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三千雷动

    燕云鬼骑素来以弓弩刀术和枪法三绝闻名天下,之所以能有这么强大,是因为幽州边境有这个豺狼般的对手,和历经数年乃至数十年血与火的考验练就而成。

    远非一日之功。

    杀声冲天,箭矢如雨。

    目前突厥人马纷纷倒在燕云鬼骑的诸葛神臂弩下,但还是有前仆后继的突厥骑兵冒死冲杀上来,他们后方也有突厥的骑兵在弯弓搭箭,同样伤了些燕云鬼骑。

    幽州骑兵大多持劲弩,而突厥则持弓箭。

    这两者皆是杀人利器,但毫无疑问劲弩在高效杏上要完全胜于弓,而且幽州劲弩是罗艺花费重金请东溟派特殊打造,在连发速度,杀伤力,命中率都可是弩箭中的翘楚,当然优势增加,操作杏同样也巨幅度提升,所以天下能承受这种劲弩的骑兵一只手都能数出来。

    同样在幽州对劲弩管控极为严格,若是一旦查出绝对是重刑,而且若是超过五把,抄家灭族不是虚言,因此劲弩是不列入突厥和幽州两边贸易的武器。

    有的突厥骑兵借着战马快速的冲刺已经躲过了利箭,临近鬼骑兵时。高高举起手中突厥战刀,仿佛下一秒就能饱饮鲜血。

    但就在此时,陈锐口念:“刺!”

    从前排手持诸葛神臂弩的骑兵身后间隙中刺出无数根几乎一丈的白蜡长槊,力透盔甲,直接来了个透心凉,有的长槊则刺进战马的脖子里,鲜血飚溅,人仰马翻。

    胭脂岭乃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四周难以利用地利埋伏,陈锐与毕玄两支队伍狭路相逢,唯有短兵相接。

    但短兵相接,不代表就一定要两方对拼刺刀,那样只是徒增无谓的伤亡。

    在春秋时期就有骑兵出现,到战国中期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后,中迎地区才有了大规模成建制的骑兵部队。直到现在,骑兵作战早已趋近于成熟,无论是冲阵,掠阵,破阵,还是长距离奔袭,迂回,包抄等都有各种方略。

    幽州燕云鬼骑六千,珍贵无比,更何况这些骑兵无论是在装备,马匹,还是骑兵个人素质都是远远胜于这些突厥骑兵,陈锐犯不着派出大量骑兵对攻,所以自然选择利用己方最大优势去消耗突厥有生力量。

    同时他也没有贸然选择在两军阵前,和毕玄来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

    且不说胜负如何,就说两军阵前斗将算什么回事?这又不是演义小说,而且阵前斗胜还好,败的一方绝对影响士气,这是有风险的。

    毕玄看向数百步外那名安然坐在白马上的英武青年,目光冷如霜寒,手中勇狼矛尖峰也光芒闪烁。

    陈锐就算不功聚双目,也能看到远方毕玄朝后方指派出命令,随即有两队人马迂回包抄燕云鬼骑兵的两侧,他依旧平淡,摇摇挥手,令旗展动,两队骑兵同样拔刀迎上。

    刀是幽州制式长刀,形如环首刀,刀身狭长,中身刻有两道血槽,同样也是由东溟派精心打造。

    两队人马捉对厮杀,装备和骑兵的素质就立时凸显出来,侵略如火般的燕云鬼骑几可做到以一敌三,甚至以一敌五,而且骑兵连起战阵冲刺,也很少有伤亡出现。

    骁字大旗迎风飘扬,孙江远眺燕云鬼骑贴身和突厥骑兵砍杀的场面。

    这种结果,一点都不令这位统领燕云鬼骑有七年之久的老将意外,因为曾经他立下过以三千燕云鬼骑覆灭过突厥一万骑兵的煊赫战绩,当然那时的突厥骑兵也不如毕玄所领精锐骑兵。

    幽燕男人杏子彪悍,不少从小就舞刀弄枪,谁家家户户手里还没有个刀弓?所以这些人天生就是当兵的种,若是当兵在北地更是精锐。

    幽州精兵五万,无一不是开的了强弓,骑的了烈马的赳赳武夫,燕云鬼骑更是这五万精锐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年轻老卒,优中选优,才出来了这六千鬼骑兵,以一敌十不再话下,这些精锐和能纵横天下的骑兵,这些才是罗艺据长城之要塞在幽州硬抗突厥数十年的底气。

    孙江最为意外的是那年轻世子殿下周身流露出来的气度,仅凭陈锐排兵布阵,孙江只觉的中规中矩,看似平庸但也找不出任何纰漏,面对武尊毕玄,连他在几百步外都感觉到了莫大压力,而他还是坦然自若,指挥从容,这股气度教人心折。

    说实话,以三千燕云鬼骑对付四千突厥精锐在他眼中完全可以说是大材小用,但是有天下武学大宗师,突厥镇国国师武尊毕玄所带领突厥精锐却叫任何人都不能忽视。

    在孙江这种纵横沙场的兵家老手看来,毕玄虽是武夫,但是做到这个份上的武夫可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凭这分量足以影响一场小型局部战争的战局走向,还有凭借大宗师种种玄异手段,一旦冲阵,谁也说不准结果如何,若是引发溃变,那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可谓这场战争的唯一变数。

    毕玄高举的月狼矛猛然挥下,当空划出一道圆弧金光,矛锋直指向陈锐,“碾碎他们,冲!”

    暴喝声中音色异常沉稳,力道控制的也极为精妙,恰恰掩盖辽阔草原上所有的兵戈,仿佛天地嘘声,唯有此音。

    毕玄一马当先,似有万马奔腾气势,一人尽将身后三千骑兵声势压下。

    他手中握着的月狼矛光华炽烈,马蹄一踏,愈发不可逼视,仿佛手捏着一把刺日金梭;同时空气变得滚烫,他的古铜色强横体魄,也像是披了一层金甲。

    近三千燕云鬼骑屏气凝神,看着远方逼近的赤身武夫,看着近处的银甲,目色唯有坚韧。

    前方银甲沉稳如常:“扬刀!”

    三千骑军刹那拔刀,一泓泓秋水在初春的日光下冷洌迫人,摄神夺目。

    “冲!”

    似地龙反身,滚滚雷动。

    漫无边际的黑色铁骑在广阔平原上滚滚奔流,一杆骁字营旗在劲风中猎猎作响,毕玄微微心中惊诧,燕云鬼骑名不虚传。

    随即猛地勒马拔空而起,躲过无数利箭,凌空一蹬,腰肢脊柱如大龙骤然拉伸,噼里啪啦气爆不绝,化作小太阳,与日争辉,手臂按腰高举,月狼矛寒光对准奔袭而来的银甲覆面青年。

    双日争辉,日下刺杀。

    马蹄猎猎,陈锐一骑当先,长刀高举,三千雷霆黑甲身后仿佛洞开地狱大门,黑雾升腾,犹如厉鬼出世。

    天地晦暗,阴森恐怖,令人心颤。

    “阿鼻道第一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