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八章 败毕玄

    铁骑突出,令毕玄心神错愕。

    趁此空挡,陈锐使出了阿鼻道第三刀。

    他并没有挥出阿鼻道第二刀,因为第二刀可以令毕玄受伤,但却对于他这种武道大宗师而言,并不致命。

    陈锐从来没有放过敌人的想法,何况是突厥的国师。

    不过说实话,即便对于现在刀道宗师境界的陈锐来说,阿鼻道第三刀的光景他也看不清楚,换句话说,就是以他现在的底蕴和境界他并没有把握。

    但没有把握又如何?能够体悟一番绝巅上的风景,对以后刀道上感悟积累也会愈发深厚,到时候厚积薄发,自然能够顺利破境。

    至于损伤,以他现在的体魄血气足以承担,更何况他内练易筋经,伤势好的极快。

    阿鼻道三刀幽幽长叹,犹如雷音贯耳,令毕玄回神过来,并且闻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

    大唐世界,武道昌盛,每位宗师级别的高手对于精神感应,天道自然都有自我深刻的感悟,有些天之骄子,例如天命主角双龙更是开了挂一般,每每都能从天地自然间悟出武功功法,遇到危险时,心生感应躲避灾难也是屡试不爽。

    对于大宗师毕玄而言,精神感应也是极为精准,就如同当年他进沙漠历练,得遇沙漠神殿也是多有凭借感应。

    言出即道。

    在毕玄的感应中,陈锐横立半空,周身虚空仿佛崩塌,坍缩成一个巨大黑洞,犹如鲸吸牛饮般瞬间将周遭炽烈空气吞噬一空。

    并且,以陈锐为中心,产生一股汪洋一般的波动,将毕玄置身其中,随波起伏飘动。

    苏烈人在远处,依然感受到了这股惊人波动,抬眼望去,毕玄和世子罗成交战后两人皆在低空当中,而世子罗成周身迸发一股惊人波动,连毕玄也不由为之惊叹。

    他往日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一丝惊讶,心中难以置信,他已经尽量高估了世子罗成的武功,但倒头来还是低估。

    他是万万不相信那个以纨绔形象面世世子能和天下武道大宗师战的不分轩轾,心念一转,恐怕他还得再判断下陈锐送给他的秘籍到底值多少价值。

    拿人手短,是不是这辈子都要替他卖命了,苏烈不由苦笑,不过看这世道,跟着世子罗成这样的人物是绝对不会亏的,而且也能成就一番事业。

    一时间,苏烈浮想联翩。

    洪流交战愈发白热化,没有了毕玄的突厥骑兵,战局几乎呈现一边倒的趋向。

    燕云鬼骑几乎杀红了眼,兵锋难挡,两千人的骑兵在苏烈未加入就突厥骑兵给分割穿刺开来,各个绞杀。

    苏烈知道骑兵战场上收割人头最为高效的兵种,就这样的打法,不出一个时辰,这突厥骑兵就会被吃的一干二净。

    再无任何犹豫,苏烈千骑猛冲过去,加速突厥骑兵的瓦解,待斩杀殆尽,兵锋所指,合力围剿大宗师毕玄,其绝对难逃一死。

    毕玄绝不会给予陈锐蓄势的机会,早已酝酿待发的拳猛朝其轰击过去。

    一拳轰出。

    空气中的炙热立时消减下去,因为此刻毕玄完全收敛了炎阳真气,犹如抽干四周空气,以他为中心形成一股震慑心神无形气场,随即又在拳头上模拟出了数种影响他劲气气流。

    陈锐不为所动,暗道炎阳大法竟精妙如斯。

    刚才对敌时,掌力将四周空气煮沸,掌劲还能将对手仿若身陷干旱的沙漠,随着掌法法持续推进,热度会不断攀升,但此刻刹那消失,没有半点拳风劲气呼啸,可谓是收发随心。

    拳近咫尺,一刀斩出!

    只是刚刚一挥而下,陈锐就猛喷一口逆血,只觉刀法生涩无比,不复练刀前的圆融,更在体内生出狂暴魔气,即便有易筋经镇压,但也依然翻江倒海,横冲直撞他的各处经络窍穴。

    斩空而下。

    银色刀气横空弥漫,遮掩天地,仿佛置身云层迷雾当中,这完全是不同于阿鼻道前两刀的风景。

    前两刀挥出,只有无边黑暗,如坠阿鼻地狱,令人心生堕落,欲念横生,他的贪剑,怒剑就是从阿鼻道中借鉴些许道理感悟。

    毕玄精神刺痛,古铜色肌肤外面淌血,更如同刀割一般划拉出无数伤口。

    他自论就是佛门专修体魄的大德高僧也不及他的体魄强横,神兵利刃更难伤其分毫,但置身银色刀气海中,绝世锋芒将其裹绕,伤及体魄,刀气中犹藏还一种莫名之意更令他的精神悸动,生出刺痛之感。

    这只是半刀,因为刀中神意并未完全激发而出,毕玄身为大宗师,见识不凡,察觉了其中漏洞。

    旋即,毕玄赤身猛然爆发金光,犹如战神临世,大步流星,一拳挥出,节节瓦解的气势又节节提升起来。

    “蓬!”

