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七章 李世民

    湖光如镜,波澜无惊。

    “噗通!噗通!”

    蓦地。

    犹如镜面般的湖水被两声噗通声打破。

    陈锐看着两条游鱼般的身影赫然消失,功聚双目,遥遥望去,三条大船静静停泊在湖心岛上,与世无争。

    李靖失声道:“李阀二公子还真会找地方,临近东溟派五十里也只有他敢停。”

    单琬晶微微脸红,东溟派事物大多由她掌控,但她竟然没能发现李阀船只竟然停靠东溟派的边上,确实有几分失职。

    “原来如此,你利用寇仲,徐子陵拿到账本目的是故意钓他现身。”

    陈锐缓声道:“宇文阀想借账本扳倒李阀着实异想天开,就算杨广知晓,以现在的形势也多是采用制衡手段。”

    “且李世民此人非等闲之辈,再加之背后力量非凡,不可小视。”

    李靖问道:“上船还是截杀?”

    “此为湖水,湖面且有岛屿,难靠巨舰,以三只大船的体量伏兵不过百数,上船!”

    寇仲,徐子陵两人拼命往下潜去,到湖底时,再展开全力,朝那孤岛游去。

    两人这时活像水里的鱼儿,不到片刻巳来到李世民那艘大船的底部。浮上水面后,而李世民那条船却是毫无人影,静悄无声。

    寇仲低声道:“希望李小子的人不要当我们是贼就好了。“

    徐子陵道:“上去吧!刚才我差点给那暗礁给震散了我的嫩骨头哩!“

    千辛万苦下,终完成了任务,心安理得的赚了李小子的银两,心情的兴奋,确是难以形容。

    兼且他们是由师父给他们的账本,少了当小偷的内疚,更使他们的良心舒服多了。

    他们驾轻就熟的往上爬去,经过李世民妹子所住舱房时,寇仲想起那把温柔好听的声音,忍不住探头望进去。

    在全无防备下,一把匕首闪电探出,只着他咽喉。寇仲吓得差点掉了下去,指头都不敢动,就那么凝止了所有动作,挂在窗沿处。

    一张宜喜宜嗔,俏秀无伦的睑孔移到寇仲鼻端前尺许处,冷冷打量着他。

    这时徐子陵已爬到他旁,还推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停在那里,茫然不知寇仲随时会小命不保。

    这美色绝对可比得上东溟公主的妙龄女郎低声道:“你是谁?“

    寇仲呼吸困难地道:“我叫寇仲,不是小贼“

    李秀宁收起匕首,低呼道:“还不快进来,给人看到就糟了。“

    寇仲大喜,把徐子陵召了过来,两人湿漉漉的爬进人家女子的闺房里。

    寇仲第一件事就是掏出那包东西,打开油布。

    账簿赫然入目。

    两人齐声欢呼。

    李秀宁显然清楚他们和二哥李世民的交易,拿起账薄,翻了一遍后,欣然道:“果然没错,你两人在这里待上一会,让我去看二哥回来了没有。“

    又甜甜一笑,这才出门去了。

    两人挨着舱壁,坐了下来,都有淤世为人的感觉。

    寇仲叹道:“这妞儿真美,早知不要银两而要人就好了。“

    徐子陵笑道:“今趟这个让给你,下次再遇上这种级数的甜妞儿,就是我的了。“

    寇仲苦笑道:“你的我的,也不想想我们是什么束西,人家是千金小姐,生于高门大族,何时才轮得到我们?“

    两人忽地沉默。

    苦待了整炷香的时间,李世民的美人儿妹子回来了,两人这才看清楚她一身色彩淡丽的华服,身材窈窕动人,丰神高雅,教人无法挑剔。

    同时和李秀宁一起的还有三人。

    大门敞开,李世民冲了进来,不理他们湿透了的身子,一把将两人抱个结实,激动地道:“多谢两位,若是我李家得了天下,必不会薄待两位。”

    此等热情令寇仲,徐子陵此趟历经的苦楚顿时烟消云散。

    一番热枕过后,李世民又给寇,徐两人介绍身后两人。

    长身而立的中年儒士是晋阳宫副监裴寂,另一位眉宇英挺拔的青年则是柴绍。

    介绍完毕后,李世民又给双龙二人整了一套新衣服,身量大小具是合身,趁此期间又布下满座的美味佳肴。

    筵间。

    柴绍对他们的神态总带点傲气,裴寂更是只把他们当作两个碰巧立了大功的后生小辈,只顾和李柴两人说话,不再理会他们。

    寇,徐两人出身市井,对这等轻视心态最能辨的清楚,只不过受惯白眼,亦不在意。

    只不过待李秀宁现身后亲昵地和柴绍坐到一起互动,令寇仲如遭雷击,脸如死灰。

    徐子陵虽替他难过,却是毫无办法。

    李世民聊起如何获得账本,寇仲失魂落魄,徐子陵只好一一答之。

    李世民霍然站起身来,大声道:“徐兄,你再说一遍。”

    徐子陵沉声道:“这账本是由我师父送给我们的。”

    李世民蓦然眼中闪过一丝阴沉,便有瞬间恢复,笑道:“可没听说过你们兄弟还有师傅啊。”

    李世民反应自然被众人瞧在眼中。

    李秀宁皱眉问道:“二哥?”

    李世民抬手制止,徐子陵环视左右,忽地笑道:“我兄弟二人自然有师傅,要不然武艺也不会进步这么快?”

    李世民点点头,这时柴绍却站出来问道:“敢问你们兄弟二人的师傅是谁?”

    徐子陵脸色一变,没有作答。

    李世民也未解围,突然李秀宁又道:“若是不方便就算了,不碍事的。”

    “秀宁,你?”柴绍疑问道。

    徐子陵还是没答话,气氛陷入死寂。

    寇仲看着柴绍,又看了柴绍身边的李秀宁,突然爆发,猛拍桌面,狞笑道:“他叫秦川,河|北大军阀,当今李阀劲敌,你们可满意了吗?”

    李世民脸色骤变,大声道,“糟了,立刻鸣镝,叫人。”

    鸣镝为响箭,史记多有记载,北地以警示为用。

    列坐中人,对李世民无不信服,虽有没有弄清出于何种缘故,但也立刻起身跑去中堂鸣镝。

    箭矢激射穿空,发出尖锐短促地金属尖声。

    但突然声音戛然而止,像是公鸡被硬生生掐住了喉咙一般。

    “李世民,我才刚踏上甲板,用不着鸣镝相贺。”

    寇仲,徐子陵两人面露惊愕,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都明白了什么。

    片刻后。

    “嘎吱!”

    房门打开,陈锐一记大慈大悲掌骤然临空朝李世民猛拍而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