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下格局【5K,求订阅】

    随着苏烈的怒吼,后方一队百来骑军列兵散开而来,旋即手中的标枪猛然脱手。

    标枪其体甚长,向前之刃作三角形,杆尾之刃作花瓣形,两头均可刺敌,亦可投掷杀敌。

    这种标枪在幽州叫作三尾掷枪,是向突厥学习而来,进而改良,专破团甲护盾,甚有奇效。

    “蓬,蓬,蓬”

    势大力沉,飞电而来的标枪猛然刺在垒高的盾牌墙面上,伴随无数扑哧刺穿音响,标枪洞穿盾牌,继而直接刺穿盾牌后面士卒的身体。

    血液飚溅,盾破人翻。

    督阵的壮汉青筋暴露,怒吼:“补上去。快!”

    无数士卒如同潮水般涌了上去,但是迎接他们的却又是一波标枪,同时苏烈手中银枪一挥,像是划破极暗之夜的一道光。

    银辉升腾,不可逼视。

    银枪横空一扫之下,前方举着盾牌的数十位兵卒如同纸糊一般,像是絮草一样被挑飞出去,有得身体甚至凌空爆炸成一团血雾。

    血色染红重甲,无数骑兵自苏烈破开的口子蜂拥而入。

    无数刀光一闪,人头像是稻谷被收割一样,惨叫连连,残肢人头齐飞。

    此时漫空的乐声愈发滂湃激昂起来,仿佛在迎接山呼海啸一般。

    候希白屏气凝神,看着那势如破竹的鬼骑兵,心中感慨颇多,这才是天下一等一的骑兵,郭绚大军中一道大口子已被骑兵锋锐的刀口切开,想要愈合根本不可能。

    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是血的报复,而且除了现在西侧翼有高鸡泊杂兵牵制,东侧翼也要刘黑闼出手,同时这个时候也郭绚和那名大汉也应该死了,否则这样打下去,罗成一方就算能赢,燕云鬼骑也势比尽数折没。

    果然不出候希白所料,东侧翼不知何时出现的刘黑闼手持镔铁长棍,怒吼道:“兄弟们,给我杀!”

    郭绚始料未及,难以置信道:“不可能,怎么还会有兵力?”

    “郭绚你是不是很惊慌?”一旁凌敬幽幽道,好似鬼魅。

    “你”郭绚猛然转身,却看到了闪烁的银光。

    凌敬手刀一挥,一颗头颅赫然出现他的手中,旋即雄浑掌势拍向围杀而来的卫兵,他大声道:“郭绚已死,郭绚已死,投降者免死。”

    一言既出。

    兵马纷纷逃乱,踩踏死亡者众。

    说完,他立马朝那名前方督阵的壮汉道:“魏刀儿,郭绚已死,不要再负隅顽抗。”

    那名叫做魏刀儿的壮汉将领目呲欲裂,奋力向四周吼道:“大将军已死,我魏刀同样愿战死沙场,直至战到流尽最后一滴血。也死战不退!”

    “死战不退,死战不退。”

    隋军中不乏血气男儿,更有魏刀儿培养出来的亲卫精兵,一时间听闻将军魏刀死战不退宣言反而更激发心中血气,冲天怒吼,再次搏命起来。

    候希白微微一叹,这名叫做魏刀儿的将领临机决变堪称不俗,远比郭绚威胁来的更大,如果罗成没有后手,斩杀郭绚固然能胜,但是脱离郭绚束缚的魏刀儿可能对骑兵造成的伤害更大。

    不过事情并没有如果。

    “给我杀!”

    不知何时出现魏刀儿身旁的窦建德一声巨吼,同时手中长刀挥出,亮色黄芒突然笼罩了魏刀儿的身影。

    “扑哧!”

    “铿锵!”

    魏刀以刀对刀,与窦建德互相对拼,但是之前猝不及防之下,左臂立时劈下,伤口血色淋漓。

    周围卫兵想要上前阻力,但只听到拔刀声音,无数士卒又已然失去知觉。

    窦建德所统领的水寨杂兵纷纷出现和魏刀亲兵攻杀起来。

    放在平时这些杂兵和这些精锐士兵难以相抗,但是现在场上乱做一锅粥,同时隋军胆气已丧,逃命者众多,哪里还能组织森严井然的反击。

    此时他们与这些杂兵无异,而且他们军心丧胆,难以久持。

    魏刀儿青筋右臂暴起,目色狠厉,他早就告知郭绚窦建德可能诈降,但是却不得郭绚信任,因为窦建德是凌敬带领而来的,而且立下了军令状作为担保。

    而且早先他就将窦建德杂兵的武器收缴,现在那些杂兵却有了武器,他恨。

    “啊!”

