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十六章 金刚不坏

    “彗星西来!”

    候希白大声叫喊道。

    师妃暄被候希白这一搅和,脸色也恢复平淡状态,摇头平淡道:“那非流星,而是刀气,恍若银河般的冲天刀气,且世间能爆发出这种刀气不出三人。”

    候希白自然不会浅薄到连彗星与刀气都分不清楚,之前不过出于陈锐与师妃暄两人交锋,是故出此策缓解。

    当下见师妃暄说话,候希白继续捧道:“岳山作古,罗兄身在此处,刀气所发那只有天刀宋缺!”

    说完,候希白与师妃暄两人看向默不作声的陈锐,良久,却见他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笑意:“让他等一会!”

    红日东升,金光万丈。

    成都郊外,陈锐拨开两旁的杂草,行走与漫天松柏参天,竹树葱郁之中,忽见前方红墙环绕,佛塔凌空,寺楼高大,心知已经来到了目的地。

    候希白见到陈锐所领他与师妃暄来到之地,不由大惊:“大石寺!”

    师妃暄双眸亦是疑惑,显然也是知道这地方。

    陈锐看向候希白,轻笑道:“候兄知道这地方?”

    候希白左右为难,似立下决心的断然道:“恐怕罗兄对我背景已了如指掌,我石师与这大石寺颇有莹源,前些日,我与师仙子还曾来过此地。”

    陈锐也不挑破,心想石之轩马甲可能就是大石寺内主持。

    师妃暄问道:“罗公子来到此地,不知有何事?”

    陈锐摇摇头:“来到巴蜀,此行也为我目的之一,不过是否能有收获,我也难以预料。”

    两人见此,也不宜多问。

    大石寺由山门殿起,接着是天王殿、七佛殿、大雄宝殿、藏经楼等,殿堂重重,虽及不上净念禅院的结构复杂,造型优美,但亦是宏伟壮丽。

    在主殿群成行成阵之旁,万千竹树中耸起一座高塔,份外具有气势。

    可惜,这些宗教建筑由于无人打理缘故,稍显破败之感。

    陈锐只是一扫而过,没有多留,缓缓与两人穿行长廊中,许久才见到目标所在之地,罗汉堂。

    殿堂间有长廊贯通,左右大石柱林立对称,片刻后,三人已置身在现灯火的罗汉堂中,一时不由呼吸顿止,见塑像如林,布满大殿的奇景震摄。

    大殿塑像罗列,分作两组,中央是数十尊佛和菩萨,以居於殿心的千手观音最为瞩目,不但宝相庄严,且因每只手的形状和所持法器无有相同,令人生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的感觉。

    五百罗汉分列四周,朝向中央的塑像,形成纵横相通的巷道。徐子陵仿似置身另一个有别於现实的神佛世界,身旁的塑像在透进来的月色掩映中,造型细致精巧,色泽艳丽,无论立倚坐卧,均姿态各异,仿若真人,神态生动,疑幻似真。

    当他来到千手观音座前,四周尽是重重列列的罗汉佛像,有若陷身由塑像布下的迷阵中,那感觉实非任何言语可以形容万一。

    陈锐非是徐子陵那种什么都不明就里的野路子,也不是师妃暄这种明知宝山而不能进的空叹人,自然知道依照鸠摩罗什亲绘手本所制的这五百罗汉塑像究竟代表了什么。

    这位两百年前东晋的摩罗什圣僧,年少精进,曾游学天竺诸国。遍访名师大德,深究妙义。又博闻强记,既通梵语,又娴汉文。佛学造诣极深。博通大乘小乘,精通经藏、律藏、论藏三藏,并能熟练运用,掌控自如,乃三藏法师第一人,与玄奘、不空、真谛并称中国佛教四大译经家。位列四大译经家之首。

    且此天竺圣僧在中土传法译经十七年,总计翻译经书上百部、四五百卷。乃是中国佛教八宗之祖。其译经和佛学成就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著名弟子有道生、僧叡、道融、僧肇,合称“什门四圣”。

    可以说若论释教正统,大石寺完爆慈航静斋。

    但可惜的是,此圣僧在中土只传佛法,译经书,而从不传武功。

    就连身为嫡传的大唐中的三论宗,也只能从此圣僧亲书的经书注解及边边角角之处,收集些许残羹剩饭。

    但这大石寺内,五百罗汉或可算是例外。

    或许后人从他翻译的无数经书中找出武学道理或许难之又难,可从他屈指可数的绘画、雕塑中悟出武学精髓却是颇有可能。

    无他,师法自然!

    大唐中从天地自然中体悟武功,晋升境界者不计其数,如浪翻云体悟洞庭湖破宗师之境,双龙以游鱼,飞鸟为师,体悟自身武学。

    而五百罗汉为鸠摩罗什这等大智慧的圣者所制,佛法、武学与平日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早已融为一体,若绘画雕塑,那自然蕴含佛法神韵,也蕴含武功。

    陈锐穿越诸界,佛学理论深厚无需多说,且自身修炼佛门高深武学众多,目光扫视罗汉之像,已然察觉这大石寺五百罗汉姿势中所蕴含的武学真谛。

    但唯有一点,这并未中土佛门武功,而是博大精深的天竺武学。

    师妃暄见前方男子高大身影对罗汉佛像深思不语,惊疑不定,后轻叹口气:“罗公子也看出罗汉佛像中的玄妙?”

    陈锐道:“当然鸠摩罗什圣僧手绘罗汉佛像,自然值得在下观看,其中隐藏域外天竺武学更令我生出无穷感悟。”

    师妃暄美目一动,“若我可将罗汉所蕴含武学赠与罗兄哩,罗兄可否”

    陈锐上下打量师妃暄的身体,毫不掩饰,目光极其侵略杏:“妃暄明知宝山而不能入,还敢断言赠与我!笑话!”

    现如今的中土佛门诸宗,越是传承悠久,受中土道门影响就越重,乃至宗内所传承的武功,名虽佛法禅功,实则道门玄功。

    盖因中土佛门传道广受道门钳制,加之又受到历代统治者影响而改变,汉化太过严重,完全不似域外原本模样。

    即便佛门魁首慈航静斋镇派武学《慈航剑典》也是脱胎于《战神图录》,而不是正统佛门武学。

    师妃暄颦着秀眉,像是未曾动怒样,缓缓道:“妃暄虽不能赠与罗兄罗汉武学,但佛门当中亦有他人可以给你帮助!”

    陈锐却是不答,指着一尊怒目金刚罗汉道:“此为明王怒像,结下不动明王印,施金刚萨埵心咒,为临,此尊罗汉结大金刚轮印,施降三世明王心咒,为兵!”

    “此尊为光明罗汉,结宝瓶印,摩利支天心咒,为行!”

    陈锐步步生莲,似怒目金刚,口含天宪,声声震动百丈罗汉堂空间,全身迸发璀璨金光。

    博大,浩瀚,至刚至阳!

    “金刚不坏!”

    “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