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六章 厚颜无耻【求订阅,求订阅】

    巨舶第二层船舱一间宽敞的房间内,寇仲摊卧在床上,捧着《长生诀》,埋头埋脑研究其中一幅人像图形。

    徐子陵则有椅不坐,坐在地板处,双手环抱曲起的双腿,背挨舱壁:心中一片茫然。

    为何自己见傅君婥和宋师道说话,还有她对那名叫作罗成的贵公子别样眼光,竟会生出妒忌之心呢?

    自己对男女之事,虽有点好奇,但从来没有什么奢望和妄想。

    傅君婥和自己在各方面均非常悬殊,年纪至少比自己大上七、八年,难道真如寇仲所说,自己竟暗恋上她,忍不住道:“仲少爷!我是否真的爱上了那…那女人呢?“

    寇仲不耐烦道,“不要吵,我在研究天下最厉害的不是武功的武功呢!“

    寇仲也意识道自己态度问题,赶忙过去道歉,却令徐子陵心头愈发烦躁,不由苦笑道:“大丈夫何患无妻,那婆…噢,那女人都是轮不到我两兄弟的了。”

    “那什么宋屁道绑着半边身手也可争赢我们,还有那罗成长的那样英俊,那个白胡子中年身边的女人就没停过眼,若是那罗成允了半句,那狐媚女人自荐枕席我都信,更何况他武功那样高强,我们这辈子都恐怕追不上.”

    寇仲无奈道:“说这么多,不若留点精神力气看看秘籍,吃饭睡觉,哈……”

    “而且事实上我也像你般妒忌得要命,但我却不会认为自己爱上了她,嘿!对她便有点像对贞嫂,很为她要作臭老冯的小妾而不值,却又无可奈何。呀!我明白了。小陵你是把她当作了你的娘,谁希望自己的娘去改嫁呢?”

    傅君婥怒目打开房门,寇仲与徐子陵异口同声叫:“娘!”

    舱厅设下酒席,简单而隆重。

    既有江面上刚刚打捞起的江鱼河鲜,也有当季的瓜果时蔬,还有天南海北的特色食材,皆以大厨烹调而成。

    落座下来,宋师道才介绍白须者为宋阀的著名高手“银须“宋鲁,以一套自创的“银龙拐法“名传江南,是宋师道的族叔,乃宋阀核心人物之一。

    狐媚女的叫柳菁,是宋鲁新纳的小妾,至于来历却没说出来。

    宋师道要介绍三人时,方醒觉根本不知三人姓甚名谁,正尴尬时,傅君淡淡说出三人名字,没作隐瞒。

    而陈锐只是淡淡道了两个‘罗成’二字,连幽州都省略了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宋鲁冲着傅君婥笑道,“姑娘精华内敛,显具上乘武功,配剑式样充满异国情调,不知是何方高人,竟调教出像姑娘这般高明的人物来呢?“

    陈锐加了一块鱼片,入口即化,鲜甜清香,心中暗付宋鲁不愧是老江湖,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傅君婥身为异族之人。

    须知道,宋阀宋缺一直秉持著恢复汉统,严禁与异族通婚,若傅君婥被确认是异族之人,除非宋师道叛出家门,否则只能有拥无份了。

    他意味深长看眼宋师道,不知在他心中是亲族重要,还是爱情更为重要。

    或许可能选择爱情会更重要些,毕竟宋师道后期知道傅君婥死后还为其守过坟,得知自己梦中情人的师妹傅君瑜有难,立刻义无反顾地施以援手,并且义薄云天地将其送返高丽。

    这就是所谓的千里送

    恐怕宋缺得知这样的消息也会郁闷吐血,不过知子莫若父,宋师道拥有天下第一刀刀法大宗师的父亲,他却从小偏爱剑法,从地剑宋智习得一身精湛剑术,还有总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态度,这些就注定他不适合往争霸天下方面发展。

    这才有了宋缺扶持其他势力想法。

    傅君婥直接拒绝透露身份来历,宋鲁不以为意话题一转道:“傅姑娘对我中土之事,是否都甚熟悉呢?“

    宋师道立时露出紧张神色,知道宋鲁看出自己对傅君婥生出爱慕之心,故出言试探,以证实她异族的身分,教自己死了这条心。

    傅君婥轻描淡写的化解,宋鲁又询问傅君婥和氏璧的典故。

    陈锐安静的听闻两人来回交锋,终感不耐烦,道:“傅君婥再伪装下去又有何用?”

    傅君婥冷声回道:“我有何伪装?”

    “罗刹女傅君婥,高丽大宗师傅采林名下弟子,还需我再说下去吗?”

    傅君婥默不作声。

    陈锐继续道:“若是还想狡辩,可大骂一声傅采林,自可证明你非是异族!”

    宋师道脸色一下子煞白,其实他心中隅有猜想,只不过不肯相信而已,但这层心中的伪装还是被陈锐给撕了下来。

    傅君婥双目喷火:“武林当中达者为师,我师尊傅采林身为武道大宗师,身负武者厚望,你罗成不过一宗师境界,也是后进之辈,就不应该有武者的尊重吗?”

    陈锐也来了兴趣,冷笑道:“后进之辈?宗师?就算毕玄在我面前也不敢说这种话,你师父就更没资格!”

