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九章 那年蝉夏入江湖

    面对这个沉稳的年轻将领,陈锐颇有好感。

    而且他的眼色不错,虽然看出了他对战毕玄想磨砺自身,以战养战来提高武道修为,但是还是毅然决然的冒着得罪他的风险上前阻止毕玄的攻势,也打断了两人对战的机会。

    换做武痴可能会对苏烈的行为懊恼,但陈锐不是,相反很欣赏他的做法,事情分轻重缓急,他拿捏的恰到好处。

    当时若是两人再战,陈锐并无拿下毕玄的可能,甚至毕玄使出同归于尽的手段拖他下水,两人都要玩完,还好苏烈的弓弩及时出现,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永远不要低估一位武道大宗师的决心,再说他这场战斗的收获已经足够多了,也令他对大唐世界武道有了准确的标定。

    那个江湖,多姿多彩,有美人如云,有剑气如虹,有宗师对战,有门阀征伐,有魔门潜藏有白道高呼,更有万里江山,龙蛇争霸。

    他迟早要走上一遭。

    幽州苦寒,但不会寂寞,更不会是看客。

    广袤草原上密密麻麻的俯尸,血流与融化的冰雪染红了整个草原,兵戈倒竖,战马哀鸣。

    所幸陈锐目视所及,大多死的都是突厥骑兵。

    “我们这次伤亡多少?”

    苏烈摇头,一旁久久等候的孙江回道:“死三百零六人,伤五百三十二人。”

    三千燕云鬼骑剿灭四千突厥精锐能做到这种战果,陈锐自觉不错,“登记死亡兵卒,罗家不会亏待他们家人,那些伤兵如何?”

    孙江道:“七十六人重伤,其余轻伤无碍。”

    陈锐轻轻点点头,“今日安营扎寨,明日开拔,重伤兵卒留下此地,孙江你留五百骑兵在此善后,处理事务后,赶到大将军罗艺军中。”

    这场战斗还没有结束,毕玄和陈锐骑兵对决只是开胃菜罢了。

    大业十一年春,冬雪消融。

    陈锐率领两千燕云鬼骑赶赴罗艺军中助力,此时突厥与幽州兵马交战正酣,却未曾突厥未曾想到后方竟突然冒出两千精锐骑兵,前后夹击,突厥大败遁逃。

    幽州兵马穷追不舍,扩大战果,斩杀突厥兵马三万余众。

    追至狼居胥三百里外,再遇武尊毕玄带领万骑来助,突厥再败,期间万军阵中,毕玄与陈锐再次交手,双方不分轩轾,惊破无数眼球。

    此战突厥号称出动控弦十万,实则出兵五万,后再出一万,死伤总共四万余众,幽州出兵三万,号称出动五万精锐,死伤五千余骑。

    历经大大小小战阵磨砺,陈锐杀人无算,可谓是手上沾满了鲜血,不过正是凭借那股军争血煞之气,他的刀法也更上一层楼。

    刀法并不是陈锐唯一的收获,而是历经这么多战阵,他的军争也有所提高,以往那些书中的兵法知识也能融汇贯通,但正是登堂入室后,他才明白自己在这兵法一途有很多欠缺之处。

    现在他极为渴望那些那些古来名将帅才,李靖三千玄甲雪夜灭东突厥,苏定方五百破西突厥四万精骑

    所以说在这些彪炳史册的将星帅才面前,幽州兵马对上突厥精锐才这么点战绩,足可算是微不足道。

    当然那些名将帅才的彪悍战绩在隋末这个关节点上并未出现,而且隋朝数十年来饱受突厥侵害,早已不堪其扰,无数中迎百姓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

    可想而知在陈锐眼中微不足道的战绩,但在无数中迎百姓和高官贵族面前却轰动至极。

    当捷报传至幽州的同时,天下无数势力也同时知晓。

    幽州百姓额手称庆,家家户户鞭炮齐鸣,那一日整个幽州到处都能闻到酒香味道,街头巷尾的酒肆酒水销售一空,仿佛如同过年一般,每个人都翘首以盼等待幽州兵马的归来。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二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幽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隋炀帝杨广身子侧卧,枕佳人胸前那两堆肥雪上面,他脸色虚白,一副酒色过度的样子,但眼光却迸发出异样的神采精光,手里紧紧捏着纸条,抑扬顿挫读着上面的词句。

    “一代雄词,当赏!”

    他举起酒杯豪饮下去,然后猛地将白瓷酒杯朝地上一甩,看向殿下诸位群臣,又笑道:“不为我所用,当杀之!”

    杨广少好学,尤擅诗文。而且他虽属北人,但所作诗文却可雄视南士。薛卢等当代儒士之辈,自然更不易与他逐北。更得后世王夫之评价其《泛龙舟》曰:“神采天成,此雷塘骨少年犹有英气。”

    可见杨广文化造诣不凡,自然懂得陈锐所窃取词篇精妙。

    群臣当中走出一位高冠玄衣的瘦削中年,精神充沛,两目神采照人,“陛下,听说这是幽州罗艺之子罗成战胜归来所作,不知是否属实?”

    杨广点头:“不错,那北蛮子倒是生了个好儿子,这是罗成替他老子罗艺鸣不平呢。”

    裴矩笑道:“罗艺坐困幽州二十三年,他儿子罗成借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一句,向世人发问,当下又做出的大胜突厥,斩首无数的战绩,这可是在嘲弄我们啊。”

    杨广不屑道:“他也配?”

    裴矩摇头道:“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能道出这一句,岂是庸碌之辈?”

    当下他又大声道:“须知刘裕不过一寄奴,罗成往日在幽州名声败坏,但现在却显露实力,必有异志,望陛下早日除杀!”

    杨广心中恼怒,直想将案桌上的砚台砸下去。

    罗成两战与毕玄战平,他现在派什么人去杀?而且这些年他又不是没有派人杀过,又有几人回来过?

    “朕自会派人斩杀此子。”

    裴矩又道:“罗艺与突厥大战获胜,该当如何?”

    杨广怒道:“他个北蛮子,占据幽州二十三年,他还想要什么?而且三万斩首四万,这又算的了什么?不过是糊弄底下百姓罢了。”

    裴矩不再多言,只听得杨广道:“朕要北巡长城,观大好河山!”

    他并未料到他马上就要面临一场灾难。

    当幽州大胜突厥,狼居胥怀古一词传出之时,魔门,释教,道门,儒士,四大门阀等无数目光都投射到了北地幽州方向,而在民间,幽州总管罗艺名声大好,其子罗成腹藏锦绣,词句连青楼当中都有吟唱。

    这当然是陈锐的鼓吹手笔,现在他要改观天下人口中北地蛮子的名声,也要为自己养望。

    幽州底蕴不如李家深厚,陈锐更无宁道奇亲自为李世民捧脚抬名的资格,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借用古诗词无疑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巨大名望,更能借着词篇的流传宣传幽州与突厥那场大战,令世人铭记北地幽州之功劳

    大业十一年。

    蝉夏。

    幽州百姓箪食壶浆,将长街围的水泄不通,无数人翘首以盼终于看到了获胜归来的大军,但北地豪放的小娘子却有几分嗔怒。

    因为那个英武俊俏的世子不见了。

    夜黑风高。

    一千骑兵南下正在收割人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