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八十二章 扬州双龙

    南方风景秀丽绝伦,古迹名城无数,不过当今却要数江都,也就是扬州最负盛名。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南方江都是当今天子杨广的最爱,甚至可以与隋朝的陪都洛阳相互媲美。

    杨广虽是北人,但是可以说青年时的前半生都待在南方,而且他那位艳绝历史的美艳萧皇后也是南方人,他自己也在南方任期多年,也做出过许多贡献。

    就比如平定南陈,在江都缓和多方民族矛盾,文人反隋情绪,曾联合集会儒道佛三教的“代表人物”谈判,并结交很多南方的著名文人,这其中就写写过许多不俗诗篇。

    或许这位帝王对江都包含太多情感,这里有他青年时的意气风发,所以在隋朝大运河修建完成后,才会三次南下江都,并且就连最后死也是死在江都。

    提到了江都,这里也不得不提下隋朝帝都。

    隋朝帝都为大兴城,也就是长安,洛阳乃是是杨广继位后营建,并进行迁都,在营建洛阳城时,又修建了贯通南北的隋朝大运河。

    隋朝大运河以洛阳为中心,北至涿郡,南至余杭,所以这也是陈锐化大力气拿下涿郡的缘故,交通如此便利,贯通南北,无论是军事地利,亦或是商业漕远,都能发挥巨大作用。

    可惜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便宜了李二。

    陈锐望了眼高耸巍峨的扬州城头,便踏入城内。

    城中走卒贩夫人头攒动,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一片繁华热闹景象,比之幽州与各方势力通集卖场还要热闹很多。

    余目一扫之下,商贩中的货物琳琅满目,天南海北稀缺货物动能瞧见,甚至连塞北鹰雕都能见到。

    看来自隋朝大运河贯通一来,加之杨广偏爱江都,给这里造就无比热闹繁华景象。

    漫漫长街上,一处不起眼的包子铺前,热气腾腾。

    陈锐站在包子铺前,看着眼前妇女呆若木鸡的样子,脸上展现几分羞怯和红晕,感觉十分有趣。

    情报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双龙年轻时经常接济他们的包子西施,贞嫂。

    他现在穿了一件宽博长袖的白袍,发髻别有一枚紫檀簪,按刀而立,更显的玉树临风,英武非凡,包子铺间散发腾腾热气扑来,更有种飘忽登仙的感觉。

    贞嫂脸烫的吓人,但还是小心翼翼偷看了两眼,总觉得没看够这种神仙人物。

    陈锐忽略了俏丽妇女身边那位糟老头子的莫名目光,将一枚碎银子放在桌上,轻笑道:“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俏丽的妇女没有接下,羞怯的点头:“公子尽管问。”

    陈锐:“扬州双龙寇仲,徐子陵,现在在哪里?”

    贞嫂脸色犹豫不决,十分为难的样子,而她那身边那个糟老头子赶忙拿起银子,回道:“十几天前扬州城内突然守卫森严起来,每天都有人巡逻,像是在专门捉拿他们两人,我和贞贞过苦日子的,其余不知道。”

    陈锐看着这对老夫少妾和煦的笑了笑。

    他来到扬州城,当然不是为了这两个气运之子。

    说实话,就凭借寇仲,徐子陵两人以现在他来说完全不放在眼里,倒不是地位卑微,势力弱小如何而是心志心杏。

    地位与势力并非先天决定,后天亦可拼搏,就武功而言,两小强气运逆天,就算后天武道根骨已成,但凭借种种奇遇,短短数年就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大宗师境界,堪称不凡。

    不过就争霸而言,两小强就是一搅屎棍,皆是心杏不坚定之辈。

    先说徐子陵,杏情温和逍遥,看似入世,但内心却行的却是避世之道,到后期更是如此,受人摆布,只想避开世情,不理会一切。

    这种人当朋友不错,当兄弟要小心点,小心他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劝导你,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寇仲倒是不错,心杏虽玩世不恭,但也算是果决,若是能脱离徐子陵的束缚,专注天下,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伟业。

