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二章 纵势问志【七千字,求推荐】

    幽燕民风彪悍,即使在闹市长街之上,无论是每处商贩,还是穿行大街上游人腰间都配着一把刀。

    刀在幽州是一种精神象征,不管这把刀质地是否好坏精美,在幽州成年男子都必须配刀,因为这才证明你有佣游的资格。

    铁蹄踏踏,长街肃杀异常。

    无数百姓游人纷纷退至两旁,面对这群威武铁骑都纷纷低垂脑袋,但不乏其中有大胆豪放的幽州女子对着那个身骑白马的白衣公子抛媚眼。

    中迎大地,广袤无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于男子外貌的评判自然是有很大区别。

    江南,受因魏晋南朝影响,多有服五石散,白面敷妆的阴柔怪诞之狂士,而在北地,幽燕尚武,此地的女子自然不会喜欢那些江南那些阴柔士人,当然若是你给她个肌肉壮汉。泼辣豪放的北地女子恐怕也将那匕首往你胸口捅几个窟窿出来。

    陈锐此身的相貌极为出色,冷峻的脸庞上没有一点瑕疵,剑眉之下更嵌一对像宝石般闪亮生辉,神采飞扬的眼睛,超乎常人的沉静中略带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更添了几分神秘莫测。

    他是属于实实的北人男相,但身上却没有半点阴柔气质,反而有股透体而发的英武气息,而且这股英武气息甚至将身后那群骑兵的冰冷肃杀盖压而下。

    一人之气慑服整个骑兵气势,并非虚言。

    在这个世界,武道达到顶峰,甚至拥有破碎虚空的飞升人物。

    同时随着武道提升,武者的容貌也会大幅改变,出现脱胎换骨的效果也是等闲,其中江湖中魔门阴癸派,正道慈航静斋的天女之法,更是将此类肉身衍化到极致的典型。

    天下间,阴癸派,慈航静斋惑传人一现江湖,那时候不是引起一阵腥风血雨,无数英才甘愿为之驱使,换得一笑,这可比陈锐以前千金卖笑要高级多了。

    铁骑突出,隆重异常,不一会儿就到了靖边候府。

    陈锐一抬眼便看见一座气派威严的府邸,上方雕梁画栋,龙纹异兽飞檐,瓦檐上皆覆以青色琉璃,正门以红漆,金涂,铜钉

    这显然是超出了罗艺作为一个侯爷的礼制,陈锐缓步迈入府门,自有仆役引导。但还未走多久,一位肃穆板正的富家翁就在前面等待。

    这富家翁似的的中年,看上去就像是个铁公鸡,遒劲的指节死死捏住衣袖,微微抬袖子,陈锐身旁的仆役就走了开来。

    待仆役走后,罗艺严肃的脸上才挤出一丝笑容,“没有什么事情吧。”

    陈锐轻轻摇头:“没有,钟叔在我身边呢。”

    罗艺应了一声,又道:“知道这次刺杀你的舞女是怎么回事吗?”

    陈锐再度摇头,罗艺叹口气,缓声道:“这次属无妄之灾,这个舞女因为你平日里教些狐朋狗友,有的打着你的名头祸害人,原本清白书香之家,却因美色家破人亡。”

    陈锐疑问道:“落到那些人手里还能有活?”

    罗艺道:“被人救了。”

    陈锐道:“谁?”

    “魔门阴癸派。天下青楼多是他们的自留地,她们培养此女多年本想潜伏在你身旁,趁机获取情报,那料想那么沉不住气。”

    “阴癸派多居南方,怎么渗透到北地出来了?这里苦寒之地,也会吸引到她们?”

    罗艺听闻连连嗤笑,遒劲指节顿时放开,衣袖紧绷一荡:“你老子经略幽州,论经济,论军事,哪里比那些风花雪月江南差了?”

    “再说此时天下大乱,群雄揭竿而起,你不珍惜你老子的基业,在别人眼中可是香饽饽。”

    见陈锐无动于衷,罗艺又长长叹了口气,道:“自你小时候抓周,你就两手抓,一手拿刀,一手持剑,旁人怎么都拽不开,那时我就有些不喜,家传枪你不选,选什么刀剑,但奈何我就你一个独子,我能怎么办?只有随了你的心愿”

    “自你七岁时,我从就请来了江湖上的顶尖好手教导你刀法,剑法,可是你倒好,第一次拿刀,出刀就把师父吓了个半死,连连直呼教不了,第二次在请剑道高手,同样是这种情况。”

