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吾有一剑,请诸君品鉴

    明月虽已西沉,看起来却更圆了。

    一轮圆月,仿佛就挂在太和殿的飞檐下,人已在飞檐人很多,却没有人声。

    飞檐之上,两道白衣胜雪,还有一道玄袍重威赫然屹立。

    此时三人没有一人率先出手,只是天空上满布着凛冽的气机交锋,像是一朵黑云压在人的心上,令人喘不过气来。

    就连司空摘星、老实和尚这种擅长活跃气氛的人,都已闭上了嘴,因为他们也同样能感受到那种逼人的压力。

    对于一名高明剑客来说,既要练就行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也需练就坐剑,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

    就如同此时三人屹立天地,气机厮杀交锋激烈,若是有人走近三人中心,就绝对被三人强横气机牵引置身,撕裂成碎片血雨。

    这便是坐剑玄妙之处,安忍不动如山,正契合两军决战之道理,要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

    但此时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两人波澜不惊的心境中荡漾出丝丝波纹,他们两人眼中难掩错愕,因为在他们眼前这位玄袍男子找不到任何缺憾,漫空中气机也能与两人对峙而不落下风。

    即便是剑气在二人强势碾压下微有颓败趋势,但只消瞬间,他的另一道剑气便涌了上来,前仆后继,连绵不绝,似有无穷底蕴支撑。

    若是想要做到这种圆融后继的地步,非是剑道需到顶峰,一身功力也要海量丰沛。

    忽然间,两声龙吟,剑气冲霄。

    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剑已出鞘。

    既然再也找不到他的缺点,无疑动手是最佳的选择。

    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手。

    而当在场所有人见到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赫然出手,霎时脸也白了,因为他们只需出手就叫天下九成九的剑客心生寒颤。

    星月如梦,已经刺出了两柄不朽的剑。

    一出手就是绝杀,没有任何试探。

    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人剑合一,人即是剑,剑既是人,身形化剑,剑气肆意,叫人如坠冰窖,寒意透心。

    冰凉汗意沁透脊背,众人苦涩莫名,他们当中不缺乏有剑道好手,更有江湖七大剑派的掌门在列,他们谁练剑法不是从小师傅打熬磨练出来的?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吃的苦又会比谁少?若是一偷懒不是被师傅打骂,就是被他人超过,辛辛苦苦练习剑道这么多年,终于名动江湖,被人称颂。

    但是他们这些人面对这一剑却心生无力,哪怕是拿起剑来都不一定能拿的起,他们知道这出手绝杀,就足够令他们难以望其项背。

    无论是出手的时机把握,气机运转,招式的返璞归真,这哪一项都蕴藏着大学问,而这每一项都甩了他们十几条大街,他们知道这些可不是靠着勤学苦练就能学成的,而是需要绝顶的天赋。

    两道身影飘然飞来,宛若谪仙,一人一剑,剑上锋芒璀璨,亮如寒星耀眼夺目,刺人肌骨遍体生寒。

    陈锐抬起眸子,目光亮如天星,遥看向左右攻来的不染烟火的仙人一剑,眉眼坦然自若,衣袂猎猎作响,按剑而立,有种说不出的从容风采。

    众人眼神颤颤,哪怕此刻觉得陈锐托大,但见那明月照人风采,也不得不赞叹一声风流。

    两剑须臾已至,撕裂长空,似有裂帛之声,满布鼎沸杀机喷薄袭出,直令陈锐此刻也不得不凝重起来,脚步压瓦虚点,凌空撇身一转,倏然身形已跳脱两柄长剑围杀,凌空飞驰宛若仙神凌波微步,御风而行。

    但陡然间,停滞在半空中的陈锐没来由的眉眼一挑,心生警兆。

    叶孤城剑势逆转,脚步一点,整个人与剑似已合二为一,剑光如匹练如飞虹,直刺穿空向半空的陈锐刺去,剑光辉煌而迅急,没有变化,甚至连后招都没有,将全身的功力都溶入这一剑中,没有变化有时也正是最好的变化。

    这一剑形成于招未出手之先,神留于招已出手之后以至刚为至柔,以不变为变。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

