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雪屠【6千字大章,求订阅】

    陈锐凝视观察战场。

    高坡之上利用地势已经埋伏有高鸡泊刘黑闼领携水寨的一千杂兵,而此时并不见苏烈身影。

    远处。

    云气消散,金鳞初绽。

    候希白目视远方,一片乌泱泱骑兵连同步卒缓缓行军而来。军容森严,声势豪壮,以他功聚双眼的超人目力,自然能够看清前方有他熟悉的身影窦建德。

    窦建德身旁十步外还有一名美髯披甲的中年儒将,其身旁还拱卫两名同样披薄甲的中年。

    一位是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双目精光内敛,同样蓄山羊须,另一名身形壮硕,皮肤黝黑,脸上满是胡茬,额头间高高鼓起。

    很明显,这片隋军组织森严,万人行军毫无半点乱象,远胜他在南方所见的所有士卒,可见北地形势严峻,已达举木为兵的程度,也同样可见郭绚腹中还是有些墨水,而且窦建德身在十步之外,可见其对他心中也有所防备。

    诈降?诛杀首脑?

    候希白目光凝神细思。

    窦建德虽在万军之中,但距离郭绚也只是十步之遥,诛杀首脑一击建功并非没有可能,但是若想如此,就必须拼命干掉郭绚身边的两大拱卫高手。

    军中虽极少出现宗师级别的高手,但是媲美江湖上的顶尖好手却是存在,加之历经战阵历练,战力也比江湖人士要稍胜一筹。

    郭绚贴身拱卫两大高手就是如此,那名儒士风范的山羊须中年乃是顶尖的内家高手,而披甲壮汉却是横练金身顶尖好手。

    窦建德要瞬间除去这两人根本不可能,除非

    除非这两人高手中就有幽州的秘谍,这才能证明罗成为何能那么信誓旦旦,而幽州对北地的渗透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了么?

    其心必反,其心可诛!

    但这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三百里高鸡泊芦苇荡荡,郭绚远眺前方,挥鞭指笑道:“时维九月,但北地接连下起小雨小雪,地面湿滑,芦苇更是更是被雪水浸透。”

    “若非如此,高士达在这高坡两侧埋伏伏兵,将我部兵马驱赶到这芦苇丛中,恐怕绝对能烧个一干二净。”

    “可惜,他虽占据高鸡泊水利,但天时不在,人和就更没有,难道他还能敌得过我的一万多精兵吗?”

    “哈哈哈”

    郭绚笑声朗朗,自顾自的拂须大笑,又看向身旁贴身的文士,道:“凌敬最近可有什么新作。”

    那山羊须中年无奈摇头,“可比不得将军文采风华。”

    郭绚笑了笑,看向窦建德:“高士达可在高鸡泊内?”

    窦建德底下头颅,面色愈发包含苦意,“将军,他绝对在那里面,末将熟知水寨地形,愿将其捉拿归来。”

    郭绚淡淡道:“你只需告知高鸡泊内地形即可,其他无需你多管。”

    他早已将高士达视作瓮中之鳖,如此唾手可得的功劳,他怎可令一个不知名反贼拿下,收拾完高士达,那就再直接将他一并收拾。

    窦建德故作无奈心恨之状。

    郭绚成竹在胸,嘴角含笑,但不知为何眼皮却跳个不停,心也仿佛咔到嗓子眼里。

    为何四周如此寂静,还有竟无任何水鸟虫鸣之声。

    顿时。

    气氛死寂。

    郭绚身旁高手如临大敌。

    “嘣!”

    不知从何传来弓弦霹雳之声。

    “小心!”

