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九章 黑暗森林法则【5K,求推荐】

    泪水不由自觉的从李幼雨的眼眶流下,默默无声哭诉,待看到陈锐向她缓缓走去,她微微一愣,脑海又回想出面前这个男人头中两刀而未死,最后又定格在他奋力手撕那十几丈的金芒。

    赳赳武夫,扑虎擒龙!

    “你想干什么?”

    李幼雨鹅脸蛋上精致的现代妆容已泪水被染花,她努力的摇摇脑袋,双手护胸,但发现这个动作不雅,又立马放下来,连连后退几步。

    陈锐故作几分佞笑,十足像个恶霸,“刚才可是你发动的符箓,现在问我想做什么~”

    李幼雨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连连疾步后退,“再过来我可喊人了?”

    陈锐目光泛起冷色,平地一震,身形纵跃飞去,不过这并不是朝李幼雨飞去,而是向那个刚才刺杀他的刺客飞去。

    虽恼怒刺客对他的偷袭,但他想要了解关于这个世界的隐秘还有之后灵气复苏的走向,就必须拿那人来威胁她,所以他那一掌会刻意令其陷入深度昏厥而未死亡。

    若非如此,如果她们就算被他擒住,也不会乖乖就范。

    陈锐似蜻蜓点水一掠,怀抱中赫然就夹着周青竹,也不怕她醒过来,因为他自负力道控制的极为精妙,她根本不会醒来,而且还在她体内还种下了寒冰真气,若有异动,必遭横死。

    李幼雨不明白为何陈锐的身形转身,待腋下夹着周青竹就好似明白了是什么回事,来不及多瞧,撒腿就跑,但是这样就怎能敌得过他轻功之速度。

    他指法轻点快跑的李幼雨肩膀大穴,使她身体顿时为之酥麻,似要瘫倒在地时却被陈锐指力一捏,扣住肩膀,提着少女的身子,脚步一踏丈多高的大树,借力飞空而去。

    即使陈锐有心询问这群人问题,但是李采菱父女皆在此地,这等隐秘并不方便他们知晓。

    李采菱远眺快要消失炸密林当中的身影,紧紧咬着牙,目光定了定,最终还是没有迈出脚步。

    “哎啊!”

    陈锐随手一甩,两个女人飞了出去,嘭的一声响,李幼雨忍不住惨叫,而周青竹像是死人一般静静躺着。

    李幼雨惨叫过后,立刻跑过去周青竹的身旁,指尖一探,感觉还有微微呼吸存在,心中一松,又将周青竹随意躺在地上的姿势摆正。

    “你想做什么?”李幼雨冷目以对。

    “你脑子倒还是不蠢,若是你还像刚才那样我直接杀了你。”陈锐淡淡回道。

    李幼雨冷着的脸垮了下去,微微泛起一丝红晕,但一瞬间又板起脸来,恨不得面前这个男人立刻不得好死。

    陈锐再没有废话:“我想要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来到我们的世界?同时我们这个世界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是什么?什么杏质。”

    李幼雨眼光一呆,错愕道:“你知道?”

    “我知道的比你多得多。”

    李幼雨干脆摆开架势:“我说可以,但是你要放过我们!”

    “你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李幼雨闭目昂首道:“那你干脆杀死我。”

    “好,我先杀你的同伴,然后杀你。”陈锐陡然走到周青竹身边,抬手向她胸前拍去。

    “住手!我说。”

    陈锐没有停手的迹象,依然猛拍而下,李幼雨连连急迫大喊,希望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男人停下来,大喊中泪水又不要钱的流下来。

    可是就在陈锐只距离周青竹半寸之距,那只手掌却停了下来,“我说过不要挑衅我的底线,当然若是你回答的令我满意,我未必不会放过你们俩。”

    “别给我耍花招,要知道周寒星可是死在我的手里。”

    李幼雨连连点头,顾不得擦干泪水,陈锐这系列的举动已经将这个少女脑中那根弦给崩断了。

    “第一个问题,你们出身哪里?你们所在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李幼雨哽咽的回答,听得陈锐皱起眉头。

    听她的回答,李幼雨的世界名叫玄界,是一个类似仙侠的世界,武力值很高,有不少能飞天遁地的高手,同时那个世界制度也是实行强者为尊的武力剥削制度。

    一人可敌国,言出既是法。

    强者一声令下,百姓莫敢不从者,这导致了底层之人,无不艳羡那些武力通天的高手,这种情况比灵气复苏的世界更为炽烈,已经是刻入骨子里的疯狂,好似古代的科举一般的地位。

    “为什么要来到这个灵气世界。”

    李幼雨答道:“战争。”

    “战争?”

