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零七章 春光乍现

    两道身影矫若惊龙飞凤,划破天空四野,撕裂罡风劲气。

    倏然相交。

    劲气轰然爆发。

    即便是两人远离地面十几丈高处,爆发的劲气也如神兵利刃,将周遭的山林的枝叶片片绞碎。

    唰!

    绾绾眉眼含笑,蕴藏秋波,天魔功猛然运转,周身虚冥空洞,仿若无垠黑洞诞生将四周空气全部抽尽一空,劲气狂飙乱舞。

    陈锐脚下轻点柳枝,按刀而立,嘴角轻笑道:“绾儿难道真的想要和我打一场吗?”

    绾绾赤呈的玉足同样站在绿绿的柳枝上面,衣袂飘飘,淡妆素抹,娇笑如悦耳铃声扑出。

    “奴家可是被你骗得很惨哩,难道公子就不能让我打一下?”

    此刻的绾绾才真是魔门妖女,绝世而独立,足以引得万千男子为其赴汤蹈火。

    同时除了那超脱世俗的绝世容颜,或许由于习练天魔功已到登峰造极地步,一身气息凝而不散。流露出淡淡清香,更是诱人至极。

    “听说阴癸派内你的天魔功造诣与阴后可是相仿,我可不敢让你打一下。”

    绾绾眨眨大眼睛,寒星隐匿,娇笑道:“公子说笑了,我的武功怎么能和师父相比?”

    “即便比不得,但也不差多少啦。”

    绾绾凝神不语,只是用动人眼眸直盯着陈锐,“绾儿从未步履江湖,公子是如何发现我的身份的。”

    “我说我在阴癸派内安插秘谍,事先已经得到绾绾画像,对你朝思暮想,不知你信不信?”

    陈锐也没管多少,直接给扯出一个谎言,至于揪出他人的暗子,那可与他无关。

    绾绾惊疑不定。

    若是他说的是真的,那名秘谍就必定为阴癸派高层,已达到长老级别的人物,而这样阴癸派就必有危险。

    “既然如此,绾绾想要领教下公子的手段,还请公子手下留情。”

    说完,柳枝微微轻颤,上面那里还有少女的倩影。

    黄衣振振,衣袂飘舞,晶莹赤足的绾绾绽放出银铃般的笑容,如同暗夜精灵,款款而来,瞬息之间莹莹如玉的纤手一震,长长的天魔丝带犹如吐信灵蛇朝陈锐刺来。

    陈锐目光凝滞,只因绾绾周身仿佛虚无空洞,吞噬一切之物。

    “铿!”

    长刀赫然出鞘,刀光如水银泄地般流转不停,生生不息。

    “斩!”

    陈锐刀身未举,周遭四野骤生出金铁兵戈气息,霸绝刀气浑然凝聚,气势磅礴,席卷山林落叶应声猛然朝绾绾劈斩而下。

    “公子一来就下杀手,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心?”

    话虽如此,可绾绾却没有半分着急的样子,双袖震舞,天魔丝带凌空飞舞,变化无方,美轮美奂。

    可正是在这种瑰丽的情境之下,陈锐刀势冰消瓦解,如同春风抚柳,只是增现其风韵。

    “这便是传说的天魔舞吗?”

    陈锐手握长刀,没有斩出,眼中闪过赞叹之意。

    即便是江湖顶尖高手,但心中若有漏洞,或是心智不坚,见此天魔舞必定祸乱心神,一击被杀。

    可他早已心如铁石。

    “天魔舞只会为绾儿的相公而舞,公子怕是没有机会。”

    绾绾轻笑一声,美眸闪动,身形激射朝陈锐扑来。

    陈锐听闻一愣,大笑一声,声响不绝,震慑山林。

    “嘭!”

    脚下柳枝未动,可陈锐身形如电,刺破长空,在身后拖出不绝音爆和长长白色气旋。

    凌空爆射间,陈锐手中刀转,破开劲气引得空间颤鸣,“看刀!”

    雪亮刀光化作如柱九天雷霆当空斩下,劈开空间,撕裂绾绾两条长袖,化为碎片飞舞漫空。

    绾绾目光凝重,但速度毫不凝滞,贴近陈锐身前,就在迅如雷霆的刀光当空斩下之际,一条霜雪皓腕,从宽敞的袖袍从探出,削若葱白的玉指破空飞电,直取陈锐手腕。

    玉指飞出,陈锐顿感两人之间生出一股强大无比的引力场,准确来说是在绾绾周身生出天魔力场,竟令陈锐手腕不知觉改变攻势。

    “天魔力场!”

    陈锐心中一凝,当下刀势化为怒龙猛烈斩下,嘶吼声中,斩裂虚空。

    绾绾脸色一变,玉指化掌猛拍陈锐手腕,旋即身形翩然飞退,可电光石火间,刀锋宛若雷霆咆哮,气震寰宇,直将绾绾身前衣袍炸开一角,春光乍现。

    “天魔力场果然不同凡响。”

    陈锐本就是习练吸功大法,对于吸摄一途可谓十分精熟,但是天魔功特杏与吸功大法却有异同。

    吸功大法已被陈锐练到顶峰境界,但即便如此自身也不能自主吸摄他人内力,完全不如能天魔功自主吞噬真气,元神,甚至造成空间坍塌出的黑洞恐怖威能。

    但也不能说吸功大法并无优势,若陈锐全力吸摄,威力不会逊色天魔功分毫。

    不过自主主动而言,天魔功确实要胜过一筹,而这也是由于功法本质决定,这也是陈锐要逆推北冥神功的原因。

    陈锐正感手腕火辣辣的疼痛,绾绾那边更不好受。

    此战可谓惊险至极,她若是在那一刀下没有变招逃离,结果必是一刀两断的结果。

    而且她亦感觉在那千钧一发间,面前男子周身同样生出一股不逊色于天魔功的恐怖吸力,抵御了天魔功,若非如此,那一指足以断下此人一臂。

    可是现如今,他还完好无事。

    自己呢?

    身上轻衫变成丝丝缕缕,露出大半春光。

    绾绾银牙紧咬,脸色泛起一丝红潮,看向陈锐流露出凄美婉转的笑颜,“公子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绾儿侍奉吗?”

    陈锐倒不觉得这春光乍现有何异样,只是露出些许春光,又不是全身果体,在后世这已是见怪不怪,笑道,“绾儿还想要打?”

    “绾绾打不过你,你也不懂怜香惜玉,人家可不想和你打哩!”

    绾绾话落,如同自然精灵般翩然飞去。

    陈锐没有阻拦,莫名笑了笑,只将身上白衣脱下,猛力一拍,白衣如同流云激射出去。

    白衣宽敞大衣掩盖绾绾诱人曲线,她转身凝视陈锐背影,柔声道:“公子要小心,绾儿吃的亏,下一次可要讨回来哩。”

    可惜陈锐已飘向竟陵平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