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二章 琢磨不透

    候希白轻拍掌扇:“入得我耳,自然进不了第四人的耳朵,我可保证,无论是谁;不知在我候希白的人品值不值信任。”

    陈锐冷峻道:“你的人品称斤论两,能有几分钱买与我?”

    候希白不以为意,轻笑道:“世间之人人品轻比鸿毛,简直一钱不值,但论及在下的人品,我相信总要比那一百两要值钱些。”

    “何以见得?”

    候希白哑然失笑,总不能自夸自己人品太好吧,只好道,“罗兄,需要什么赔罪,只要不违背我的心愿我都能为你办到。”

    “抱歉,在下并不姓罗,我姓秦名川。”

    陈锐自顾自喝口酒,不知候希白日后知道师妃暄化名秦川心里会作何感受。

    候希白无奈道:“秦兄要我如何赔罪?”

    “很简单,我想收伏面前此人,但现在他却举棋不定,你给我说服他。”

    陈锐此举有试探候希白的意思,毕竟这位是他第一位接触大唐著名人物,而且同时他想看一看他是否继承了石之轩的纵横道。

    魔门两派六道远流长、人才辈出,虽被人以魔呼之,但详考其行为事迹,实不外是一个由八个被边缘化了的小行会之间组成的松散联盟。

    其历史也可追根溯源到春秋战国时代。在那群雄逐鹿,百家争鸣的春秋战国之世,大地之上还没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百家争鸣就意味着每种理念的推动者,都可以平等地向林立的候王推广着自己的思想。没有中心,就意味着没有边缘;没有一个人被高抬为永远正确的神,自然也就不会有人被踩落为魔;所以在《寻秦记》的时代,还未曾看见魔门活动的痕迹。

    但好景不长,秦国一统,官方意识逐渐升起,到汉朝武帝年间达到顶峰,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由于价值取向与官方意识形态不尽相同甚且背道而弛,逐渐变得黯淡而失语。于是其中的一些有识之士,为了保存自己的理念,就联盟成为了魔门。

    细观两派六道,阴癸派多为女子,走的也是过男杏征服天下这一路线,其中翘楚有寻秦中朱姬、单美美,大唐中绾绾,白清儿,直到日月当空中彻底爆发,诞生一代女帝武曌。

    而其余六道不多赘述,暂且不表。

    现在还有一派,花间派,此派古往今来在魔门中都是边缘门派,但现在谁也不容忽视,因为其中出了一位不世出的人物,石之轩,其武功陈锐不想点评什么。

    但论其魔门入世,以对天下万民极其后世的影响,石之轩可谓是一人成军,冠绝诸派,超越历代魔帝实现了魔门政治上的抱负。

    石之轩化身裴矩,历仕北齐、北周及隋,唐,在此期间使离间计分裂突厥,消耗其国力,还曾经略使西域,使得四十国臣服朝贡于隋朝,拓疆数千里,史称“交通中西,功比张骞”。

    此外还著《西域图记》,现所失传,不过魏征所作《隋书》曾收录《西域图记》序言,在序言中记载了三条自敦煌至西海(地中海)的通路:北道从伊吾(新疆哈密)经铁勒,突厥汗庭向西;中道从高昌(新疆吐鲁番),经龟兹(新疆库车)、疏勒,越葱岭而西北;南道从鄯善(新疆若羌),经于阗(新疆和田),越葱岭而西南。其中的中路和南路两路被世人称为-“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现在定为国策,战略眼光之高,世所罕见。

    候希白连连摇头,看看面前这个比自己还有些英俊的青年,目露无奈,连连摇头:“口舌之利,在下并不擅长,要不然也不会被秦兄抓到漏洞了。”

    陈锐嘴角露出一丝莫名微笑,“浑、厥可灭,混壹戎、夏,其在兹乎!此言尽展上古苏秦张仪的纵横捭阖之功,自秦川自记事起,便深深仰慕其一言灭国风采。”

    候希白笑意戛然而止,顿时僵立当场,空中那把美人扇也不知放在何处。

    ‘浑、厥可灭’乃是当朝天子杨广重臣裴矩所言,而当今江湖上极少有人知道候希白乃是魔门花间派传人,师从石之轩,而现在石之轩化身裴矩就更无人知道。

    候希白作为石之轩最为亲近之人,自然知道石之轩就是裴矩,但现在这一秘闻却被陈锐不经意间说出,虽未直接挑明他是魔门花间派传人,石之轩就是裴矩,可他更相信面前这位青年知道这些隐秘。

    心头念转,杀心四起,但一瞬间便立刻将其压下。

    那股杀意极淡,一闪即逝,恐怕就算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也难以察觉,论及境界怕是已入宗师,不逊与他,但陈锐却不担心候希白会突然出手,因为这位可算是魔门中的君子隐士,很是磊落。

