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七章 阿鼻道第三刀

    双方马蹄猎猎,犹如洪流奔袭,但即便是这样壮烈的声势依然遮掩不了半空中犹如太阳一般的光芒。

    毕玄炎阳大法一展开来,灼热暴虐的热浪便席卷双方全场,令所有人都仿佛置身干涸,炎热,毫无生气的死寂沙漠当中。

    他只是轻身凌空便有这种威势,可当真算是石破天惊。

    这等大宗师随意施展的恐怖意境叫人心中提不上半点争斗之心,马虽在疾驰,但孙江脸上却充满骇然之色。

    能够成为三千燕云鬼骑的统领他,武功自然不弱,就算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流好手,但面对毕玄周身无匹无敌的气势,他才发现自己仿佛如同一个稚子面对巨人一般,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世子!”

    孙江欲言又止,面色焦急,看向一骑当先的银甲陈锐。

    他眼眶有些湿润,在他看来陈锐现在的举动就像提刀去砍大风车的孩子,傻的可爱,但是若不上前提刀去砍,恐怕那那天空上的大风车就会绞碎他底下的简陋家园。

    他原先就知道罗成纨绔大名,但却没有什么恶感,因为他自家的儿子比之罗成做下的坏事又哪里少了?打拼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自家的子嗣能够享尽荣华富贵,高人一等吗?

    不过当大将军罗艺将陈锐带进演武堂,却惹到了这个重视荣誉胜过生命的老将,纨绔老老实实在家里享受父辈打下来的天下即可,何必出来当着出头鸟,但在校武台,这个幽州最大的纨绔却令他改观,先是一身勇冠三军的本领,然后又是那一番话,这些获得这位老将的好感。

    但也仅仅只是好感,他入行伍多少年?陈锐领兵多少年句不客气的话,他和罗艺领兵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他最多是比较看好这个未来的幽州总管,在这一路上,陈锐招揽苏烈,而对他这个前骁字营统领视而不见,他心里自然有些不舒服,不过若是他来讨好他,他心中反而会存几分轻视。

    赏无度则费而无恩,罚无度则戮而无威,他又不是苏烈那种在军中没有根基的英才,那人可是罗艺专门为他儿子准备的。

    现在自观察了毕玄无匹威势,他才第一次意识到了大宗师是何等恐怖,用言语形容太过苍白,那一马当先的银甲青年独自面对这绝世锋芒还能坦然自若,又是何等难得。

    罗成并没有退却,反而比他们任何人都走的远。

    身先士卒,在他看来,做的永远比说的更为好看,为这种人效死不亏,他已经做好了强行接下燕云鬼骑掩护陈锐逃命的打算。

    两千换一个大宗师,还是有点亏,孙江咬牙,脸上有些抽搐。

    蓦地。

    半空中的毕玄高举的月狼矛金光暴涨,将周遭的空间扭曲,仿佛一杆刺日月狼矛压塌了空间一样。

    原本毕玄的炎阳大法爆发,孙江本应该感觉到炙热的气息,但此刻他却感觉到了一股森寒的冷意,触及心底,勾起无边黑暗恐惧。

    孙江浑身一颤,猛然挣脱心底黑洞,看向前方举刀银甲青年。

    陈锐目视半空,毕玄手中捏着的长矛,在外人看来十分耀眼,炙热而暴虐,但其实远不止于此,这其中凝聚的每在半空停留一秒,重势就几何倍增,而其中力道却稳如泰山,妙到毫颠的藏而不发。

    但甫一刺出,那就是山呼海啸的场面。

    “轰!”

    月狼矛突然刺出,凌空炸出一串霹雳爆响,气爆不绝,空间洞穿开来,荡漾出淡淡气弧,像是穿刺而出的尾气气弧。

    陈锐沉声道:“孙江,听说你是我父亲口中的勇将,不要让我失望,毕玄我来对付,余下突厥精锐给我斩尽杀绝!”

    月狼矛飞快刺出,而陈锐还有闲情说话,令孙江都快哭了,不过面对这样的千钧一发的场景,罗成还敢放出豪言。其中展露的无匹信心,也震撼到了他,更给人一种莫名的心安。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孙江随即自觉空中本该炙热的气息愈发寒冷,而对面突厥骑兵见了他们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他心中不解,是因为他没有看到他两千骑兵身后黑雾升腾,一扇大门芳仿佛缓缓打开,他们则像是地狱走出来的鬼骑兵一样。

    陈锐刀尖直指飞矛,在日光和半空的金光下幽冷清光更甚。

    “嗤啦!”

    一刀迎天斩下。

    半空光线霎时暗了下去,裂破长空的飞矛一进入仿佛陷入泥沼,速度节节崩碎。

    光线黯淡,近乎停滞下来的飞矛爆炸开来,骤然绽放出璀璨夺目光火,猛地将四周的黯淡给冰消瓦解。

    孙江和前方冲刺的一排前锋面面相觑,皆是感到不可思议,能力开三百石的强弓,已经够震惊人了,现在还能将天下武道大宗师毕玄月狼矛给崩碎,这个世子还有多少底蕴?

    毕玄面色凝重。

    他自然看到陈锐举刀划空的动作,看似平常简单,在他眼中却是与道相合,藏匿万物中,融于天地间,乍然不发,待发时就随风潜入夜,不知不觉中已经改变了战局,更令人出奇的是那刀法仿佛天地至理一般。

    刀出,给人置身阿鼻地狱的万仞刀山之中。

    陈锐闷哼一声,藏于飞矛中滔天巨势并不好受,更何况毕玄武道大宗师,绝没有掺半点虚假。

    以战养战,毕玄绝对是一块绝佳的磨刀石,更何况毕玄一旦啸聚冲阵,对燕云骑兵来说巨大变数。

    蓦然。

    陈锐勒马飞空,似神龙腾空而起。

    底下双方洪流交织,喊杀声沸反盈天。

    毕玄见陈锐举刀劈来,眼前一亮,心意流转,一记肉掌蒲然迎上。

    空中温度骤然提升,只是刹那之际,这冬日的寒冷消然无影,变成了热浪滚烫的炎炎夏日。

    陈锐感觉围绕周身炙热气息,霸道非常,几可融金化铁一般,期间掌力喷吐,带着无比狂暴的力量轰击而至。

    蓬!

    掌刀相击,金铁骤响,身影翻飞后退,各自转身以快打快,霹雳爆响,瞬间各自对攻十三掌,十三刀。

    陈锐嘴角溢血,刀身欲碎裂,在内力护持下才能不断;毕玄同样也不好受,古铜色肌肤出现道道血痕,犹如蛛网一般,但面色依旧平淡,唯双眸寒冷彻骨。

    他心中波澜微惊。

    原本他还心存小觑之意,但临阵对敌后才提起十二分的心神。

    陈锐的刀法极为高明,时而如龙飞九天,时而如蛇潜地深,无誉无毁、不滞於物。已可称为刀法大家,纵论中迎恐怕在他眼中唯逊天刀宋缺,而且此子还如此年轻,潜力巨大,心中杀意顿时暴涨。

    咚咚,咚咚!

    异变突生。

    地面轻轻颤抖,这等异像在陈锐和毕玄这等高手灵觉中是无疑重锤打鼓。

    远方。

    突厥身后另有一对黑色洪流袭杀而来,毕玄面露惊诧。

    猝然。

    天地一声幽幽长叹:“阿鼻道第三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