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五章 乱国者,罗成也【下,第二更,求订阅】

    “错了?”

    陈锐道:“对!”

    “第一我说过,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若是你只想笼络他们,目的是让他们当做牛马,他们同样会抛弃你,若是你将他们放在心上,他们自然会选择你。”

    “第二我并非作秀,你只看到了给他们发放寒衣,食物,却没有发现我从幽州带领百工匠人为他们修缮破烂房屋,还请了先生教导那些农家杂兵汉子的幼童知识。”

    “这些都是细节,也是长久之策。”

    “还有我给那些杂兵发放武器也非是想他们战场上奋勇杀敌,而是告诉他们为谁而战,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窦建德,而是为了他们身后的家园和孩子。”

    候希白沉默许久,这种道理闻所未闻,却仿佛给他打开一扇大门,他知道那扇大门外绝对另一番天地气象。

    他那颗淡泊随遇而安的心已被震撼起来。

    若他真如他所言能够做到的话,面前男子绝对是千古难得一遇的明君,但若只是冠冕堂皇,那这名男子就更为可怕。

    原本他觉得能看透他,无非就是才华横溢,武功高强罢了,但现在陈锐给他却是如同黑雾谜团一般,看不透,想不明白。

    不知不觉。

    陈锐的身影渐渐和他脑海中那道青衣身影渐渐重合。

    “乱国者,罗成也!”候希白从回忆中醒过来,肃穆凝声道。

    陈锐举杯笑问道:“乱?非窃国?你这么看好李世民?”

    候希白避而不答,“你还未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与窦建德此战是否算是不战而胜?”

    “我想因为你在高鸡泊做了如此多的规划,一旦你的离开,这里的士卒,流民生活肯定会一落千丈,到时,巨大的落差在他们心中产生,再和窦建德待在一起肯定会心生愤懑,甚至有大多人离他而去,然后去追随你。”

    “届时,他手下的人才,人心皆不在他手上,他又怎么能发展起来?这可算是你的阳谋吧。”

    陈锐不置可否,“若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不过这样就看低了我,看低了窦建德。”

    候希白:“怎么说?”

    “我和窦建德的胜负不在协定之内,而在协定之外。”

    “窦建德知道面对我的大势压来,他无任何胜算,但他是个信人,重义而尚仁,他不在乎投靠我是否能受到重用,他只想知道他底下兄弟和流民是否能各有保障,而我这几天用行动给了他答案,相信他能明白我非独夫。”

    候希白略有所悟,自嘲道,“不明白又能如何,人才,民心都被你撬走了,他还能怎样?”

    陈锐笑而不语。

    窦建德为人重诺,好仁,非是大奸诈之徒,不会下死手,因为谁人会放过来讨伐自己的敌人,但历史上他就做过,而且放过两人,徐盖,李神通,皆是唐朝大将;

    现在他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哪里有什么争霸天下的心思,而且也不是枭雄杏格,投靠陈锐无非是想带着自家的兄弟一起上船,这样才不负兄弟义气一场。

    即使大唐世界与真实历史上可能会有误差,但现在陈锐也不担心,他已尽收高鸡泊民心,一旦窦建德执意脱离他选择发展,那么高鸡泊后手立时接踵而至,哪还会给他什么发展时间。

    候希白见状,又问:“那位叫作刘黑闼黑壮大汉被你送了一本罗汉降魔棍,那名叫作刘斌的寒士一直被你带在身边,以示恩宠,这两人你更看好谁?”

    陈锐沉吟片刻。

    刘黑闼与窦建德为知己兄弟,窦建德死后,刘黑闼召集窦建德旧部起兵反唐,战绩彪悍,败李世民,败李神通,再败李世绩,生擒薛万均兄弟,最后李渊不得已派出大儿子李建成,最终将其斩杀。

    刘斌无甚功绩,但在青史上却有淡淡一笔。

    昔年李渊占据关中,王世充占据河南,窦建德占据河北,成鼎足三立相互对峙的局势,李渊派全部兵力进攻王世充,王渐渐有败退之势,身为中书舍人的刘斌力谏窦建德出兵助王,否则有唇亡齿寒危机。

    此言尽展其战略眼光独到,而且中书舍人官职虽不高,但在隋唐却是帝王亲信,参与机密,权力极重,能混到这个位置可谓不凡。

    但即便是谏言独到,奈何那时窦建德日益骄狂,出兵后被李世民击败。

    良久,他目视远方两道消失在高坡上的身影。

    “文士刘斌乃是第一个投靠我的,现在我无任何谋士,千金买马骨,此人可为我身边谋士,但紧要时需防一手,刘黑闼猛将胚子,虽对我笑意连连,心头敬我却不投靠我,日后收伏可倚重之。”

    “其实论及人才,我更为看好你,若是候兄入我甏中,日后保你魔门昌盛不绝。”陈锐抛去橄榄枝。

    候希白耸耸肩,似是喝醉了,“天下争霸在我眼中佣不如山河风光美妙,再说世间娇花无数,自当细细品味。我立志画尽世间美人,争霸与我无缘喽。”

    他语气淡淡,洒脱自然,说话间手中纸扇一开,上面绘有数名美女的全身肖像,栩栩如生,直映入他的眼中。

    花间风流,可谓是阅尽千花而不沾一叶,道尽世间浪漫,但也极为苛刻,不沾一叶,得有情入无情,世人有几人能够做到?

    陈锐也是随口一说,并无招揽候希白的意思。

    倒不是候希白才华不济,而是盖因其心杏不定,虽有情但却做不到无情,他日得见师妃暄,岂不是要被迷得丧魂落魄。

    这种人他怎敢放在身边?

    温酒已饮泰半,候希白倒下最后一杯,道:“最后一个问题,我不得其解,你的骑兵加上高鸡泊杂兵大概也就三千五,如何敌过郭旭带来的一万五?”

    陈锐不答。

    “我知道你有计划,昨日高鸡泊内窦建德连同一千五兵卒消失,他们去哪里了?”

    “原本我以为你会借雪天因故,布置什么计划,但现在雨雪消停,郭绚因路面泥泞湿滑,缓来一日,你的骑兵同样也会因为地滑而行军不利,你就不担心吗?”

    陈锐道:“你立志画尽天下美人,志不在此,多说无益。不过你真想知道,就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候希白点头答应,明日两军便要分出真章,终究可见到陈锐作战计划,他并不急切,但现在他却想知道这位如他师父一般神秘的青年究竟会提什么条件。

    “我想见一见昨日你趁夜色去往高坡上相见的女子。”

    候希白脸色一变,他昨日子时出去,分明查探过四周,毫无任何声息,这足以见到罗成与他虽境界相同,但实力要远超于他。

    他脸色恢复平常,问道,“你想见石青璇?”

    “没错。”

    陈锐昨日跟随候希白查的一清二楚,自然知道和他交谈的女子就是石青璇。

    “为什么?”候希白问道。

    “我说我想娶她为妻,你信不信?”陈锐两眼放光,笑道。

    候希白双眼骤眯,杀机催楼。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