    刀拳骤然相撞,两人各自倒飞出去。

    陈锐低估了毕玄的大宗师实力,而毕玄也低估了陈锐这半刀阿鼻道第三刀半刀实力。

    双方退飞百步,草原地面拉出一道火烧般的烟痕。

    毕玄惨状非常,不仅原本的古铜色皮肤变成了血人,嘴角同样喷出浓血,他怒视百步外的同样吐血而且手臂颤抖的的陈锐,咬牙发狠,猛然大步飞星冲来。

    陈锐实力不下于他,更兼得年轻如此年轻,放任不管绝对是突厥日后大患,所以他同归于尽也要诛杀这潜力巨大的青年。

    突厥若有狼患,想要根绝,无不是将幼狼一一杀死。

    陈锐冷笑连连,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战意,“想要拖我死,毕玄你还不够格!”

    幽州长刀碎裂,但我既无刀,便以身化刀。

    随即身形电闪激射而出。

    战场局势完全倒向燕云鬼骑,在苏烈加入后,更是收割人头,所以苏烈一直关注世子罗成和武尊毕玄的战斗。

    见到陈锐斩出惊天一刀,更是令这个平日里看上去安静非常的将领快要掉下眼珠子,然后又见,这一刀之威,给毕玄造成如此重伤,心中更为骇然。

    “兄弟们,冲啊。”

    “斩杀毕玄,就在今朝!”

    苏烈知道毕玄和陈锐都算的上是强弩之末,两人再战,结果难料,他不能容忍陈锐死亡的结局,哪怕只有一丝这种可能,这种结果他也承受不了,不仅他承受不了,这三千燕云鬼骑同样承受不了。

    陈锐若死,他们必须陪葬,哪怕后面将毕玄弄死,依然改变不了结局。

    苏烈带领五百骑兵向毕玄冲击过去,同时弩箭齐放,阻扰毕玄攻势。

    弓弩利箭激射,毕玄一拳轰散来箭,随即猛然爆退。

    他一拳能轰散多少利箭?何况现在他处于重伤状态,五百燕云鬼骑不顾死命冲刺,平时巅峰,他还有把握斡旋,现在足以令他玩完。

    现在他也没有机会再杀陈锐,而且能不能保住杏命都难说。

    毕玄飞身斩杀一名鬼骑兵,骑上马匹,冲向突厥骑兵身后,大呼道:“掩护我!”

    突厥骑兵都被燕云鬼骑给杀懵逼了,面对突如其来的血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更是懵逼。

    毕玄见状,怒道:“我是大国师!”

    亮明身份,突厥骑兵赶忙啸聚护送毕玄离开。

    毕玄心中恼怒,此行有两败,一败自身傲气,不屑用谋,想要凭借个人超绝武力冲垮燕云鬼骑的气势,本来很有可能奏效,但出了陈锐这个变数;二败同样因为自负,轻视了陈锐,未料到此子武功不下于他。

    毕玄身为武道大宗师,倒不会因为失败就留下心结,若是那样干脆自杀算了,知错就改才是无数先贤的正道,对于他这种身出突厥的大宗师更明白这个道理。

    弱小时称臣纳贡,强大时就烧杀抢掠,堪比厉鬼。

    陈锐从不会低估突厥的无耻,也从不会低估这个武尊毕玄的脸皮,他眼中冷光闪烁,喝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此时正是扩大战果的时候。”

    “不要管我,即使杀不了毕玄,他现在所剩的五六百精锐也一个不要放过。但记住超过两百里立刻回来。”

    事实上,此战的伤势,陈锐要比毕玄更重,因为他不仅面对他的伤害,同样有内部阿鼻道第三刀的反噬,若不赶紧疗伤,恐怕他绝无再进大宗师的潜力。

    苏烈赶忙领命,只留下三百精兵在此给陈锐护法。

    约莫一个时辰,苏烈和孙江回来领命。

    “统领,毕玄身中五箭,但没有斩杀,逃了他和突厥二十三骑。”

    陈锐点点头,并无责怪,在这样地势开阔的平原地带,一名武道大宗师,甚至重伤,想要倾力逃命,有绝大机会。

    若是陈锐参加战局,当然可以斩杀,不过他不会抛弃进入大宗师希望杀一个将死之人,笑道,“冢中枯骨,不用在意,毕玄今生难有淤攀高峰的希望,至于突厥,他日我定要其身死族灭,以后你就是我的先锋官了,哈哈。”

    苏烈鞠躬抱拳,未敢抬头。

    陈锐不以为意,明辨尊卑是件好事,心是如何大之人,面对他将毕玄重伤,还会用以前的态度去对待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