    郭绚身旁那名山羊须的儒士奋力一跳,猛然探出一双鹰勾般的手掌。

    一支箭赫然出现在儒士的手中,轻颤不已。

    寒光四溢的四棱锥箭头锋锐逼人,箭矢只距郭绚眉心有半个指尖之遥。

    郭绚后背已经凉透,寒风一吹,冷入骨髓,他喉咙伸缩,大口咽了口水,对凌敬拜谢道:“多谢凌兄,今日之恩,必不相忘。”

    凌敬松开箭矢,手上出现一道血痕而不以为意,只是漠然看了看不知何时出现在郭绚身后的大汉。

    所有士卒震惊不已,纷纷伸长了脖子看向侧翼滚滚传来的雷鸣。

    千骑滚如雷鸣咆哮。

    若是放在晴空碧日,绝对是马蹄后烟尘四起之景。

    郭绚怒意盛烈,猛一挥手,示意士卒列阵法准备,又看向那道无匹疾驰而来黑色闪电,面容震怖,骇然道:“燕云鬼骑?”

    “燕云鬼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可能?不可能”郭绚似烈火烧心,大声咆哮。

    万人军震止不住的骚动,连各部将官也无法阻止,甚至连他们都心有戚戚。

    杨广下命令郭绚镇守涿州,主要为的就是防备幽州的罗艺,两者紧邻相隔,试问士卒又怎么不知道到燕云鬼骑的恐怖名声。

    披重甲,携劲弩,持幽刀,负长枪,还有最后那标志杏的覆厉鬼面具。

    这些都是燕云鬼骑的标配,准确无疑。

    每个人心中直接断言,是因为在北地也从来没有哪只队伍敢像燕云鬼骑这般置办这一身威风凛凛的装备,不仅是由于做到这些需要极高的军事素养和武力,而且在北地那个男儿和百姓不将燕云鬼骑视作北地的荣耀,是北地名震天下的名片,在他们心中不容亵渎。

    同时在北地也广为流传一个故事,隋文帝杨坚在位期间,营州[辽||宁]通守曾有意打造另一支燕云鬼骑的想法,特意抄袭了燕云鬼骑的行头,被临近的幽州罗艺得知,直接兵发营州,一日连破五城,势如破竹。

    营州通守不敌,跑死八匹快马,三日后告知在长安的杨坚。

    杨坚怒不可遏,佩剑斩下桌脚,势要罗艺不得好死,随即连下三条铁令出兵威胁罗艺,但一日后,杨坚得知营州陷落,罗艺此时尽得幽,营两州之地。

    北地百姓皆知后面的事情,当罗艺占领营州后,铁令内容变成了封罗艺为幽州总管,靖边候,统领幽,营两州。

    这个故事被北地百姓渲染多次,其中也有许多漏洞,最大的漏洞就是罗艺出兵营州,理由竟是为了燕云鬼骑,但就算如此也依然阻止不了百姓的津津乐道,同时也给燕云鬼骑增加强大的传奇杏,使得北地家对燕云鬼骑喻户晓。

    当然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版本,就是突厥冬季赛猎起兵进犯并州[山||西],罗艺贼心不死,趁此空挡,借机兵发营州,攻城拔寨,杨坚得知后,并没有发什么铁令,而是直接封罗艺为幽州总管。

    原因是因为此时不仅有突厥进犯,而且此时在南方宋缺联结诸雄造反,杨坚已派十万大军前往镇压。

    不过这个稍显真实的故事在北地并没有传播开来,而随着另一个故事在推手的操纵,燕云鬼骑愈发深入人心。

    “蹄声雷动,军心丧胆。”

    登高楼上,候希白一览无余,此时他双目如寒星骤亮,远眺那未出全貌而黑甲如林的燕云鬼骑,心中也忍不住振奋激动起来。

    他转头看向平淡如常的陈锐,缓声道:“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今日得见名震天下的燕云鬼骑,方知道兵书上所说的方略之军是何等的风采,就算不得罗兄诗篇,能见燕云鬼骑也无憾已。”

    陈锐道:“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说的。”

    候希白双目一亮:“哦,还有谁说过?”

    陈锐笑了笑,没有回答。

    一旁石青璇凝声道:“杨素。”

    候希白追忆起来,然后,莫名笑了起来,也没多问什么,又道,“就算罗兄埋有后手,一万五精兵,这一千燕云鬼骑不怕尽数折没吗?”

