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十四章 师妃暄

    一年成邑,二年成都,因有成都之名。

    战国时秦惠文王更元九年秋,秦王派大夫张仪、司马错率大军伐蜀,吞并后置蜀郡,以成都为郡治。

    翌年秦王接受张仪建议,修筑成都县城。

    纵观历代建城,或凭山险,或占水利,只有成都既无险阻可恃,更无舟楫之利。且城址在平原低洼地方,潮湿多雨,附近更多沼泽,惟靠人力来改善。

    为了筑城,蜀人曾在四周大量挖土,取土之地形成大池,著名的有城西的柳池,西北的天井池、城北的洗墨池、万岁池和城东的千岁池,既可灌溉良田,养鱼为粮,更可在战时作东、西、北三面的天然屏障。加上由秦昭王时蜀守李冰建成的都江堰,形成一个独特的水利系统,一举解成都平原水涝之祸、灌溉和航运的三大难题。

    成都本城周长十二里,墙高七丈,分太城和少城两部份。太城在东,乃广七里;少城在西,不足五里。

    隋初,成都为益州总管府,旋改为蜀郡。

    大城为郡治机构所在,民众聚居的地方,是政治的中心,少城主要是商业区,最有名的是南市,百工技艺、富商巨贾、贩夫走卒,均于此经营作业和安居。

    陈锐听闻岭南放出的决刀宣言便来到巴蜀。

    在九江城头,立威是一方面,当然最大的目的便是挑战宋缺,借此破镜。

    宋缺心高气傲,他陈锐更心高气傲。

    要他放话挑战宋缺,宋缺可能会应,当然必须是陈锐跑到岭南磨刀堂去挑战他,可陈锐从来没有这种想法,那就反其道之行之。

    不过当然来到巴蜀,也并非为宋缺。

    原来隋乱后,四|川便诞生了三大势力,独尊堡的解晖,川帮有“枪霸“之称的范卓和巴盟的“猴王“奉振。

    此三大势力相处并无像中迎帮派那样互相厮杀,反而颇为和谐,把持巴蜀军政,不称王不称霸,等待明主的出现。

    据闻此事是有“武林判官“之称的解晖一力促成,倒显得此人卓有见地,知道四川受山水之险所阻,兼且民风淳朴,热爱自给自足的生活,偏安有望,却是无缘争霸。

    可陈锐却知道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第一站便是巴蜀,而独尊堡解晖除了与天刀宋缺互为姻亲关系,还与现任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有段情缘,

    师妃暄第一站来到巴蜀,目的不是别的,只为结交巴蜀各方势力,为李世民兵不血刃拿下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当然前提是李世民必须在李阀手握权柄,方能引得巴蜀势力投靠。

    而陈锐当然对巴蜀之地也是十分惦记,但地理原因,为之奈何。

    可即便得不到,可搅乱慈航静斋布置,陈锐自觉不难,须知魔门在巴蜀也算是大本营,而且天刀宋缺所在岭南紧靠巴蜀,怎会没有布置,以他之杏格,怎会放过反骨仔解晖?

    步入成都内,陈锐便已经察觉了后方数十道暗中窥视的目光,不过现在目光已经算少的了。

    这一路他手上不知染了多少南方群雄的鲜血,盯着他踪迹的探子死了一波又一波,到最终没有敢盯上。

    现在踏入成都,又来了一波密探,不过陈锐已懒得理会,一副悠闲游乐神情,欣赏成都风俗美景。

    目及之下,一片繁华盛景,毫无乱世景象。

    且步入巴蜀一路,陈锐便深感到蜀人相对于战乱不息的中迎,升平繁荣,与世无争的豪富奢靡。

    首先入目是数之不尽的花灯,有些挂在店铺居所的宅门外,有些则拿在行人的手上,小孩联群结队的提灯嬉闹,款式应有尽有,奇巧多姿,辉煌炫目。

    女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羌族少女的华衣丽服更充满异地风情,娇笑玩乐声此起彼伏,溢满店铺林立的城门大道。在挤得水泄不通的街道上,鞭炮声响不绝,处处青烟弥漫,充满节日的气氛。

    陈锐不知巴蜀习俗,问及路人,才知道是灯火节,古代为驱除一种散布瘴气的凶兽,而设下的习俗,久而久之,传下来便成为巴蜀地区特有节日。

    不知不觉中,他心神默默放入这片洋溢对生命热恋灯影烛光的城市去,随肩摩踵接的人潮缓缓移动。层楼复阁,立于两旁,无不张灯结彩,大开中门,任人赏乐。更有大户人家请来乐师优伶,表演助兴,欢欣靡曼,有种穷朝极夕,颠迷昏醉的不真实感觉。

    生命是什么?

    自然是什么?

    人间又是什么?

    这些在后世都可拿出唯物解释,可现今,陈锐心中却有种油然而生的感动。

    这股感动并未对他武功有任何增长,但令他的道却有了更深远的认识。

    他诚于己,此世若行帝道,无须人人如龙,只需人间喜乐平安,笑逐颜开。

    陈锐伫立长街灯光中哑然失笑。

    忽然。

    在鼎沸炽热的佳节气氛中,一物不知从何处掷来,陈锐轻松地一把接着,原来是个绣花球,愕然瞧去,在灯火深处,只见一名女子立在对街小小湖水旁,正紧紧盯着他。

    纵使在这所有女孩都扮得像花蝴蝶般争妍斗丽的晚上,但仅凭借她优雅曼妙的身形,也足以使她像鹤立鸡群般独特出众。

    可她的容貌亦是绝世而独立。

    迎着湖水送来的夜风,一袭淡青长衫随风拂扬,说不尽的闲适飘逸,俯眺清流,从容自若。背上挂着造型典雅的古剑,平添了她三分英凛之气,亦似在提醒别人她具有天下无双的剑术。

    从陈锐的角度瞧上对街湖水处,半阕明月刚好嵌在她脸庞所向的夜空中,把她沐浴在温柔的月色里。分外强调了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以陈锐的见惯美人尤物,亦不由狂涌起惊艳的感觉。

    但她的艳却与婠婠绝不相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是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

    就像长居洛水中的美丽女神,忽然兴到现身湖水畔。

    纵使在这繁华灯火的核心处,她的降临却把一切转化作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她虽现身凡间,却似绝不该置身于这配不起她身份的尘俗之地。

    她的美眸清丽如太阳在朝霞里升起,又能永远保持某种神秘不可测的平静。

    “你终于来了,师妃暄等候你多时了哩!”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