    少女点点头,“你们这场所谓的灵气复苏最近是不是天降流火?”

    还未等陈锐答复,她又道:“这便是前兆,那些流火都落入了海中,那就变成了星宿海,自这以后,这个世界的遗迹中便会冒出我们那个世界的妖兽,同时在过些时间,东海魔城的三百里海面上会浮起一座黑雾山,我们叫它七宝山,而同时全球各地都会冒出这样的黑色雾山,一共七座。”

    “那里既会有机缘,因为你们可以通过进入黑雾山进入我们的世界,而同样也会有危机,因为那里面会冒出我们那个世界的高手,源源不断的冒出,到那时你们会怎么样?”

    “当他们发现这个世界拥有不逊色于自己的灵机,还有非常丰富的资源,甚至这些资源和灵机还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他们会怎么做?”

    “同时,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发现另一个世界的陌生怪异之人盯上了自己的家园会如何?”

    陈锐脸色也发古怪,一时间陷入沉思中,刚有些头绪,想要反驳,却见李幼雨嗤笑道:“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基本保持不变。”

    “文明间的善意和恶意。善和恶这类字眼放到科学中是不严谨的,所以需要对它们的含义加以限制:善意就是指不主动攻击和消灭其他文明,恶意则相反。这是最低的善意了吧。”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认为本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李幼雨自顾自道:“这些都是我在你们这个世界中的科学典籍上看到了,你不必反驳,要反驳总能找到漏洞,若是你想可以去找这些作者谈一谈。”

    “要不要我告诉你他们的电话?”

    这微微嘲讽的口吻令陈锐嘴角抽搐,强忍住杀死她的冲动。

    少女仿佛找到了场子,继续嘲讽道:“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

    “而现在的情况是有一座渠道沟通了这两个世界。”

    陈锐感觉有些牙痛。

    “你们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李幼雨道:“预知!”

    陈锐凝眉一思:“你们那个世界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不知道,只有我们这些来回两个世界的先行者知道!”李幼雨沉吟片刻又道:“不过这场灵气复苏异变发生在你们这个世界,以你们这个世界神秘莫测的科技应该察觉到了一些眉目。”

    “会吗?”

    李幼雨冷笑道:“枉你还自诩智计百出,你也就很那些网络上的键盘手一样,获知的信息的渠道就是那么一星半点,我问你,迄今为止,你可加入过你们世界的上等组织?你可加入过那些大家族势力,财团势力?”

    “都没有,你就是个瞎子!聋子!”

    陈锐没有恼怒,反而出奇的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我的问题。”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问题所在,崛起太快,拒绝加入大型势力,避免他人注意到他的实力变化,转而盯上他的机缘,所以目前拒绝了赵家的墙头,转而和自己实力相近的赵秀结盟,但她又不会好心到什么事情都和他讲。

    不过现在他依然没有加入什么势力的心,除了些许被人瞩目,他并不愿受到条条框框的束缚,也不愿听别人站在他头上给他发号施令。

    究其原因,还是自己实力太强,心态已经改变了,自己皇帝都当过,再当他人的手下,心里难免而且他自信若是不死,在穿越几个世界后,实力定当大增,又何须那些俗世累赘?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道理自有几分想通之理。”陈锐叹息一声,“或许应该有个势力。不需要多强,但不能不知道情报。”

    这心思一闪即过。

    李幼雨见陈锐大方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十分错愕,没想到这个动辄要人杏命的魔鬼竟然会承认错误,她已经做好了要死的准备。

    “我还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未来走向,这个世界到底是被你们征服,还是这个世界征服你们?”

    李幼雨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我们这些人组队先行来到这个世界,只被告知了大概这个世界的背景,还有一些则是将会在战争中冒尖的天骄和机缘众多的遗迹!”

    陈锐道:“那好,将你知道的所有都告诉我。”

    李幼雨沉吟不答,冷笑道,“敢问你现在是否对我的回答是否满意?现在你应该答应我放过我们两人吧!”

    “你回答虽不知真假,但见你循规蹈矩,我可以放过你们。”陈锐将李幼雨的话再在脑海中过一遍,心中已大致相信了八九。

    “现在你可以回道我了。”

    李幼雨见陈锐作出承诺,微微放下心来,又将她所知道的东西告知了他。

    陈锐静静的听完,沉思良久,惊讶道:“为何这其中没有赵秀!”

