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二十五章 力撼鲲鹏【4千字,抵两更】

    “散手第八扑!”

    平平淡淡的语音足以叫师妃暄,婠婠两人心头一惊。

    江湖众所周知,道家散人宁道奇毕生武学精髓为散手八扑,顾名思义,散手八扑自然为八式招法。

    且一般来说,天下武功招法排名越后,招法威力自然越强,散手八扑也不例外。

    师妃暄美眸闪动,心中涌起一股期待。

    宁道奇目露奇光,,忽然风格大改,一改一直姿态闲适自然,两手箕张,手如鸟啄,摆出架式,形貌优美,姿态飘逸,颇合老庄御风而行的风格。

    “老道愿一会高招!”

    倏然间,宁道奇仰天长啸一声,声引四野,震的密林摇摇巨颤,忽地振衣瞩行,两手化成似两头嘻玩的小鸟,在前方闹斗追逐,你扑我啄,斗个不亦乐乎,往陈锐迫去。

    陈锐双目精芒大盛,目光深注,掌印依然,似如入定佛陀,对宁道奇出人意表的手法和奇异的进攻方式不闻不问。

    可落到师妃暄,婠婠眼中却娇躯一颤,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宁道奇不愧是道家第一人,若换自己下场,此刻必是手足无措。

    宁道奇冠绝天下的散手八扑,其神髓取自战国早期庄子及其门徒所著的《南华经》,逍遥无为,神游天地,无为有为,玄通万物。

    而八扑所在妙义皆在一个虚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

    在虚实中,千万种无穷的变化尽归于其间,招式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如天马行空,不受任何束缚规限,其况犹如逍遥乘云,御气飞龙,妙不可言。

    此时宁道奇脸上似露出孩童弄雀般童真神色,眼中左顾右盼,手上虚拟的小鸟儿腾上跃下,追逐空中嘻玩的奇异情况,令师妃暄,婠婠两女且感到有一株无形的树,而鸟儿则在树丫问活泼和充满生意的闹玩,所有动作似无意出之,却又一丝不苟,令她们再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何为虚?何为实?

    这种神妙之理,虚实无定,几令人难以捉摸,更惶若攻杀对敌。

    两丈的距离瞬即消逝。

    忽然间两头小鸟儿多出个玩伴,就是陈锐掌中光芒大盛的印法。

    直至双雀临身的一刻,陈锐的掌印也猛轰当头盖下,两鸟像惊觉有敌来袭般狠啄佛光,拉开激烈鏖战的序幕。

    两道人影在山野密林,绝壁怪岩中追逐无定,兔起鹘落的以惊人高速闪挪腾移,但双方姿态仍是那么不合乎战况的从容大度。

    陈锐恢弘的掌印,无论力道,还是威势威压,哪怕光芒,至乎任何令人想也没想过的方式,应付宁道奇发动的虚拟鸟击,两头小鸟活如真鸟般可钻进任何空档缝隙,对陈锐展开密如骤雨、无隙不入、水银泻地般的近身攻击。

    双方奇招迭出。以快对快,接连爆裂间,抛开一切束缚,只求胜负生死一战,其间没有半丝迟滞,而攻守两方,均是随心所欲的此攻彼守;

    其紧凑激厉处又隐含逍遥飘逸的意味,精采至难以任何语言笔墨可作形隐含逍遥飘逸的意味,精采至难以任何语言笔墨可作形容。

    山林中,婠婠,师妃暄两人已经暂时放开争斗,一同跟随过去,见证这当世璀璨一战。

    婠婠看着强硬绝壁上划过的深深印痕和地面长长沟壑,不由咋舌,再望向那犹如佛陀般大放佛光的身影,眼中神色莫名。

    师妃暄更深感这旷世决战更要胜过天刀与罗成,只因两人乃是真正是生死存亡之战。

    “嘭!嘭!”

