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零八章 飞马牧场

    在竟陵郡西南方,长江的两道支流漳水和沮水,界划出大片呈三角形的沃原,两河潺潺流过,灌溉两岸良田,最后汇入大江。

    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其中所在的原野,牧草更特别丰美,四面环山,围出了十多方里的沃野,仅有东西两条峡道可供进出。形势险要,形成了要塞的天然屏护。

    这座要塞正是飞马牧场。

    一个影响南方甚至天下格局的一方势力,一如东溟派一般。

    说实话陈锐对飞马牧场并不怎么看重。

    幽州携领北方,紧靠东突厥,并不缺少马匹,要不然罗艺那还能组建什么骑兵,能在幽州安稳立足二十三年?

    幽州精兵不如中迎做法,其中一万为步卒,其余四万为骑兵,其中六千燕云鬼骑。

    这是幽州军队的马匹,其中还不数民间马匹和大部头中幽州与突厥部落所交易劲马。

    这些马匹足以支撑十万骑兵,扫平北方不是问题。

    幽州缺马,缺的是征伐天下的马匹,不过若扫平北方,形成以北统南的格局,再拿下南方不是问题。

    但也有变数,宋阀,飞马牧场,魔门,道教,佛教等外道势力

    当然除了幽州问题,南北地理也是一大问题。

    当今乱象已现,豪雄并起,若无意外,明年杨广必死,各地起义势力达到巅峰,就算陈锐能拿下飞马牧场,运输马匹又成了大问题。

    竟陵距离幽州数千里路,争霸天下枭雄岂会容忍飞马牧场的大量马匹安然无恙运送北地?

    当然还有一个法子,海运。

    竟陵自长江出,走海运到渤海之滨,但这样势必导致花销极大,而且此时海贸航线没有开辟完成,风险极大,一旦翻船,鸡飞蛋打。

    可以说飞马牧尘对于陈锐来说只是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可即便这样,不求得到飞马牧场,可和它暗中结下良好关系也是不错,若拿下北方后,一旦挥师南下,飞马牧场能来投靠,必有希望。

    当然今日陈锐是为鲁妙子设计的杨公宝库而来。

    当陈锐经过山道,来到可鸟瞰牧场的山岭时,见到山下田畴像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毯子,构成美丽的图案,不由心旷神怡。

    在充满悦目色彩,青、绿、黛各色缀连起来的草野上,十多个大小不一的湖泊像明镜般贴缀其中,碧绿的湖水与青﹃的牧草争相竞艳,流光溢彩,生机盎然,美得令两人屏息赞叹。

    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去,草原尽头都是山峰起伏联机,延伸无尽。

    在这仿若仙景的世外桃源中,密布着各类饲养的禽畜——白色的羊、黄或灰色的牛,各色的马儿,各自优游憩息,使整片农牧场更添色彩。

    在西北角地势较高处,建有一座宏伟的城堡,背倚陡峭如壁的万丈悬崖,建在各险要和关键处的哨楼碉堡,前临蜿蜒如带的一道小河,使人更是叹为壮观。

    峡道出口处设有一座城楼,楼前开凿出宽三丈深五丈的坑道,横互峡口,下面满布尖刺,须靠吊桥通行,确有一夫当关,万夫难渡之势。

    农庄牧场中,不同类的禽畜被木栏分隔开来,牧人在木栏间来回奔驰,叱喝连声,农人则在田中默然工作,耕牛不时发出低鸣,混和进马嘶羊叫声中去。

    陈锐脑海中细想飞马牧场由来。

    第一代飞马牧场场主为商雄,乃晋末武将,其时刘裕代晋,改国号宋,天下分裂。

    商雄为避战祸,率手下和族人南下,机绿巧合下找到这隐蔽的谷原,遂在此安居乐业,建立牧场。

    由牧场建成至隋统一天下的一百六十年间,飞马牧场经历七位场主,均由商姓一族承继,具有至高无上的威权。

    其它分别为梁、柳、陶、吴、许、骆等各族,经过百多年的繁衍,不住往周围迁出,组成附近的乡镇,至乎沮水的两座大城远安和当阳,其住民过半都源自飞马牧场。

    而这便形成了以飞马牧场为中心的经济带,所产优质良马,天下闻名,但由于场主奉行祖训,绝不参与江湖与朝廷间的事,作风低调,一贯在商言商,保持中立。

    第一代场主商雄乃武将出身,深明拳头在近的道理,遂鼓励手下族人研习武艺,宣扬武风,是以牧场内人人骁勇擅战,无惧土匪强徒,成为了一股能保证地区安危的力量,赢得附近城镇住民的崇敬。

    陈锐走进牧场,见之皆祥和盛景,周围还有不少健壮男儿应聘牧场职位,民风淳朴自然。

    走入飞马山城之内,是一条往上伸延的宽敞坡道,直达最高场主居住的内堡,两旁屋宇连绵,被支道把它们连结往坡道去,一派山城的特色。

    陈锐径直向内堡走去,却被一队骑兵策马而来。

    “飞马城堡,闲人止步!”

    陈锐此行结交而来,用不着隐藏身份,“河|北秦川,求见商场主。”

    为首骑兵一愣,上下打量陈锐装扮,满脸惊容,“河|北,秦川”

    秦川这个名字毋庸置疑,相当于大唐中瓦岗李密,江淮杜伏威,四大阀主一般的名声,天下间可以说没有见过秦川这人,但极少有人不知道秦川这个名声,及背后代表的含义。

    甚至黎民百姓对这个名字熟悉程度比江湖人都深刻,毕竟起义事关底层。

    骑兵身后一名军士疑问道:“你真是河|北秦川?”

    陈锐没有怪罪,笑道,“还有人敢冒大不韪来冒充秦川?”

    骑兵首领听后喝道:“你去叫场主前来。”

    小骑兵不敢多言,立刻骑马向身后堡内赶去。

    消息传到后厨商秀珣的耳中,也是一脸惊疑,北地距竟陵数千里之遥,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决计难以产生交道。

    “秦川怎会前来飞马牧场?难道想要马匹?就算如此怎会屈尊前来?”

    “迎接秦川!”

    飞马牧场骑兵分作两列,成三里之远迎接陈锐。

    三声唱名后,堡内中门大开,一道倩影遥遥相接。

    “飞马牧场商秀珣见过秦总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