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三章 乱国者,罗成也【上,第一更,求订阅】

    高鸡泊为漳水所汇,广袤数百里,葭苇阻奥,芦苇丛生,可以避兵,待天时,地利,人和将至,窦建德就打算出来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

    奈何上了陈锐的贼船。

    两天内,候希白就黏在陈锐的身后,他去探望高鸡泊地势,候希白同样登高而观,陈锐去关切窦建德的流民和杂兵,候希白也相随左右,陈锐将窦建德的各部大小将领询问了一番,候希白依然同样在他身后。

    候希白就像是影子一般跟在他的身后,若非陈锐知道他不是兔子,肯定将其打杀。

    高鸡泊芦苇水寨隐蔽非常,常人难以发觉,但从水寨登高楼内却可以将高鸡泊所有风光饱览无余,甚至目光非常者,可以观察到远方高坡下是否兵卒冒犯。

    登高楼上。

    “此处风光独好。”候希白目光扫视四野,由衷的发出感叹。

    陈锐慵懒侧卧在简陋阁楼的柱子上,双眼微眯,慢慢的温起酒来,调侃道:“北地风光可比南方要好吧,看你这两天可没少被泼辣的小娘子调戏啊。”

    候希白收回目光,也没理会两人旁边矗立的两道一壮一瘦身影,自顾自道,“南北风光各有不同,再说各花入各眼,自然说不上谁好谁坏。”

    “至于姑娘,这两天都和你奔波劳累,那有什么时间看什么姑娘。”候希白同样如陈锐一般斜靠柱子上,毫不客气的拿起温好的酒水,饮了一口。

    “够劲!此酒何名?”

    陈锐没有回答,劲气轻弹,两杯酒水骤然飞向那站在一旁的两道身影。

    那名瘦削文士脸色涨红,轻颤般的饮下烈酒,但未料到烈酒十分霸道,被呛了几口;文士旁边的那名黑壮大汉替文士拍了几下,待好后,将酒水一饮而下,露出几分笑容,赞道:“好酒。”

    陈锐看着两人笑道:“当然是好酒,酒名烧刀子,幽州新产。”

    那名文士欲言又止,陈锐抬手令其请讲,身穿破布的寒酸文士结结巴巴道:“味浓烈,似火烧,烧刀子不负其名。”

    候希白张耳翘首,但听完磕磕巴巴的说词后便大失所望。

    那名文士见陈锐身旁华服青年露出失望之色,顿时揪起寒酸的衣衫,脸色比喝酒时更红。

    陈锐立时端正,板起脸来:“人家不过是吹捧下我幽州的酒水,你何必做如此姿态,你以为世人都像是你我出身不凡,再说你和他易地而处,你不见得比他做的更好。”

    “为人上者,视位卑者为人,为人下者,视己为人,这是我在书中所见,赠送给诸位。”

    那名文士眼含热泪,长长鞠躬,而黑壮大汉很是忠厚的咧起嘴笑。

    候希白郁闷不已,他身出花间派,极好文采斐然者,刚才便以为被陈锐青睐的寒士会有所惊人之语,没想到却是对他新产酒水的吹捧,而且吹捧的还很没有水平。

    而现在他只是微微流露失望就被陈锐借题发挥,大做文章以收伏两位在窦建德杂兵中发现的人才。

    候希白怒瞪陈锐,再饮下一杯烈酒,抱拳讥讽道:“受教了。”

    “不知有句话当讲不当讲?”候希白眼神一瞟,身旁两位身影很是识趣的离开。

    待两人走后,候希白讥笑连连,“好手段,好手段,收买人心,堪称一流,就是昔日我见过的李家二子李世民比你起来也有所不如。”

    陈锐坦然接下,问道:“好在哪里?”

    “好在,这两天你购得大量物资一应俱全的亲自分发给高鸡泊的老弱年长幼。”

    “好在,你发的物资都是寒衣,被单,粮食等等生活用度。”

    “好在,你答应高鸡泊两千两百多的杂兵训练,并且将精良兵器送给他们。”

    “他人剥削你赠与,他人恨不得各方势力弱势,你反而助涨,他人欲将潜在敌人处之而后快,你却还要令他发展,这是什么鬼手段,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陈锐笑而不语,脑海中莫名想起后世那震惊世界的铁军,终于将自己良久温好的酒一饮而下。

    正如张斌所说味浓烈,似火烧,这是幽州经略时疏中振兴经济而开辟的新兴产业,采用的是后世的蒸馏法,会研制各有不同度数的烈酒和清酒,这些酒水在大唐推行,绝对可以横扫天下,

    而且既然幽州想要通过禁酒而获取粮食策略难以实行,那就堵不如疏,将粮食酿酒,以此获取暴利,同时在酒水推广天下各地的时候,幽州还会颁发一条命令,氏族豪阀若想拿到酒水经销权必须用粮食换取。

    陈锐品位烈酒滋味后睁开双目,神采照人:“你想知道?”

    候希白点点头。

    陈锐:“人心都是肉长的,百姓的眼光也是雪亮的,你将百姓放在心上,他们自然选择你,你不把百姓放在心上,你当然会被他们抛弃。”

    “你不要以为他们好骗,你想骗他们,他们迟早会掀翻你的王朝,古往今来,无数例子都可举证,而且他们要的东西真的不多,甚至微薄的蝇头小利就能轻易获取他们的心,拿走他们的命。”

    “你也看到当我分发食物,寒衣时候,无数老幼高兴的都快跳起来,有的跪在地上给我磕头,还有那些杂兵,暂且称为杂兵吧,当拿到武器的时候,搂着兵器跟搂着自家的娘们似的。”

    “不要小看他们,更不要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候希白来到北地主要就是被陈锐所作的诗词吸引,他觉得那《狼居胥怀古》一词堪称为千古绝句,不见一见作者他觉得他会抱憾终身。

    所以他来到了北地,也找到所作诗词之人,但和他所想中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没有风花雪月,没有阳春白雪,没有风流亵妓,有的只是寒风呼啸,有的是路边死骨,有的是夜半骑兵杀人,还有就是一双双渴望希望的眼神。

    面前这位英武青年的话糙理不糙,朴实无华中更蕴藏无限的治世道理。

    一时间,候希白愣神了。

    花间派以艺术入武道,诗词更是艺术中的艺术,他本还有想借着诗词破境的意思,但陈锐自上次有感而发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半句,再无其他诗词,本以为再无他望,今日陈锐这一番糙话竟让他有境界松动的感觉。

    候希白又是作揖,凝重道:“秦兄一番话,可谓道尽千古兴替之因,希白深受教之。”

    “若是希白为慈航静斋传人,我定会选你为天子。”

    陈锐没想到他还有些幽默细胞,回道“如果你是那就有趣了。”

    候希白笑了笑,话锋一转,“民心,军心都已经被你给拿了,还有为数不多的两个人才也都被你笼络了。”

    “若是窦建德回来,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此战足以是不战而胜,不过败在秦兄的手里也不丢人。”

    陈锐摇摇头,淡淡道:“你错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