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你算老几【4K,求推荐】

    清凉山地处东海魔城与江州交接之处,物种丰富,木林繁茂,到了夏天,这里十分清凉,故又得名清凉山,这是古时老百姓取的名字,现在却是那些权贵人物所钟爱的避暑胜地。

    说来玄妙,这清凉山两山一夹的一处山坳之中,有块如同宝镜般的碧波湖水,长十数公里,深度也有几百,按照李鼎食的话来说这湖水是清凉山的山眼,属于最上等的点睛之笔,能聚财,同样能聚势,若无清凉山没有这块镜子,他决计是不会化大价钱从无数巨鳄手中夺下这片区域的开发权。

    李采菱吊坐在山林树木上的野藤上,这是天然的秋千,树林中,一片寂静,唯有些许的不知名的鸟儿的鸣叫,抬头仰望过去,远处阳光打在那片碧波中,波光粼粼像繁星闪耀,有些刺眼,但晶莹美丽,微风拂过,透着不可捉摸的静谧,一如少女的心灵般不可捉摸。

    少女慢慢的在野藤上荡漾,时而眼神愣愣目视远方,时而低垂脑袋无趣的看着自己的影子,但是这些都难以掩饰脸上的哀愁,尽管现在她的异能有了重大突破,依然减弱不了半分脑海那个淡漠青年的影子。

    “小菱,过来生火。”

    湖水旁,传来一声浑厚洪亮的身影,遥遥望去,那边正有一位中年和一位青年,说话的正是那中年,他向远处的李采菱招手。

    李采菱停顿片刻,还是小跑过去。

    李凡看着那靓丽青春的少女小跑的风姿,一时间也痴了,尤其是少女修身运动装后的马尾在风中清扬,仿佛是最美丽的风景线。

    李凡拿出小折叠凳,“坐这里吧。”

    李采菱对李凡炙热的眼神,闪过一丝厌恶,原本他还对他有些好感,自从上次有神秘人将李凡的情史经历发到她邮箱的时候,她就直接倒了胃口,对他的态度也一落千丈。

    她清冷道:“谢谢。”随即拿了凳子做到父亲李鼎食身旁。

    清凉山一行主要是李鼎食最近吃下承包清凉山开发的生意,再加上他有些野外徒步和游猎的兴趣,才有了今日这一行。

    李凡眼色闪烁阴厉,他当然知道有个神秘人给李采菱发了他以前的经历,他怀疑就是那个李采菱情根深种的陈锐,他迟早会收拾那个人,心中暗想,脸上却眉开眼笑,似乎对少女的行为不在意:“李叔,采菱真漂亮,真不像是你的女儿,我才肯定是遗传了婶婶的基因。”

    李鼎食身形十分魁梧,脸相也有点凶恶,在东海魔城素有阴虎之称,说的不仅是面相,同样说他在生意场上的狠辣行事风格。

    他听了李凡的调侃不以为意,反而很开心,笑道:“小菱不是我的女儿,还能是谁的?”他心情似乎不错,又继续瓮声瓮气道,“在哪里看什么呢?”

    李采菱清冷道:“看湖水。这里风景不错,山林深处可洗肺,湖水如镜可洗心!”

    这似乎说道了李鼎食得意之处,他笑道:“当然不错,要不然你爹花那么多人情,金钱做什么?而且听赵师傅说这里可以作为我们李家的聚宝盆,不仅能聚财,更能聚势,所以我不会将这里大肆破坏开发。”

    李采菱不置可否,对于这等迷信的风水之说一点都不相信,但奈何父亲这老一辈经过灵气复苏的后,就愈发相信神鬼气运之说。

    “这是我和小凡在附近拾起的干柴,你把这些生火,记住不能像以前那样动用现代工具。要不然这次徒步野炊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李采菱也没意外,父亲李鼎食从她小时候就开始会找时间一家人出来徒步,这一个习惯从未改变,所以她对野外的求生知识了解很多,生火自然不再话下。

    李凡抢先道:“我来吧,我好歹出身行伍,这点粗活我比较擅长。”

    李鼎食特意为他们留下独处空间,“你们在这里分配工作,我去钓几条鱼出来,清凉山清龙鱼味道可是一绝。”

    李采菱脸色一变,道,“爸,天降流火背后要发生什么吗络上都传开了,现在许多动植物都有可能发生异变,指不定那鱼就变异了,而且这里距湖边也有点远,这太危险了,李凡你陪我爸去。”

    李鼎食明白闺女的意思,豪气道:“你爹经历这么多风雨,那些以往的明枪暗箭我都过来了,还会怕什么异变,而且你放心,这山林两里之外分布接近二十名身怀武器的保镖,十名武道高手,没谁敢到我边上放肆。”

    这话他说的极为雄豪,论及武装势力他除了比不上那些大家族,东海魔城还有谁能比的上他的,谁在他面前不是低眉顺眼的?

