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六章 黑甲如林【3K,求订阅,求订阅】

    场上死寂,气氛诡异而尴尬。

    石青璇听完候希白的言语,脸色红到耳根深处,似苹果般叫人想上前啃一口。

    少女似是再难承受眼前男子灼灼炽烈的眼神,转身欲走,却未料到自己的手被后方紧拉住。

    一股异样酥麻的感觉从手中传至脑海,似电般令石青璇打了激灵,她颦眉嗔道,“放开手,你想做什么?”

    陈锐深知过犹不及的道理,洒然放开手来,笑道:“没有什么,只是想从清璇这里借一件东西?”

    石青璇紧盯他,看了许久,长长叹道:“为什么世人总想要那种害人的东西,就算拿到手了又能如何,武功天下第一又能如何?”

    陈锐道:“清璇知道我想要什么?”

    石青璇声音渐冷,透着一股子疏离的味道,“除了石之轩那卷宗,我想不到以你的身份会缺什么?又有什么东西能令你动心?”

    陈锐道:“你错了。”

    石青璇转过娇躯,双眸目露惊诧:“我错了?”

    陈锐道:“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固然神妙,乃是天下武人梦寐以求的武功,但是对于我来说不值一提。”

    不死印法乃是邪王石之轩融合了花间派与补天道的极端相反的武学心法,以佛学义理中“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的高深思想作为理论依据,历经无数生死融合自身武道精髓所创。

    此功法神妙异常,利用阴阳相生,物极必反的原理,通过真气的快速生死转换以致几乎源源不绝而且不会有回不过气的现象,能够随意在生死二气之间转变切换,将别人攻来的真气转化为生气,回复自己的气血。

    利用这种玄妙,使得修炼不死印法者不惧群战,昔日石之轩便一人独斗佛门四大圣僧,宁道奇等人,而陈锐所说不死印法不值一提也是随口调笑面前少女,当不得真。

    石青璇见陈锐用一种煞有介事的傲然语气,也信了大半分,不过转眼瞥见那近乎刻板态度,乍然察觉到自己依然被骗,道:“说谎,不死印法玄妙无双,我不信你不动心?”

    陈锐沉声,缓缓道:“我已经动心,但却是对你动了心,不死印法区区死物,又怎么比的上面前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石青璇这一辈被勾动的情绪也没有此刻来得多,不过左右听多陈锐的“轻浮”之语,也没有之前那么色变。

    蓦然。

    她觉得自己脸皮都变厚了许多,心中又羞又恼,而且若是其他青年对她这般调戏,她肯定懒得理会,一走了之,但在此人面前她不知怎地却没有恶感。

    什么原因?

    石青璇定睛凝视陈锐,已然发现缘故所在。

    他身着一身单衣白袍,黑亮头发飘逸披肩,剑眉英挺,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这本应宛若深空的雪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凭栏独立散发一股傲视天地的宗师。

    但此刻他嘴角却噙一丝笑意,完全破坏身上那股英武气质,直令他如同尘世佳公子,闲适赏雪,神态醉人。

    面前的男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远远胜过她视为瑰玉之姿的候希白,即便将她父亲石之轩青年之时与他相比也同样少逊几筹。

    这不是单单的相貌和气质而显现的,还有武功,才情,权力种种影响而至。

    不说其他,就单言武功,以陈锐现在的宗师境界,气场外放,寻常高手根本难以抵挡,在心中会不自觉对他产生莫名好感,久而久之,甚至心灵都会产生影响。

    其中例子便有双龙和傅采林,双龙无须多言。

    而傅采林天生面部残缺,长相怪异丑陋,但是身为大宗师境界高手,高丽人见之却会产生莫名美感,那些脸上缺陷反而增添几分崇高而神秘色彩,仿佛是神而非人。

    此刻石青璇心中幽幽一叹,发现真相却未料到自己也是如此‘肤浅’,她猛地一跺脚,似是在气恼自己的行为。

    陈锐笑了笑。

    师妃暄淡漠如仙,绾绾妖娆多情,商秀珣兰心蕙质,而石青璇清纯脱俗,但内心却是个娇憨、有些俏皮的少女,有此行为不让人生厌,反而更令陈锐心生好感。

    他揶揄道:“清璇是不是责怪我太过轻浮,太过直白?”

    石青璇怒火未消,气鼓鼓的怒目而瞪。

    陈锐瞧着少女曼妙玲珑的曲线上下起伏,更是吸引心神,他大声豪迈道:“我北地男儿五岁山上掏的了鸟蛋,七岁进的了狼窝,十二骑的烈马,开的了强弓,到十四岁娶妻生子,我北地男人从不遮遮掩掩,喜欢就是喜欢,憎恶就是憎恶,爱恨分明,从来如此。”

    石青璇的耳根鲜红欲滴,还是高估自己的脸皮,也低估了面前男子的无耻,大嗔道:“不要再说了。”

    陈锐脸色收敛,十分冷静,淡淡道:“那好,就不开玩笑了。”