    双方你来我往,刀光交错。

    候希白已不再关注窦建德是否能战胜那名魏刀儿,现在个人的胜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窦建德这支杂兵确有奇效,选择在军阵当中叛逆,足以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且窦建德作为罗成青睐招揽的对象,候希白相信他不会连魏刀儿都不能斩杀。

    最重要的是大军前方,苏烈率领的燕云鬼骑已经在肆意屠杀,是的,这已经是一场屠杀了,以骑兵居高临下的冲杀上逃乱的步卒,不算燕云鬼骑兵的刀,仅凭战马的冲撞就能令无数步卒殒命。

    刀光挥舞,哀嚎遍地,惨叫连连。

    燕云鬼骑将四周化作一片血狱般的存在,令候希白见之,心底都隐隐发寒,他顿时觉得那些魔门的手段在军阵当中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死来!”

    一声冲天巨吼中,魏刀的身体被窦建德的刀芒撕裂开来。

    兵败如山倒

    萧停鼓歇。

    石青璇凭栏而立,默然看向已在打扫战场的水寨杂兵。

    此时天空雪变为鹅毛大雪,似乎天地也要隐藏这片血腥之地。

    候希白浑然不觉两位男女身上发生的异变,稍显急切的问道:“秦兄,你答应过清璇帮你后,可要给我首诗词的。”

    现在两军大战完毕,又逢雪景,不妨现在作下诗词如何?”

    候希白话说完,陈锐都能感觉身旁一侧的石青璇气息都有些异动。

    他有些疑惑候希白与石青璇为何都这般期许能够见到诗词,不过旋即也就释然了,在这个大唐世界可不止有魔门,道家,佛教,天下更有许多儒士存在,就比如像大儒王通者不可胜数。

    大唐中儒家虽未成教,但渗透宇内,论势力丝毫不逊色于道家,魔门,佛教,而且天下间入世最为广泛的便是儒家,无数世家豪阀多有大儒存在,而他们则掌控了天下的舆论,堪称无冕之王。

    这种结果便是造成了文风鼎盛,在南方更甚。

    候希白和石青璇两人身处南方自然深受影响,更何况两人家学渊源,自幼深受文化熏陶,喜爱诗词并不奇怪。

    大唐儒家大兴缘故许多,首先便是因为魏晋时期,文星璀璨,名士辈出,给后世留下丰富的文化底蕴,虽有五胡乱华毁了不少文化典籍,但是神州文化风骨铸成,即使在劫难中亦可浴火重生,而且五胡乱华时期北人衣冠南渡,也给中迎留下了文明火种,这同样也造成南方文化鼎盛远超北地。

    就比如南方陈朝君主陈叔宝虽治国不行,但文学方面可是一代大家,堪称削弱版李煜,而且在歌舞方面极为有屿诣,当然也留下‘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骂名。

    其次原因便是隋朝定鼎,南北统一,经济得到空前发展,自然需要丰富文化精神,诗词歌舞等等文化也同时也得到巨大发展,比之魏晋更有过之而不及。

    其中例子可证有杨广,杨勇两人。

    隋文帝杨坚不喜繁华,礼乐,诗歌,可是他两个儿子却很是喜欢,杨勇不多说,好学,善于写词赋,杏格宽仁和厚,率意任情,但废除他的原因之一便是好奢华歌舞。

    杨广此人隐藏较深,待其父杨坚死后才暴露本杏,虽说被后世谥号为‘炀’,但对后世文化方面的贡献可谓是功载千秋,造福后世。

    其一,杨广时期正是典定科举制度,设进士科,对后世历史影响极深。

    其二,杨广在位近二十年,共成书一百三十部,一万七千多卷。所以在隋时的藏书量是中国历代最多的,大兴城和洛阳建有大藏书殿,而最终的成果则是规模宏大的秘书省,在洛阳藏有珍本,藏书总数达37万余卷。为了让两京的宫、省、官府使用,杨广下令建造藏有节录本的观文殿。

    这些都是其对后世影响,就个人而言杨广诗词造诣极高,得到后世大儒王夫之极高评价,连皇帝都这般热爱诗词,如此有文化,候希白,石青璇这种状况简直稀松平常。

    当然儒家大兴,文化昌盛,在隋灭之后更没有消亡或颓败,反而凭借魏晋风流和隋朝底蕴迸发出了神州历史上前所未有璀璨光芒。

    盛唐风采,可谓是神州千古文明的高光巅峰时刻,其中文化的代表便是盛唐诗歌,通过诗歌引得无数人为之心驰神往。

    话题扯远了,言归正传。

    陈锐凝神细思,对于抄袭诗歌他并无什么道德洁癖,或心理负担。

    穿越者穿越古代,诗词歌赋便是福利之一,为何不能加以利用?

