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血满弓刀

    “罗成,宗师!”

    “呵呵~”

    一匹汗血宝马上。一人浑身却散发着邪异莫名的慑人气势,震慑身后四千兵马不敢动弹,仿佛是暗中统治大草原的神魔。但此刻嘴角却流露笑意。

    他的体魄完美,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眩目的光泽,能夹于马腹部中的双腿特长,使他雄伟的躯更有撑往星空之势,那人手掌宽厚阔大,似是蕴藏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最使人心动魄的是他就像充满暗涌的大海汪洋,动中带静,静中含动,教人完全无法捉摸其动静。

    毕玄乌黑的头发直往后结成发髻,俊伟古俏的容颜有如青铜铸出来无半点瑕疵的人像,只看—眼足可令人毕生难忘,心存惊悸。高挺笔直的鼻粱上嵌着一对充满妖异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飞扬的眼睛,却不会透露心内情绪的变化和感受,使人感到他随时可动手把任何人或物毁去,事后不会有丝毫内疚。

    高傲,果决,冷酷这些都是这位突厥国师从不掩饰的标签。

    苍鹰飞过,信条被他指尖的的热力碾成灰烬,他古铜色赤裸粗壮的手臂高举,重达九十九斤阿古施华亚月狼矛迸发炽烈的金色光芒,热浪滚滚。

    “碾碎他们,进发!”

    身后四千鼠尾发髻的骑兵纷纷拔刀怪叫起来,表示对毕玄的附和

    一支声势不大不小的骑兵疾驰北上,陈锐为骁字营口统领,领三千骑兵穿过了大半个幽州,所幸沿途军镇都设有补给,要不然在这冬雪消融的时节出兵还是难以久持。

    “蓬蓬”

    马匹在消融的小河边缓缓喝水,不时还打几个响鼻,背后还有众多马匹等待喝水,百位骑兵分别警戒,远处亦有派出的斥候。

    幽州往北,临界突厥,两界边上设有三座军事重镇,遏制突厥下游,同时和五十里外的铁门关遥相呼应,引为犄角,边上还有十座瞭望烽火台,控遏突厥广袤南方边境,一旦若有犯境,烽火齐鸣,皆知突厥围攻方向,可为之增援救急。

    陈锐身披淡银甲胄,腰间佩幽州制式长刀,从马匹上的甲囊中取出纸笔,不停地远观眺望平原关隘,然后在笔上飞快的勾画。

    苏烈高坐马上,一声不动的在观看陈锐在勾勒地理图志,即便是他的勾勒的速度令人惊奇,他脸上还是古井无波。

    陈锐将画好的地理图志放入甲囊中,低头看着地面湿润的泥泞,“苏烈,看你的年轻只比我年轻些,今年从军多少年了?”

    苏烈回道:“统领,已经有四年了。”

    陈锐不由轻笑道:“那真是厉害,果然是英杰。”

    苏烈一声不吭,微微点头。

    陈锐好似聊家常般又问道:“哪里人?娶了媳妇没有?”

    苏烈回道:“冀州武邑人,还没有娶媳妇。”

    陈锐心中一动,笑道:“还没娶媳妇?那有没有心上人?”

    苏烈言语微顿,还是说道:“有个心上人,再过几个月就要娶她。”

    “过几个月,可惜,你这么年轻本应该不用陪我来的。”

    苏烈沉静道:“这四年若是与突厥作战,我从未缺席过,再说统领既然敢来,我同样敢来。”

    “武尊毕玄,而且是四千精锐突厥骑兵,这仗怎么打?你不怕死吗?”

    苏烈遥视远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有世子陪着,死了不亏。”

    陈锐也不恼怒,相视而笑,从甲囊从有掏出一本秘籍丢给苏烈。

    苏烈接过,定睛一看,上面书写这纯阳无极功几个墨字,而这几个墨字仿佛有种魔力一般将他魂魄吸摄过去,他不禁翻开一面,更被其中武学道理所吸引,但不知为何却只是翻了一页,他就合上秘籍。

    已经看了秘籍,还能从中脱离出来,这令陈锐对其高看一眼。须知道这可是纯阳无极功,张三丰据九阳神功所创。

    他在阅兵仪式中就已经知道骁字营大小将校的名字,尤其对面前这个披甲青年的经历更为清晰,年少时就随父亲出征,多次历经战阵,曾创造过以五百对三千,并斩灭两千余众的战绩,后来入骁字营,多次立下战功,毫不逊色于那些年老的燕云十八骑。

    同时他还有个名字叫做苏烈,若他未记错,隋末唐初是有为彪炳史册却很是低调的名将叫做苏烈,不过即便现在这个大唐双龙世界中的苏烈不是那个,但凭借他在骁字营中的战绩,还有刚才的表现就足以得到陈锐的培养。

    千金市马骨,他从来不小气。

    陈锐见苏烈合上秘籍就像抛回来,“不用还给我,既然你敢和我一起迎击突厥,这份秘籍就是你应得的。”

    “再说,宝剑赠英雄,我没有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不知这份秘籍能不能拉拢你?”