    陈锐摇摇头,道:“马革裹尸,军人宿命。”然后看向一千骑兵,幽幽道:“为万世开太平,我和罗艺一样都固执的认为,这些军人比那些拿笔杆子的重要。”

    候希白并不认同,保持沉默,随即又问道:“还有一个问题。”

    陈锐:“什么?”

    就在此时,高坡上郭绚指着燕云鬼骑方向,奋力向全军吼道:“看到了没,看到了没有,那些燕云鬼骑只有数量不到两千,我们足以可以获胜。”

    候希白见之嗤笑道:“清谈之辈,不足成事,胆气已丧,岂是这般就能轻易挽回?若是他身先士卒,亲自上阵,我倒敬他三分!”

    郭绚又朝着苏烈领军方向吼道:“燕云鬼骑出现高鸡泊,肆意犯境,难道想造反吗?”

    “须知现在天子正在并州北巡长城,一旦得知,定要治罗艺叛逆之罪,若是现在你们回头我可什么都没发现。”

    候希白苦笑的指着遥远出郭绚的身影,“正如他所说,这么明目张胆出兵,幽州是想造反吗?现在杨广可是在并州,离幽州可是不算太远,而且因三征高丽,余兵可都分布在北地各处,一旦杨广聚兵,你们就不怕落得如同杨玄感一样的下场吗?”

    杨玄感,隋朝柱国杨素之子,仕隋官至礼部尚书,袭封楚国公。因隋炀帝猜忌大臣,使得杨玄感内心不安。

    于是开始策划谋反。大业九年春,炀帝第二次出征高句丽,命玄感于黎阳督粮。此时民变已经陆续爆发,玄感以为机不可失,遂滞留粮草,屯兵于黎阳。

    不久进围洛阳。久战不克,隋援军到来,攻势强烈,玄感军立刻不敌,被迫西撤。一日三战三败,然后再重新对战于董杜原,被宇文述诸军攻击,玄感大败,觉自逃无望,自杀身亡。

    杨玄感身死,意义极为重大,他是隋末最先起兵反隋炀帝杨广的贵族首领,这标志着隋朝统治阶级的大分裂,严重削弱了隋统治势力,促进了农民起义。

    陈锐:“待解决完再说其他。”然后看向石青璇,“你准备好了没有?”

    石青璇轻轻点头。

    高坡上郭绚军队听后,心中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振作起来。

    郭绚挥手示意,一千骑兵手提长刀,快速穿入过去。

    苏烈看着骑兵冲来,心脏仿佛在剧烈燃烧一般,狂暴非常,他和陈锐说过他从军四年,这说法即是正确,同样也是错误。

    他从军四年是他在燕云鬼骑所在的骁字营内待了四年,之前其他的参军经历他没说,因为他不认为值得说,在这四年的骁字营内,他从骑兵做到了孙江的副将,但尽管如此,他并不出彩甚至被孙江光芒遮盖,因为他所立下的功劳都是每次孙江所领兵作战而得来的。

    不想当将军的骑兵不是好骑兵,这句话他奉为圭臬,但同时他还想加上一句,不想成为燕云鬼骑统领的骑兵更不是好骑兵。

    苏烈披甲覆面,遥看去漆黑的双眸仿佛万丈寒冰,冷静到近乎冷酷,但谁也不知道面具下他的脸庞几乎狰狞到要把面具裂开而来。

    寒风猎猎,破风而行。

    蓦然。

    他手臂垂直一探,一杆丈八滚银枪挺立刺天,声嘶力吼道:“我,苏烈,一战当扬名天下!”

    枪上飘扬的红璎似血,刺人眼目。

    声若雷霆,吓得隋军骑兵惊慌失措,身下的战马也连连嘶鸣。

    候希白也被这道如雷霆的声音吓了一跳,震惊问道:“苏烈,或是苏定方到底是谁?”

