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二十六章 我带你们回家

    “滴答~”

    “滴答~”

    淡金的血液在点点的滴落,陈锐抹去鼻尖的血液,微微苦笑。

    “真的到了这种地步吗?”

    丹田之内,内力全无,一片干涸且狼藉场面,还有经络撕裂,窍穴破碎不堪等等就无须多言。

    陈锐在暗洞突破时,就保留一分心神留意外面的场景变化,自然听到了场外杀戮不绝的惨叫,可他还是选择等破境,再言其他。

    若不破境,即便出关也难对宁道奇造成伤害,要不然哪有现在他人头落地的下场。

    陈锐看了看前方那十余丈的深坑中的那个头颅,那是他亲手砍下的,从未顾忌什么宗师尊严。

    当时破镜后出关,没有调理气息,稳定内息便毅然对宁道奇下杀手,也给他自身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加之两次动用‘第十印’,更给身体造成了不小负担。

    所幸宁道奇身死,陈锐浮现一丝冷笑。

    盘膝坐定,双目紧闭,陈锐内观体内变化,不由皱起眉头,思来想去,也唯有长生诀疗伤有奇效,不过平常极少修炼长生诀,今日便试一试效用。

    打定心思,他稍稍运转长生诀,体内便生出数道庞大生机的长生真气,这股真气温和清凉,游走经络时,能明显感到经脉,窍穴有麻痒感。

    只是好景不长,刚刚生出的长生真气便被伤势消耗殆尽,余下。一生出便被其余伤势消耗。

    “到底是伤势太重!”

    陈锐并无沮丧,已证实长生真气效用,真气数量问题只是等闲。

    毕竟他虽无多加修炼长生诀,但对长生诀理论造诣研究颇深,若要转化实践,对他这般境界的人来说,毫无难处。

    当下陈锐体内微微一震,体内长生诀暗自推演实践,刚一推演功成,他体内丹田位置,大量长生真气急速汇聚,形成一个莹莹光团,缓缓转动。

    他猛提内息,使之长生诀高速运转起来,这一运转,长征真气源源不断生出。

    长生诀循环九个周天后,他体内伤势便好了七七八八,感觉全身冰凉,痛感大消。

    “长生诀不愧是道家仙道真功,难怪双龙有两小强的称号,长生诀可算功不可没。”

    陈锐与人交战,负伤极少,用到长生诀的时候也自然很少,不过今日一试功效,果然不同凡响。

    长生诀继续运转,他查看体外掌心伤势,那道血痕是由宁道奇重创而来,不过现在连那血痕也都消失无影。

    “厉害!”陈锐心头自暗赞。

    待片刻后,全身恢复状态,陈锐便默然看着前方的深坑与崩塌大半的绝壁。

    “叮叮当当~”

    一阵悦耳动听的铃铛声传来,声音由远及近,同时还有一缕清晰可闻香风扑鼻而来。

    “你还没有走吗?”陈锐轻声问道。

    “公子说一说,我为何要走?”

    婠婠颇有些嗔怒,忽地猛趴在陈锐的身后,小脑袋靠着他厚实温暖的肩膀。

    “婠儿,你说女儿心,是不是海底针?”

    “不是,什么海底心,分明是扑通扑通的鲜红小心脏。”

    “公子听到了没有?”

    陈锐感受到身后贴身传来柔软的触感,又嗅到那足以令万千男儿迷醉体香,待听完婠婠答话便将,“婠儿,为什么我至今还是不能理解你的心。”

    这一句话,咽了回去,可婠婠好似知道他心中所想,出人意料的安静道:“婠婠并不是那么像师妃暄那么缥缈,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婠儿只是个人,一个会哭会笑会闹的小女孩,有忧愁,有负担,有开心,也有快乐。”

    陈锐笑了笑。

    “我见不得你哭,也见不得你烦恼,那些负担与不顺心我替你斩了又何妨?”

    婠婠明媚一笑,后又摇了摇头,只是安静的靠在陈锐的肩上,享受两人宁静的时光。

    “你不问师妃暄去哪里吗?”

    陈锐摇摇头,捧起婠婠的娇媚脸蛋,“她是你的对手,相比于她,我更在乎你,在乎你轻笑,你娇嗔,你微怒,你幽怨。”

    婠婠的动人眸子眨了眨,眼中的光都仿佛蕴含笑意,踮起脚尖想要奖励他一个亲吻,可却亲到陈锐的手指。

    “你”

    婠婠似有薄怒,可娇躯不由颤了一颤。

    陈锐轻轻抚摸婠婠背后的剑痕,眼神轻柔至极,在一道洁白的泛起玉光的后背中一道浅浅的剑痕破坏了整个令人窒息的画面。

    哪怕是一道,也仿佛是一道污染。

    “疼吗?”

    婠婠埋进陈锐的怀中,犹如蚊蝇般细弱的声音道:“不疼!”

    说完,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同时一股温热入体,伤痕消失,便听道:“你体内已经有我的血,没有我的允许,可不能下场拼杀。”

    两人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情意,即便陈锐现在要了她的身子,婠婠哪怕断绝日后武功精进可能,再无突破天魔大法第十八重的机会,只要他点头同意,婠婠还是极尽心思满足他。

    但他却不想伤害这个令自己心动的姑娘,而且他也不想在成为一个袍泽兄弟为他死伤,而他却在外风流快活的人物。

    做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没有下限!

    “走吧,傻姑娘!”陈锐轻轻的牵着婠婠的小手。

    “总管回来了,总管回来了”

    五十多位骑兵大声冲天咆哮,手中不停的挥舞大枪,他们望眼欲穿的总管没有死,没有死在所谓的中迎第一人手下,而且拿下了这位中迎第一宗师的头颅来祭奠那些死去兄弟的在天之灵。

    “总管!”

    “总管!”

    “总管!”

    此起彼伏的仰天咆哮,发泄后又是死寂般的安静,渐渐的无数的呜咽声又响起,骑兵中有的流下了泪水,有的眼眶红了,使劲憋着泪水

    婠婠鼻尖也是一酸,紧紧的牵着陈锐的手,没有放松。

    陈锐默然的看着地面犹如修罗战场的局面,残肢断臂,血肉模糊,血水染红了树梢的枝叶。

    哪怕是绿色的,现在也已经红了。

    他凝视每一位尚存的骑兵,每一位眼睛,一一注目过去,五十三位,其余还有一百六十二位死亡。

    “我带你们回家!”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