    两响爆烈后,两人又恢复隔远对峙之势,就像从没有动过手。

    婠婠,师妃暄两人眼睛眨动,在这场旷世之战中两人收获皆是不小。

    宁道奇双手负后,两头小鸟似已振翼远飞、凝声道“老道想不佩服也不成,道兄以弱冠之龄,竟精修佛门印法于斯,举世无匹,挡我千多记鸟啄,纵我八扑精义尽出对你九印真言也毫无建功。“

    陈锐叹道:“道长武功暗含道家老庄真义,从无为变作有为;有力再归无为;进而有为而无,无为而有,老庄法旨;到道长手上已臻登峰造极之境。”

    “可惜”

    陈锐话锋一转,声音泛冷,“可惜你宁道奇武功空有老庄的恢奇自然,但心杏无定,贸然卷入人道争霸天下的大漩涡,胸存机心.有违庄周超脱一切之旨。”

    “而且杀戮无算,手染猩红,更有违道家之理。”

    他话语暗含机锋,只要宁道奇道心不够坚定,由此对自己生疑,此心灵和精神上的破绽,可令他必败无疑。

    宁道奇却拈须笑道“后天地而生,而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亡,而知天地之终。故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终。死者生之效,生者死之验,此自然之道也。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老子主无为,庄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创造求成,否则何来老为,庄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创造求成,否则何来老子五千精妙、庄周寓言?只是创造却不占有.成功而不自居。老道所行无愧己身,跟无愧于自然!”、

    宁道奇风采如昔,五缕长须随风轻拂,峨冠博带,身披锦袍,眼神坚定瞧着陈锐。

    “好一个无愧!那自当手底一见真章,让我看一看八扑之外,到底有何种精妙。”

    世人皆知散手八扑唯有八扑精妙,但宁道奇的招式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如天马行空,不受任何束缚规限,怎会有八扑?即便是千扑万扑,他也不奇怪。

    宁道奇屹立绝壁之上,悠然一叹。

    陡然间展开双臂探出云气中,宛若鲲鹏展翅,遮盖天穹,若垂天之云,旋即仰天一声长啸而出,苍然浩渺念的语气中,《逍遥游》震烁碧蓝天野。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劲气狂飙,如怒涛海浪,冲垮一切,又如狂风龙卷,席卷天穹,绝壁无垠云气翻腾。

    师妃暄,婠婠陡然变色。

    势可动天象,方为大宗师。

    “好!”

    陈锐赞叹一声,掌中印法急速旋转结下,只看见道道残影,和其周身劲风鼓荡。

    “日轮印!”

    掌印中无穷金光绽放,浩大,光明,刚猛无匹,一颗太阳仿佛在无边翻腾的云海升起。

    破云出日,金光万丈。

    日轮印裹挟无边浩瀚之威朝宁道奇当头盖下。

    面对这一印,宁道奇怡然不惧,身如鲲鹏,负绝苍天,一掌轰出,与陈锐掌印全力相拼。

    汹涌力道传来,陈锐能够清晰察觉,在逍遥游这种状态加持下,宁道奇力量比他更为狂猛,其身后演化鲲鹏虚影也令人心惊肉跳。

    陈锐目色一凝,缓步后撤,但却不是后退,而是蓄势凝气,凝聚无边强横的智拳印再与宁道奇硬撼。

    掌印相撞,绝壁骤然崩塌,宁道奇身后鲲鹏虚影更是晃动不堪,瞬息间便有碎裂之势。

    形势逆转来的如此之快,令宁道奇完全没有想到,也没想到面前对拼之人竟能做到两印相加,爆发出无可匹敌的力量。

    汹涌澎湃力道接连涌来,宁道奇眼中闪过一丝果决,此行目的不成,那便将自己自武道大成以来,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逍遥游演化功全。

    “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

    宁道奇被光华笼罩,通体清光绚烂,如缥缈仙人,气势迫人,每一声出,似是口绽惊雷,引动天穹外云气翻涌,滚滚席卷而来。

    山石崩碎,滚荡四散,雷霆乍起,天象皆动。

    陈锐与宁道奇贴身交手,自然感知到面前宁道奇威势如渊似海,正节节攀升,如此良机,他当然不会让宁道奇继续提升。

    内力恍若江河决堤,瞬间流动全身,蓦然间,陈锐以易筋经将全身内力运转到极致,金刚不坏神功轰然爆发金光神辉,抵御翻涌云海,继而近乎本能一般,全以肉身相撼。

    当内外熔炼到极致之时,,伴随无穷佛光普照,身体中九字真言印法也下意识轰然流转。

    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智拳印,宝瓶印等等九字真言印法洒然施展而出,印法越来越快,渐渐的结印的也开始模糊,残影直至一影。