    “那时我就乐开了花,转念又立马派骑兵将那两个师傅杀了,太原李源二儿子年少就被就被道家大宗师宁道奇批命,龙凤之姿,天日之表,等到二十岁时,必能济世安民,我的儿子同样不差,七岁一刀一剑就能把江湖高手给吓傻了。”

    罗艺似乎有些得意。

    “从那时你就再也没碰过刀剑,不是每天钻进书阁里,就是飞鹰遛狗,我都没拦你,因为我都派人试探过你的武功,不过没有一人回来过,直到我再也没有派过人,不过现在世道这么乱,你给你老爹透露透露,现在你什么境界了。”

    陈锐淡淡道:“宗师!”

    他此身的实力,并不是一朝觉醒,而是在每一日成长间的潜移默化恢复,直至今日,他这十八年来都处于那种道家的混沌懵懂的玄妙状态,不求刻意,顺其自然,待堪破迷障,觉醒之后,自身实力倒比之之前有几分提升。

    罗艺略微错愕,“你再说一遍?”

    陈锐道:“宗师之境。”

    “哈哈哈”

    罗艺如同老农到了丰收季节的一般,开怀大笑,“过瘾!着实过瘾。”

    “你这些年忍的不难受,我都替你难受,原本这城中大部分关于你的谣言都是我派人夸大放的,就是为了掩饰你那些平日怪诞出奇的动作,没想到后面倒愈演愈烈,全天下都希望我生了个纨绔儿子。”

    “你不会怪我吧?”

    陈锐摇摇头:“不会,说实话当纨绔的感觉挺舒服的。”

    罗艺笑问道:“那你以后就想当纨绔,以后怎样也可随你,我不阻拦,用你以前总会蹦出点的奇怪词语来说,这叫开明,尊重。”

    陈锐道:“纨绔虽好,我却当腻歪了。”

    “世袭我的爵位,坐镇幽州,提领北地,号令一方?”

    “没意思。”

    罗艺轻声道:“这还没意思,那你想什么?”

    陈锐缓缓道:“当皇帝。”

    “嘶!”

    罗艺瞪了他一眼,骂道:“你还真敢想?”

    陈锐笑道:“怎么就不敢想,你坐镇幽州,培养精兵五万,更有名动天下的燕云十八骑和燕云鬼骑,赚下这份偌大家业,我不好好败家,折腾一番都对不起我这身份。”

    罗艺脸上浮现少有的严肃,冰冷道,“混账,你知不知道放在外面,这句话就够抄家灭族了。”

    陈锐洒然笑道:“我只不过把天下人心中的想法都说了出来,再说罗艺你就一个儿子,你舍得让你家绝后?而且谁都知道你是幽州的土皇帝,要不是天下大乱,自顾不暇,皇帝迟早要收拾你。”

    罗艺一脸无奈:“你要知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更恍若当皇帝,这就更是不易。”

    “这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就拿我们幽州来说,并不适合争霸天下,你可知道?”

    陈锐点头:“这我当然知道,幽州地处北地,自古就是兵家要塞重地,同样也是四战之地,幽州北接壤东突厥,南有当今天下各方豪雄,如清河窦建德,瓦岗势力,皆是不逊色于幽州,西还有各种隋朝官方势力,东边则是靠渤海,没有任何退路。”

    罗艺没好气的道:“你知道就好,我们幽州独木难支,就是乱世中的一颗夹缝棋子,难成气候!”

    陈锐微微摇头,就以气象而言,幽州同样也有气运,更有王气存在,要知道明朝朱棣可是从幽燕南下平定天下的,后面更是在此建都,名为北||京。

    “已待时变,我说的争霸并不是在此刻,现在是大业十年,杨广刚刚第三次征伐高丽失败,隋朝已有灭亡之象。以后未必没有机会。”

    “再说,以幽州势力,骑兵优势天下难抗敌手,若要定下决心,不说灭掉瓦岗,剪除窦建德势力还是简单。”

    罗艺同样摇头:“你是否还忘记了,除了这些势力,还有高居上端的四大门阀?”