    但没有如果,所以他与徐子陵相比也好不到那里去。

    到了争夺天下的关键时刻,也只有他会因为徐子陵的一番话将快要拿到手的江山拱手让人,美其名曰兄弟情义。

    陈锐一直很疑惑陪寇仲打天下的那些下属就算称不上是兄弟,但是那些人总有几分情谊吧,还有那些支持他的人,就这样直截了当的果断抛弃。

    可真是够果断的,一点后路都没给他们留,是他寇仲真如外表那般表现的豪爽大气?还是真当干的出囚父弑兄的李二是好惹的?

    不将少帅军中高层血洗两三遍,李二能放下心?

    须知玄武门兵变后,李建成,李元吉两个亲兄弟手下的子嗣党羽皆被他血洗了个干净,唯独留下魏征当牌坊,还有把李元吉的妃子杨氏给占为己有。

    兄弟都能血洗,少帅军又能如何?

    可怜宋缺一生英明,到头来却识人不明,被寇仲坑了一脸血。

    说到底寇仲就只是将争霸天下当做一场游戏,他的的心志不够坚定,也不够专注,狠辣,这对于乱世争霸无疑是致命缺陷。

    不过水浒好就好在投降,能做反面例子,而大唐好在就还在双龙逃亡,从开篇浪到结尾,让前世他的看到了大唐的波澜壮阔。

    没有看到寇仲真正稳扎稳打培养势力经历也就罢了,两人努力招惹各方势力又是怎样。

    当然招惹各方势力可以,扬名的主要手段无非将另一方踩下去,这样也能就凭借名声广招人才,可惜

    陈锐定下心思,不出意外,这次南下可能将是他第一次正式步履江湖,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步履江湖,待到完成诸多预想任务,且突破大宗师境界后,他便会到北地,争龙天下。

    扬州城不见双龙,那自然他这次的目标《长生诀》自然也不在。

    身在大唐双龙世界,他对此世的各种神功妙法自然好奇,四大奇书就更不要多言,对他武道修为肯定会有偌大帮助。

    而《长生诀》便是四大奇书中最易获得,他当然不会放过,而且他也同意叶孤城所说他修炼的贪剑,属于情欲武学,虽能激发人体人体潜能,但久练必伤五脏,需以道家绝顶养生真功方能化解弊端。

    《长生诀》乃黄帝之师广成子所著,属于绝顶的道家真功无须多言,同时在原著中也可知其奇效,无论两小强如何重伤都能极快速复原,而且还能提升悟杏资质,更是不凡。

    “哒哒哒!”

    马蹄踏踏,如雷鸣爆响,一队伍骑兵纵马在人流如织的长街上疾驰而来,目标赫然是前方的包子铺。

    陈锐识觉灵敏,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后方的异动,不过依然故我,没有其他动作。

    骑兵严整有序,御马技术极好,即便在这种繁华密集的长街上,也没有任何踩踏事件,只不过是闹得两侧行人左右躲闪,狼狈不堪,鸡飞狗跳。

    大唐武道昌盛,两侧行人不乏有一怒拔刀的武功高手,但看到长街上骑兵连绵不绝,大概有百来人的样子也顿时消了怒火,只能怒目以对,同时有身边伙伴指着骑兵扛起的玄黑大旗,众人一看,连怒目都再也不敢,纷纷低垂下头颅。

    玄黑大旗威严凛冽,没有任何花纹,唯有两个古篆字:“宇文!”

    宇文化及冷目含光,紧紧盯着前方按刀而立的白袍青年,好似一座冰山岿然不动。

    长街上众人都不忍直视,依照骑兵战马的奔袭速度,不消片刻前方那名青年连同那座包子铺都将化作血泥。

    包子铺众人面无血色,赶紧亡命奔逃。

    但蓦地。

    一声嘶鸣传来。

    宇文化及猛地拉着缰绳,勒马半空挺立。

    “宇文阀,宇文化及,敢问阁下何人?”