    “昂!”

    就在此时,山林中却传来一声震天的虎啸之声。

    李鼎食屹然挺立,毫无惧色,只是微微疑惑:“清凉山那来的老虎?而且就算有,外面那些保镖武道高手又不是吃白饭的?”

    只是还未来得及多加疑问,山林密草中一道阴阴黑风风立时窜出。

    云从龙,风从虎。

    这一道阴阴黑风带着浓郁血腥气息,而且速度之快令李鼎食难以看清,但放在李凡,李采菱眼中却是不难看出,这是一头山豹,一头体型比国内目前所有老虎的体型都大上两三分的山豹,只是比牛要小点。

    这头山豹不仅体型巨大,而且最为神异的一点是皮肤表面毛发都是纯黑泛起冷光,像是一根根黑针倒竖。

    “现在就有动物异变了吗?那全国各地会是什么情形。”

    李采菱未曾多想,五指朝空一撕,赫然空中五道冰棱猛然向哪只山豹激刺而去,但那山豹黑色眼眸转流,四脚抓地,腰肢一挺拉伸,后面树叶被反震四起,身体轰然爆发巨力,飞箭似的左拐右扭间躲过四道冰棱。

    空中还剩冰棱向黑豹刺来,但那头豹子没有躲闪,直接猛地跳跃而起,张开涎水四溢的大口,用那十多厘米之长的尖牙一合咬碎。

    “嘎呲!”

    黑豹咬碎冰棱后落地,没有罢休,再一次借力跳跃半空,又张口血盆大口向看上去最为肥硕的李鼎食咬去。

    李鼎食脸色微凝,但脚步没有退却半分。

    “嘎呲~”

    这一次却不是黑豹咬碎的声音,而是铺满树叶的土地正以飞快的速度长出冰树,将那只体壮如牛且张开巨口的黑豹凝结半空。

    三人看着冻结在半空的黑豹,皆有几分凝重,这背后的意义可能代表外界正发生着巨大异变。

    “还没死?”

    李凡见黑豹眼神转流,显然还未死透,又道:“好生厉害,你现在已经突破了,而且你的冰也非普通的冰,这冻不死这畜生。”

    李鼎食笑道:“清凉山是福地,这种地方出的灵物自然是聚气运所生,自然不凡也不易杀。”

    李凡又仔细看了看,道:“李叔说的没错,这头豹子就算我来杀都要半天功夫。”

    “还有你们看着豹子腿上还有伤痕,一道整齐的切口,像是极好的利刃切割出来的一样,我估计是高手受此利刃事先伤害了他,会是谁呢?”

    李采菱没有回话的意思,只是默默上前,手指一点整个冻成冰坨的黑豹,立刻就变成了冰屑,簌簌掉落地面。

    “若是这里没有其他人,你说的高手应该就是我了。”

    一道声音从密林遥遥传来,众人猛地张望过去,唯有李采菱一丝喜色一闪而过。

    陈锐缓缓走来,手上没提任何武器。

    赵秀这个娘们,明明之前说没有接触过李凡,最后临走却告诉他李凡在清凉山,肯定是接触调查过李凡,这其中或许有她的预谋,最后可能想要借陈锐击杀他,他并不反感,因为迟早都要杀,但是他很讨厌这种算计他的感觉。

    三人对于陈锐可谓是很是熟悉,而众人脸色也不一样,李鼎食目光微冷,李凡阴晴不定,李采菱平淡清冷,没有了之前对他的爱意似的。

    李凡怒而转笑,表现的很不在意,轻笑道:“陈锐,就凭你?”

    陈锐微笑莫名:“就凭我,怎么了,还杀不了一只豹子吗?看来你是练针灸术练出了火眼金睛吧。”

    李凡见到他这幅云淡风轻的戏谑口吻,心中无名火就起,再想到以往他待人接物那熟络就更觉的虚伪,火起更大了几分,嗤笑道:“火眼金睛没练出来,但你这个废物没被豹子撕了就是几辈子的幸事。”

    陈锐未曾恼怒,这时李鼎食突然插嘴冷冷问道:“陈锐,你来这里干什么?”

