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四章 美目盼兮

    陈锐飞身向前,伸手已经环绕了少女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

    在那一触之间,他分明感觉到了趴在他胸膛的少女娇躯微微一颤,同时一缕香风钻入他的鼻尖,极为好闻,像是初春的雨露中夹佑着刚刚绽放的花蕾芬芳。

    单琬晶为东溟公主,那时候贴近过男子的身躯。

    轻嗅着那股不知如何形容的那股男子气息,单琬晶玉色的面容微微一红,心想着并不像母亲单美仙所说的那样令人厌恶,但这样想,脸蛋就不知觉发烫起来。

    少女有些羞恼,想给身后男子一记肘击尝一尝。

    “别动。”

    声音冷峻细腻,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势。

    单琬晶微微一愣,鬼使神差地停下手中的动作。

    定睛望着寇徐两人逃之夭夭的破洞,又听到大堂内传来喊杀声,显是己方的人给截着了。杜伏威眼中闪过森寒的杀机,阴冷道:“你找死!“

    单琬晶察觉一股犹如实质的杀机逼来,心神不由一颤。

    但旋即一道声音传来:“不用怕。”

    这温柔的声音仿佛给少女注入了力量,连腰际那只作祟的魔手都仿佛忽视了。

    陈锐紧紧搂着少女柔弱无骨的娇躯,瞧见杜伏威隐现的炽烈杀机,不由笑道:“杜伏威,你好歹也是纵横一方的豪雄,怎么喜欢以大欺小?”

    杜伏威明显顾忌这位与自己同为起义军首领的年轻人,眼睛四顾寻找着出路。

    现在他已露出行藏,在这朝廷势力占优的地方,无论如何都不宜久留,偏又忍不得这口气,沉吟片晌,仰天大笑道:“这是南方,还轮不到你放肆!”

    “陈锐瞥了眼杜伏威,然后在单琬晶的耳边轻语道,“想不想杀了这老匹夫?”

    单琬晶轻轻点头,低声应道:“嗯。”

    陈锐笑了笑,魔手从单琬晶的身躯上伸到她娇嫩的手臂,又抓住了她的纤纤玉手。

    手摸起来很是温润,像是摸上了一块羊脂白玉,她的手很白,像是婴儿白,仿佛能挤出水的那种。

    “起!”

    两人双手握着长剑,陈锐念叨一声,仿佛如同施展魔法一样。

    漫空中皆是绚烂的银光,像是一场烟火盛宴,吸引无数眼球。

    少女都是喜欢烟火,尤其是如单琬晶这种涉世未深的少女,就更是如此。

    但出乎陈锐意料的是,他虽能感知到剑势一起时,单琬晶心绪明显有波动,但她持剑的手却异常的稳定。

    显然并没有因为璀璨的剑势而吸引住心神,还是能坚定本心,能做到这一点殊为难得。

    单琬晶感觉着剑招中犹藏莫大的威势,不由叹道:“好厉害。”

    杜伏威瞳孔骤缩,面对这阵势如临大敌。

    陈锐这剑势可不是中看不中用,也没有人可以说作为陆小凤世界中玄门三大剑法之一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法中看不中用。

    即便是江湖中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剑招,以陈锐的剑道修为,足以化腐朽为神奇,恍若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

    沈落雁武力是一流高手,虽不算高,但是跟随李密,怎么没有一双非凡的眼力。

    当下看到陈锐出手的威势,她心中顿时凉了半截。

    “必须走。”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现在双龙已经逃跑,凭借他们两人逃跑功夫,不用担心被人抓住。

    以秦川这人的武功,对付杜伏威绰绰有余,再见之单琬晶被他抱在怀中没有丝毫反感,东溟派未必会帮她,甚至可能两人解决杜伏威后,都未必会放过她。

    沈落雁心思思定,悄然率领手下高手后退。

    杜伏威虎目一扫,已是发现沈落雁的逃跑举动。

    “杜总管,临阵比武,最忌讳分心,若是你还是这种状态,这一剑就令你殒命当场。”

    己放高手被拦东溟派拦至大堂内,自己并无后援,现在后路又断,他只有全力一搏。

    杜伏威阴冷笑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如今就让我来称量你有多少斤量?”