    尤其是对于穿越者出身家徒四壁的开局,想当年,洛阳纸贵的典故,不过是西晋左思,写成《齐都赋》,此文一出,从一名籍籍无名的寒士一跃成为闻名天下的大文豪,又被封官许愿,后来写下《三都赋》,引起洛阳纸贵。

    抄袭诗词能给人带来巨大利益名声,可谓是极速改变自身环境的极佳手段,但也不是没有风险,若是写下豪放派诗词,又突然更换为婉约派诗词,绝对会引起他人怀疑。

    不过这种行为极为‘睿智’,可以说是欺负古人没有文化吧。

    当然这还算是小事,古代多有节日祭祀,各种活动,避免不了会有应酬,位高者要求穿越者,临场作诗词,那他就得凉凉,一次两次或许能搪塞过去,但是也迟早露馅。

    抄袭诗词各有利弊,就看个人取舍,说到底打铁还需自身硬,若是没有自身才华作为底蕴,擅自‘欺世盗名’,做出超过自身位格的事情必遭反噬。

    不过这对于陈锐来说不是问题,此世他位格足够高,而且世间敢向他要诗词的人没有几人存在,首先要敌过他的拳头,再问问幽州骑兵,当然他自己同意都不是问题。

    他知道当《狼居胥怀古》一词作出来的时候,北地一改对他的纨绔名声,比他战胜毕玄还更为轰动,而且诗词一出,还成功的将罗艺这个老奸巨猾的坏老头塑造成了老骥伏枥的廉颇形象,北地百姓中那个残暴屠夫一下子变成了北地守护神。

    而且他还听候希白讲过,怀古一词出后,江南轰动,一词颇有洛阳纸贵气象,连青楼中都多有娇女佳人执铁绰板铿锵吟诵,每场爆满叫好。

    同时突厥犯境,天下人无不痛恨,罗艺和陈锐直接将突厥给崩碎了牙齿,一举振奋了国威和人心,那些掌握舆论权大儒也纷纷点评这一时事,对罗艺颇有认可。

    甚至连岭南宋阀磨刀堂中都传出一语:“戮夷族而振中迎,罗艺人雄风华,未能与之一见,惜哉!”

    陈锐知道被他便宜老子罗艺得知宋缺都点评了他,外表会故作古井无波平淡状态,但内心绝对会高兴的跳脚。

    在南方,连宋缺都因怀古一词点评罗艺,也可见怀古一词掀起了何等潮流,而且老一辈都做出了示范,底下的青年儒生又是何等疯狂,恨不得直接北上。

    候希白,石青璇就是其中的行动派,这便是怀古一词给陈锐带来的影响。

    名声显露,扬威自身,武功与文采并重而名动天下,就必然会有人才英杰如候希白一般慕名而来,到时利用手段,恩威并施自然可以招募大量人才,这可是对王霸争龙有莫大帮助。

    不过现在陈锐却并不想作什么诗词。

    他看向候希白缓缓道:“你真想要我的一首诗词?”

    候希白点点头。

    陈锐莫名笑道:“那就以雪为题吧。”

    候希白激动万分,现场作诗可不常见,但又听到陈锐:“你可别后悔。”

    候希白有种不妙的感觉,连石青璇也莫名看向了陈锐。

    陈锐看着漫天雪花飘舞,饱含情感,凝神沉声道:

    “什么东西天上飞,东一堆来西一堆。莫非玉皇盖金殿,筛石灰啊筛石灰。”

    “如何?”

    不知为何,陈锐感觉他们心中某些东西嘎嘎破碎了。

    候希白一脸懵逼。

    石青璇手中紧握玉萧握的很紧,脸色紧绷,但下一秒扑哧的一声笑了,然后弯腰低身,笑的肚子疼,极为不淑女。

    候希白深吸一口气,竭力安抚自身情绪,但还是怒气勃发:“罗兄戏耍我吗?”

    他此刻寒声发问,连陈锐借秦川的假名也不顾。

    陈锐依然笑问道:“此诗如何?”

    候希白猛一拂袖,怒道:“这算诗吗?简直狗屁不通!”

    “我知罗兄才华惊人,知识如渊似海,非我候希白能比,罗兄既然不愿作诗词,大可坦然拒绝,我候希白绝不会抱怨半句,你用不着拿这种东西来羞辱我!”

    陈锐也没有想到候希白反应如此激烈,只是戏谑幽默一下而已,恐怕他低估文人对于诗词的热爱程度。

    他看着候希白,缓声道:“你真想听得诗词?”

    候希白默然不语。

    却见陈锐目视远方,风雪垂下,朗声颂道: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PS:真实历史,窦建德崛起经历。

    大业十二年,涿郡通守郭绚率兵万人讨士达,士达自以智略不及建德,乃推为军司马,以兵属焉。建德既统众,思用奇厌伏群盗,乃请士达守辎重,自以精兵七千迎绚,诈为亡状。士达取所虏,阳言建德妻子,杀之。建德遗绚书约降,请前驱执贼自效。绚信之,引兵从建德至长河界,欲与盟,兵懈不设备。建德袭杀其军数千人,获马千匹,绚以数十骑去,追斩于平原,献首士达,威振山东。

    出自《新唐书》

    前面涿郡写成了涿州,错误,主角身处大唐,属高武,适当做了些修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