    “杀人!”

    李鼎食冷笑道:“杀谁?杀我还是杀李凡?”

    陈锐淡淡道:“当然是杀李凡,不过你要作死,我不介意连你一起杀?”

    李鼎食被东海魔城称为阴虎,脾气从来就没好,在生意场上若是一旦有人敢和他争,弱小的第二天就能在江面上看到他的尸体,和他同等级的这仇也会被记一辈子,若是那人失势,他是一个痛打落水狗的,当然这种暴脾气在生意场上一般不能持久,但是他却比许多人活的更久。

    李鼎食毫不掩饰怒火,就差没指着陈锐头上骂,“想杀我的人,从清凉山上排到清凉山下,你算老几?”

    陈锐不以为意,只是瞧了轻轻李鼎食一眼。

    “你是为我杀李凡的吗?”一旁清冷的声音终于出声。

    陈锐看着佳人,对其中变化缘故不想了解,轻轻道:“不是为了你,只是为了我自己。”

    李采菱娇躯一颤,深深凝视一眼陈锐。

    李凡早已看不下去,“既然你想杀我,那我就先杀你。”

    说罢,李凡目光森寒冷意喷薄,脚步猛然重踏地面,身形似箭般朝陈锐爆射出去,而一旁李采菱只是握紧拳头,没有动作。

    陈锐身形不动,目视李凡杀来。

    李凡暴喝一声,密林一震,似乎要将过往对他的怨念发泄出来,手臂高悬,捏出一道拳印出来,拳头上劲气翻腾,无时无刻不再展现它危险的气机。

    “去死。”

    李凡已至陈锐身前,一拳毫不犹豫高悬击出,破空呼啸,势要将面前这不动之人脑袋爆裂炸开。

    李采菱手中紧握的拳头松开,但此时一只手握住了哪只拳头,稳稳的毫不动摇,像是死死钳住了一般,陈锐同样回礼,一拳猛力击出。

    “嘭!”

    李凡以比之前来的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口鼻流血,空中蜷缩成一只烧红的大虾一样。

    以陈锐早已看出李凡现在就是A或B级战力,以他现在实力杀他是轻而易举,但李凡这种人厉害之处就在潜力和成长,所以要杀他,最好的机会就是直接将他扼杀在萌芽成长阶段。

    “咦?”

    陈锐惊讶一声,倒在树下的李凡竟然还没死,以他的实力他自论这一掌足以将他毙命。

    李鼎食瞠目结舌,看着那道白色运动服身影,只是一掌就将他视作大师般的李凡打得半死,这实力就是他女儿也没有,看他如此狠辣杀伐,他心中想起刚才的话,心尖不禁大颤。

    陈锐走向昏迷的李凡,但这是李凡却猛地睁开双眼,大喝道:“起!”

    突然,在陈锐周围空中窜起十个耀眼炽烈火团。

    李凡溢血的嘴唇掠起几分笑意,这是他的异能,火焰,虽不如李采菱的玄冰霸道,但也不可小觑,而且他听从他师父的建议,一直将火焰异能隐而不发,所以世人又岂知他是异能与武道双修的天才?

    而且他还在他师父赵擎空哪里学过驱火手段,这异能更比他的武道要强。

    李凡冷笑吼道:“陈锐,看你还死不死?”

    “轰!”

    凌空中十个包围陈锐的火团猛然朝他合围撞去,陈锐不慌不忙,慢悠悠脚步虚点地面,身形一纵跃就是六丈,赫然脱离了火团包围圈。

    李凡瞪大眼睛,哪里见过这等手段,看着飞身而来的白衣,悔意万分,急急道:“别杀我,我师”

    还未等他说完,一记电闪般的脚爆踹在李凡的下巴上。

    虐杀!

    李凡扬头吐血,嘴里还有几颗混着血水的白牙倒吐出,这一记重踏直接令李凡死去,但陈锐还是能感觉他还有一息尚存。

    陈锐漠然看着李鼎食:“现在你可以再次将刚才的话复述一遍。”

    李鼎食怒容勃发,咬紧着牙,但似动要动的双脚还是没动一步,嘴巴也没嘣出半句。

    陈锐轻声道:“现在,我还给你,我杀的人能填满这座清凉湖,你算老几?”

    言罢,抬脚半空,猛然向李凡脑袋重踏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