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一章 海出东溟

    一轻舟上。

    陈锐悠闲地躺在摇椅上享受着侍女素素的按摩,丝毫不理会她的怨念。

    一旁,李靖慢慢的撑杆摇橹,毫无吃味的痕迹。

    “嘤!”

    一声清亮的鹰唳响彻天空,素素抬眼望去,略显惊慌,因为天空盘旋的神鹰正飞扑而下。

    “下去吧。”

    陈锐从神鹰中取下一封密件,细细观看起来。

    “李大哥,你怎么就让我给他捏腿哩?”素素薄嗔的看向摇橹的李靖,似乎在责怪他的不担当。

    李靖苦笑道:“素素,你别想多。”

    “这位公子眼高于顶,不会看上你的?”

    素素瞪着李靖,恼道,“你是说我长得很丑喽?”

    李靖嘿嘿一笑,“你长得一点都不丑,在我李靖眼里是最好看的。”

    素素脸色这才好看起来,不过又继续道,“你就这么放心我?这位公子长得这么好看,武功高强,这一路上有又出手阔绰,万一我心动了,我就自荐枕席呢?”

    李靖放下手中摇橹,搂过面前的少女:“我放心你,再说了”

    素素见李靖没有说下去,问道:“再说什么?”

    李靖余光看了眼正在阅读信件的陈锐,叹道:“这位公子有人主之相,只要打算用我,就不会动你,你别老看他叫你按摩捏腿,这也是一份主仆情分,若他有朝一日能够化龙,这份情分可就弥足珍贵。”

    “你是不知道,这一路上,这位公子经常给我提问题,可把我给问的心惊肉跳。”

    素素躺在李靖的怀中,心满意足。

    “这空气怎么一下子就这么酸臭起来,太熏人了。”

    陈锐收起手中的信条,冲着两人喊道,“李靖你久居南方,推算下我们到了什么地方?”

    李靖疾步走到陈锐身前,回道:“公子已经到了彭城。”

    “彭城?听说这彭城附近都围绕江南帮会势力?可有那些?你是否了解?”

    李靖沉声答道:“天下帮派势力众多,其中以八帮十会最为强大,而这些帮派中有的甚至不逊色于一些起义军势力,在彭城势力交错纷杂,里面就有南方巴陵帮,海沙帮,巨鲲帮,竹花帮,彭梁会等帮派触角渗透进去。”

    “看一看。”陈锐将信条递给李靖。

    信条上内容只是讲述三件事情。

    李渊的第二子李世民携李阀若干人马来到彭城,意向不明。

    东溟派战船自琉球归来,停泊在余杭附近。

    杜伏威携带人马与巨鲲帮人马大战一场,杜伏威大胜巨鲲帮幕后的独孤策,同时瓦岗军美人军师出现在南方,意向不明。

    这些信息代表天下各方的势力,但透过信息之外,能将这些信息聚合起来的势力又是何方神圣?

    “你正在猜测我是属于天下哪一方的,是不是?”陈锐笑道。

    李靖吓得差点没有把手中的信条给丢出去,难以想象眼前这人竟能知道自己心中所思所想。

    “我不会什么读心术,只不过想着你们这些聪明人总是喜欢揣摩思考罢了。”

    李靖松了口气,但听到:“你这些天也跟了我许久,对我的身份可有点头绪?”

    见李靖欲言又止,陈锐道:“但说无妨,容人之量我不缺,再说你在我身边也走不了,迟早都是要知道的。”

    李靖抖了抖信条,凝声道:“信条上的信息说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在南方只要是大帮派势力都能做到。”

    “但是李靖自幼喜好看杂书,曾在一本图志上看到过公子所用的鹰雕,知道这乃是北地神俊,极难捕获,再加之南方少有使用鹰雕传信习俗,故李靖大胆猜测公子出身北方。”

    “公子武功高强,又出手阔绰,绝对是出身豪阀势力,而且是想要争霸天下的那种,因为公子说过想要去东溟派,东溟派铸造兵器,是为各方势力必讨好的对象。”

    陈锐默不作声,表示同意,然后又道:“我说我是李世民,你信不信?”

    李靖正色的脸一下子笑了起来,“我信,我信公子是杀李世民的。”

    陈锐莫名笑了笑,这李靖能凭借些许信息竟然判断出他对李世民的杀意,果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李阀这次赶赴彭城,早已约好与东溟派在此碰头,可惜不管李阀有多少谋划,此番之行必定徒劳无功。

    因为陈锐不会让李阀有任何作为,东溟派事关幽州兵器,若是能得到东溟派作为臂助,对于他的争霸天下无疑会有很大帮助。

    同时,这一行李阀由李世民带队,陈锐已经做好了全力出手先剪除李世民这位劲敌的打算,而且他还暗中派遣了苏烈率领五百燕云鬼骑秘调彭城,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拦他。

    至于破坏了慈航静斋代选天子的把戏,那又如何,管他洪水滔天。

    “隋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在你看来这天下间能有望夺取天下者属于哪一方势力?”

    李靖似乎早有准备,立时坚声回道:“李阀李渊,瓦岗李密,河|北秦川,岭南宋缺。”

    陈锐:“当今天下瓦岗军,河|北军,杜伏威的江淮军声势最大,你不看好杜伏威?”

    李靖道:“杜伏威军士残暴,未来难有作为,再加之地势恶劣,面临杨广骁果战军,疲于应付,无甚潜力。”

    “嗯。”

    “宋阀宋缺,李阀李渊我能理解,可是瓦岗军中李密为二把手,河|北秦川只是攻略河|北半数之地,这言过其实吧?”

    李靖道:“当今瓦岗军是天下起义军中声势最壮的势力,但这些都是李密一手造就而成,其人谋略非凡,以奇兵战败隋朝名将张须陀可见一般,这便导致李密在瓦岗中声望远超翟让,这势必给瓦岗埋下祸根,不过我相信李密能在这场内部火拼中获胜,只不过代价绝不小。”

    “再说河|北秦川,占领河|北半数之地,这份势力不小了,而且我听说河|北军治军严格,在百姓中广受好评,加之秦川率领的河|北屡次大破隋朝驻军,其兵法也不可小觑。”

    “还有一人你是不是忘了,幽州罗艺?”陈锐戏谑道。

    李靖立时皱起眉头:“幽州四战之地,北面突厥,南临秦川的河|北军,恐难有作为,不过若是罗艺前年能南下攻略河|北,未必没有争夺天下希望,可是现在他坐视河|北秦川做大,料想其目光短视,争龙无望矣!”

    陈锐没有解释什么,“走吧去彭城看一看,那里正上演一出绝妙好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