    李幼雨不知赵秀何许人也,陈锐给她描述了一番,她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你都能从李凡身边的背景板蜕变为现在的模样,那个赵秀就为什么不能?”

    李幼雨的解释不无道理,但陈锐还是有些不解,赵秀那实力绝不下与他。

    “好了,现在我的疑惑大致上解了,不过你们跟在李凡身边肯定捞了不少好处,都交出来,还有那些你们那个世界的宝贝都给我交出来。”

    李幼雨傻傻的瞪着陈锐,突然尖声怒道:“你还要不要脸?”

    陈锐冷道:“给还是不给?”

    “不给!”

    “不给那我可就抢了。”

    “你敢?”

    “还没有我不敢的。”陈锐张手向李幼雨的身体探去,但迎来的却是一生尖锐刺耳的冲天尖叫。

    “好,你厉害,我服!”

    李幼雨一手抱胸,另一只手做出停止的动作:“等下,我给你拿。”

    陈锐接过李幼雨递过来的长剑,通体银白,如同一泓秋水,寒光照人。

    “翁!”

    轻指一探,发出清泉石上流般的磬音,十分动听。

    “好剑吧?”李幼雨得意笑道。

    “好剑,但是不经用。”

    陈锐赞叹一声,随即一手抓向锋锐的剑身,猛力一折,宝剑应声而断。

    李幼雨檀口张开,难掩惊讶,心想自己老父给的宝剑怎么这么不堪,但想到这位是头中两剑而不死的绝世猛人也就释然。

    “还有呢,再来。”

    李幼雨满怀怨念瞥眼陈锐,满是不情愿掏出一个青瓷瓶:“通血灵丹,疗伤有奇效,内有三颗,虽然不比你们这里的黑科技,但是也有几分奇效。”

    陈锐掏出一颗:“试药。”

    李幼雨冷哼一声,毫不犹豫接过丹药吞了下去,这才令陈锐放心。

    “还有存货也一口气拿出来吧。”

    “真没了。”少女说了十几遍,但见陈锐森寒的目光,又扭扭捏捏的凭空掏出泛着莹莹绿光的小球。

    陈锐眼神一缩,暗自不动声色道:“这是什么?若是破烂玩意,呵呵~小心小命”

    李幼雨恼怒道:“这可是灵粹,价值不比那丹药便宜,而且更是自然矿脉精灵,按你们这里话说,是不可再生的,有价无市,万金难逢。”

    陈锐平淡的将这个灵粹收下,心中暗骂:“玛德赵秀,屁个妖丹,这笔账迟早要算。”

    这个灵粹内部蕴藏的灵气生机就连他都为之动容,而且这这颗远比赵秀给的那颗要大得多。

    李幼雨见陈锐收下,冷道:“余下再也没有了,若是不信大可将我杀了。”

    陈锐见她决绝,不好在逼迫,道:“我也不难为你了,最后一个问题,送你们来回,能够给你们发布任务的是不是叫主神空间。”

    李幼雨奇怪看眼他,摇摇头。

    “那叫什么?”

    李幼雨道:“你大可选择杀了我。”

    陈锐道:“既然你不说,我也不好强逼,你可以走了。”

    李幼雨转身抱起周青竹,但已发现她的身体冰冷,气息全无,反身怒道:“寒冰气息?你出尔反尔!去死。”

    一道巨大剑芒向陈锐刺来,但他立定身形,早已蓄势待发的一掌将剑芒崩碎,冷道:“好心好意,你不领情,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嘭!”

    掌力余劲透体而发,印在李幼雨的胸前。

    少女倒飞出去,喷出一口逆血,剧烈的痛疼才令她在真正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再不犹豫,手中捏出一道符箓。

    这道符箓是她不靠谱的叔叔送的,叫她非生死关头不可动用,但这一刻她脑海闪过一幕,她叔叔用满是油腻的手掏出一张符箓来,说道:“来来,看这符箓只有一半的几率在她手中能激活”。

    “生死由命,别不靠谱。”

    符箓仿佛听到了祈求似的,爆发出一道金光将李幼雨的身体淹没。

    “万里无踪!”

    空中响起略带笑意的声音。

    陈锐停下脚步,看着那道金光裹挟少女莫名消失,毫无沮色,静静道:“倒是一个挺有油水的小富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