    当结印速度快到极致,陈锐捏出了一个九字真言印法之外的融合一印。

    刹那间九道印法合一,光芒交相辉映,宛若佛轮绽放璀璨幽光。

    陈锐双目微闭,神态慈悲,面目祥和,令人一见便生出好感,这是婠婠的第一感受,可落在师妃暄眼中却目色骇然,心惊肉跳,气血起伏。

    “佛陀?”

    “怎么可能,一个枭雄怎么可能成佛?”

    佛轮幽光烈烈,罡气弥漫,吹动陈锐的一角衣袂,而他仍未开眼。

    如此诡异绝伦的奇妙感觉,宁道奇自然能够感受的到,不过他却没有任何畏惧,宛若两泓幽潭的双目中,蕴含天地自然运转妙理,万物演变,日月交替,四季相生,阴阳交融

    “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宁道奇最终精义全部演化功成。

    陡然之间,云海遮天而下,天色暗沉,宁道奇也仿佛是高居云海之巅的圣人,太上忘情,至情至圣,无亲无私,乘风间,天地六气尽在脚下,挥手间,浩浩汤汤云海充塞天穹,蓦然一合,天地骤封陈锐所有退路生机。

    无声无息的挥手,云海作鲲鹏,垂天的鲲鹏好似山岳般绝世澎湃巨力向陈锐压来,仿佛天塌地陷,整个苍穹猛地一黯。

    黑暗渐渐笼罩,就在吞没陈锐身影的那一刹那,陈锐双目猛然睁开,两道金色光束,如绝世神剑扫荡云海。

    以他为中心,产生一股汪洋汹涌一般的波动。

    无穷金光中,陈锐一步踏出,周身罡气化莲,手中蓄势捏出的印法也轰然落下。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师妃暄听闻,猛然色变。

    佛陀如来释迦摩尼,出生时,步步生莲花,并且举目四顾,自谓“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可师妃暄无论如何震惊,九字真言印法重重叠加,生生不息,接连砸落之下,威势惊天动地。

    罡气如狂风呼啸爆裂涌动,无数金光绽放,破云绽日,力撼鲲鹏,宁道奇被轰的步步后退,难掩惊容。

    “轰!”

    一声轰天巨响传来,云海化作的鲲鹏突然崩碎,蓦地九道绽放幽光的佛轮也裂开一道破绽。

    宁道奇随着鲲鹏虚相的破碎,一缕鲜血从他口中流淌而出,连披肩的长发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变得黯淡。

    陈锐依旧死死紧盯着宁道奇,目光锐利,锋芒逼人。

    “轰隆!”

    渐渐停歇的罡风猛然再次狂暴起来,霎时间,自陈锐周身又升腾起一股无匹气势,掌中手印不停快速结下。

    “噗~”

    陈锐怒喷一口淡金血液,掌中手印依次施展,突然凌空中绽放幽光的佛轮再次爆发,连一道破绽也顿时完好。

    婠婠,师妃暄难以置信,陈锐竟还能结印,而且冒着失败殒命的风险也要将宁道奇击杀在此!

    “你”

    宁道想要开口,但见那佛轮砸下,面色变得无比坚毅,毫无束手就擒的觉悟,倏然仰天长啸,将毕生潜力猛然化作一扑迎下。

    “轰隆隆!”

    两股举世无匹的力量猛然相遇,炽烈刺眼白光大盛,遮掩天地,绝壁崩塌,掉落山崖底部,发出阵阵连绵不绝的滚雷之声。

    陡然间。

    恐怖灼热的气浪向四周扩散,不远处师妃暄,婠婠两女见之,如避鬼神般,连连闪避。

    ps:本来想分章,但总有人说分开体验不好,那就不分,4千字,一个下午,作为两更哦。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