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二章 袖里乾坤多大【求订阅!!!】

    南方之地从来不缺乏烟花柳巷,譬如扬州更是自古以来名传天下的烟花胜地,扬州瘦马闻名天下,不论腰缠万贯的富商公子,又或以文采风流自命的名士、击剑任侠的浪荡儿,若没有到此一游,就不算是风月场中的好汉。

    但现在扬州为杨广所居南都,兵甲如林,戒备森严,为众多江湖豪客所不取,南方诸多派会也在扬州缩回许多手脚。

    虎死威犹在,更何况杨广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现在扬州为江湖人士不取,临近扬州且有靠海的彭城自然成为许多帮会势力的选择。

    陈锐携李靖与素素两人步入彭城,余目之下皆是繁华景象,丝毫不同于北方那种烽烟末世,好像来到了令一个世界。

    “此地如何?”

    陈锐走在前方发问。

    “交通便利,无论是水远,海运都不逊色于扬州,加之秦末项羽以三万之师大败刘邦汉军五十万众,可谓雄城。”

    “可惜~”

    李靖听着街道两侧丝竹管弦之声,还有依稀传来的聚众大喊豹子通杀声。

    陈锐知晓李靖的意思,但也没有挑明。

    三人慢悠悠的走在街上,左顾右盼,穿着也是不俗,自然容易被人盯上。

    “这位大爷,我们翠碧楼是彭城最大的销金窟,各种娱乐应有尽有,不知有兴趣吗?”

    两位点头哈腰的小厮拦在陈锐身前,手中指着身旁后方那高楼屹立上的牌匾。

    陈锐并无心情赏玩,正欲离开,突听到一声冷笑遥遥传来:“瓦岗寨的俏军师沈落雁姑娘肯亲临彭梁会,我们怎敢不招待不周?”

    功聚双耳,听声辩位,冷笑中正是这翠碧楼传来,陈锐心中微以思虑,立刻起身过去。

    步入翠碧楼先是满目颜色,无数香风袭来,但李靖怒目一扫,皆不敢上前,三人再向前步出主楼,一条碎石路把主楼后门与另一道大门相连,两旁是修剪整齐的花园,此时贯通两处的道路上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嫖赌不分家,彭梁会倒是会做生意。”李靖冷笑一声。

    踏入赌场,赌桌赌具以至摆设,无不华丽讲究。而且这里极为宽广,不但有前中后三进,每进退左右各有相连的厅堂,聚众四五百人都不觉拥挤。

    最引人注目是各座大厅里由负资主持赌局的荷官,以至斟茶奉烟的女侍,都是豆蔻玉貌的动人少女,兼且她们衣着杏感,穿着暴露,穿梭与赌桌时,令人神摇意荡,目瞪口呆。

    哪里还有什么闲情去赌,连李靖都有些心神摇荡,被素素捏腰在回过神来傻笑。

    李靖看向身旁淡然而立的公子,不禁佩服其定力非凡,可那知这些女人在陈锐眼中隅已是庸脂俗粉。

    陈锐一望而去,长长的红木赌桌上坐着一位姻视媚行的美女,身材曼妙,衣服包的很紧,极度地强调了她饱满玲珑的曲线,说是尤物绝不为过。

    “彭梁会三当家,任媚媚。”李靖在暗自提醒道。

    陈锐知道,彭梁会名列‘八帮十会‘之一,专做彭城及附近郡县的黑道生意,势力不小,江湖中人都对其很是敬畏,任媚媚勉强是修炼皮相之道的外道高手,最值得称道的是差点采补了两小强的身子。

    任媚媚对面立着的还是更胜过她一筹的瓦岗俏军师沈落雁。

    沉落雁人如其名,确有沉鱼落雁之客,那对眸子宛如一湖秋水,配上细长入鬓的秀眉,如玉似雪的肌肤,风资绰约的姿态,确是罕有的美人儿,比之任媚媚更胜一筹。最难得是她有种令人心弦震动的高贵气质,能使任何男子因生出爱慕之心而自惭形秽。

    沈落雁身后涌出十几名人,其中不乏有高手,同时那几名高手还死死按着寇仲,徐子陵两人。

    陈锐南下,尽管情报网未铺全面,可是想要收获寇仲,徐子陵两人的信息却是不难。

    虽然陈锐对两小强的轨迹进行了干预,但是两人路线大体不变,而且宇文化及虽被他坑了一把,可仍然按照计划追捕双龙。

    有些变动的是罗刹女傅君婥在宇文化及的追杀下并没有死亡,而是在传授双龙武功后就离开去往了高丽。

    之后两小强龙就开挂了,先认杜伏威当爹,警示东溟派,结交秦琼,遇到瓦岗军师沈落雁,又和李阀李世民打下了交道,在李世民的忽悠下,两小强乐呵呵地答应盗取东溟派账本。

    下了李阀的船后,又被巴陵帮的香玉山买进了彭梁会的赌场,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出。

    任媚媚与沈落雁互不相让,这时却有一人:“还不掷骰发牌?”

    众人侧目看向那名头顶高冠,脸容死板古拙,负手而立中年男子。

    那名中年男子露出一个出奇温和的笑意,柔声道:“我这两个乖儿子真本事,差点连老爹都给你骗倒了。现在见到你们还没有到了饿狼的肚皮内去,高兴得连你们的顽皮都要忘掉了。“

    沈落雁向对其他义军领袖最有研究,首先认出他是谁,吁出一口凉气道:“江淮杜伏威!“

    杜伏威仍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寇仲和徐子陵,眼尾都不看沉落雁言道:“翟让还未给李密害死吗?“

    沉落雁娇躯微颤,低声道:“杜总管说笑了。“

    杜伏威坐了下来,眼睛移到任媚媚脸上,淡淡道:“杜某没见‘鬼爪‘聂敬已有好几年,他仍是每晚无女不欢吗?“

    任媚媚得知他是当今天下声势最大起义军势力之一,不敢放肆,立即由老虎变作温驯的小猫,有点尴尬地应道:“大当家仍是那样子。“

    杜伏威一现身,就立时压得各方人马贴贴服服,令全场噤若寒蝉。

    这便是拥兵过万,雄踞一方势力之主的威势,远不是那些江湖中什么八帮十会能够相比。

    沈落雁眼神闪烁,心中最为清楚如像杜伏威这起义军首领的霸道之处。

    据她获悉,当日八帮十会中的巨鲲帮帮主云玉真,又有独孤阀的独孤策为她撑腰,对上杜伏威时,亦只有俯手称臣的份。

    现如今除了李密,亦或是河|北军首领秦川,或是各大阀主亲临,其他人连和杜伏威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欠奉。

    杜伏威环视众人,哈哈笑道:“我早下注了,注码就是你这两个不肖儿,来吧!回家的时间到了。“

    寇仲,徐子陵心急如焚,在场诸位对他们无不看作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尤其是杜伏威和沈落雁两人。

    “杜总管好大的威风,敢问你的袖里乾坤有多大。”

    正思量脱身之计,寇仲,徐子陵却听到一熟悉声传来,张眼望去,正是陈锐携李靖,素素两人缓步上前。

    “师父!”

    “河|北秦川。”

    沈落雁的娇声极为突兀,皆令众人看向那为首的青年男子。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