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一箭双雕的生意经【4K大章,两更合一】

    舰舱内。

    红木制成的木勺舀上茶叶放进盖碗,用旁边壶中烧开的水淋过,蒸汽携带着茶香袅袅上升。

    陈锐一丝不苟的进行烹茶,任谁在古法礼仪方面也挑不出任何差错,即便是宋家这样坚持汉统的古老世家也不例外。

    “请!”

    宋鲁与宋师道两人面带笑容,捧起青瓷杯子,缓缓饮下。

    “好茶。”

    “没想到公子出身北地也有这份好涵养。”

    陈锐道:“小道尔!不知两位来访有何要事?”

    宋鲁沉声道:“我宋阀素来直接,敢问公子来南方欲意何为?”

    陈锐笑了笑:“既然宋阀直接,那我也想问你们你们这次的目的为何?”

    宋鲁拈须缓缓道,“和氏玉璧,杨公宝库,二者得一,可安天下。现在烽烟处处,有能者均想得天下做皇帝。故这两样东西,成为了天下人竞相争逐之事。最近江湖有言,和氏璧在洛阳出现,故自问有点本领的人,都赶往洛阳去碰碰运气,今趟我们把货物送往四川后,会到洛阳走上一趟,看看宋家气数如何?“

    “我们想问一问,你南下是否亦是如此?”

    这宋鲁风度极佳,不愧出身士族,无论口气如何大,但总令人听得舒服。

    “若与你们同样目的,你们如何?将我斩杀于此?”陈锐将清茶一口饮下。

    宋鲁神色一正,问道,“公子何出此言?我宋阀做事光明磊落,从不做这种龌龊之事。再说天下有德者居之,若公子能拿下和氏璧,我宋阀也心悦诚服。”

    “不妨直说,我对和氏璧暂时还没什么兴趣,我这次南下目的也非这个。”陈锐道。

    和氏璧一直被正道门派慈航静斋把持,现在洛阳传出和氏璧的消息陈锐知道是慈航静斋放出的假消息,目的便是试探各路势力,同时也是造势。

    若陈锐没有料错,真正的和氏璧还在师妃暄的手里。

    至于杨公宝藏,对有志争龙天下的陈锐来说,无疑更有用处。

    他现在虽然知道杨公宝藏具体地点,但如果想要打开宝藏就势必要破开宝藏的重重机关。

    杨公宝库为隋朝柱国杨素请天下第一工匠鲁妙子打造,机关重重,阵法暗器无数,想要强力破开可以是可以,但宝藏位于隋朝帝都长安,一旦这样做,结果可想而知。

    所以打开杨公宝藏就必须有鲁妙子的帮助。

    宋鲁颇为不解,问道:“公子目的为何?”

    “宋阀就真的难以看透吗?”陈锐笑着说道。

    宋鲁正色道:“还请公子言明。”

    陈锐:“当今四大豪阀,势力庞大,唯独宋阀是自己一刀一枪搏杀而来,雄踞岭南,引得天下侧目。”

    “宋阀能有当今威势,除却宋缺阀主雄才大略,兵法无双,亦有阀主在民生经济的布局划策之功,能实现岭南的自给自足,不靠外力。”

    “就比如私盐漕运,宋阀依靠南方势力纵横无漏,轻易打通所有关节,公然擢取暴利。”

    “在南方各地义军只要看见船上有宋家的旗帜,皆不敢冒犯以树立强敌。”

    宋鲁,宋师道两人侧耳倾听,没有丝毫得色与不耐烦。

    “当下幽州想和宋阀谈一笔生意。”

    宋鲁,宋师道皆露出意外之色,难以想象幽州苦寒之地有什么生意可谈的。

    “公子可说明是什么生意,在做定论。”宋鲁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回道。

    陈锐不以为意,以往幽州确实没有什么特色暴利产业。

    他转身向舱内阁架上取出一酒壶,到两人身前,放下两杯青瓷杯,一一斟满。

    “这双色鸳鸯壶中有两种幽州特产美酒,你们可尝一尝,是否算是暴利?”

    宋鲁当即举杯饮下,目色中满是不可思议,待喝完,用茶水漱口后,又饮下第二杯美酒,双眼微眯,似乎回味其中,沉醉不可自拔。

    陈锐同样给宋师道倒了两杯,当喝下后,他同样也有些震惊。

    陈锐笑道:“这酒如何?”