    “独孤阀,独孤一氏兴盛于独孤伽罗,其家族势力镇守京畿,但为杨广护卫,其势难伸,在江湖上又扶持各种帮派无数。”

    “宇文阀,自北周时期就是堪比杨坚的势力,后立隋朝后,同样深的其信任,其势力更比独孤阀要强,在军方根植势力许久,树大根深,能得杨坚信任,未必没有其中迎因。”

    “关中李阀,李氏关陇武功贵族集团代表,在关中多得民心,而且和杨广还沾亲带故,信任有加,恩宠不减。看似没有厉害角色,但能让人看出不厉害,反而令人心畏。”

    “至于最后的宋阀,你老子平生谁也不服,唯独最是服气岭南宋缺。”

    “这是一个令天下男子都要心生敬佩的人物,论其武道,天刀宋缺,得一‘天’字,比之江湖中三大宗师又何如?若非其胸有大志,不屑与相比!大宗师之名早就落到他的头上。”

    “更兼得他除了是中迎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同样也是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美男子,独领风骚,与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相恋,不知牵动了多少男女的心思。”

    陈锐缓缓向前,目视远方,脸上平静略带几分笑意,“你这话被娘听到了可是要骂死你。”

    罗艺不由悻悻道:“论及武道,你老子可算北地枪王,枪道宗师,但是终究难比之大宗师境界,还有容貌虽说也是美男子,却也难以和那等风流人物相比。”

    “不过所幸生了好儿子,弱冠之年,便已踏入宗师之境界,放到宋缺年轻时也不定有这境界,也只有那历史传说人物才有。”

    “还有你的容貌身兼我和你母亲的优点,得风流之韵,出身侯府,养三分贵气,北地金铁兵戈,铸三分英武之质,宗师之境界,添三分静谛从容,最后年轻,可算再得一分朝气蓬勃。这等天纵之质和宋缺年轻时相比毫不逊色分毫。”

    罗艺吐沫横飞,一口气也不停歇,像是急于炫耀自己儿子的成就。

    科举,真正成型于唐朝,兴盛于宋朝,在明清达到顶峰。

    隋文帝即位以后,废除九品中正制。开行科举,但此时隋朝建国日短,而且隋朝虽结束南北朝,但是门阀贵族士族却掌握话语权,而这些人祖辈也多是可以追溯到魏晋,所以也多是采用九品中正制。

    就如罗艺出身北齐勋贵,宋缺出身门阀,他们评价一人仪容体貌也都是才用九品制度分出个上品或是下品,至于江湖人士给一个评价什么龙风之姿,天日可表,在他们眼中就是笑话,在关中太原那些崔、卢、郑、王四大名门眼中也都是个笑话。

    说的诛心点,那宁道奇江湖人眼中,是高深莫测的无敌大宗师,说句评价都会被封为真理,但在这些世家门阀,勋贵士族眼中就是个方外术士,宁道奇的武功还不如那道门第一人的身份在那些人眼中更尊贵些,毕竟世家多是推崇些逍遥的道家隐士。

    见罗艺头回抬出贵族架势来给他定品,陈锐哑然失笑:“你个大老粗,还是头一回见到你这份贵族气势,你心中是对宋缺有多大怨念啊,放心,他日我定当去岭南给你找回场子来。”

    罗艺搓搓手,如同老翁一般咧嘴乐呵呵的,颇觉的有些欣慰,道:“场子就不用找了,听说宋缺宋玉致人长得标致,出身也是不凡,可以当正妃人选。”

    陈锐摆摆手:“好说,好说。”

    此世既然穿越大唐双龙世界,又是出身侯门,若不争霸天下,主宰神州他都觉得浪费,但既要选择争霸,那必定合纵连横,而宋缺无疑是一个很好的联盟对象,寇仲那种坑货都被他带上超神,他自论那一方面都要胜过他,两者合作更能双赢,即便那宋玉致长相一般,陈锐也会选择娶她,这便是争霸所付出代价,若是这点觉悟都没有,那趁早可以熄了这念头。

    陈锐与便宜老子缓缓漫布长廊,又听罗艺道:“那些并不是我敬佩宋缺的原因,样貌再好无非潘安宋玉之流,武功再高,不能踏破虚空飞升,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个武夫刺客。”

    “一流高手如何?顶尖高手如何?宗师如何?大宗师又如何?”

    “这些年死在你老子骑兵马蹄下的一流高手,顶尖高手不知数不胜数,就算是宗师境界的高手,突厥,隋朝,帮派等各方势力总共派遣了五人来杀我,但是无一例外,皆是悄无声息的死在府门之内。”

    罗艺在幽州军中堪称军神,但在突厥和百姓眼中却残暴如厉鬼,最是喜欢将那些来刺杀的高手重伤,然后令铁骑拖着刺客大摇大摆穿行大街上,最后又令骑兵将昏死的刺客踏成肉泥,至今还流传刺客化血泥的故事,能止小儿夜啼。

    罗艺嚣张大声道:“就算是大宗师宁道奇来了又如何,能杀我是能杀我,但是我一定料他也走不出靖边候府!”

