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三十一章 国士

    魏征~”

    “一代名相,凌烟阁二十四功臣!”

    陈锐心思遐想连篇,目色一定,收慑心神,缓缓道:“传魏征进来。”

    魏征名头很大,但也不至于令陈锐失神,他并不是那种凭借光环就会对人另眼相看,且不说他手底下招揽许多历史人物。

    他在心中想的是魏征其人。

    魏征,先被隋武阳郡丞元宝藏任为文事书记。元宝藏举郡归降李密后,李密见其文采非凡,于是召见魏徵,魏徵献上壮大瓦岗的十条计策,但李密不用。

    在瓦岗之内,魏征只是依然作为文事工作,找到机会便向李密献策却皆不被李密采纳,反而惹得厌烦,驱除到了一边,终日心中不平,难抒壮志。

    这都是寒门士人的通病,壮志难酬,不见伯乐。

    李密失败后,魏征随其入关降唐,但久不见用。次年,魏征自请安抚河北,诏准后,乘驿驰至黎阳,劝李密的黎阳守将徐世绩归降唐朝,立下功劳,终于见出头之日,可又被窦建德俘虏,列为起居舍人,待遇甚功,可也过多久,窦建德败亡,魏征再次入唐,成为李建成东宫僚属,第一谋士。

    到后面,历史就更加清晰,玄武门之变,李二杀兄夺位,在魏征一番豪言下,李世民没有杀死他,反而封官许愿,颇有齐桓公义释管仲一箭之仇的味道。

    并且后面,还留有一段千古佳话,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

    陈锐对于李世明与魏征是不是真的君臣相得没有什么兴趣,即便魏征五次易主,不是什么纯臣,但奈何其人无论是谋略,亦或是治政本事都是顶尖的,而且在一个主子手底下都是尽忠职守的。

    李密手底下献上壮大瓦岗计策,奈何李密不采纳,李建成手上早早谏言对李二要先下手为强,奈何也没有采纳,在李二手中,可算发挥了光和热,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青史留名,得以施展胸中抱负。

    这种心理,陈锐大体可以理解。

    寒门策士并无豪阀贵子那样机会众多,一旦机会放在眼前,就要用力甚至用命抓住,要不然一辈子就是死于无名,可这样又怎么对得起自身寒窗苦读的前半生?

    这是古代,没有那么多的选择,一旦读书就代表要踏上宰执一方,甚至天下的路子。

    外厅内,他见着了这位名传千古的魏征,其人身材修长,一身青衣,神色平淡,表面一副洞穿世情的模样。

    “魏先生远道而来,竟然不能远迎,还望魏先生宽容。”

    陈锐上前扶起魏征,微微拱手道。

    他现在坐拥河|北全境,足以堪比一王,现在屈尊相迎接,已是难得,魏征同样明白,连忙回礼道:“总管日理万机,屈尊迎我,已是莫大荣耀!”

    两人一番谦让,进入书房,魏征又与李靖,虚行之见礼。

    李靖,虚行之两人对魏征颇为好奇,他们从未听闻此人姓名,心中察觉可能是籍籍无名之人,但也不敢小觑,他们两人不就是这样招揽过来的吗?

    经过陈锐的一番点拨,那个不是威名赫赫,谁敢小觑他们。

    “魏先生学问深厚,我曾听闻先生在李密手下担任文事,献上瓦岗十策,可惜李密眼光不行,皆不纳用,得先生大才,倒是便宜了我!”

    魏征没想到陈锐对自己如此了解,但想到那可怖的情报网,也就了然。

    “当不得总管夸赞,那十策多是一些不合时宜的话,李密智谋非凡,早年就给杨玄感献上三策,非我能及也!”

    大业九年,杨玄感起兵谋反,李密主持谋划工作,曾献上上中下三策,上策是袭据涿郡,扼临榆关,使隋军溃散关外;中策是攻占长安,占据关中和隋炀帝对抗;下策是攻打洛阳。

    可惜杨玄感利令智昏,选择三策中的下策,要不然涿郡现在可能还是杨玄感的。

    现在的情形与当年何其相似,李密在巨大诱惑面前选择了攻取洛阳,可以说李密此人擅谋,无论是战略眼光,还是领兵能力都是翘楚,但是杏子优柔寡断,带有书生气,且对于谋算方面异常自负,下属谏言,很少有采纳。

    “魏先生谦虚了,先生大才,我心中知也,敢问我现在做据河|北,如何夺取天下,或是如何夺取这大好北方。”

    魏征微微一愣,没想到一到来,就问这种问题,不过来之前也有过腹稿,沉声凝道:“北方之地,豪雄并起,但真要算起来,也就那几家。”

    “一为瓦岗李密,瓦岗势力庞大,足可称为天下第一起义军,但瓦岗派系杂乱,李密与大龙头翟让生出间隙,瓦岗迟早乱象发生,一旦李密火拼翟让,瓦岗必有分崩离析可能,或许李密能够镇压,但迟早人心皆丧。”

    陈锐点点头。

    李密在杨玄感谋反失败后,逃到瓦岗,乃是翟让起了惜才之心,收留了他,并且力排众议提拔他为瓦岗第二龙头,恩隆不可谓不深!

