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九章 散手八扑【求订阅,求订阅。】

    宁道奇是一位峨冠博带的老人,留着五缕长须,面容古雅朴实,身穿宽厚锦袍,显得他本比常人高挺的躲开更是伟岸如山,手中举着垂钓杆线,更是有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

    陈锐头也不回,颇显得倨傲,只是略自顾道:“道家无为,你身为道家宗魁反而极力参加人间争霸之业,不知是否违背你们道家信仰。”

    宁道奇手持钓鱼竿,洒然笑道:“无为非不为,乃是顺天而为,何来违背之说。”

    陈锐冷道:“天下争龙本就是福祸难料的事情,但们这些各派各教之人却敢参与天下争霸,你们有没有想过,若是一旦所支持的势力一方功败垂成,你们各方势力就势必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换句话说,就算我今日因你在此,我杀不了李世民,他日军争之上,我钢铁洪流将席卷天下,道佛两教我一个都不放过。”

    “也就是说北地甚至天下将无一座道观,在无人敢言道诵经,不知你作为道家宗魁,此等代价你是否敢赌?”

    陈锐语气淡淡,但透出的森然寒意却令宁道奇不寒而栗。

    这个男人百无禁忌,敢说出来就绝对有敢施行的决心,如此杀杏之重简直令人骇然。

    “李世民距我三步之遥,我倒要问一问你敢赌不赌,压你是你道家未来。”

    宁道奇的长须随风飘动,十分的安静。

    “那好。”

    言毕,再不留手,陈锐再一掌拍下。

    掌力轰鸣,如一座山岳从天上崩塌砸向李世民。

    “唉~”

    几此同时,空中绽现一抹晶亮的光芒,刹那,气流在空中剧烈颤抖起来,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绞成了浆糊,以肉眼看见的涟漪朝四面弥散开。

    陈锐目光一冷,掌势一变,恍若雷霆一般的大掌变得更加迅猛无匹,直叫众人没有看清是如何出入运掌,出掌,就看见漫空中无数掌印,急速扩撒开来向那无形的气流之网猛拍过去。

    众人沉醉于掌势玄奇变幻,完全不知为何陈锐为何要变掌,待想起这一着,才赫然发现甲板上那有李世民和李秀宁的身影。

    “蓬蓬蓬”

    宁道奇脸色凝重,随之爆竹般的声响,手中的钓鱼竿轰然寸碎。

    “带你二哥离开,此人由我来对付。”

    “想走,问过我没有?”

    陈锐重步一踩,身形如电,刺破空间,瞬息之间,空中赫然出现他十几道凌厉残影杀破气流团。

    或掌拍,或脚踢,或拳擂,或指刺

    动作不一而足,但皆有一个特点,凌厉狠辣,没有一丝花哨可言,都将人体各个部位运用到极致,化作堪比神兵利器般的致命武器。

    这是陈锐这些年修炼所感所得。

    他从来都不是尚古而贬今之人,即便武道内功玄奇非凡,但现如今各种近身搏击技法未必没有作用。

    更何况随着人体生命科学的进步,人体内再也没有秘密可言,随便一个轻微动作,只要动及要害,照样能够重伤甚至致命。

    这些拳脚武功便是他两者结合所得,兼容武功玄奇之余,且更为实用致命。

    刹那之际,陈锐十几道残影几乎同时动作施展,空中相应的气团组成的气网也轰然撕裂而开。

    寇仲,徐子陵两人张大眼睛,恨不得将两人对决全貌全貌收揽眼底。

    “我的乖乖,师傅不愧是师父,我眼睛都看花了都没看清他人影在哪里?”寇仲惊声道。

    徐子陵也极为震惊,沉声道:“现在他可对敌的是中迎第一武道大宗师,师父不见得比我们大多少吧?”

    寇仲也有些语塞,但还不能压抑心中的激动,“你看,空中出现十几个残影,同时动作,那是什么招法?也太神乎其技了吧?若是我能学到,以后变出十几个出来,看看还能谁敢来惹我?”

    蓦然。

    整个甲板仓上,云气丛生,似薄雾笼罩,但能清晰见人。

    寇徐两人对此异像惊愕异常,所幸修炼长生诀灵觉灵敏过人,瞬息之间他们已经发现此异像源头正是伫立桅杆的那位峨冠博带的老人。

    他凭空拨动,仿佛厘正天地间紊乱的琴弦,但就是这样地信手操弄,却陡然催生雄浑如滚滚浪潮激涌的可怕罡气。

    负阴抱阳,神游太虚,猛然宁道奇闪电般双手朝地一按。

    气流以之前百倍般的速度疯狂翻腾,直如绞肉机一样狂转。

    一片片,虚幻如雾的掌影自宁道奇双手生出,急速扩撒,更给甲板上的云海翻江倒海,令场上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强大掌势压迫。

    “李靖现在是你表现的时候,别令我失望。”陈锐岿然不动,冷声说道。

    李靖看眼云雾深处,李世民正渐渐想要从李秀宁怀中站起身来,此时正是对他下杀手的绝好时机。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他已踏上了陈锐的贼船,此时想要下去,未免太晚,更何况李世民即便逃了,又岂会知晓自己后面将面临什么?

    李靖身体不禁冷颤下,后大步飞身向李世民袭杀而去。

    “寇仲,我求求你了。”

    李秀宁跪下身来,梨花带雨的哭诉,令寇仲,徐子陵两人大为慌张。

    尤其是寇仲,他见之心上人这样更是心痛不已,长啸一声,便阻拦了李靖的去路。

    单琬晶心地纯良,要做乘人之危的事情着实令这小女子难以拉下脸来,但是她更不愿要让眼前那位严阵以待的男人所有布置付之东流。

    沉思片刻,也挺剑走向李世民,李秀宁看了眼徐子陵,不过他不动身形,只好挺身迎上。

    徐子陵走到李世民身边,不知两人说了些什么,旋即徐子陵带着李世民一头扎下湖水中。

    陈锐身在云雾当中按刀而立,他知道李世民已被徐子陵带走逃窜,可仍然如同山岳毫不动摇,脸色冷峻。

    宁道奇一身道家玄功,以散手八扑为之精髓。

    八扑之精要在于一个虚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

    其千万种无穷的变化尽归于八种精义之中,招式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如天马行空,不受任何束缚规限,其况犹如逍遥乘云,御气飞龙,妙不可言。

    在这云雾当中便是八扑之虚,虚能生气,气则无穷,其招式无所定形,便如他掌法目见虽消然于天地之间,可这云雾当中无处不蕴藏掌法。

    猝然。

    气集云聚。

    掌影急卷,狂飙般袭向中心傲立的身影,随着云气聚拢与节节推进,掌势愈发迅猛,好似火上浇油一般。

    原本隐匿漫空的掌法已够霸道,如今威势更猛,势如怒龙咆哮,虚空一扫,便将周遭空间三丈内的所有悠雾尽数席卷吞噬。

    云从龙,云气沸腾。

    空间怒龙猛声咆哮,船舶巨震仿如快要散架似的,湖面也突然爆出接连不绝的水爆之声。

    然而,还未等云中怒龙嘶吼过来。

    铿!

    淡淡的长刀轻轻划而出鞘,在云雾笼罩下,一缕朦胧的刀光骤然大放光明。

    一声刀吟响起,天地为之一静,再无他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