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三章 杀的就是你

    历史的车轮,从不以个人意志而停滞,只会碾压过去。

    江湖亦是如此。

    要论最近江湖中轰动的大事件,寇仲,徐子陵携这杨公宝库的名头招摇还不算轰动,最为令轰动的事情莫过于河|北军阀秦川的南下。

    在世人眼中,这位河|北大军阀深居简出,神秘莫测,此次南下更得以令人世人好奇无比,不过待听闻这权势无双的军阀事迹后,只会令无数江湖人与各地军阀咋舌不已。

    先是年龄,原先就有许多猜测这位年龄是个知天命的老头,一现身弱冠之龄惊爆了无数眼球,若非瓦岗军师沈落雁亲口断言,世人决计难以相信。

    接下来这位秦川先是击败南方最大军阀杜伏威,有何东溟派暧昧非常,令人心中不是滋味。

    后面更传出,这位军阀大战中迎第一大宗师宁道奇,不胜不败,更是轰动。

    当然除了河北军阀南下的消息,还有一件大事情同样令无数人津津乐道。

    慈航静斋最出色的传人师妃暄已经踏入江湖,为天下择选明君,传闻有人在三峡之地见到她的惊鸿一瞥,直接令人神魂颠倒。

    慈航静斋传人现世,离魔门阴癸派圣女现身又会远吗?

    魔门圣女对上白道天女,这种宿命对决,无不引得江湖人为之疯狂。

    陈锐离开了东溟派。

    这次南下目的除了在沿途各地留下暗手秘谍,收揽军政两道的人才外,突破大宗师境界无疑是他最为主要的目的。

    武功,才是他的立身之本。

    这一点他从未忘记,但是想要破境何其难以。

    如燕飞,寇仲,徐子陵这种是完全开了光环,通过种种奇遇才有大宗师,甚至破碎之境,非他能取。

    无上宗师令东来神秘莫测,不知根由,不为他所取。

    浪翻云以天地自然为师父,融情山水,观洞庭湖得以突破,不为他所取。

    庞斑,传鹰,一人悟战神图录,一人悟道心魔种,凭借才情绝世,成无上境界,亦不为他所取。

    以上种种,各有其道,但皆非陈锐所取,亦非陈锐之道。

    他不缺机缘,不缺功法,他人体悟自然,他也自可体悟各大世界,岂非更为高级?

    他破镜之道,无非战而!

    穿越诸界,每逢敌手,杀伐随心,破镜犹如喝水一般自然。

    可是大唐中能令陈锐一战破镜者,无非大宗师级别的高手生死相决,毕玄在突厥,傅采林高丽,宁道奇逃遁,如今便只有石之轩,宋缺等人。

    无疑宋缺是陈锐最好的选择,而他心中也是这样所想。

    对战这位当世刀法第一人,对陈锐收获将是最大,而与天刀一战势必惊心动魄,生死难料。

    陈锐此行前往岭南都将以战养战,磨刀而行。

    以杀沃气血,以战丰精神!

    此刻。

    王通府内,宅院深深,厅内布置独具匠心,摆放数十道台子摆满了美味佳肴,任人享用。

    花香醉人,几百客人谈笑晏晏,俨然一副祥和盛景。

    陈锐正在坐在一旁,独自享用美食,独自酌饮,余光不时打量前方椅子上的三人。

    旁内一人衣衫褴褛,却精光内敛,气势威猛,令人一眼见之便生出雄豪之气。

    此人是人称“黄山逸民“的欧阳希夷,乃成名至少有四十年的顶尖高手,与玄门第一人“散人“宁道奇乃同辈分的武林人物,早退隐多年,今趟因来探望宅主人,偶而逢上这场盛事。

    另一旁人印堂饱满,说话从容自信,流露上位权柄气息,看样子却是一位大官。

    这位据情报,陈锐知晓此人乃是王世充,江都通守,隋朝掘墓之人。

    中间为主人,也正是王通。

    他身穿长衫,儒雅非常,给一种飘然的隐士风范。

    王通为当世大儒,以学养论,天下无有出其右者,以武功论,亦隐然跻身于翟让、窦建德、杜伏威,以及四阀之主那一级数的高手行列中。

    他自然没有邀请陈锐来参加他的宴会,可东溟派却收到请帖。

    不过陈锐也并不是为他而来,或是想要收伏此人,而是听闻这他面子颇大,能请动从不卖人情面的石青璇。

    陈锐可知道这小妮子杏子就是个宅女,整天窝在巴蜀小筑内隐居,常人难以见其一面。

    石青璇既然来了,陈锐自然也想见一见她。

    不过相见石青璇的很多,厅内数百人至少是有九成是想要一睹萧艺闻名天下石青璇,其中就包括寇仲,徐子陵两人。

    陈锐安之若素的小酌落到两小强眼中,都抽搐不已。

    “仲少,我们回去吧,上次发生了那档子事情,再遇到师父,恐怕我们连命都没!”

    “怕什么,你以前可是说过碰到李秀宁那样的妞儿,可是你的,我看这闻名天下的石青璇就很适合你。”寇仲嘻嘻哈哈道。

    他心情不错,竟然在一处荒郊野外见到李秀宁,然后护送她前去李阀。

    不知是柴绍死了,还是其他原由,两人间的情感也些长进,但因他想要争霸天下来证明自己,他拒绝李阀的招揽,又和兄弟徐子陵走上逃亡之路。

    徐子陵小声怒道:“仲少,你最近春心荡漾,可是膨胀了不少,是命重要,还是女人重要?”

    寇仲嘀咕道:“厅内数百人,这要命师父还不是没发现我们吗?”

    “你”

    “蓬!”

    厅门外巨大爆响声,直接大门轰了粉碎,打断了徐子陵下面的讲话,也打断客厅内众人的觥筹谈笑。

    一男子悠然现身门外。

    此人高挺英伟,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是轮廓分明,完美得像个大理石雕像,皮肤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却丝毫没有娘娘腔的感觉。反而因其凌厉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杏霸道强横的魅力。

    他身穿青袍,左右腰际各挂了一刀一剑,年纪在二十四五间,形态威武之极,只是高鼻深目,瞳孔微蓝,是位胡人。

    脚踹王通门,满座哗然,但因其周身散发一股强横宗师气息,众人也不敢上前叫骂。

    王通凝坐不动,面若寒霜,目不转睛地注视那人,淡淡道:“阁下踹门而进,王某虽不好舞刀弄棍,但仍不得不被迫出手,给我报上名来!“

    王通身旁的欧阳希夷的手缓锾落在剑把处,霎时间,大堂内近七百人都感到堂内似是气温骤降,森寒的杀气,弥漫全场。

    众人都知这数十年来没有动剑的前辈高手出手在即,不由都尽量往外退开,让出空间。

    跋锋寒虎目神光电闪,外衣无风自动,飘拂作响,威势竟一点不逊于对手,宛若自信能无敌于天下,不可一世。

    王通和王世充两人都神色凝重。

    明眼人都知道自欧阳希夷长身而起开始,这老少两人便在气势上比拚高低。

    而使人吃惊的是这来自外邦的跋锋寒竟能在气势上与擅长硬功的欧阳希夷分庭抗礼,只这事传到江湖去,便足可使本是藉藉无名的跋锋寒名动天下了。

    “跋锋寒!”

    蓦然。

    一道锋锐无匹剑芒撕裂地面十丈,形成沟壑,遥遥斩向跋锋寒。

    “杀的就是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