    但李密何许人也?

    四世三公的贵族家庭,先祖是西魏八柱国司徒李弼,论出身和李渊同一级别,这注定他难久居下首。

    可一旦火拼,在这个言必行忠孝仁义的古代!

    不忠不义可谓李密的致命缺陷,尤其是在瓦岗这个盗匪底色的团体,这点缺陷更会放大无数倍,若李密接连大胜还能压下暗流,若败亡人心思乱,分崩离析不远矣!

    攻打洛阳不仅是李密的战略考量,同样也是为了向瓦岗,向世人证明他才是天命所归!

    这样才能消弥他即将火拼翟让所带来的恶劣影响。

    “北方还有鹰扬派刘武周,朔方梁师都,不过这两人为突厥傀儡,不成气候,所以余下唯有总管冀北军与关陇胡人为首的李阀!”

    “你说的没错,可是具体策略如何?”

    他的问题可不好回答,现今他兵力占据河|北,到底是守还是攻?

    若是攻,如何攻?攻打李密还是继续南下?

    魏征沉吟片刻,道:“”关中以高山为屏障,以黄河为天堑,项羽离开这里就灭亡,而刘邦却在这里建都功成,成就一番霸业。

    “我谋略难堪,但心中亦有一策。”

    “洛阳作为帝都,隋朝重兵守护,没有一年难以攻下。李密屯兵攻打洛阳,非一时能够功成。此时总管可派骁勇攻据洛口仓,同时您亲自挑选一支精锐队伍,向西突袭长安,斩断李阀。攻克西京之后,等根基牢固兵马强壮,才回头径直攻打东西崤山和函谷关,攻克东都洛阳,传递文书发令调遣,天下可以平定。”

    魏征挥洒自如,毫无矫揉造作之感,说话间雍容气度令人信服。

    但这些都不是陈锐的关注点,越听魏征之言,他双目就越是明亮,不仅他是如此,连同李靖,虚行之亦是如此。

    仔细想来,魏征此策本质同样是主张先攻长安,再取洛阳。

    不过却多了一层掩饰,实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攻长安前先取洛仓,这瞒天过海之策确实为神来之笔。

    一旦攻下洛仓,不仅粮草无后顾之忧,而且瓦岗再无威胁,同时奇兵出长安也能起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效果。

    魏征一策,不亚于诸葛亮的隆中对,直接给日后陈锐的行军规划好了战略方向。

    “先生真国士也,如不嫌弃,请先生助我!”陈锐当即拱手拜道。

    “臣魏征参见主公!”魏征也毫不犹豫跪地。

    定下君臣名分,陈锐问及魏征治政,军备事宜,回答皆信手拈来,毫无凝滞,剖析问题细致入微,引得他思考之余又深感认同。

    “我与李密帐下柴孝和结为好友,曾对他说过此策,而李密意外得知此策,但可惜啊,李密明知道此策可为上,可他依然固执己见,攻打洛阳!”

    “君主明者,兼听也,君主暗者,偏信也,秦二世偏信赵高,以成望夷之祸;梁武帝偏信朱异,以取台城之辱;隋炀帝偏信虞世基,以致彭城阁之变。”

    “李密已经被往日战无不胜的荣光蒙蔽了自己的双眼,好大喜功,这与杨广又有何异?”

    陈锐已经听出了魏征暗中的劝谏,顺势说道:“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以人为镜,可明得失。”

    “愿聘先生为我之明镜!”

    李靖,虚行之震惊当场,未曾想到自己的主公竟然如此看中他

    魏征蓦然愣神,凝视这位英武不凡的君主,心中久久如死水的心境骤生波澜,一股强烈的士为知己者死的念头涌上心尖。

    泪水模糊了眼眶,魏征颤抖拜道:“愿为主公效死!”

    两人又是一番问对,陈锐问道:“李密虽日渐好大喜功,可其人智谋非凡,终究是我们冀北军大敌,应如何应对?”

    魏征淡淡笑道:“这有何难?”

    “翟让刚愎贪婪,有无君之心,心知自身不如李密,有意禅位,可终久居高位,身染权力之毒,那有那么容易,就算他心中如此,可跟随他的部下呢?”

    “翟让有一兄翟弘,粗鄙无度,贪婪好利,主公可许以重利,令其劝谏翟让,不消三次,李密必杀翟让!”

    “读书人啊,够狠!”

    陈锐点点头,心中暗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