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章 清河

    大街上酒肆的生意越来越好,几张桌子拼起来都坐满了酒客,这让老板娘笑逐颜开,这可是往日里不可多见的光景,她一边吆喝着一边端酒上肉,另一边心中感念幽州罗艺恩德。

    看着光景,今日能赚上二两碎角银子,二文钱能买一个能喝一小杯酒,千文为一贯,一贯即一两,二两银子差不多普通小户人家一个月的消费,想着拿在蒙学的自家小娃儿,闹着要买笔墨,这下可算是有了着落。

    酒肆愈发火爆,这里已经坐满了人,后头还有人讨酒喝,这里现在没有人又要离开的意思,老板娘看向角落里坐着一位十分俊朗的哥儿,只有他和身旁那位中年是独占一张桌子的,不过那名英武青年穿戴面料极好,看样子绝对是世家子弟,从他那里可能拿到不菲银子。

    老板娘心中忍着,不得已把藏的几张凳子都搬了出来,好在那些汉子也不觉的寒酸,坐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时略显油腻的手还往老板娘丰硕的肥臀摸去,老板娘也不动怒,只要不过火就绝对不会翻脸,她调笑连连,将手里的酒水减半了不少,手掌猛力拍去,也不顾及什么。

    北地女子本就如豪爽泼辣,指不定那白腻腻的胸口就藏着一把匕首。

    老板娘将切好的牛肉将送向那位俊哥儿的桌子,但蓦地却不知哪里冒出两三个凶神恶煞的带刀酒客硬是坐上了两边的空位置,她真是怕了闹出什么带刀杀人,或是那名俊哥儿掀翻桌子,爆出身份,这两样她都承受不了。

    不过还好,那名世家子弟很是客气的请他们喝了几杯酒,然后又说了些话,那三个带刀酒客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往北望去,马蹄烈烈,驿路尽头扬起一阵滚滚尘土,将酒肆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连那名极为俊俏的青年都吸引了过去。

    原来来了一队骑兵,也就一百来骑的样子,但却有种千军辟易的气势,尤其是脸上覆着的厉鬼青铜面具,更是渗人,倒像是给人幽州那边燕云鬼骑的味道。

    但是这清河郡又哪来的燕云鬼骑,现在隋还没亡,一地镇守私自带兵闯入其他地域,形如造反。

    陈锐不动声色,这自然是燕云鬼骑。

    “世子还真看得起我窦建德啊?燕云鬼骑都敢放出来。”

    陈锐身边坐着如同一位壮硕中年汉子,他面色发苦,穿着也十分朴素,像是一位农民。

    但是陈锐却不敢小瞧这位农民,单论隋唐英杰当中,这位农民在他眼中是位列第三位最有希望获得这天下反隋势力。

    先论及出身,这位就是个农民出身,黔首身份,将近四十岁能半截身子入土的年龄才出来反隋。

    说来有趣,那年河北大闹饥荒,隋炀帝征伐高丽,直接把这个世代耕田的老实人给逼急了,老实人逼急后果极为可怕,直接带了两百号人躲到了高鸡泊,举兵反隋,算是最先反隋的那一批英杰。

    这其中反隋取得成果斐然,论统帅能力,凭着不到五千农民军便击败了薛世雄的三万隋军精锐,又几次打败初唐,论计谋,诈降败郭,论战略眼光,他能选择驰援当时和他已经和他反目成仇王世充,最为超神的是此人点满了魅力值。

    若说李世民有魅力的话,窦建德就更有魅力,还是农民的时候,他父亲死了,替他送葬的就有一千多人,他被李世民杀了,河北地区到处皆有他的衣冠冢,这种魅力除了现代某位,在古代唯有西晋名将羊祜了能够做到。

    魅力的细节方面则体现在生活作风上面,衣着朴素,战争一所得财物便立刻分发给将领,自己吃蔬菜、脱皮粟米饭,而且极为礼贤下士,心胸开阔已入超凡。

    最为有趣的一点是,这窦建德还有一丝冷幽默。

    李世民抓获窦建德后,责备他:“我征伐王世充,关你什么事?你竟敢越界而来,冒犯我军士的锋锐!”

    窦建德回答:“今天我不自己来,恐怕有劳你走远路去取。”

    都快死了,还能说出这种话,陈锐真心觉得此人当真不俗,不过那些都是真正的历史当中的事情,但在大唐世界,是个势力之主,武力皆是不俗,就比如面前这位农民样的窦建德,武功比苏烈还要高上一筹,可算是江湖顶尖高手。

    陈锐轻声笑道:“我不瞒你,带领燕云鬼骑并非为你而来,说实话,凭借你现在的实力,完全用不着,但是我这个人却是很欣赏你,若是帮我,我送你一场滔天富贵。”

    窦建德面色微苦,苦笑摇摇头道:“恕难从命。”

    陈锐冷声道:“幽州之下便是河北州郡,你现在已经反隋,你觉得我幽州会令你们在卧榻之旁,坐视壮大吗?”

    “世间不缺人才,而且死了的人才更不算人才。”

    他已经动了杀心,天下争龙本就是养蛊厮杀,他绝对不会放任在幽州眼皮底下做大一方势力,更何况任由窦建德做大,幽州南下后路就断了大半,那样还打什么长安,洛阳?路都断了,还是洗洗睡吧。

    现在是大业十一年,窦建德在河北名声愈广,但势力比较弱小,还俯首在高士达的羽翼之下,所以陈锐打算暗中将其收伏。

    现在幽州绝对是不会明面上打出反隋的旗号,他打算趁将突厥打疼这段时间,获得两三年广积粮的时间,窦建德就是幽州扶持的明面上的反隋势力。

    桌面上碗中酒水在轻轻颤动,窦建德略显皱纹的脸上滴下一滴汗水,现在即便是面对陈锐强势的精神压迫,他依然咬牙坚持,腰板挺得板正,不肯动摇一丝一毫。

    霎时。

    陈锐骤然松开精神压迫,令窦建德精神一松,整个人浑身湿透如同从河水里捞出一样。

    现在他才明白面前这位异常年轻,又异常英武俊朗的青年有多恐怖。

    所谓王霸之气,碰到了真正的英杰,没有任何用处,陈锐从不奢望能够一甩霸气,就能万民俯首。

    只能抛出点饵料

    “你可知道,我带一千燕云鬼骑来此目的为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