    陈锐心中暗叹,叶孤城的天外飞仙又是精进不少,他本想留待最后关头才来出剑,但是此刻却被逼的不得不出剑。

    所有人心中一激,猛然都瞪大着眼睛,期待陈锐是如何接下这么绚烂的一剑,更不会知晓他心中的想法,或许若是被人晓得,恐怕会被吓死。

    江湖上能令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联手出一剑而未死者,足以三生有幸,感谢阎王不收之恩,而陈锐还期望将剑留待最后出手,,被人知晓,都不知会是作何无语表情。

    间不容发之际,陈锐举手按剑拔出。

    但此刻,异变骤生。

    一道凌厉气机死死刺进了陈锐拔出长剑的手腕。

    西门吹雪。

    他虽慢了叶孤城瞬息,但可不意味着他还等在一旁静观叶孤城与陈锐对敌,是以他同样绝杀而出。

    既然陈锐想要以他们两人作为对手,他就要有这种死亡的准备。

    一道剑光斜斜穿空刺来,如惊芒掣电,如长虹惊天。

    漫空生银辉。

    这一剑之下银芒辉煌映月,迅急无匹,长空漫天密布令人骨髓都冷透的剑气,剑之锋芒可怕到不能抵挡!

    西门吹雪与叶孤城竟然配合如此无间,甚至比孪生兄弟都要默契十足。

    这是在场所有人观战人心中腾的冒出的想法。

    若是将整个画面定格,半空中的按剑欲拔的陈锐面临两道飞电似的长剑,一道指着心口,另一道指着手腕。

    这两剑威势不说,就单凭这两剑配合出手的时机,就是妙不可言,比那历经生死关头打磨的老油条更能选择时机。

    但众人转念一想,浑身皆以寒颤心冷,若是自己面对这两剑,不说两剑,就一剑,就随意的一剑,恐怕自己早已殒命,而那个半空欲拔剑的男子呢?

    所有人心生兔死狐悲之心,抬眼望向那个拔剑的男子。

    陈锐面色凝重,目光大盛,几欲于星月争辉。

    在面临生死之际的关头,他的热血和胸膛中的战意就愈发的鼎盛,仿佛火山喷发出来一样。

    “轰~”

    空中传来一声惊雷般的闷哼,震耳欲聋,在所有人瞪大的眼珠下,陈锐竟然莫名凌空横挪一寸,而那两口长剑也没沾染到他。

    真正的绝代剑手,对自己出手的每一分力量都算得恰到好处,也都十分自信,是绝不肯浪费一分力气的,何况这两人足以称得上是剑手中的仙神,他们也想不到这一剑竟会刺空。

    力惯长剑,两口长剑速度竟再快几分。

    但此刻一道炽烈剑光骤生,下意识场上观战众人闭眼,再次抬眼后,陈锐已悍然拔出长剑。

    杀意弥漫四野,剑气直冲斗牛。

    陈锐已经所有潜力逼压出来,内力全部爆发,剑道全部爆发,金刚护体全部爆发。

    此刻,陈锐如一团明月凌空,气浪自他周身如滚滚波涛向四野奔流,一时间所有人皆被这气象所慑服,就连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剑势也有所阻滞。

    “站战战!!!”

    陈锐仰天长啸,撕人耳膜,叶孤城与西门吹雪对视一眼,剑芒暴涨,两口长剑再次向他刺去。

    “来得好。”

    陈锐毫不迟疑,曳步一踏,同样挺剑迎上,化作一柄血肉锋锐神兵,撕天裂地。

    “蓬。”

    三口长剑交缠一起,如飞天神龙角抵,互不相让,火星四射。

    “再来。”

    陈锐猛力一催,三道剑光既分,反手一转,长剑咆哮如龙,滚携风雷化作一道匹练斩击而下。

    叶孤城,西门吹雪目色精光爆射,力透手臂,两口长剑电掣劈下。

    “铛!铛!铛”

    飞檐之上,三道身影如同狂风飘忽不定,威势爆裂,倏而在斗拱檐角之上,倏而脆弱瓦片之上,倏而又如同神龙腾空而起。

    金铁交击不断,哐当之声不绝。剑气如汪洋溢散夜空,剑光森寒如网交错,每一道足以裂石断碑。

    众人抬首目呲欲裂,他们穷极目力之极也难以观察这每一道挥出凌厉剑招,有的捂着耳朵,有的双目淌血,这些都是三人犹如疾风暴雨的往来密集攻击所造成的。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人走掉,甚至没有人停止观察。

    这是一场空前之璀璨的战斗,也必将名垂千古,而他们则是历史的见证者,而且这场战斗同样也是一份机缘,若是能从中参透些许,对自己的武功必将有所裨益。

    仰望天空铺天盖地的剑气,足以照室生辉的的剑光,陆小凤心头苦涩,双目微眯目不转睛的再次看向三人那团剑光,他竟意外的发现陈锐还是没有败亡的迹象。

    哪怕是面对当世两大绝代剑手层出不穷的手段,陈锐依然不落下风。

    “嘭!”