    宋师道:“两杯酒皆是非凡,不过我更喜欢第一杯酒,酒质晶莹澄澈,清淡爽口,唇齿留香。”

    宋鲁:“我喜欢第二杯,其气味芳香纯正,入喉如烈火中烧,霸道非凡,余劲绵长,令人回味。”

    “那这生意如何?”

    宋鲁沉声道:“酒水生意不比私盐的暴利弱多少,可想而知,当这两种酒水一旦推广南方,势必风靡。”

    “不过这生意非同凡响,非我能决定,但料想我兄长喝过,必定会同意,敢问公子有何条件?”

    “长江以南我可以做主,酒水生意尽归宋阀所有。”陈锐凝视两人,沉声道。

    宋师道,宋鲁皆被陈锐这手笔给震惊到了,若是将酒水铺就长江以南,这暴利不逊色于私盐之利。

    宋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还请公子名言条件,若不明说,恐恕我宋阀不能答应。”

    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宋阀能存留至今,这个道理不可谓不懂,陈锐许以重利,自然不会好心肠。

    陈锐笑了笑:“我只有一个条件。”

    宋鲁:“什么条件?”

    陈锐道:“粮食!”

    “美酒所定价格皆以粮食换取。”

    宋鲁皱起眉头来,当今天下乱象已现,烽烟四起,粮食的价格一日比一日贵,而且在各地势力中粮食都是只进不出,恨不得大肆屯粮,以待未来。

    遍数当今天下,有实力拿出大量粮食的势力唯有隋朝和宋阀。

    宋阀地处岭南,虽烟瘴横生,但同样也是肥沃之地,且日照丰富,是极好的产粮之地,加之宋缺深耕岭南三十多载,早已扫除岭南污秽障碍,大力发展农商,粮食不知囤积了多少。

    宋鲁摇摇头:“抱歉,粮食事关重大,我宋阀也难以拿出来多少。”

    “若是用金钱交易,我宋阀可以答应。”

    宋鲁话说完,顿时感觉老脸一红。

    他自然明白陈锐的意思,幽州地处北方,偏局一隅,又是四战之地,若要培养精兵,就要养活无数张口,而粮食自然不可或缺。

    但是天下争霸,粮食对于宋阀来言也相当重要,因为宋鲁他知道,岭南之地还藏兵十万。

    陈锐莫名笑了笑,宋鲁愈发觉得自己愚不可及,说出这样的话来,眼前精明的公子怎会答应?

    “既然如此”宋鲁已经断了做生意的念头,但却听到:“既然如此,我可以答应宋阀的条件,用金钱交换,甚至我可以宋阀经营地域可以将黄河以南。”

    “什么?”

    宋鲁,宋师道异口同声的大为惊讶,满脸的错愕。

    世间谈条件都是讨价还价,他们可从来没有见过还能让利的。

    宋鲁压下心头的狂喜和疑惑,“公子若有什么条件,不妨直说,只要不是粮食上面的,我们宋阀可以答应。”

    陈锐:“酿造酒水的粮食由宋阀提供,其余交易由金钱交换,不知这算不算条件?”

    宋鲁苦笑道:“公子说笑了,这哪里算是什么条件啊,自然是分内之事。”

    酿造酒水的粮食和用来交易用粮食可不是一回事,酒水可是暴利,尤其是像陈锐那种蒸馏酒水,价值就是昂贵,从北地运来南方,价格势必成几十倍的甚至上百倍的增长,这两者粮食不可相提并论,这也是宋阀拒绝的原因。

    “公子以后有什么事情,只要宋阀能帮上忙的,必当相助。”宋鲁激动万分,对面前这位公子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对于罗成有事情,宋阀可以帮助,但若非个体上面的事情,宋阀就另当别论了。”

    陈锐看了眼宋鲁,对其言语中的潜台词没有于意。

    “在下还有个不情之请?”

    宋鲁看眼陈锐,:“请说。”

    “请将这封信件带过宋阀阀主。”陈锐从怀中拿出一封信件。

    宋鲁松了口气,随即红光满面的离去。

    陈锐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莫名的笑了笑,什么时候他的东西就这么好拿过?