    思虑片刻,候希白轻客纸扇,肃穆凝声道:“秦兄所愿,勉强一试。”

    他虽不知道陈锐是何用意,但他没点破他的身份和石之轩的身份,这份情他就得承。

    窦建德在一旁观察考虑,听到候希白和陈锐没头没脑的话,一脸懵逼。

    候希白问道:“窦建德兄,刚才秦兄晓以利害,你心中也定有考量,我可断言,就算没有我来说服,你最终多半还是要屈服于秦兄的胤威之下,不知然否。”

    窦建德默不作声。

    候希白长叹口气,“我久游南方,不知北地状况,不知秦兄为何要你这无名老头,但想来能让秦兄招揽的人才也必非等闲之辈。”

    “我不想多探究什么,只是道一句,若是大军来袭,你或许能够幸免,但你的身后势力,兄弟,妻儿是否能够幸免?”

    窦建德念及此处,杀机毕露。

    候希白又道:“秦兄携大势压人,你是否不服气?”

    窦建德怒火压抑到了极点,愤然道:“不服气又能怎样?古来权门贵子又有哪个顾忌过黎民百姓的感受?呼之既来,挥之既去,连猪狗都不如。”

    “你们知不知道城外流民多少?你们知道流民生活如何?你门知不知道每天郡县之内的豪门大户门口都有人和狗抢食,大户以此为乐,乐者赏快骨头,怒者放狗咬杀。”

    候希白再无笑意,冷峻异常,只是手中折扇依然轻摇拍击掌心。

    良久。

    候希白长吁一声,叹道:“秦兄,该你了。”

    陈锐目光一亮。

    事实上他一直都在关注候希白的言语,而他与窦建德说话期间,陈锐感觉空中荡漾出一股波动,每每当候希白说话扬声时都能将人心神吸引过去。

    这或许便是魔门中的魔音,但在他看来这魔音却只是外在障眼法。候希白身形未动,轻开阖唇齿撞击间,魔音激荡而出,轻挥摇动纸扇的节奏,无一不暗含玄奥的法则至理。

    刚开始窦建德并未中招,只是当候希白利用魔音勾动其情绪,然后纸扇在第四下猛然加快挥击速度,窦建德这才吐露心声。

    陈锐暗叹魔门魔音之玄妙,使人不经意间就被勾动心神,放入双方战斗中,可能会有奇效,趁其不备,窦建德绝对会被候希白以雷霆之势,一击建功。

    窦建德猛然察觉,怒视候希白,似要动手,但见陈锐挺身一步上前,叹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怎知我不知道世道之艰?”

    窦建德闻言,陷入微微沉思,随即又上前一步看,鹰视陈锐,目光如电,毫无之前畏缩姿态,直如一尊严正刻板的金刚。

    “你断言我出身权贵豪阀,不知民间疾苦,此言为谬论。”

    “我且问你,若是我不知民间事,怎知道清河县内物价,货值?还有清河县城外大概有四千两百多流民,其中两千三百多人为你高鸡泊聚众人,你们平日依靠菏泽渔业和打家劫舍过活,其余流民大多散类,为生艰难,此外易子而食等等还要我说下去吗?”

    “往我家数上几代皆为农民,豪阀者,你要看关中还有那四大门阀。”

    “哼~”

    窦建德冷哼一声,不过脸色恢复平常,候希白退后几步,眼神中骤放光彩。

    陈锐又道:“说的不如做的好看,我一直信奉这句话,我料定你心中肯定还是不服气,那我们来个协定如何?”

    窦建德道:“什么协定。”

    “郭绚带兵一万五,一两日间便可杀至高鸡泊,我现在骑兵一千,你的杂兵两千,在这一两日内,你听我号令,我让隋军丢盔卸甲,如何?”

    窦建德心中盘算,久久才作下决定,“你此话当真?”

    陈锐道:“我成功与否,大战三日后,你再给我决定,若失败,无须再言其他,若成功,即使你不投靠我,我可以给你一年发展时间。”

    隋朝精兵一万五,窦建德心想他的那些杂兵才是两千,面对那些成建制的精兵,可以说他的那些杂兵战力可以忽略不计,这战主要靠的是陈锐的一千燕云鬼骑。

    但是一千对上一万五,就算燕云鬼骑再能打,又能如何,还能干的过一万五?

    而且此战就算打成功了,若他不想投靠陈锐,他还可以获得一年的发展时间。

    一年,他吸纳各地流民,足以形成过万军力。

    纵敌?

    窦建德瞪大眼珠子,久久在陈锐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花来,才作罢。

    旋即。

    他拙劣的学习候希白的作揖到底,道:“公子器量,非我所及。”

    陈锐坦然受之。

    候希白深深看眼这位看不透英武青年,然后再看向窦建德身影消失在漫天小雪中。

    天空下起了小雪。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