    陈锐没有反驳,若论当今势力守卫森严排一个名次,他家的侯府虽不一定第一,但一定可以排入前三。

    罗艺本就是枪道宗师,实力不俗,更是幽州总管,提领北地,练出了名震天下令突厥丧胆的燕云鬼骑,在府门之内,藏有八百精锐轻重甲精锐骑兵多达八百以上,刨除掉各地的机关暗器,每一位府卫骑兵手中随身配有诸葛神弩,一人弩箭三十只,强如大宗师又能敌过多少?

    罗艺道:“此世为武道盛世,但人力终究有限,幽州骑兵身披重甲,一名大宗师可破甲多少?我说撑死也就五百,而这也算是了不起的数字了。”

    一时短暂寂静后,又听道:“当然这并非说你老子说贬低武道,说武道不重要,事实上江湖龙蛇豪雄多得益武道精进,才能立于一方,就如翟让,杜伏威,窦建德等反贼头子武道也是江湖顶尖的好手,连你爹早年也是凭借武道才能崛起,而且若是武道能破碎虚空,万人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神话手段我也并不奇怪。”

    宋时,传鹰曾在两万蒙军中击杀得意志满的思汉飞,然后破碎虚空,飘然飞去。

    “不过,若是想要争霸,武道就并不如那么重要了,就如当下各路烽火中,那个反贼的武道能算顶峰?宋缺能登顶在我眼中也只算是锦上添花。”

    陈锐问道:“那何为锦?可是他的军争。”

    罗艺摇摇头。

    “宋缺早年登上阀主之位,整顿岭南,平定夷乱,联结南僚诸雄,时隋帝杨坚扫荡南方,以十万大军欲征岭南,宋缺率一万精兵对阵,双方决战於苍梧,宋缺十战十胜,杨坚遂采怀柔政策封宋缺为镇南公,可以算是军事上的战略大家,那时我同样和他一样都是隋朝累战不克,但见其势大,只能潜忍受招安。”

    “宋缺与我有相同经历,未和他一战较量高下,颇为遗憾,而且那时天下皆知有宋缺这号人物,而不知你老子罗艺,那时我年轻气盛,亲提燕云十八骑为先锋,三千骑兵为后援,深入草原偷袭大败突厥,斩骑一万三,未留任何活口。”

    “那一战,我才名扬天下,得上柱国杨素一言,快如风,烈如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留。强弓弯刀,善骑善射,以一敌百,未尝一败”

    “武无第二,军争方面我只会对宋缺惺惺相惜,而我最敬佩他的还是那坚定华夏正统,衣冠正朔的信念。”

    “你老子就不行了,养寇自重,有时候甚至还纵容突厥人马犯境,等到雪片似的奏章呈上,给杨坚,杨广造成压力时,我才选择出兵,那时突厥人早就溜之大吉,留下一片狼藉血泪。”

    两者沉默良久,气氛压抑,缓缓向前,好似这条长廊走不到尽头。

    “幽州百姓敬我,是应该的,因我护守一方,使他们免受铁蹄之扰,兵戈戕害。但幽州百姓恨我,也是应该的,因我自私他谋,遭受突厥残害时却不出手”

    两人来到府内观景湖水旁,陈锐想要回话,却被罗艺摆手打断:“不用说什么大德小节,错就是错,但就是错,我也不会去改,身为兵家,这些早已司空见惯,即便是在来一次,我甚至会做到更加决绝。”

    “世上令我重视的只有两人,一是你娘,二就是你,为了你们,我总不能令你们居无定所,漂泊无依。”

    罗艺凭栏而立,语气淡淡,但满是风霜的脸上却有几分阴郁。

    “说来还有一点我不如宋缺,就是论及治理方面我自认输他,他深耕岭南,将一座瘴气密布的地方变为不逊色中迎繁华的都会,而且大力行商,扶持江湖各大帮派,天下所涉重利行业,必有他家一份,如私盐,漕运等行业皆能看到宋阀的身影。”

    “而我虽在幽州,但也可说是被这里困住,虽有地方原因,人口复杂,距离洛阳,长安两大都会较近,容易被盯上,但也有自身不善治理的原因。连支持儿子争霸天下的家业,都凑不齐全,你老子是不是当得挺失败的?”