    这一切都是表象。

    粮食。

    现在幽州已经不缺少了。

    事实上,幽州幽州从来不缺少粮食,缺的只是支持兵马扩张的粮食。

    而这里便涉及到兵力问题,和隋朝兵制问题。

    幽州的粮食来源分为两种途径,一是隋朝府兵制而种来的粮食,二是罗艺耗费财力购买得来的粮食,当然还有隋朝运送而来的粮食,不过这点可以忽略不计。

    府兵制度,起于西魏,历北周、隋至唐日趋完备,唐太宗时期达到鼎盛。其制度最重要的特点是兵农合一。府兵平时为耕种土地的农民,农隙训练,战时从军打仗。

    罗艺名属隋臣,在幽州实行的当然是府兵制度,所以支撑军力的粮食也靠种粮。

    同时幽州北地胡汉夹佑,饮食非常丰富,不少人有像突厥那样食用牛羊等肉食,所幸幽州不少人家有养殖牛羊的习惯,再加上罗艺经常去突厥打秋风,掳掠大量的战利品中从来不缺少牛羊。

    再来罗艺同样会对外购买粮食,作为储备,但是想要扩充军力,不过是杯水车薪。

    不过现在陈锐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当下他以占领河||北半数之地,粮食已经不成问题。

    隋朝时期,多是南方产粮,然后运存到北方,在杨坚,杨广时期都是如此,而他们也修建了当今闻名天下的六大粮仓,横居北方,所以隋朝在北方不缺粮食

    就如《隋书.食货志》中的隋朝六大粮仓中的洛口仓,其从江南经大运河运来的粮食囤积于此,它容纳的粮食有2400万担,是全天下最大的粮仓。

    陈锐知道,大业十三年,也就是明年,李密的瓦岗军用七千精兵攻破洛口仓,开仓放粮,赈济饥民,短短时间内瓦岗军暴增几十万人,势力大增。

    这还不算完,隋末唐兴,李世民计量天下粮食,见洛口仓粮食,感慨道:“计天下储积,得供五六十年。”

    由此可见洛口仓粮食如何之多,隋朝又如何兴盛,说句不客气的话,唐朝繁华都是躺在隋朝功劳谱上。

    而且除洛口仓外还有五个类似的大型粮仓,其余的中小型粮仓也多是北方。

    河|北地区虽没有六大粮仓,但是中小型粮仓不缺,这也是陈锐能大肆扩充,反哺幽州的缘故,在今天也敢答应宋鲁的不要粮食。

    果然,掠夺才是最好获取资源的方法。

    至于为何隋朝粮仓多兴建在北方,这其中迎因许多,多因隋朝的政治,经济,文化皆是在北方,而且隋朝连年对外构筑兵事,在北地调粮更为方便。

    粮食对于现在的幽州和陈锐的势力来说暂时并不缺少,待他进击河|南,陕|西等六大粮仓之地,粮食就更不缺少,缺的可能就是军费。

    在乱世,粮食不等于军费,军费同样不等于粮食。

    在李密大军攻陷洛口仓后,面对士卒赏无可赏,最后对阵洛阳王世充,做出了用粮食换取过王世充的布匹作为赏赐给军士的无奈之举。

    至于有粮食为何还要提出用粮食交换酒水生意?

    这自然是陈锐的小坑,提高门槛,若不如此,就这样直接了当的交出去,那就显得陈锐在酒水方面的没有任何牺牲,宋阀不会对他有什么愧疚感,只会将他看做平淡交易。

    而现在这场生意,对陈锐又利无弊。

    既能获得实实在在的军费,还能获得宋阀的愧疚感,一箭双雕,陈锐才是暗中的赢家。

    后面他又给了宋鲁一封信件令他转交宋缺,但信件上没有写什么关乎天下的大事,也没有向这位天下第一刀法大宗师讨价什么刀法,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敬仰之语。

    信件不重要,重要的是信件之外的格局。

    陈锐以黄河以南这天下半数以上的酒水生意交宋阀,说给就给,给的如此轻松,这手笔,这魄力不可谓之不大。

    从刚才宋鲁对话,他要去观洛阳和氏璧,就可见宋阀仍然有颗争霸天下的心思。

    陈锐这酒水暴利生意绝对可以助长宋阀在南方的势力,甚至对于争霸天下的豪雄来说这绝对是资敌,但陈锐明知如此,依然毫不含糊的给了。

    这么大的的诚意,以宋缺不欠人情的杏格,又会怎么偿还?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可是神州的传统美德。

    作为扛旗的坚持汉统的宋缺不做出表示表示,这可有违他的风范。

    陈锐乐悠悠的想着,对于宋阀这条鱼需下重饵!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