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五章 有女石青璇【第三更,求订阅】

    登高楼上。

    第一缕阳光照耀在破旧阁楼上,陈锐张开惺忪的眼睛。

    烧刀子固然霸烈,但他已步入宗师之境,自然无碍,所以这一夜他都是处于似醉非醉,似睡非睡的状态,一旦任何异动发生,他必然警觉。

    就比如在昨夜丑时,他就曾发觉候希白出去了,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陈锐起身轻袖一抖,身上些许灰尘尽数震落,缓步轻迈,来到栏杆前面,目及四野,一览无余,当真是绝好风光。

    寒风呼啸,天空下起不急不缓的小雪。

    芦苇漫漫丛生,雪盖白头遍及数十里,而前方高坡上雪水与昨夜积水相融化,使得泥土地面颇为湿滑。

    但这些都无关紧要,再如何湿滑,铁蹄一踏,自然稳如泰山。

    年初时,大雪下的更甚,突厥塞北草原更为荒芜,泥泞遍地,连泥沼都过来了,还惧怕什么泥泞,这也就是他不屑于回答候希白的问题所在。

    他身居南方,怎会明白北地骑兵作战方式,更何况燕云鬼骑在北地如雷贯耳,其中神异,也不是他能明白的。

    可惜,已经走了,无缘得见苏烈一千破一万五的风采。

    想一想,窦建德应该已经按照计划进行,若无意外绝对可以一击建功,至于高坡两侧同样也是伏兵的良好之处,就看苏烈如何运用。

    这一战,他不会亲自出手,只是将自己心中策划交由窦建德和苏烈两人实行。

    手掌大权者,必当操纵万民,翻云覆雨,于细节上见功夫,将万物引导正确轨道上,若事事亲为,不留余地,结果必然落入下乘。

    天地苍茫,陈锐凭栏而立。

    背后看去,青年长发飘逸,身形完美,姿态沉静,有股渊停岳持的宗师气度,让人见之难以忘怀。

    江湖,天下陈锐面带微笑,心中隐有所悟。

    这时阁楼上传来细微踏步声音,还有谈笑对话声传来。

    “秦兄,昨夜有些事情耽搁,未能与你促膝夜谈,甚为遗憾啊!”后方传来候希白的声音,戏谑道:“今日,我便带来了石青璇,你有什么话,可以对她说。”

    陈锐不由一愣,石青璇名震天下,可比什么燕云鬼骑有名多了,其萧技冠绝世间,引得无数上流豪门氏族魂牵梦绕,但昨夜他只是微微一试探,料想她清名在负,权门贵子都难得一见,他亦不例外,不过却没想到石青璇竟然会亲身来此。

    转过身来,他便看到候希白身旁有位蒙面白纱的清丽少女。

    石青璇虽蒙着一层薄薄的面纱,看不真切,但那双动人的眸子却扑哧扑哧地凝望着他,也凝望着他身后的雪花天地;她的身姿朦胧而绰约,其依稀可见的女杏秀丽曲线中,透出几分神秘与极致诱惑。就如雪雾之中,缓缓走出一位不染世间尘埃的精灵。

    似是察觉到陈锐的意动。她身形一凝,莹白如玉的手掌上蓦地多了一只玉萧。

    洞箫婉转,一丝清音,缓缓升起,似是渺远距离外传来,音符充满生机的活跃跳动,在漫天雪花中徘徊回荡,与寒风共舞,化作浪潮漫步,充满与世相和的安然意境。

    陈锐似是沉醉于音乐中不可自拔,随即悠然一笑,石青璇的音乐,可以说是达到了由情生境,近乎于道的境界,听闻音乐,此中欢喜玄妙,言语难以一一道出。

    清音流转,陈锐倏然起掌,以手化刀轻挥而下。

    “咔呲!”

    蓦然。

    面纱骤分而裂,在那双诧异的眼神下,石青璇露出真实的面容。

    刹那之际,漫天飞舞雪花失去颜色,将所有光芒都汇聚在这个清丽如仙的精灵少女身上;如此风流妙致,足以叫常人不敢生出任何绮思遐想,生怕亵渎了她的圣洁风华。

    但此时,陈锐却目光炯炯的盯着面前的少女,仿佛面前放在世间难有美食,秀色可餐。

    石青璇的脸上出现一抹微红。羞怒道:“看够了没有,罗成你真叫我失望。”

    陈锐笑意浓重,连连摇头,戏谑道:“没看够,一辈子也不会看够。”

    石青璇更为羞恼,大嗔道:“能做出《狼居胥怀古》雄词的人,又能令候希白心生敬佩,恨不得五体投地的人就如此无礼吗?”

    陈锐笑道:“世人将青璇视作神妃仙子,自然不敢亵渎,但我不同,我只会与你平等视之,你在我眼中不过就是个长得可爱,有时会喜爱玩乐,会哭会笑,会娇憨,会俏皮的邻家少女。”

    “你我两人平等,我为何不能这样看你,若不如此,你想我如同常人一般在心中亵渎你吗?”

    陈锐言语坦然而诚恳,目光毫不退让与面前少女对视。

    石青璇微红脸蛋露出一丝动容之色,只觉自身完全被面前男子看透一般,在不遮掩目光下好似被剥光的一干二净,“你可真有意思,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是怎样的人?”

    “我自然对你很了解,这点毋庸置疑。”陈锐目光幽幽,好似一方深不见底的潭水,虽用玩笑调侃语气,但却显得极为认真执着,令人莫名产生一丝悸动。

    石青璇再也未和男子目光对视,只觉自己心间躁动,不知如何是好,她见过男子无数,其中不乏才俊,更有如候希白这种瑰玉之姿,但却无一有眼前这青年这般能够勾动她的情绪,令她进退维谷,更恍若心中有悸动产生。

    她能够感觉到,面前此人是真的将自己平等视之,无论自己做些什么,都决计难以影响其分毫。看似对她有情,但却心中却以无情视之。

    这点可是深得花间派精义所在,倒与她父亲石之轩颇有神似之处,石青璇内心苦笑。

    石青璇眸光微动,平静道:“既然得见清璇,你我就此别过。”

    陈锐看向候希白,笑了笑道:“看来你没和清璇说我的目的啊。”

    候希白目光闪烁,嘴角笑意抽搐。

    石青璇顿时察觉不妙,凝眉冷声问道:“候希白,你可没和我说过什么目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