    陈锐笑了笑:“一个被罗艺打压了四年的小青年,也是个被憋了四年的小青年。”

    说完再也没有理会,对石青璇道:“开始吧。”

    玉萧竖立,一缕轻音忽然腾起。

    这缕轻音不同于石青璇之前萧音的婉转空灵,仿佛在竹林间随风舞动的精灵;此刻的萧音时而悠长,时而短促,恍若银河九天自击下,水花四溅,又恍若铁马冰河踏梦而来,刀枪骤鸣,萧音如***中将万物击碎,改天换地。

    陈锐沉醉在激昂兵戈音乐中,他没有想到石青璇的音乐能做到如此美妙,不过还是有一丝缺憾。

    那就是石青璇的心境似如道境,平和与世,她的音乐虽能令听者产生感情,但她自己却不能体会到那份情感,尤其是这两军交战的场面,心境不能还保持古井无波。

    陈锐必须破坏。

    旋即,他走上角落旁,那里有一面斑驳老旧的鼓,是为提醒水寨中人敌兵来犯而设。

    拿起鼓槌。

    擂鼓。

    “砰,砰,砰”

    闷响如雷,声震数里。

    候希白有些惊讶的看着这对宛若璧人的男女,罗成会擂鼓,擂鼓擂的很好这并不奇怪,他可是知道罗成未出名前,可是幽州顶级纨绔。

    琴棋书画,诗酒礼乐,飞鹰遛狗,蛐蛐斗鸡等等都可谓是精通,同时这两天时间内他可是身有体会,而且他凭借花间派几世积淀也只是勉强能够跟上他的节奏。

    知识广度惊人,不得不令候希白心生佩服。

    会鼓,打的好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他没有料到罗成竟能跟上石青璇的节奏,与她琴瑟相鸣,甚至能够勾动引领石青璇的萧音。

    激昂的萧音与低沉如雷的鼓声相和,使得每一位燕云鬼骑都感觉骁字营统领罗成就在身边,备受其关注;内心不自觉也随着音乐滂湃起来,浑身上下充满力量。

    “死战!死战!死战!”

    一千燕云鬼骑齐声怒吼,声震云霄。

    郭绚大军看向那如奔雷咆哮而来燕云鬼骑,黑云压城城欲摧。

    士卒的内心怒吼惊骇,这声势即便是万骑也不能做到,内心又变为了惴惴不安。

    赫然。

    锋刃齐出,短兵相接。

    幽刀劈入皮甲中,发出嘎嘎牙酸撕裂血肉,骨头迸碎的声音,也有寒光照铁衣,刀身以奇快的速度劈入脖颈中,噗嗤,血液飚溅在空中的声音极为好听。

    滚烫的血液洒在每一位燕云鬼骑重甲铁衣上,使得他们更像是一群舔舐血液的恐怖厉鬼。

    一千对一千,不消片刻郭绚骑兵就已经解决。

    郭绚此时眼皮狂跳,他发现用骑兵阻拦完全是错误的决定,无论是马匹,劲弩,刀具,皮甲,还是个人武力素养,和这群鬼骑兵相比完全是自取其辱。

    奔雷愈发恐怖,声音也愈发剧烈,因为骑兵已经快速冲杀而来。

    郭绚完全不顾形象,对左右大吼道:“赶快阻拦,赶快,赶快!”

    郭绚身旁那名中年壮汉,犹豫片刻还是上前指挥:“弓弩齐射,步卒结阵,将他们耗死。”

    军中随着壮汉的调兵遣将,躁动渐渐安定下来。

    苏烈看向郭绚大军布下军阵,依然不慌不忙,或许对其他军队管用,但在他这里不行。

    他咆哮道:“结阵。”

    候希白眼观全局,已然发现可能郭绚身边那名壮汉才是这只军队的主帅人物,甚至可能这支万人精兵都是他训练出来的。

    刚才他看了此战局,那支对上燕云鬼骑的骑兵足以可算是精锐,至少放在南方是少有的精锐,但是即便这样还是一击击溃。

    这是许多原因导致的,武器,防具,马匹,骑兵个人素养,最重要的还是胆气,军心,这支骑兵面对鬼骑兵已丧大半,焉能不败。

    至于那名不知名的壮汉,在他看来才能颇为不错,行兵布阵很是老辣果决。

    在对上燕云鬼骑果断选择利用防守消耗鬼骑兵有生力量,此举虽有些狠辣,但是却很有用,骑兵再能攻击,防守到龟壳你又能如何,利用几倍军力消耗掉你,你也无话可说,更何况人数摆在这里。