    话音落下,杜伏威猛然爆发一声长啸,将屋顶上方瓦片震的化为粉碎,如雪花般簌簌落下。

    “蓬!”

    杜伏威重踏一步,赫然在石板上砸出一个深坑出来,无数碎石四溅而起,地动山摇,仿佛这一踏步之下整个房屋的一切都将沦为脚下齑粉。

    “死来。”

    杜伏威暴喝一声,接着重踏的强横力道冲陈锐袭杀而来,没有任何退让,他双手此时都隐匿于袍袖之中,令人看不分明。

    “呼呼”

    劲气撕裂破风,杜伏威的长袖在自身轰鸣的罡气中激荡作响。

    蓦地。

    他双手携长袖席卷长空,两臂如龙,似以天地为鼓,猛然锤击而下。

    周遭东溟派众人脸色大变,没想到杜伏威全力出手威势竟如此不凡,凭此一击,即便是派主单美仙也招架不住。

    “袖里乾坤,还行。”

    陈锐一叹,依然从容不迫,令依靠在他怀中的单琬晶心神大为安定。

    当即,悠然挺剑刺去。

    剑光如长虹,化作匹练横击而去。

    “嘭!”

    劲气四射,天地鼓声绽放一道雷霆。

    剑虽未刺破他的长袖,但其中摧枯拉朽般的力道传来,令杜伏威目色一震,赶忙双袖铺展,化作遮天蔽日浓重黑云向剑光笼罩而下。

    陈锐长臂一震,带动单琬晶手臂也猛地震动起来。

    剑势一转,剑气爆裂狂飙,像是刺破黑色云雾一道光芒,璀璨夺目。

    云雾散尽,杜伏威双袖被被剑气绞杀的寸寸崩碎,飘舞飞空。

    杜伏威又是一声尖啸,像是深山幽谷的老猿徒然无望的长啸,他双臂一挥,竟以肉身与剑光相抗。

    “蓬!”

    屋顶的瓦片爆碎,杜伏威借着与陈锐相拼的反震力道向天空激射出去。

    瞬间,消失无影,只徒留下地面一滩血迹。

    陈锐没有下杀手,要不然刚才一剑足以穿其心,令他当场殒命。

    他从来没有将杜伏威看做对手,地势原因就早已注定他争霸无望,再加上他江淮军里面的二把手辅公祏也是个脑后生反骨的人才,这次杜伏威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南方唯有宋阀潜力巨大,而他的战场是在北方,他日若能一扫北方,那以北统南就轻而易举。

    “你还抱着?”

    单琬晶羞怒的娇喝道。

    “手感这么好,怎么舍得放弃。”

    单琬晶俏脸微微一红,猛然转过身来,刚想要怒目以对,看见那英武非凡的面容,顿时愣在当场,连想好的词也都忘了精光,结结巴巴道:“你这人不知羞耻。”

    “你的腰肢确实纤弱柔软,手感极好,难道你认为你自己的腰很粗糙吗?”

    单琬晶嗔怒道:“我当然知道我的腰好揉,但是女孩子的腰不能乱摸,你不知道吗?”

    “在下一向实话实说,人送外号玉面诚实俏郎君,若对姑娘多有得罪,还请勿怪!”

    陈锐作揖拱手道。

    单琬晶端视眼前男子肃穆的表情,但说出来却是这种话,不由噗嗤一笑,似花枝招展:“好了,我不会怪你的。”

    秀目转往那破洞外星月洒射下的后院,,一股甜蜜涌上心头。

    “琬晶,你在这干什么?”

    少女一阵心慌,下意识就抓住了陈锐的臂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