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零九章 霸道之术

    倩影抱拳而立,仪态万千,乌黑漂亮的秀发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她刀削似的香肩处,美得异乎寻常,差可以跟媲美的劲服女郎。

    淡雅的装束更突出了她出众的脸庞和晒得古铜色闪闪发亮的娇嫩肌肤,散发着灼热的青春和令人艳的健康气息。她那对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这双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仙酿的凤目增添了她的神秘感。

    庄重中英气勃发,立于一众飞马牧场护卫身前无丝毫手足无措之举,颇有巾帼不让须眉味道。

    陈锐亦抱拳还礼,“河|北秦川,见过商场主!”

    两人步入堡内大厅,自有宴席酒水奉上。

    礼数既没有过分亲热,也没有十分疏远,只是平淡如水的相交味道。

    飞马牧场横立南方,足以影响天下格局,自是为南方及天下枭雄爱恨交加,可飞马牧场一向保持中立,来往枭雄只能在商言商。

    但陈锐亲身来此,即便商秀珣也不得不亲自相迎。

    盖因陈锐名声如日中天,无论是势力还是武功都非同寻常,飞马牧场纵然不惧,可也不愿得罪。

    “听闻场主爱好美食,今日一品堡内糕点果然美味。”陈锐当下吃了一块糕点,回味过后称赞道。

    “庖厨小道,贻笑大方罢,比不得总管兴兵席卷北方,抗除暴隋。”

    商秀珣深邃的美目闪烁光芒,开启了互相吹捧的模式。

    话至行头,商秀珣露出洒脱笑容,不由问道:“听闻总管南下欲杀铁勒曲傲,与九江任少名,且定下十日之约,现今已过七日,不知总管来我飞马牧场有何要事?”

    “只是听闻飞马牧场闻名天下,特来一观,并无他事。”陈锐依然拿起一块糕点,避而不谈击杀任少名之事。

    商秀珣虽不知陈锐目的如何,但不是为马匹而来,心头顿时微松。

    两人卸下包袱,相谈甚欢。

    陈锐穿越诸界,行迹遍布大江南北,知各地风貌古迹,美食名胜,自然与商秀珣不缺话题。

    两人茶水换了三盏,期间不时传来商秀珣动人的浅笑声。

    两人兴致极高,谈至黄昏,商秀珣挽留道:“秦兄既然来了飞马牧场,不妨让秀珣一尽地主之谊,放心美食必定管够。”

    陈锐也不推辞。

    月上中天,洒得这幽静的后园银光闪闪,景致动人之极。

    陈锐缓缓游廊穿行于花园的美景之间,左转右弯,走进了临近山崖边的两层小楼。

    这时二楼尚透出灯火,显示此楼不但有人居住,且仍未就寝。

    临近小楼,陈锐故意放重脚步,这时,一把苍老的男声由楼上传下来道:“贵客既临,何不上来和老夫见贝面。“

    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

    陈锐看着正门上刻着“安乐窝“的牌匾时,想起鲁妙子杏格,哑然失笑。

    踏入正门,对着入口处的两道梁柱挂有一联,写在木牌上,“朝宜调琴,暮宜鼓瑟;旧雨适至,新雨初来。“字体飘逸出尘,苍劲有力。

    此堂是四面厅的建筑形式,通过四面花木隔窗,把后方植物披盖的危崖峭壁,周围的婆娑柔篁,隐隐透入厅内,更显得其陈设的红木家具浑厚无华,闲适自然。屋角处有道楠木造的梯阶,通往上层。

    老着的声音又传下来道:“客人请上!“

    陈锐拾阶而上,见得上层以屏风分作前后两间,一方摆了圆桌方椅,另一方该是主人寝卧之所。

    这时正有一人站在窗前,面向窗外,柔声道:“倒未想到是秦总管,可尝尝老夫酿的六果液。“

    这位鹅冠博带,面容古奇,巍若松柏的老人正是鲁妙子,对陈锐颇为客气,亲身斟满两杯美酒。

    陈锐发现酒水一经过倒入桌上放着酒杯子等酒具,酒香四溢。

    在两盏挂垂下来的宫灯映照下,除桌椅外只有几件必需的家具,均为酸枝木所制,气派古雅高贵。

    “先生何须客气,在下来此自是有事情相求。”陈锐上前坐下,与鲁妙子对视。

    “哦?”

    “老夫虽足不出户,但也知你今日事务缠身,不知有何要事?”

    老人有一张很特别的脸孔,朴拙古奇。浓黑的长眉毛一直伸延至花斑的两鬓,另一端却在耳梁上连在一起,与他深郁的鹰目形成鲜明的对比。嘴角和眼下出现了一条条忧郁的皱纹,使他看来有种不愿过问的世事、疲惫和伤感的神情。

    他的鼻梁像他的腰板般笔挺而有势,加上自然流露出傲气的紧合唇片、修长干净的脸庞,看来就像曾享尽人世间富贵荣华,但现在已心如死灰的王侯贵族。

    “先生精通医学、园林、建筑、兵法、易容、天文、历算、机关等等奇门之道,在下甚是佩服。”

    “我已得知杨公宝库所在,却困于先生机关要术,只能望宝兴叹,先生不妨成人之美。”

    鲁妙子刚端起的酒杯的手猛地轻颤,不过瞬间恢复古井无波,“杨公宝库并未人力不可破解,总管聚集甲士自可破开。”

    “先生在和我玩笑吗?”

    鲁妙子默然无语,半响后,缓缓起立,移到窗旁,瞧往对崖的陡峭岩壁,背着陈锐沉声道:“天地之间,莫不有数,而万变不离其宗,数由一始,亦从一终。“

    陈锐凝神说道:“我不信命,现今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交或不交?”

    鲁妙子冷冷道:“交如何,不交又如何?”

    陈锐把玩酒杯,笑道:“交自然你我无事,若不交,此后飞马牧场再无商姓!”

    鲁妙子锐目隐隐泛起杀气:“你敢!”

    陈锐安之若素地坐在酸枝椅上,淡淡道:“为何不敢,先生须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若先生答应,商秀珣自然无事。”

    鲁妙子全身震颤,眼中杀气直欲透体而出,但见陈锐云淡风轻,半点惭愧与害怕的心思都没有,才叹气道:“将杀人夺产,威逼利诱手段说的如此理直气壮,看来我不答应不行了。”

    陈锐捏着酒杯笑了笑:“欲争天下者,必行王霸之道,先生不吃王道这一套,那我自然给你霸道之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