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三十章 瓦岗李密

    正如李靖所说,冀北军作为天下第二大起义势力拿下河北全境只在须臾之间。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冀北军仿佛如同一头狂暴的战争巨兽,窦建德,刘黑闼,孙江三人兵锋所指,余下豪雄望城而逃,就算有负隅顽抗者,在大势面前也只会被碾成齑粉而已。

    这一消息自然而然的引爆北方群雄的眼睛,短短两个月时间,便拿下河北全境,甚至已经与瓦岗势力接壤,未免太过恐怖。

    不过陈锐却知道这并不算什么,历史中,窦建德死后,刘黑闼举兵反唐,就在短短几月时间内拿下河北全境。

    虽陈锐颇觉的不值一提,属于应有之意,可原来的因他久离而不看好冀北军的声音现在全然渺无,直接令无数枭雄刮目相看,甚至尤为忌惮,瓦岗李密便是其中最甚者。

    不过在大业十三年这段时间,李密也没有闲着。

    先是攻破洛阳仓,开仓赈济难民,在底层百姓中获得极大的声望,又击败了越王杨侗派遣虎贲郎将刘长恭所率领步兵骑兵二万五千兵马,瓦岗势力也如雪球越滚越大,士卒兵力也已经近二十万数量,是当之无愧天下第一起义军势力,即便陈锐收伏河|北全境,扩充至十二万兵力也难以相与之抗衡。

    而此时,李密正如同着魔一样,疯狂的堆积兵力欲拿下东都洛阳,即便陈锐兵力危及到瓦岗,甚至已经和瓦岗军短兵相接也丝毫没有理会。

    陈锐颇能理解李密的心思,东都洛阳在杨广在位期间可是帝都,一旦拿下,背后代表的政治意义非同凡响,届时河洛尽握在手,北望长安,南下长江,收复天下不说轻而易举,也可说是希望大涨。

    这也是李靖谏言他收复洛阳的原因,可陈锐却另有打算,与李靖相反,他正打算先谋长安,再图河洛。

    历朝历代,北方一直都是神州的政治文化中心,此时打开天下争霸图志,陈锐占据河|北全境,西接壤并州,南联豫州,东与鲁地相连。

    目前,冀北军占据河|北可攻长安,洛阳两大帝都,洛阳要论冀北军攻击距离还较长安近,可相反,陈锐偏向进攻长安。

    一来他已经掌握杨公宝库,若是取出,势力必定得以助长。

    二来他打算与李阀争夺长安,提前危险扼杀在萌芽中,他可是知道李阀是这天下最后的赢家

    涿郡,大船缓缓泊往永济渠码头,魏征举目远眺,下了船

    在外人看来,魏征此时三十多岁,举动之间,就自有一种气度,显是武功有着相当的功底,行走之间,青衣飘飘,甚有几分仙风道骨。

    魏征沿街不徐不疾的走着,准备观察着整个涿郡的情况。

    以他习武而来的敏锐知觉,自然能发现一下船便有将他监视,可心境却出奇平静,自踏上码头后,他将所有的期待和担心,均搁在一旁,剩下的只有如何欣赏着整个城市。

    观一叶而知秋,一城之治便足有看出冀北军治政的本事如何。

    一踏下码头,是用厚实青砖垒实的宽敞大路,四顾之下,只见船舶无数,樯桅如林,以千百计的脚夫正在起卸货物,商人旅客上落往来不绝,十分繁忙热闹。

    永济渠作为大运河北方尽头有这样的繁华不足为奇,奇的是如此人流如织的行人能做到条理分明,很是难得,仔细看去,各个流域被分为渔船区、商船区,战舰区,秩序井然,周围没有繁荣码头的随处能见的恶臭与垃圾。

    这一点很得魏征喜欢,问及路人才知道涿郡来了位大官,三两个月的时间便将涿郡治理的妥妥当当。

    魏征伫立在码头的一块汉白玉石碑上,上面刻满了这位大官的与码头各方势力的‘文明条约’,越看他目光就越发明亮,待看到最后不由与那位名叫虚行之的官吏生出几分惺惺相惜之感。

    心头暗赞,就这点,就可以知道,这个涿郡的制度就是建立了起来,权威也开始深民间百姓,一切都开始正常运转了,甚至远远超乎往日的效率。

    为国为寇,其实无非就是权力的秩序有没有建立,能够不能落实,观一点就可知其本质。

    “这位先生,要去城中吗?”没有多少时间,就有一辆马车上来。

    魏征上了马车,在车内掀开帘子看着城中街道的发展,并无几分新意,与南方相比并不如,可对比瓦岗甚至北方的郡县却远有超出。

    不过这些都不是观察的重点,现今乱世,再繁华又能繁华到什么地方去?

    他说来到街边观察的是涿郡百姓,百姓认可不认可这个政权,有没有抵触,命令能够不能够执行下去,隋朝在这里的影响力如何?这些才是标准。

    至于乱世升平,看看就好,什么繁花似锦都是为他人作嫁衣

    沿途看过,魏征心中也有了底,缓缓拿着信件向总管府邸而去。

    而在总管府中,李靖与虚行之都在书斋之中,这时虽君臣名分已定,但制度初建,礼仪上不必这样麻烦。

    虚行之听罢陈锐的问话后,就说着:“乱世之中,小利无甚可图,唯有漕运,盐铁,酒水,丝绸等暴力行业依旧兴盛,甚至更为火爆,涿郡坐拥大运河之利,通行商贸简直得天独厚,而且紧邻渤海之滨,进行海贸同样能获取暴利。”

    陈锐缓缓思考着虚行之的建议,表示同意。

    这三个月来,虚行之已经证实了他的才能,令陈锐很是认可,尤其治政后勤方面是把好手,只能说是盛名之下无虚士,不过也令他更为好奇名传千古的魏征又是何种人物?

    这时候,李靖言道:“主公已经拿下河|北,即可南顾洛阳,也可西图长安,这两者中必要择一,不过无论选择哪种,目前我们都绕不开瓦岗李密。”

    “七天前,我们已经和瓦岗小战一场,斩敌六百。”

    陈锐沉着声道:“暂且试探和渗透为主,留李密在洛阳死磕消耗,待天时变动,再做打算。”

    定下大体策略后,近卫传来一声通报:“总管,外面有人自称魏征,拿了主公信件前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