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十五章 花间一壶酒

    “你终于来了,妃暄等候你多时了哩!”

    陈锐笑道:“我与妃暄无缘无故,不知为何要等我?”

    师妃暄缓步轻移,像是月光洒在湖面,明丽得如荷花在清水中傲然挺立的美女,以她不含一丝杂质的甜美声线柔声道:“罗公子冠绝南北,难道不值得妃暄等候?”

    话音落下,整个天地都似因她出现而被层层浓郁芳香的仙气氤氲包围,教人无法走出,更不愿离开。

    在平静和冷然的外表底下,她的眼神却透露出彷若在暗处鲜花般盛放的感情,在倾诉出对生命的热恋和某种超乎世俗的追求。

    “让妃暄这等佳人久候多时,倒是我的罪过了。”

    师妃暄无悲无喜道:“再美丽的躯壳也不过是皮囊而已,妃暄与常人无异。”

    陈锐摇头轻笑:“追求美丽好看的是人心中天杏,我也不例外,若妃暄乃是长相普通,我绝不会上前与你谈话。”

    师妃暄道颦眉不语,后又道:“公子何与世俗同流!”

    陈锐也无分辨之意,话锋一转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慈航静斋热衷于寻找真命天子,不嫌弃这担子太过重负吗?”

    师妃暄轻扭长秀优美的脖子,首次别过俏脸朝他瞧来,美眸异采涟涟,扣人心弦。

    “天下民生多艰,百姓困顿,慈航静斋寻找真命天子,平定乱世,乃义不容辞的职责!”

    在修长和自然弯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顾盼生妍,但其中坚定目光,令人悸动。

    “不过,我有个问题,自知道慈航静斋便一直有此问!”陈锐毫不避讳地直视师妃暄。

    “请讲!”

    “慈航静斋代民选天子,可问过黎民百姓的意见?”

    “慈航静斋的权利又由谁人赋予?天子?百姓?佛门?”

    “若慈航静斋一旦选取暴虐之君,百姓在受苦难,谁之过也?”

    师妃暄娇躯一震,半响后,坚声道:“天下困顿,慈航静斋乱世将出,择选天子皆盛名仁爱之人,登基后也无一不造福百姓,从未过失!”

    陈锐:“”

    师妃暄油然道:“寒山惟白云,寂寂绝埃尘。草座山家有,孤灯明月轮。石床临碧沼,鹿虎每为邻。自羡幽居乐,长为世外人。“

    她柔美如天籁的声音,以一种带有音乐般的动人语调,于这闹巿之中娓娓诵来,实具有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诗文不住惹人联想,似乎寒山白云,孤灯明月,都因出自她的香唇而有了新的意义,展现出俗世里而超乎俗世的意象境界、那感觉美得令人屏息。

    两人的目光虽没有接触,但因同是凝注着下方流动不休的河水,又藉之微妙地联结起来。

    陈锐缓缓道:“我志不在此,妃暄禅语对我而言却无甚作用。”

    师妃暄毫不生气,只是嘴角流露笑意娇颜,“此非公子之志,而是妃暄之好。”

    陈锐刚想回答,一架轻舟从湖面飞速破浪而来。

    黑夜当中,一袭白衣身影越来越近,手持折扇,风流之韵,仿佛与天地相融合一样。

    “候希白携花间美酒,欲与罗兄一醉方休!”

    陈锐与师妃暄相视一眼,踏入轻舟。

    轻舟破浪,徐徐微风吹拂,陈锐余光一扫候希白,见其将大半心神被师妃暄吸引,心头微觉好笑。

    花间派宗旨为‘道是有情却无情’

    现今候希白心神被师妃暄所吸引,违背花间派宗旨,已再无他那份往日从容潇洒,不过这也可见师妃暄魅力何其大也。

    当然这并非说师妃暄容貌远超婠婠,石青璇等人,而是气质不一样。

    师妃暄犹如姑射仙子,愈是不食人间烟火,高不可攀,愈令那些自命不凡之辈趋之若骛,以能得到她的青睐为至高荣耀。

    这乃是石青璇所说,他颇感认同,现在候希白无疑就深陷其中。

    但他却不会提醒,如候希白之辈心高气傲,又怎不知自身情况,但依然食髓知味,自得其乐,若陈锐妄加干涉,两人势必翻脸。

    月光如水,并不遮掩,洒在湖面,与星星点点的花灯交相辉映,形成一幅极美画卷。

    微风拂动,月光与灯光轻轻起伏,更是美不胜收。

    师妃暄侧做轻舟边上,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顾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颊的两个似长盈笑意的酒窝,肩如刀削,蛮腰一捻,纤秾合度,教人无法不神为之夺。她的肤色在月照之下,晶莹似玉,显得她更是体态轻盈,姿容美绝,出尘脱俗。

    天地风光与美人自成一色,一时间,候希白当场愣神。

    “候兄得遇佳人,不知美人扇中可有画作?”陈锐一旁轻笑问道。

    候希白闻言,回过神来,坦然笑道:“纵我候希白倾尽笔墨,难绘师仙子一丝神韵。”

    陈锐默不作声,心中却知,一旦不能入画,那便说明候希白无法割舍,师妃暄已成他心中魔障。

    “今携花间派百年陈酿来此,你我一醉方休!”

    虽说是一醉方休,却无对饮状态,反而如品茶水般默默品味,期间陈锐问及师妃暄饮否,师妃暄也毫无忸怩饮下,颇令候希白感到惊奇。

    师妃暄饮下一杯后,又问及候希白关于他们如何相识。

    候希白言语风趣,毫无令人产生烦躁之感,只不过师妃暄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原来罗公子奇谋早已布下,深谋远虑,妃暄甚是佩服!”师妃暄听后感叹道。

    陈锐道:“不如他人天生鸿运,自当为己谋划。”

    师妃暄美目一闪,道:“公子难道真想争霸天下,耕桥渔读岂非更有自然之乐!”

    “耕桥渔读无非是失败怯弱者隐世借口,若自身跃之万人之上,手操天下权柄,谁又能放下手中权力?再说李世民能够为帝,我又为何不行?”

    “下一次,李世民再至我面前,势必杀之!”

    陈锐按刀而立,冷芒直视师妃暄,一字一句顿出,刀生轻鸣,杀意凛然,令佳人为之色变!

    候希白掌心冒汗,心头大惊,陈锐与他在北地所见武功,刀法已经大为精进,令人瞠目。

    “彗星西来!”

    候希白霍然站起身来,遥指天上流星大喊道。

    陈锐也不再针对师妃暄,看向夜空一闪而逝的冲天刀气,心知宋缺已经来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