    石青璇听闻,心中无名火起,怒意比之之前更甚,看着眼前冷峻异常的男子,直想跳起来用玉萧敲他脑袋。

    “开玩笑?”少女牙根紧咬,冷声问道。

    候希白远远躲在一旁,观看两人交锋,心中不由一叹,石青璇心中变化已被这个男子牵着走,而且没有他没有动用什么摄心之法,若是如此,他早已中断谈话。

    罗成掌握人心变化可谓达到毫颠地步,这小妮子恐怕落入他的网中而不自知,再加之昨日他们两人谈话,就算此人没有武功,也堪称当世人杰。

    现在再观那面色冷峻,英气勃发的青年,又回到了昨日与他对话的状态。

    陈锐正色道:“之前自然是些许玩笑之语,清璇不要怪罪,你这般仙子人物,我罗成凡夫俗子,怎敢亵渎?今日请清璇来是有一事相求。”

    言毕,他抱拳作揖,诚恳相求。

    若是平日,她对于诚恳待人,礼贤下士的人物绝对会心中产生好感,更何况面前男子风采足以胜过万千人,但现在石青璇心中却只有伤感。

    少女没有答应,陈锐依然保持作揖姿势。

    身旁候希白颇为急切,道:“秦兄有何事相求,不如请说。”

    陈锐依然作揖。

    石青璇双眸迷蒙,凝视着栏杆外漫天舞动的风雪,柔声道:“若是清璇可以办到,但说无妨。”

    候希白突然又发声道:“若是清璇帮到秦兄的忙,赠在下一首诗词如何?”

    陈锐与石青璇很是默契看了眼候希白。

    卖友求荣候希白。

    候希白尴尬一笑,打开扇子扇风赏雪,只见陈锐应声答道:“可以。”

    石青璇问道:“不知何事?”

    陈锐未答,走向栏杆旁,目视远方,“按照时间推算,不出意外,郭绚领兵一万五将大举高鸡泊,届时,我想求清璇用萧音以壮军威。”

    石青璇面露难色,但也答应下来。

    候希白好奇道:“马上就要两军交战,现在可否将你的计划透露出来?”

    “我现在想知道窦建德还有他部一千五士卒到底去了哪里?燕云鬼骑为何现在依然不见人影。”

    陈锐凝神缓声道:“窦建德两日前便听我号令去往郭绚大军当中,投靠了他,而燕云鬼骑这一战由苏烈全盘统携,我也不知作战计划,但料想应该是埋兵设伏。”

    候希白疑问道:“诈降?”

    “没错!”

    “郭绚会相信?”

    “会。”

    “为何?”

    陈锐:“情报不对等,当然会信。”

    候希白:“何来不对等?”

    “第一,谁会料到攻打清河,安阳两县是我幽州骑兵,而且世人谁知高鸡泊内藏是我的燕云鬼骑兵。”

    “第二,窦建德在未投靠我之前,属于反贼势力高士达手下,郭绚只会认为在高鸡泊内的高士达将窦建德逼反,而窦建德深知高鸡泊三百里水形地势,他们会被郭绚作为先锋部队来攻打高士达。”

    “为此,我从安阳县女牢中提出一名罪不可赦的女囚诈为窦建德妻子而当众杀之,以乱郭绚视听。”

    陈锐注意到石青璇眉头一皱,说道:“女囚与男子媾和,杀夫夺产,没有萤枉她。”

    石青璇这才松开眉头,但却听候希白道:“郭绚会相信?”

    “郭绚一定会相信,我也有办法让他相信。”陈锐斩钉截铁道。

    “为何?”

    陈锐没有回复。

    候希白不是蠢人,相反聪明机敏,见其语气如此坚定,心中已有猜测。

    能让郭绚相信窦建德是真诈降,方法多种,最是可能的便是,郭绚身边已有罗成的暗手,或是幽州的密谍,而且能够令郭绚一定相信窦建德是诈降,那密谍肯定在郭的身边地位极高。

    罗艺坐困幽州二十三年,非是不能出去,而是因隋朝势大,天时不在,而且坐困不代表不能做些暗手,更何况郭绚就驻守在幽州身旁,罗艺岂能不施加密谍渗透?

    如今罗艺兵出狼居胥山,大败突厥而斩敌无算,震惊天下,再次令世人想起北地还有这一豪雄,这一系列动作都实属非凡,而且都有婴谋,候希白绝对相信北地多已被幽州密谍渗透,郭绚恐是瓮中之鳖。

    候希白心思转动极快,又问道:“郭绚是什么样子的人?”

    陈锐看眼候希白,见其笑意,还有此发问,他应该猜出了其中答案。

    “郭绚,关陇氏族出身,志大才疏,负有清名,能与官吏为善交好。”

    候希白叹道:“此人若在南方可得安稳,但北地民风彪悍,流民丛生,其必死无疑。”

    说话间。

    苏烈及一千燕云鬼骑佩刀,携弩,覆面,持枪,整装待发。

    黑甲如林,军威如渊。

    石青璇目露诧异,发出‘咦’的一声。

    候希白默不作声,如临大敌,良久指着前方苏烈向陈锐问道:“那高身挺拔,手持银枪的覆面青年是谁?”

    陈锐笑道:“苏烈,他还有个名字,叫苏定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