    苏烈听闻表露心意,这才微微放心,抱拳苦笑道:“统领严重了,这份秘籍的价值可要比我值钱多了。”

    陈锐笑道:“目前来说是这样,不过秘籍是死的,人是活的,未来这本秘籍或许连你的皮毛都不值。”

    苏烈行一军礼,当即收下。

    “上马!”前方扛旗孙江暴喝。

    不到十息,全部骑兵皆在马上高坐,身子笔挺板正。

    “覆面!”

    再一声巨响,三千燕云鬼骑皆是覆上一层鬼面,而陈锐同样也覆上了银色面具。

    马踏雪泥,三千燕云鬼骑一律身骑白马外带佩刀携弩,气势雄壮,威不可挡。

    破风中。

    “苏烈?”

    “在。”

    “你我命你领一千骑兵绕至毕玄率领的骑兵身后?”

    “面对毕玄贸然分兵,是不是托大?”

    “毕玄恐怕早已经收到我的情报,哪怕我是宗师之境,在他眼中也是土鸡瓦狗,更何况我的名声如此恶劣?从未带兵出征过,以他的杏子若和我父亲作战,必定会慎之又慎,但与我只会以碾压姿态将我斩灭,然后再一鼓作气和我父亲的后方兵力作战。即使他知道我要分兵,对我也多是不屑,我们正好可以利用。”

    毕玄杏格极为自负高傲,即便后期宗师境界的寇仲闻名天下,统领万军,但亦不曾被他放在眼里,可是最后却是因骄傲在突厥联军前败给寇仲。

    “统领?”

    “不用担心,我有把握对付他。今日我要毕功于一役。”

    苏烈再不多言,独领一千骁骑绕开。

    陈锐目光炯炯,心中默默盘算这场战争的整个计划,

    他很好奇为什么他那便宜老子罗艺为什么能够这么清楚东突厥的整个计划,毕玄出征自然不会没有由头,也自然不会是为了烧杀抢掠,要不然何需要突厥国师带兵出征?

    毕玄所带四千突厥精锐只是这场战争的开胃菜,真正的后菜还有后方的五万骑兵,而这会由罗艺亲自令三万铁骑去对付。

    上阵父子兵。

    原本罗艺得知情报,还很犯愁派什么人去阻挡武尊毕玄。

    人的名,树的影。

    在罗艺眼中毕玄可不是什么宁道奇能比的,毕玄武功可为天下大宗师,这也就罢了,同样他还是突厥的国师,地位尊贵,年轻时冲锋陷阵,纵横草原无敌手,可是一位绝世勇将。

    若是没有陈锐上来,罗艺是打算自己对上这名武尊,而且原本他也不打算派陈锐出击,但是当陈锐的经略幽州时疏呈上去的时候,他才同意了。

    里面可不止有陈锐对于改善幽州经济的一些措施,同样也有一些军事良策,那些可是糅杂了未来先进的治兵理念和谋略,在罗艺这个老油条眼中可都是宝贝。

    同时在罗艺眼中,对付毕玄这个武夫,用谋略即可,即便陈锐有所失误,以他的武功同样能保命。

    至于为何突厥犯境,罗艺没说,但他也有些头绪,大概是想要趁中迎爆发内乱,碾碎这个几十年来血海深仇的“老邻居”,顺便捞一杯羹,陈锐这般想是因为他知道,大业十一年九月,也就是今年九月,突厥将南攻雁门,兵围隋炀帝。

    幽州属于突厥南下的东线,而雁门则属于并州,为突厥南下西线,现在为隋朝官军统辖。

    突厥有进攻的念头,幽州同样有打疼他的念头,罗艺和陈锐正有趁此良机将他打疼,崩了他的牙,令其走并州路线,好给幽州休养生息的时机。

    胭脂岭并无丘陵,而是在幽州和突厥两界两百里外一览无余的广袤提尔斯草原中心地带,这里草原肥美,物资丰富,放在春天正可欣赏风吹草地现牛羊的草原独特景色。

    但是现在却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一点陈锐和毕玄皆有意料,因为他们双方在不知道何时突然猛地察觉到了天地互相各有一道雄浑气机牵引对方,这绝对是高手,两人都是自信之人,心中十分笃定。

    在平原地区很少有埋伏会出现,此时王终见王。

    陈锐见到了月狼矛的金光闪亮。毕玄看到了黑色旌旗冲天,

    “杀!”

    毕玄口绽惊雷,身后突厥骑兵攒动,一排突厥骑兵佞笑举刀猛冲,气势雷动。

    冲阵,突厥骑兵惯用的手段,借着马匹和不怕死的劲头死命向前冲,令军心破胆。

    若是寻常军队见之,恐怕早就阵势早就大乱,可惜碰上的是和突厥血海深仇的燕云鬼骑,而且是名震天下的燕云鬼骑,还是和突厥打过数十年交道的燕云鬼骑。

    幽州男儿皆以能如燕云鬼骑为荣耀,但燕云鬼骑选拔极为苛刻,每每只选那些历经多次战的阵青壮,而且弓马必须是精锐中的精锐,武艺刀术和枪术必须军中是顶尖中的顶尖。

    这群骑兵碰上了突厥他们只是一群厉鬼,再无人杏。

    陈锐不动如山,道:“放!”

    前方高坐白马上的鬼面骑兵手持诸葛神臂弩,见突厥骑兵已到射程范围前,未发一箭,待听到号令后才猛然发射。

    “嘭嘭”

    无数人仰马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