    “更何况虽武道没有国界,武者却是有国界。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傅采林杀我中迎男儿无数,家破人亡,我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若有一日我必定要挥中迎铁骑踏平高丽,而你师父也势必为我斩杀,毁其传承,堕其血脉。”

    “欺人太甚!”

    傅君婥银牙紧咬,腰际长剑猛然拔出刺向陈锐。

    剑光长虹经天般划过楼内,剑势迅猛如雷霆霹雳,令宋鲁也不由为之动容。

    “蓬!”

    剑未履至,陈锐一掌便将傅君婥轰飞数丈。

    傅君婥猛撞击到柱子上,喷出一口血迹,双龙赶忙上前关心伤势。

    宋师道怒气隐发,但却听陈锐:“看在宋公子的面子上,我已经饶了傅君婥一命。”

    继而淡然道:“若宋公子想对我出手,请随意,不过那我将视为宋阀与北地的开战!”

    从陈锐出手到话说完不过瞬息之间,令人猝不及防,宋鲁反应过来,大喝道:“宋师道,你想干什么?你要时刻记住你是宋阀子弟!”

    宋师道按下长剑,怒道:“两国交战,给为其主罢了,她有何罪?”

    陈锐冷冷凝视宋师道,嗤笑道:“宋师道,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父亲秉持的华夏正统有何意义?你知不知道塞北儿郎毁家纾难,用血肉抵御敌人国门之外是什么样子的场景,你又知不知道死在高丽的中迎男儿到底有多少?”

    宋师道脸色一白,宋鲁看着侄子也哀叹了一声。

    “若是不明白,大可向你父亲问一问,也可顺着塞北去看看有多少寒家破舍,高丽边境又有多少墓碑竖立”

    傅君婥连嘴角血液也没擦拭,凄厉大喝道:“是你们隋朝来进攻我们高丽的,我们只是抵御罢了,我们家破人亡的士卒又有多少死不是在你们的铁蹄上啊!”

    寇仲,徐子陵目光一亮,连宋师道眼中也找到了些许神采

    陈锐冷喝道:“无耻之尤!”

    “高丽之地,本孤竹国也,西周代以之封于箕子;汉世分为三郡,晋氏亦统辽东,所以说高丽自古便是我神州之地,现在你们占据我们的领土,杀我们中迎男儿,还义正言辞,堂而皇之美名为抵御。”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民族!”

    傅君婥可以说是个文盲,连华夏自古流传的和氏璧典故被宋鲁问住,也要顾左右而言其他,待双龙解围后才勉强过关。

    现在他引述文献,傅君婥就更不要说能明白了,可想而知连大宗师傅采林的弟子都不了解高丽历史,底下百姓又是何等被高丽王朝的愚民政策给愚弄。

    或许傅采林也是这种被愚弄的对象,当然也可能是他自己就沉醉在自己编织的正义谎言中。

    傅君婥身形巨颤,脸色浮现一抹不正常的晕红,随即又吐口鲜血,喃喃自语道:“不可能,不可能”

    陈锐对傅君婥这种情况毫无半点怜悯,哪怕她是绝世美女。

    不仅因为他不喜欢这个民族,还有此人极为愚蠢,所实施的事情也恶劣。

    杀杨广,盗取杨公宝藏。

    其一诛杀天子,不管这名天子是否好坏,目的上就是为了祸乱中迎。

    盗取杨公宝藏无非自肥其王朝与民族,此等行为损中迎之利而肥异族,实在令身为中迎人的陈锐不爽。

    他可不是汉奸两小强,会认贼作母。

    至于不杀她,当然是为了身边的宋师道,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恐怕情根深种,宋缺在此都拦不住。

    傅君婥虽无用处,可成全这对璧人,则完全符合他的利益。

    如果宋师道来个千里送佳人的戏码那就更好了。恐怕宋缺杀子的心都会有。

    寇仲,徐子陵听了陈锐的话也信了大半,即便再如何嬉笑否认,但也不能否认他们皆是中迎人,而非高丽人。

    陈锐指着两人道:“我这人一向喜欢公平交易,了结因果,将《长生诀》给我,我可以答应你们一个条件。”

    寇仲一如反常的没有嬉皮笑脸,也没说什么秘籍不在身上的话来推辞,直接了当的正色道:“什么条件都可以?”

    见他谈条件,陈锐道:“我同意的条件!”

    主动权皆在他的手上,而是否答应条件在于条件的尺度与和他们的欲望。

    双龙小声探讨,徐子陵要求救治傅君婥,而寇仲想要求陈锐教导两人如何练《长生诀》

    说了两三下,最终寇仲执拗不过徐子陵。

    寇仲道:“我要求救治傅君婥可不可以。”

    陈锐点点头、

    寇仲见眼前英武男子脸色平淡,鬼使神差的冒了一句:“那在加个条件,教导我们如何练习《长生诀》可不可以,只需三天!”

    “练不成,我们认命!”

    说完寇仲小心偷看眼陈锐,而他欣然同意。

    《长生诀》就算他不引导,两小强迟早会练习,傅君婥不用他救治,身边宋师道不缺灵丹妙药。

    本来他都做好肉痛的准备,不过这两小子在市井中练就的察言观色的本领不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