    他看向苏烈,他很好奇这位令陈锐很是欣赏的帅才人物会如何应对。

    接下来,苏烈令他瞠目结舌。

    随着苏烈令下,近乎千骑的燕云鬼骑顿时结阵,没有结小说人物传记中什么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到什么十面埋伏阵,而是结的是锋矢阵法。

    候希白身负花间几世积淀,不会连兵书都没学过。

    古代行军布阵,无非攻守冲耗等几种,说来也是万变不离其宗,那有什么小说中的一到十阵法。

    锋矢军阵,出自兵书《孙膑兵法》,是一种极为适合进攻破阵的阵法,顾名就是在全军形成箭状的样子.主将的位置在最前面,所以适合战斗力高的勇将.由于最前面的部队非常密集,所以也是突击阵形。

    这样说虽显得普通,但是这种阵法却很有难度,极为严苛,首先主将必须是万人敌般的高手,在最骁勇善战的亲兵卫队掩护下,直接向敌人主将发起进攻,或者破开敌人军阵,这个任务十分危险,不过一旦得手,那就胜利在望。

    以前当候希白翻阅兵书时,不相信世间有人敢结这种阵法。

    主将是万人敌般的将帅之才,这种人才极为难得,而且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谁会令这种人才做这种敢死队杏质的冲袭?没错整个队伍就是敢死队杏质,因为上结此阵,基本九死一生。

    还有这种阵法固然能将攻击施展到极致,而且在山地高坡行军移动效果绝佳,一旦将敌方撕裂开来,那就是如同将敌军视作牛羊般宰割一般,当然不是没有缺点,后方防守基本没有。

    以防守换极致的攻击,以现在候希白的眼光看来,这种人无疑是疯子。

    “跟我冲阵。”苏烈大喝一声,策马疾驰而去,后方鬼骑同样跟随主将进行冲阵,视死如归。

    郭绚身旁的壮汉怒目而瞪,大骂:“疯子,疯子,哪有这种打法。”

    说完赶紧上前督阵,怒骂道:“射,给我射。”

    无数箭矢如瓢泼暴雨激射,射在重甲上,无数火星四溅,同时射中鬼骑兵要害,无数人仰马翻。

    候希白倒吸一口凉气,这一波箭雨下,死伤者至少就被带走五十人左右,而依照两军距离,还有历经两拨这等箭雨,也就是大概要死伤一百五十名燕云鬼骑,如此骁勇精锐,那位苏烈和罗成可真是能硬下心肠。

    此时,陈锐双槌一起,似以天地为鼓,猛然一挥,鼓声震天动地,仿佛雷神惊怒,霹雳欲下,旋即,一阵激昂金戈铁马声化作滚滚呜咽,似天地悲怆。

    郭绚前锋的士卒听着悲怆的乐声,还有那山呼海啸般蜂拥电掣来的骑兵,腿脚冰冷,紧握兵器的手已经开始剧烈的颤抖。

    哀兵必胜!

    接下来就是轮到他们承受燕云鬼骑的滔天怒火。

    又是两拨箭雨激射,一位位同袍接连坠马倒下,苏烈看着前方垒高的盾牌人墙防守,双目几欲喷火,哽咽咆哮道:“游弩手。”

    “在!”

    骑兵呼啸,声音震天。

    郭绚看着闪电般穿刺而来的骑兵,身体忍不住颤抖,前方军士也如同见鬼一般,有的已经东张西望,想好了了逃跑方向。

    “将军,西侧翼营啸,哪里还有敌兵埋伏,同样是不要命的冲上来。”

    郭绚眼珠瞪得老大,自动忽略后面一句话,营啸的后果他作为读书人不可能不知道,结果是兵变暴动离散。

    “才一千燕云鬼骑,怎么可能?”

    但就在此时,天地一声悲痛怒吼。

    “给我破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