    半空当中,陈锐与叶孤城,西门吹雪交战黏连的巨大剑光伴随一声巨响,顿时裂分开来。

    兔起鹘落间,三道人影飘然落在飞檐之上。

    众人探望去,震惊不已,此三人嘴角当中皆有一道血线流出,但西门吹雪杵剑挺身,叶孤城身形颤抖,唯有陈锐虽嘴角溢血,却还能做到安忍不动。

    以一敌二,还能做到如此战绩,又是何等无敌?

    但还未来的及震惊,便有听到天地间生出滚滚雷音劈下。

    “吾有一剑,名贪,请诸君品鉴!”

    剑未生出,漫天凛冽剑意沛然袭杀而至,当下又听到,“吾有十贪,贪繁华,贪精舍,贪美食,贪鲜衣,贪美人,贪名气,贪利益,最后贪举世而能无敌,贪长生而能不朽,贪逍遥而能超脱。”

    陈锐的话音雄浑,却如魔鬼在人耳旁低语,诱惑非常,场上当下便有几人听闻后便七窍流血而不自知。

    场中唯有少数人不受影响,如陆小凤已经练习过贪剑,勉强能够抵御,而花满楼安然不动,没有任何事情,陈锐所诉之贪念,遍及江湖众多人物心中所想,若是满足一项,便会扩大增强那种贪念。

    但他并不满足他的讲述中的贪念,也自然没事,如西门吹雪,叶孤城两人同样没有什么事情。

    这两人走的是诚于剑,修的无情剑道,与陈锐截然相反,自然不受他的影响,但是此刻两人面目皆是非常凝重。

    “我就是贪得无厌的俗人啊。”

    略带笑意的话音落在当空,随即又冷道:“斩!”

    一剑斩出,漫天黑光向叶孤城,西门吹雪两人笼罩而来,这黑光比周围的黑夜更加黑暗,仿佛地狱要将人吞噬一般。

    “嘭,嘭!”

    叶孤城,西门吹雪两人脚下爆发一个深坑,两人身形如同银白蛟龙咆哮而出,又如同两口人剑合一的血肉锋锐神兵,势要斩裂这黑暗。

    叶孤城,西门吹雪迎天斩击,无匹银芒裂空挥下。

    黑白交错,你争我抢。

    “噗!噗!噗!”

    三人皆是大口喷出逆血。

    陈锐没有去看杵剑而立,僵硬闭上眼目的叶孤城,西门吹雪二人,他们虽死,却非输在剑道之上,而是剑道之外,他之人他从来不是一个很纯粹的人。

    场下同样有不少死在这一剑上,他们恐惧的看向屹立飞檐上的那道人影,嘴角溢血,衣袂猎猎,长发肆意飘荡,似癫似狂,如神如魔。

    “饶命,饶命”

    “啊。”

    “此人入魔了。”

    “除魔在今朝。”

    天下武人无不关注紫禁之巅决战,不过待第二日后却没有人从紫禁城内出来,一时间天下舆论哗然,无数阴谋横行。

    其中绝大多数人都说当今皇帝绞杀各门各派各大高手,就连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也没出来,不过许多人并不相信这些,按照他们两人实力,还有江湖众多高手,是绝对能够逃出来一部分的。

    三日后,一道消息传出,珠光宝气阁霍天青灭杀叶孤城,西门吹雪两大绝代剑手,随后屠戮江湖众多高手,起初无人相信,但是见到所传消息之人,都信了大半,因为这正是逃出来的重伤的陆小凤和花满楼放出的消息。

    举世震惊,无数门派联合征伐霍天青的消息喧嚣一时。

    十日后,奇事发生,霍天青先后剑挑少林、武当、昆仑、点苍、峨嵋、南海、华山七大门派,迫其依次封山,后再无敢对霍天青放豪言者。

    待江湖风消浪静,霍天青被无数江湖武者称为剑神,当然这是明面上的称号,暗地里不少人骂他剑魔。

    渤海之滨,陈锐踏浪而归。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