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十八章 弈刀!弈道

    长江流经巴蜀东缘时冲开崇山峻岭,夺路奔流形成了壮丽雄奇、举世无双的大峡谷,即长江三峡。

    长江三峡由瞿塘峡,巫峡,西陵峡完美的组合而成,共同构造了一幅壮观瑰丽的画卷。

    瞿塘峡山势雄峻,上悬下陡,如斧削而成,其中夔门山势尤为雄奇,堪称天下雄关,因而有“夔门天下雄”之称。有诗称之“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

    巫峡幽深奇秀,两岸峰峦挺秀,山色如黛;古树青藤,繁生于岩间;飞瀑悬泉,悬泻于峭壁。峡中九曲回肠,船行其间,颇有“曲水通幽”之感。

    陈锐三人根据冲天刀气所引,便是去到巫峡。

    沿路景色无需多言,极目远眺,江峡如天际银河奔流东去,期间素湍绿潭,回清倒影。绝巘多生怪柏,悬泉瀑布,飞漱其间等等美景,引人称奇。

    当陈锐来到巫峡的时候,天高云淡,碧波万顷,水天相共一色。

    只不过江面之上只能见到一艘船影,其余数十道渔家小船皆停靠在江边之上,而那上面站着数位陈锐相识人物,例如寇仲,徐子陵,宋师道,宋玉致等人,其余两三人他虽未见过面,但根据南方情报得知,这几人是巴蜀本地帮派的势力人物。

    “若靠近江心者,我与天刀共杀之!”

    陈锐毫不留情的对跟来的师妃暄,候希白两人说道。

    他与天刀对战又不是街头把戏,可随意任人点评。

    候希白安然退后,站在一只渔船之上,师妃暄看着陈锐与江心的天刀宋缺,目光闪动,犹豫不决,不过最终还是迎风闭目伫立。

    陈锐这旁发生的事情,自然为在场众人所看见,但当见到师妃暄清丽如仙的面容,他们心中所有事情都像是忘怀一般。

    即便当世两名绝世刀客大战,都仿佛在师妃暄犹如神女般的姿容下失去了原有颜色。

    “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若此句出现在大唐中,恐怕世人见到师妃暄都会想到这一句。

    这样犹如天人仙子般的绝色,加之身上武功绝顶由内而外散发的超脱出尘气息,更加令人沉醉,也令人激起人心头将仙子拉下凡尘的邪恶念头。

    “美好美陵少,看到没有,这女子美的太不像话了。”

    寇仲惊声叫道,声音难以压抑兴奋,肩头推推徐子陵的肩头,却不见任何反应。

    待过了半响,寇仲轻声笑道:“想不到我们陵少也有动情的时候?难得难得”

    徐子陵没有否认:“别说笑,这一路上我们遇到的那一个女子是简单的货色,更何况这位恍若仙子的人物,身份背景恐怕也是吓人到极点,那是我们能够配得上?”

    寇仲听惯徐子陵这种口气,摇头道:“事在人为嘛!再说当初我们只是扬州城内小混混,谁有能够想到我们能有今天的成就!”

    徐子陵未有反驳,迎着微风而立,更显得卓尔不凡,精灵俊秀。

    就在此时,师妃暄缓缓睁开了如冰似雪般澄澈地双眸,睫毛轻轻跳动,嘴角显现出一丝弯弯浅笑,正是对着徐子陵。

    而徐子陵亦是对上了师妃暄的漆黑双眸。

    此刻,他心脏像是千钧重锤猛然砸中,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陵少,有希望,有希望”寇仲连连揶揄道。

    徐子陵待师妃暄恢复那无悲无喜的状态,露出一丝苦笑:“我的寇少,别再说了,我们此行是来观要命师父与天刀惊世一战的,要知道你也是刀手哦!”

    寇仲被徐子陵一提醒,才想起要命师父与天刀宋缺即将开战。

    此战既关乎两人胜负,决定谁为天下第一刀手,也关乎南北两方声名,足以影响天下发展。

    说句毫不客气的话,若无岭南宋阀与北地幽州,天下争霸豪雄的助力将减少一半多,恐怕他们做梦都会笑醒

    陈锐驾一叶轻舟,劈波斩浪,急射如箭。

    只不过轻舟每每行进江心一步,阻力就成倍增加,到最后斩浪恍若破石碎山,水花碎裂,骤生金铁兵击之音。

    一舟前行,哗哗铿锵不绝,但其速度却未有丝毫变化。

    最后轻舟停止,远方那白色模糊人影也渐渐分明,露出俊美的仿佛玉石雕刻的脸庞。

    四野浩浩汤汤,碧波无涯,江心中唯有两道白衣长身而立。

    “宋某久候多时,特地应罗总管邀请而来!”

    话音落下,淡淡语气却激荡起江水哗啦作响,似奏起雄壮乐声,又溅起浪花朵朵。

    清风吹下,激起的浪花在耀眼日光下显得波光粼粼,霎时浪花没头没脑的砸下,叫人目眩神迷,陈锐负手立于轻舟上,将江河一切饱览,更将宋缺看的分明。

    他如同仙人雕琢而成,完美的令人难以置信,无论是面容,身躯,还是武功,品杏,毫无任何矫揉造作之感,浑然天成,哪怕是一身傲骨,也绝对能让人感受到他的真诚心意,令人不会生出任何厌恶。

    江风停止了呼啸,江水也变得静止,天地空间无我无物。

    宋缺等了陈锐足有两天时间,可是他面容平静无波,没有任何异样情绪,就犹如一尊令人敬畏完美雕塑。

    他已经见到了陈锐,面前这个男人一如他年轻时候。

    刀法脱俗,胸怀大志。

    同时这也是为令人见之,就绝对难以忘怀的男子。

    因为面前的男子容貌很难令人相信,世间还有这样美丽的男人,他的美丽既不是极尽阴柔之美,也不是如他将男儿的阳刚俊朗展现的淋漓尽致,而是一种两者相互融合。

    阴柔冷峻与英武霸气完美相互融合,这是一种矛盾的结合体,若不是亲眼见到,没有人会认为世间有如此非凡人物,现在却出现了,出现了一个足以叫天下女儿一见之下便立刻为其倾倒的绝世男子。

    “阀主,难道就不会认为我是来特意挑衅你宋阀地位吗?”

    陈锐面带笑容,看向这位大唐中自己殊为佩服的第一人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