:“刚才元善奉越王侗之命来告急,说李密率众百万,进逼东都,已占了洛口仓,求圣上速还,否则东都将会失陷。“

    寇仲和徐子陵这才恍然。

    杨广的声音传过来道:“外面盗贼情况如何,斐大夫给朕如实报告。“

    斐蕴不慌不忙,躬身道:“圣上明鉴,盗贼正日渐减少。“

    杨广坐直龙躯,皱眉道:“少了多少?“

    斐蕴胡诌道:“只有以前的十分一。“

    杨广舒了一口气,又像想起什么的道:“元善说唐国公李渊在太原作反,可有此事?“

    斐蕴吓了一跳,跪倒地上道:“现在外面常有人故意造谣生事,待微臣调查清楚,再禀告圣上。“

    一声冷哼,来自殿门处,接着有人喝道:“满口谎言!“

    众人吓了一跳,往声音来处望去,赫然惊见宇文化及一身武服大步走进来,旁边还有另一位高昂英俊的中年男子。

    正是与寇仲,徐子陵两人有深仇大恨的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目光首次落在寇仲和徐子陵处,闪过森寒的杀机,淡淡道:“从前杜伏威在山东长白,现在他已到了历阳;李密以前仅有瓦岗一地,现在先取荥阳,继取洛口。李子通从前算得什么,现在却聚众江都之北,随时南下。圣上之所以全无所闻,皆因被奸臣环绕,四方告变,却不代为奏闻,贼数实多,却被肆意诳减。圣上既闻贼少,发兵不多,众寡悬殊,贼党其势日盛,甚而唐国公李渊作反之事,天下皆闻,唯独圣上给蒙在鼓里。“

    “圣上遗弃宗庙,巡幸不息,外勤征伐,内极奢胤,使丁壮尽于矢刃,老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更复专任奸谀,饰非拒谏,今日臣便来清君之侧,扶正大隋!“

    “锵!

    长剑轻吟,寒光照亮杨广双目。

    寇仲一拉徐子陵,运功飞退,“砰!“的一声破开窗“楠“到了外面。

    此时殿内杀声震天,夹佑妃嫔宫娥太监的呼叫号泣,混乱得像天塌下来的样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