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零六章 妾名绾绾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响无语。

    少女眨眨眼,目光躲闪似乎有些害怕见到陌生人,尤其是面前之人目光灼灼。

    原本犹如鹌鹑一般蜷缩的少女身子更加颤抖,底下那双晶莹如玉的双足也不知如何安放。

    “这位公子能不能救我”

    黄衣少女侧过脸去,结结巴巴道。

    陈锐心中觉得好笑,魔门阴癸派也开始盯上他了吗?

    陈锐目光戏谑,单指挑起少女的白嫩如玉的下巴,看着少女闪到天外的目光和羞红的脸颊,调笑道:“救你,为什么要救你,救你我有什么好处?”

    少女的娇躯一震,愈发颤抖起来,“公子你想怎么样?”

    陈锐略作思考,摇摇头:“这个不知道。”

    他将问题又抛给了她。

    少女紧张的攥紧衣角,睁开那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下面马车上的金银财宝就赠送给公子如何?”

    陈锐不由笑道:“那两方强盗都被我给杀了,现在那些财宝已经是我的了,不用你来送。”

    少女眼泪再次流了下来,无声地梨花带雨,令人保护欲充斥心头,道:“那公子想要绾绾做些什么?”

    “绾绾?”

    “你叫绾绾?”

    绾绾哽咽道:“妾身绾绾,不知公子到底想要如何?”

    陈锐看着这位小白兔样子的绾绾,心中强忍笑意,咳嗽一声,凝声道:“我正缺个暖床丫鬟。以身相许如何?古代英雄救美都是这样的。”

    空中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绾绾侧过脸去,“请公子不要取笑奴家。”

    “怎么取笑了,我对你有救命之恩,我就问你如何报答我?”

    绾绾凄惨哭泣:“公子救命之恩,奴家来世愿结草衔环以报。”

    “不用来世,今生便可!”

    “公子丰神俊秀,绾绾蒲柳之姿,远配不上公子。”绾绾的双眸闪烁。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只是暖床丫头,又不是娶你为妻。”

    绾绾气息一窒,看着一脸正色的陈锐,银牙紧咬,心中恨不得咬死面前男子。

    “公子,我”

    “就这么说定了。”

    陈锐挥手霸道地阻止绾绾后面的托词。

    她心中隐隐后悔此行的冒失,眼前之人危险无比,无论是武功,还是权势都已经站在天下的顶峰,且不按常理出牌。

    但是若不这样,想要靠近此人,又何其难也。

    不说北地阴癸派的钉子给拔去了大半,那些暗中的靠近他的魔门高手更无一人回去。

    绾绾流露出一个凄美绝伦的苦涩笑容,令陈锐心间都忍不住为她点赞。

    “还请公子为绾儿解开束缚。”绾绾低声叹道。

    陈锐凝视眼前这位绝色佳人,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她还能忍的下去,还能这么快进入角色。

    解开束缚后,陈锐又看了一出安葬父母亲人的戏码。

    那哭的叫一个情真意切,撕声裂肺,足以叫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不过他只是冷眼旁观,心中暗想如果此刻他叫破她的身份,那作为魔门至高无上的圣女绾绾会是什么表情?

    清风徐徐。

    铃声阵阵。

    马车碾过山林的尘土,携带缕缕清香,向竟陵城而去。

    路上马车时而前行,时而停下,绾绾也似乎恢复些神采,看眼拿着炭笔绘画的陈锐,轻声问道:“公子这是在做什么哩?”

    “军事堪舆地图。”陈锐答了一句。

    绾绾长大嘴巴,似乎很是惊讶,不由问道,“公子是做什么营生的?”

    说完,便觉得不妥,“公子不要怪罪。”

    陈锐瞥了一眼,漫不经心道:“我是河|北大军阀秦川,你信不信?”

    绾绾的震惊更加浓重,连目光都仿佛溢满了惊愕。

    “你不信?”

    “我信。公子武功高强,像神仙一样,用不着骗绾儿。”

    “不知你知道我是秦川之后,心中还愿不愿和我当我的丫鬟。”

    “公子身份高贵,绾绾只怕有拥无分。”绾绾双眸露出一丝伤心。

    陈锐探手抚摸着少女晶莹如玉的脸蛋,“有拥无分?”

    旋即又毫不客气地突然吻了上那娇嫩欲滴红唇,淡淡清香萦绕,唇齿留香。

    感觉少女已到快要临近的爆发点,陈锐果决离开。

    绾绾脸色羞红,气的身子上下波动起伏,弯弯地柳眉微凝,杀气不由自主地蕴藏其间。

    “好!”

    “就是这个时候最为自然,我帮你画一幅画!”

    绾绾听闻陈锐冷言,蓦然才回过神来。

    她现在是卧底,还不能暴露身份,丫鬟怎能对主人不敬,还流露出杀气?

    可是面前这个男人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这怎么能忍?

    她想杀了他,可打不过,还会暴露身份导致后阴癸派的任务不能完成,甚至会被反杀。

    绾绾欲哭无泪。

    正心神交战纠结间。

    “画好了。”

    这一路地形堪舆他都不知道画了多少图纸,区区素描自然不在话下。

    “我的画技可是能和花间派候希白坐而论道,连他对我的速绘都赞叹不已,你想不想看?”

    绾绾心头暗恼,但还是不得不摆出一副娇羞无限,不敢拒绝的样子,“绾儿自然想看。”

    陈锐也没有淤调笑的心思,将画给了绾绾。

    “是不是形神兼备,将你那三分薄嗔,三分无奈,三分羞拒还迎,还有一份杀气的特色刻画的栩栩如生。”

    绾绾也十分认真的点点头。

    这张图画将她的神态与形体刻画地生动无比,如此画技实乃她闻所未闻,就算是候希白也难以做到这一点。

    “不过绾儿有个问题?”绾绾微颦眉头轻声道。

    “说!”

    “现在绾儿是坐在马车之上,为何在图画中绾儿却是翩翩起舞的姿态。”

    陈锐露出莫名的微笑,大声道:“因为我想欣赏绾儿的天魔舞啊!”

    天魔舞!

    天魔!

    天!

    马车内陷入死寂,绾绾动人的双眸突然瞪大,脸色中布满错愕与不可置信,然后寒霜凝结,令整个空间都仿佛处于极地冰寒一般。

    “秦川!”

    一声娇喝。

    “嘭!”

    山林中两股惊天动地的气息几乎同时喷吐,旋即一声暴响,马车已被两道凌厉劲气撕碎。

    漫空碎木纷飞中,两道身影如同神龙腾起,已然交上了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