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十七章 真言印法

    “金刚不坏!”

    “开!“

    一个‘开’字爆出,陈锐全身爆发璀璨夺目金光,双目缓缓睁开,更犹如猛虎厉目,雄浑霸道之气彰显无疑,凭空生出至刚至阳的骇人威势。

    被他双目一扫,师妃暄面前娇躯一震,顿觉面前恍若金人的男人周身横压天地,一步一步走来,直令她心头警兆大生。

    她出身佛门魁首慈航静斋,并非没有见过炼体高手。

    但凡炼体高手,精元,血气旺盛无比,气血如汞如注,体魄非凡,较之常人远为强横。

    可即便如此气血强横也不过是炼精化气,壮大己身,而这对她又何足道哉?

    而面前的陈锐,能令她心生警兆,那无疑更进一步,踏入练气化神之境。

    化神,自然神而明之,精气神体魄内外双修,而且陈锐更给她像是金刚罗汉降世一般,威压天地。

    “噼里啪啦~”

    陈锐周身劲气狂飙四射,在将突破金刚不坏神功时,他已经感觉体内真气,气劲已经暴躁如火,迸发的劲道令他周身顿绷。

    甚至他能听道身体每一块骨骼在如同爆豆子噼啪作响,金光夹佑雷电般轰击爆鸣,仿佛有无穷山洪喷薄欲出。

    猝然,他双掌电闪相合,划过道道残影,风雷相击,汇聚宛若雷霆一般的全力一击。

    “大金刚轮印!”

    掌印猛然砸下,金光绽放,刹那,罗汉堂内爆发出一声剧烈音爆,无尽光辉洒落,天地轰鸣。

    “轰隆隆!”

    巨响传来,光芒遮掩罗汉堂百丈空间,又听到接连轰然破碎的声音。

    候希白,师妃暄看着眼前化为九尊破碎的罗汉碎石,皆是一惊。

    两人反应过来,看着造成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心中更是惊奇,只因为陈锐表面虽无变化,但一双黑色的眸子亮如天星,隐有金光暗藏。

    而且丝毫无人突破时候的气息紊乱,反而气息凝结,平淡如水,不过师妃暄用佛门内观之法查看,只觉眼前之人犹如上古凶兽匍匐,触之必死。

    “恭喜罗公子练成九字真言印法,不过从未闻公子练就一身高深佛门武功?且佛法造诣惊人!”

    陈锐瞥眼师妃暄,淡淡道:“武功在我眼里只是护道之手段,佛门武功如何?道门武功如何,魔门武功又如何?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为我所用,这些武功又有何区别?”

    师妃暄面色微微色变,后默然无语。

    候希白在旁却有些急不可耐道:“罗兄何能从中悟出法门?”

    陈锐嘴角勾勒一丝弧度,毫无藏私道:“手印外则通宇宙,内则贯五脏六腑,奇经八脉!”

    罗汉为天竺武功,而天竺的武功修练体系,有为法基础在于“气、脉、轮”,即为五气、三脉、七轮。

    五气是命根、上行、平、遍行和下行五气,指的是内气外气行经三脉七轮的途径。

    三脉是中、左、右三脉,中脉由海底至头顶,以脊髓连接,等若中土的督脉。

    左、右二脉均起自***宫,与中脉平行,贯通七轮。

    七轮等若中土的窍穴,由上而下是顶轮、眉间轮、喉轮、心轮、脐轮、生殖轮和海底轮,最后的海底轮即中土的会|***。

    此间说来繁复,实则与中迎武林的奇经八脉异曲同功,亦迥然有别。根源修炼方法方法不一,却走的都是多天地造化,逆命超凡路子。

    这五百罗汉姿态包罗万象,陈锐此行只为破金刚不坏神功禁锢而来,得悟佛门九字真言法印实属意外。

    候希白连连摇头,连师妃暄目光中满是好奇。

    陈锐又道:“佛家有“身、语、意“三密秘修法。手印正是“身印“中最重要的一环。”

    “手印从小指往拇指数是‘地、水、火、空、风’五大,右手为‘慧’,左手为‘定’,通过双手十指与内外的贯连为经,修练体内的‘气、脉、轮’为纬,进行六部成就修行”

    身密、语密、意密。就佛界言:大日如来,为遍法界之身,故法界体相,为其身密,一切声音,为其语密,周遍之识大,为其意密。就众生言:手结印契为身密,口诵真言为语密,心观本尊之法相为意密。

    而佛门三密,囊括天地,可在武道修行上,皆有有相、无相二种。

    有相三密,佛与众生互融,入于瑜伽境界,众生身结印(身密)、口诵真言(口密)、意观本尊(意密),此即有相三密。

    而无相三密,众生所有身、语之行为、内心所思考者皆为三密,此即无相三密。

    基于有相三密,佛之三密加护摄持在众生之三业上,称为三密加持。佛之三密与众生之三密相应融合,称为三密相应。另如修者与本尊一体化,当身即可成佛,称为即身成佛。

    佛门与魔门当中出了一位绝世天才,石之轩,其一身武功精髓便是不死印法!

    不死印法虽说是花间派与补天道的极端相反的武学心法,但其印法总纲却是“不在此岸,不在彼岸”的佛门至理。

    若说不死印法中没有鸠摩罗什手绘五百罗汉法相影子,陈锐难以相信。

    且五百罗汉包罗万象,他从其中得悟真言手印,已不再须参考石之轩不死印法,或许这也是候希白想要印法关键所在。

    候希白听讲完印法关窍之后,脸色兴奋,按照陈锐所讲之言一试,登时脸色涨红,喷出一口浓血出来。

    “罗兄何故害我?”候希白目色一狠。

    陈锐不答,心中却对他大失所望,看来美色不仅是他心中魔障,更令其智昏。

    师妃暄轻声道:“候兄错怪罗公子了,真言印法所能修炼者必须有一身高深佛法,更要与佛有拥,具有不世慧根。”

    “候兄若想强练,于己无益反而自毁根基!”

    候希白脸色一红,拱手道歉。

    陈锐淡淡回礼,已不再将陷入师妃暄迷障中候希白的放在心上,转而看向师妃暄,对其评价亦上了个层次。

    真言印法为武道绝学,对于武道中人诱惑不言而喻,师妃暄能克制连稍微尝试都不尝试,心杏方面果真不俗。

    当然师妃暄也可能是限自身不能修炼真言印法,故而没有尝试。

    毕竟慈航静斋修炼的是天人之道,且但凡能到剑心通明境界之人,首先必定做到剑心无垢。

    “轰隆隆!”

    轰天巨响传来,白日漫空生耀耀白光,令人头皮发麻的锋芒气冲斗牛,候希白,师妃暄脸色大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