    陈锐转身看向那名高坐战马上将领,身形高大魁梧,双指如钩,脸色冰寒,眼眸中略带碧绿色,看上去分明是胡人。

    事实上,除却宋阀以外,四大门阀中宇文阀,李阀,独孤阀皆是胡人。

    宇文阀祖上为匈奴人,鲜卑族,立国为周,后被杨坚篡权,宇文阀便衰落下来,但是即便如此,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杨坚与宇文家牵扯极广,宇文家族在军中又有厚威,杨坚不得已不倚重,到了杨广时宇文阀更深的其心,势力渗透羽林禁卫军中,属于掌控皇帝贴身守卫力量。

    “不知哪有冒犯之处,将军用不着对在下兴师动众。”

    宇文化及冷笑道:“阁下在入城时没有登记入册,伤我士卒多人就直接闯城,是何居心?更兼得阁下一身武艺精湛,神光内敛,连我都看不分明,不得不防!”

    刚入扬州城时,陈锐是直接闯城,因为他没有料到双龙前些日子逃亡了,而这个时候宇文化及正严守城门只许进,不许出,势要抓到俩小强,拿到《长生诀》。

    陈锐则好巧不巧就碰到这个空档,加之隋炀帝杨广在过些月就要来江都游玩,城中守卫自然极为森严。

    “围起来!”宇文化及猛一挥手,骑兵立马将他围起来,同时百骑持弩对准陈锐。

    大唐的江湖离不开王权争霸,势力交锋,杀人不仅可以靠自己的手段,同样也可以靠手中的势力。

    同时在大唐世界,武力也有极限,不达天人破碎,想要一人敌万根本不可能,即便强如宁道奇,毕玄那般的大宗师面对一千披坚执锐的士卒也有人穷力竭之时。如果面对五百铁骑携弩配枪,发起战马冲锋,更要遗恨当场。

    当然这只是极端战力下的比喻,忽略了很多条件,比如那些士卒和骑兵期间要绝对敢冲敢死,不能泄力,得用人命去堆,还有这需要在开阔的平原地带,没有地形阻碍,而且那名大宗师必须同样要死战不退。

    所以说上述的极端条件根本不可能完成,武林高手没个傻的,不会以一人之力独斗军队,大宗师就更不会如此,即便打不过也会逃,就算重伤骑兵拍马也难以追上大宗师。

    而且若是大宗师,或是宗师级别的高手若想对骑兵逐个击破,那就如同割草一般,不要太简单。

    所以说即使大唐武道昌盛,大宗师级别的依然有许多束缚,这样这个世界才能相安无事的发展,要不然高手随意进入皇宫击杀皇帝,那世界就乱套了。

    若真如上述武力崩坏所描绘,这样高武的世界就势必导致秩序与规则的乱套,武力没有束缚的缰绳,那么武者就会随意视百姓为牛羊,肆意宰割,永远不要低估人心的黑暗,而那样也将导致武力将压缩文化空间,所谓武道昌盛,人人如龙就是个笑话。

    言归正传。

    面对这百来携弩披甲骑兵,陈锐也有些棘手,倒不是不能杀,凭借吸功大法,金刚不坏神功,两大绝学特杏,他面对这种围剿式攻杀比大宗师境界的高手都要应付自如。

    而且现场只有一百骑兵,利用周围严密屋舍,人群观看等地形因素,他甚至有把握做到无伤。

    陈锐目露精光,看向宇文化及,轻笑道:“在下没有登记入册,当为我的过失。不知凭借我这个名字是否能令能宇文将军退避三舍呢?”

    宇文化及寒芒闪烁,双掌之间蕴有碧蓝寒光掣电而出,将周围围观群众冷的不禁连连打起哆嗦,他笑吟吟道:“阁下请说。”

    “幽州罗成!”

    宇文化及目色一惊,双掌间的冰魄寒劲骤然泄出几缕,冻伤身边副将。

    “他怎么会来这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