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二十章 道门抉择

    清脆如银铃的笑声划破山林的静谧,同时也给这种血腥屠宰场一般的山林增添了几分暖色。

    宁道奇听到这祸乱心神的笑声,内力喷吐,掌中骤然生出炽烈清光。

    “轰!”

    掌劲撕裂空气,嗤嗤作响,迅疾如电般扩散整个空间,直将苏烈笼罩其中,令他犹如触电,微微颤抖,接连一波接一波的连绵掌劲撕来,苏烈只觉浑身骨骼血肉好似要被撕碎一般。

    但在他将挺枪刺击时,一股暗沉沉的无形力场顿时令他浑身一松。

    “嘭!”

    冲天烟尘中,无数暴起的枯枝落叶犹如暗器朝四面八方激射出去,打在冲锋而来的骑兵重甲之上,叮叮作响。

    烟尘弥漫,一道黄衣倩影缥缈婉转地踏上三颗大树,便听接连轰然炸裂之声,待立定时,嘴角含笑浅浅。

    一旁远处是拄刀单膝跪地的苏烈,令一远处是面色平淡的宁道奇。

    “难道魔门看中了罗成?”

    宁道奇口绽惊雷,平地中卷起阵阵呼啸罡风,似暴风雨来袭的预兆。

    “我们圣门看上谁,难道还要向你汇报?”

    婠婠毫不留情讥讽道,掌中也没停歇,衣袂飞舞,飞出的长袖将恍若利箭的劲气斩落。

    宁道奇平静道:“罗成羽翼已成,有无魔门扶持都是都无关紧要,而且就凭他那般枭雄杏格,难保魔门不会落得个兔死狗烹的下场。”

    话落,他面前数道长袖轰然炸裂粉碎。

    “牛鼻子老道可管的真宽,你若是有本事可以去找石之轩理论理论,和我一个小女子讲这些,简直是以大欺小,就是恬不知耻!活了将近一百年,倒活成了个老不修!”

    这魔门圣女像是个街头泼妇在骂街,饶是宁道奇身为大宗师,面对这劈头盖脸的骂声,心中也有几分不知名的情绪滋生。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孔圣果真没有说错。”

    婠婠秀眉一挑,仿佛被激怒的小猫一样:“牛鼻子老道就从来不是好人,你宁道奇更是道贼”

    当‘贼’一出口,天地嘘声,连山林中的空气温度都仿佛降低许多,令人深感如坠冰窖。

    “若你想拖延时间,就不要再想了!”

    宁道奇长身飞起,破空电掣,双臂骤展,霎时空中气劲翻腾,犹如沸水。

    旋即,山林气劲呼啸,围绕凌空宁道奇周身游走,乍然间,双臂一挥,漫空气流分化灰白两气,猛然朝婠婠激射而去。

    “箭来!”

    苏烈怒沉低吼,霍然站起身来,挺直身板,犹如标枪刺穿这山林野地。

    婠婠还未施展武功,便见到凌空一大波箭雨朝那两道宛若蛟龙般的气息接连攒射出去。

    “嘭!嘭!”

    两声巨响,灰白两气破碎,就像是蛟龙最后的悲鸣。

    “死战!”

    “死战!”

    “死战!”

    接二连三的骑兵像是不要命一般朝宁道奇发起冲锋,哪怕是马裂人亡的下场也没有犹豫半分,只因后方射箭的袍泽与身后守护的那人是他们最为坚强的后盾。

    在这种山呼海啸的洪流冲击之下,即便宁道奇也手忙脚乱,闪避不及,不时遭受骑兵长刀劈砍。

    可是他作为武道大宗师,中迎第一人,他的身躯足以媲美神兵利器,这些武功浅薄的骑兵劈砍,难以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可是即便如此,那些前仆后继的骑兵眼中依然闪烁着骇人精芒。

    婠婠默然,哪怕她自诩心狠手辣,看到这幅场面心中也唯有震撼与佩服。

    世间不是那一只军队骑兵都能做到像这样视死如归,尤其是面对大宗师的威压与雷霆手段。

    “世间真有如此骑兵吗?又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持他们这样视死如归?”

