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二十一章 李世民的反击

    朝廷成制的军队几乎很少与很少与江湖高手决战。

    毕竟双方都知道自身弱点,也各自受到各自的钳制与威胁。

    江湖高手知道,自己或许能做到百人敌,但是面对成制上千的军队包围,自己绝对是有死无生,更何况面对各种弩兵,骑兵,威胁更大。

    军队士卒也同样知道,一旦兵力合围江湖高手,江湖高手唯有死路一条,但是己方人数较少,或者落单,同样只有一死。

    现在若五百燕云鬼骑尚于,宁道奇敢撄其锋芒,绝对必死无疑。

    但现在南下一途,损失兵马不少,现在唯有两百,宁道奇正是抓住了这个时机,更妙的是此时陈锐正在破镜,无法出战。

    现在这是一场生死存亡之战,损失殆尽,全军覆没不是没有可能,但同样宁道奇面临这两百燕云鬼骑亦有灭亡可能。

    面对宁道奇,苏烈异常沉稳,没有说话,微微抬手,一队五十骑呈圆弧扇形展开,同时五十把诸葛神臂弩直指那位天下久负盛名的道家第一散人。

    那位道家散人似有意外,含笑而立,见五十把冷泛银光的箭头对准自己,又缓缓走向暗洞。

    即便诸葛神臂弩作为东溟派的极致杀人兵器,但他的步子平稳,一步一步间距不差分毫,就好像用尺子特意量出来的一样。

    苏烈如同雕塑般一动不动,嘴中也迟迟没有发令,唯有眼神如同北地最为神俊鹰的眸子,敏锐而残忍。

    箭在弦上,将发未发。

    宁道奇缓缓走来,身影清晰可见。

    “放!”

    苏烈低吼一声,仿佛野兽进餐的前奏。

    箭矢破空,撕裂空气,短促而尖锐的声音不绝。仿若一阵急雨袭来。

    宁道奇怡然不惧,淡淡的伸出一只手,袖袍鼓荡,平地罡风烈烈呼啸,凌空对着激射来的箭雨一扫。

    倏然之间。

    箭雨落地,但当第一波箭雨落地时候,第二波箭雨骤至,宁道奇驻足留步,同样当空一扫,但同时第三波箭雨又接踵而至。

    箭矢终究有用尽的时候,但宁道奇却不能等下去,他心知道对面的小将策略便是拖延计策。

    拖到陈锐出关,此战就是胜利。

    宁道奇与只露出漆黑双瞳的苏烈对视,赫然间,双臂一探,五指铺张,以一种霸道且张狂的姿态硬刚弓弩,乍然似是大鹏展翅,双臂一分,竟然将连绵而下的箭雨尽数拨开,化作齑粉洒落两旁。

    宁道奇毫发无伤,径直走向那五十位燕云轻骑,慢慢推行些距离后,骤听得一词‘拔刀’,铿锵而响。

    宁道奇抬眼看了看坐在高头大马上平静的双眸。

    五十燕云鬼骑骤听命令,几乎见到闪亮的银辉映射在山林中。

    “嘭,嘭”

    燕云鬼骑久经沙场,经验丰富,因地制宜,分二十名骑兵策马提刀,冲杀而去,另有三十名骑兵张弓搭势,直指宁道奇。

    蹄声如雷,即便是山林也不例外。

    燕云鬼骑所乘骏马皆是北地良骏,丝毫不逊色突厥马匹,高七尺,重两千斤以上,冲袭之下,宛若山洪冲下,加之每名骑兵携带四尺三寸的幽州长刀,更像是爆发的山洪下夹佑无数的重型巨石。

    这样的冲锋下,可谓挡者即死,但骑兵面对的则是中迎第一人。

    宁道奇大步向前,单臂猛力一挥,荡开两扇面飞来的箭矢,同时箭步冲刺,一掌猛拍下冲袭而来的战马。

    想象中那种老人被撕碎的场面并未出现,反而战马一声长长嘶鸣,轰然连人被拍飞出去,宁道奇眉色一凝,大步反身,两只手臂如轰天巨锤,按在战马身上,“嘭”的一声,两匹马也倒飞了出去。

    银光挥舞,宁道奇不闪不避接住长刀,猛力一握,连马头骨都能斩开幽州长刀在宁道奇手中却犹如泥巴般被揉成一团。

    “铿!”

    宁道奇面沉如水,双臂一挥,前方人仰马翻,然后立时回击,反拍长刀,重掌高举,若垂天之云,朝马头当头劈下。

    “嘭!”

    一声血爆,马匹化作一团血泥,连同一起的还有那名骑兵的尸骨。

    此时,宁道奇浑然不似一位得道高人,哪怕身上的道袍没有一丝血迹。

    不出片刻,二十名骑兵便立刻殒命,登时令又有另三十名持骑兵收弩提刀,再次无畏地冲向宽厚锦袍的老人。

    这一次速度更快,骑兵下场也更为凄惨,可以说是死无全尸,将山林化作一片血腥屠宰场,足以叫人看的心目惊颤,可是宁道奇低估了这一侵略如火,不动如山的黑色铁军。

    这种手段只能激起燕云鬼骑的反击心理。

    “死战!死战!死战!!!”

    一百五十名燕云鬼骑齐声咆哮,刺破山林,直冲云霄。

    ‘死战’口号这是燕云鬼骑南下第一次喊,因为在南方从来没有遇到能令他们喊出这一声口号的对手。

    苏烈看了眼暗洞,没有任何动静,随即低声怒喝道:“死战!”

    这一次一百五十名燕云鬼骑,全军出动,苏烈携带五十名枪骑兵冲锋,另一百名侧翼射箭造势。

    苏烈掌提亮银枪,枪尖遥遥宁道奇,后方五十骑也同样提枪,百名默然抬弩。

    “罗成值得你们这么做么?”

    宁道奇并无理解,露出罕见疑惑的表情。

    可应对他的只有沉默,令人心惊的沉默,令这位中迎第一大宗师心中都生出一丝悸动。

    “冲!”

    “嘭!嘭!嘭!!!!”

    马蹄烈烈,箭雨击发。

    苏烈身先士卒,曳地拖枪,,瞬息冲杀到这位中迎第一大宗师的面前,当头就是一枪。

    枪尖红璎珞鲜艳如血,破空飞电,空气焦灼,裂开空间的阻碍,瞬息便刺向宁道奇的眉间。

    宁道奇目色一惊,大感这位年轻将领的武功非凡,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成为宗师大才,可惜要命丧他手。

    “嘭!嘭!”

    这惊艳一枪令宁道奇袖口炸裂,同时宁道奇也一掌拍向苏烈胸口。

    胸口重甲被宁道奇拍出个鲜明的手印,但苏烈依然未倒,电光火石间,长枪托地疾驰,马匹力奔,枪势冲天,舞起硕硕白光成网。

    “嘭!”

    宁道奇脸色凝重,一掌轰散枪网。

    一丝血迹绽开,但面前苏烈面罩下已经渗出血液,身体微微颤抖。

    “退不退!”

    宁道奇起了爱才之心。

    “不退!”

    意料之中,宁道奇蓄势的一掌再次拍去。

    “欺负我家公子的人,问过婠婠没有?”

    一声银铃般的娇笑传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