    陈锐摇摇头,目光真诚。

    “或许这就是天下多对宋缺无不竖起拇指称赞有加,对你老子客气点叫靖边候,不客气点就是残暴匹夫。”

    陈锐莫名一笑,露出惨白的牙齿:“罗艺你放心,在江湖上若是有人敢这么叫你,被我听到了,我肯定将他的人头送给你。”

    罗艺抚髯点头,满怀欣慰。

    “还有罗艺,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精兵五万,皆是百战老卒,其中还有六千燕云鬼骑这份家业够我挥霍了,若是这么大的优势还当不了皇帝,干脆可以那块豆腐撞死了。”

    罗艺似乎有些小小得意:“这些年也就练了这些兵卒了,小小家业,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但转头又凝重道:“不过战争可不是兵精就能赢的,须知道战争一响,黄金万两。”

    “幽州虽属于北地商业中心,但这繁华却是靠两边贸易往来,若是幽州一旦参与争霸,突厥肯定不会坐视,那时候这片繁华必会坍塌,那时候没了钱,这仗怎么打。而且一旦开战,突厥势必犯境,那时候我们就是腹背受敌!”

    “就算解决了突厥,南下平定乱世,必然还是需要钱,需要粮食,需要马匹,需要武器,这些都怎么解决?”

    众所周知,战争除了自备底蕴,同时所需的物资待打下城池土地之后,自然有各种方法得到资源获得补缺,这叫以战养战,但是罗艺却没有问这个浅显的问题,而是像个商贩一样斤斤计较数着指头给陈锐抛出了这些问题。

    陈锐皱起眉头,心头快速思索,而罗艺悠悠的看着荡漾的湖面。

    猝然。

    那瞧着碧波的漆黑双眸顿时有了神采,熠熠生辉,道:“你想要考校我,我自然知道,但是我一时半伙也难以给出个准确答复给你。”

    罗艺微微叹口气,眼中有些失望:“没关系,我可以等。”

    陈锐平淡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一问。”

    罗艺道:“说。”

    “钱,我有办法,能撑下个两三年,不过却难根治,不过加上凑上幽州底蕴,又以另辟商贸,勉强能够支撑。”

    罗艺点点头,“可以,算是解决之道。”

    “你不好奇我的方法,还有什么商贸路子?”

    “你既然说出来,那我是你老子,还能不相信你的方法,至于另辟商贸,幽州靠渤海,应该是海运。”

    “原来你早就盯上了,幽州底子也没你说的那么差么。”

    罗艺笑而不语。

    “粮食是个问题,幽州虽有储粮,但燕云民风彪悍,又是苦寒之地,粮食大部分都酿了酒,为了粮食可行禁酒令,但此策非大力气难有成效,只能购买或储粮。”

    “马匹,幽州最多的就是骑兵,会缺马吗?”

    罗艺道:“幽州不缺,若是想要南下就缺。兵器也是一样,同样不缺,但是要想争霸就捉襟见肘。要不怎么叫战争一响,黄金万两。”

    “你能说出这些我已经有些欣慰了。”

    陈锐淡淡道:“我的疑惑解决了些,办法经略我只有个模糊概念,过几日我想好了再详细写折子给你,目前大致概括为就是几个字。”

    “什么字。”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咳咳,咳咳”

    立时,罗艺连连咳嗽不停,脸色涨红瞪大着眼珠看着这个有些冷峻的儿子。

    “你怎么想到了?”

    陈锐道:“这倒不是想到的,只是觉得当今天下这种局势很应景而已。”

    “现在是大业十年,杨广第三次征伐高丽失败,国力凋零,乱象已现,不过现在却还不是最好谋反的时候。”

    “一来,各路农民起义才刚刚遍及全国,龙蛇隐现,但还没有成气候,此时若是贵族或是世家敢于谋反,绝对是如杨玄感一般当成靶子来打,这样注定给他人做嫁衣。”

    杨玄感是隋朝上柱国杨素之子,也是隋末最先起兵反隋炀帝杨广的贵族首领,最后却是落得兵败自杀的下场。

    盖因其原因,皆是由于杨坚给杨广留的底子太厚,而且现在杨广手中还捏着兵权,军方大多对他还没有丧失信心,又有来护儿,张须陀名将镇压当世。

    “二来,幽州底蕴薄弱,趁此两三年间,通商贸,广积粮,囤甲兵,竖隋旗,缓称王,那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势如破竹。”

    罗艺目光精光,拍手称赞,然后场上又缓缓陷入死寂。

    最终一声响起。

    “你真的想要争霸天下?”

    “当然。”

    “那你跟我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