    山涧幽林,芳踪乍现,疾速飘掠一道身姿轻盈曼妙恍若惊鸿仙子的身影。

    衣袂闪烁间,路旁空荡荡的巨石上,毫无征兆的多了一道窈窕身影,绝美秀首转朝看着这群毫不畏死的骑兵,眸光迷离。

    婠婠看眼不远处这位毫不逊色自己的美丽女子,眨了眨动人的大眼睛。

    要说她是神态奇异诡艳、邪柔腻美,仿似隐身在轻云后若隐若现的明月般的暗夜精灵,而面前的师妃暄则是仙意缥缈,灿烂轻盈,仿似暖阳下绝世而独立的淡泊仙子。

    她们心知对方皆是自身的宿命之敌,可现在两人只是微微对视,便移开目光,好似没有动手的欲望。

    场上厮杀震天,愈战愈烈。

    “罗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我曲傲来也!”

    异变再生,一声雷霆炸起,马声嘶鸣,骑兵战阵的一角被轰然撕开。

    一位方面大耳,高大雄壮人影咆哮而来,手撕马匹,以不逊宁道奇的速度将周遭骑兵轰杀!

    宁道奇,婠婠,师妃暄看着突如其来的人影尽皆皱起眉头。

    “宁道奇,罗成与我有杀子之仇,若你想攻杀罗成,我可替你挡住骑兵绞杀!”

    曲傲转身看向宁道奇,手中还忙不停将骑兵如潮水般的攻杀尽数挡下,可见其人如何自负。

    当然他同样有自负的资格,二十多年前他便对上巅峰时期的毕玄,可一招惜败,不过如今也已是成名二十多年的宗师高手。

    宁道奇手中动作稍缓,心中纠结万分。

    他知道若他一旦答应,就势必被曲傲利用,但若是不去,自身徒留在这杀尽剩余的百余精骑,那时进入暗洞,指不定走出来的就是罗成。

    曲傲自身不敢进入暗洞,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而且现在时间紧迫,若一旦罗成突破成功,他的一切布置与算计都将付之东流。

    “唉~”

    宁道奇默默一叹,旋即纵身提越,向暗洞飞驰而去。

    苏烈瞳孔微缩,大声怒喝:“挡住他!”

    听苏烈发令,周围骑兵纷纷朝宁道奇拦去,可听曲傲朗声大笑不止,掌力斩下数匹马,掩护宁道奇冲去。

    婠婠见此状况,欲起身阻拦,可骤听后方一柔声道:“你是阴癸派传人,你的对手是我?”

    婠婠停下脚步,上下审视这位如仙女子,嗤笑道:“白道就是这样吗?勾结胡人,哦,不,不不你们本就是胡教!”

    “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意料之中,可宁道奇真不愧是道家之贼!”

    师妃暄默不作声,只是将掌中色空剑轻轻拔出,遥指婠婠,以行动表明心迹。

    婠婠婠婠看了看即将迫近的宁道奇,贝齿轻咬嘴唇,芊手顿合,脸色浮现一丝焦急,再望向不远处的师妃暄,掌力一劈,一道匹练破空而去。

    后方‘砰’的一声,又见前方轻身飞去阻扰宁道奇的婠婠嘴角溢血,盖因其后背黄衫已破。

    “铿!”

    清光徐徐,并不耀眼,可那成百上千的剑光中那一道无不是暗藏惊人杀机。

    婠婠心中一叹,只能反身相击。

    两人一触即发。

    宁道奇速度奇快,身上爆发出炽烈光芒,气势也节节拔高,雄浑如山,好似一尊战神,而非修道高人,每每一踏步,山林赫然出现一个深坑,同时人马具亡。

    暗洞近在咫尺,只距宁道奇二十步之遥。

    可那暗洞前却不知何时出现一位身着玄衣,面带微须,长身而立的道人。

    “道兄,难道真要亡我道门一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